时光罅隙中的婴儿车
目录
时光罅隙中的婴儿车
上一页下一页
出了监狱,等了一会儿,我看到一辆救护车驶出监狱,连忙招了一辆出租车,跟在救护车之后。救护车在一家郊区的外科医院外停下,我也随之下了车。然后我看到两位医院护工带着一副担架,抬下了救护车里躺着的病人。运送担架的时候,那位病人捂着腹部,挣扎般抬起头。
出乎我的意料,夏黛制作这辆婴儿车,却并非为了实施恐怖活动。
只是那个婴儿床已经做好了,留在自己身边是个潜在的危险,所以我还是它送到了上官丽娜那儿。
我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或许哪一天,这个婴儿车也能派上用场。
就在于伟安听到我说出的这两个字后,脸上露出难看阴险的表情时,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回过头,我看到吴教授捧着钓鱼竿走出了他的房间。钓鱼竿是横着拿的,歪歪斜斜,似乎随时都要掉落到地上一般。
上次夏黛送来u盘图纸与预付金的时候,她本来只想着嫁祸上官丽娜。但就在她当天回到院子后,于伟安就来到她那儿,向她摊牌,要求与她分手。分手费,就是那个院子。
接下来,女孩从抽屉里找出一根绳索,搭着凳子把绳索的一端系在了日光灯的灯座上,另一端打了个足以套进脑袋的绳结。最后,她把脑袋套进绳结后,一脚踢倒了凳子。
我在商场买来一部真正的名牌婴儿车,小心翼翼把车架上的不干胶贴纸和商标撕了下来,然后复制成贴纸,和夏黛一起重新贴在我制出的那辆特别的婴儿床车架上。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我那辆婴儿车与名牌婴儿车究竟有什么差别。
吴教授爽朗地笑了起来:“半个月前,我已经被医院查出,罹患了癌症,晚期了,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活。”

part 现在

她明白了,然后说:“你要挟我?好吧,如果哪天你需要我帮你办事,只要我做得到,就一定帮你做到。哪怕帮你杀人,我也能做到。当然,有一个前提条件,你必须在我出狱之前,杀死于伟安!”
听完她的计划,我不禁暗叹,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夏黛淡然一笑,说:“我在监狱里待了五年,思考了很多问题。再过一年我就要出狱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其纠结于过去不开心的事,还不如找个可以倚靠的人,一起走完下半生。黄轩,我觉得你就是那个值得我倚靠的人。所以,我才会答应帮你杀人。”
但李小姐的死,却让这个小院子再次蒙上凶宅的阴影,地产商人也再不与我联络了。
我是个单身男人,能在五年前以不多的价格买下这个小院子,是因为在院子里曾经发生过一桩案件,一个女人试图用鼠毒强把她的情人毒死在屋里。如今,有地产商人向我提出了高于买价五十多倍的拆迁赔偿。但我还不想急着卖,再捱一捱,说不定能多得点赔偿款。
他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扶着豹哥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就是夏黛刚被送入的那家医院。
这家医院里的病人并不多,走廊上显得冷冷清清的。毕竟这里是女子监狱的定点治疗医院,时常有狱警押解着女犯人来进行治疗,一般很少有病人愿意到这里来看病。
李小姐来自乡下,她知道如果自己被警察抓住,自己的丑事肯定会传回保守的家乡,令她父母脸上无光。于是,李小姐走上绝路,把自己吊死在了房间里。
这五年,夏黛被关押在女子监狱中,除了我之外,再没其他人看望过她。
刚才我看到的这段视频文件,是于伟安从哪里弄来的?
我把他送到住院部的走廊旁,找了张长椅让豹哥坐下休息,然后就去同一层楼的缴费处交钱,安排体检事宜。
原来那天在医院里推着清洁车的工友,就是吴教授假扮的。
警察带着尸体离开的时候,一个警察曾经指着门边的那辆婴儿车问我:“这婴儿车是谁的?”
那个男人,英俊,有着深邃的目光,身穿一件质感不菲的羊驼毛西装,搂着上官丽娜,一起露出微笑。

part 五年前

就像我当初买下这个院子的时候,曾决定永久留下那个婴儿车,但到了最后,还是准备当做废品处理掉。
等她进了女子监狱之后,杀死于伟安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还是在我第一次探监的时候,当谈话接近尾声,我忽然对夏黛说:“对了,我忘记给你说了,当初制作婴儿车时,我们曾把复制的正版婴儿车贴纸和商标贴在自制99lib.net的那辆车上。我记得,当时你贴贴纸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戴手套吧?”她愣了愣,我又旋即补充道,“就在你给于伟安下毒的那天,我悄悄潜入上官丽娜的别墅,把那辆婴儿车偷了出来。现在婴儿车就放在那个院子里,保存得很好,车架与贴纸上的所有指纹,都会好好地留下来。”
尽管面前有块玻璃,但我还是伸出手,隔着玻璃试图触摸夏黛的脸庞。我看到,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两行泪水。
我记得,夏黛对我说过这个男人的名字。他叫于伟安,房地产商人,是上官丽娜的丈夫,也是夏黛的第一个男人。
这个女孩,正是我曾经的房客,李小姐。
李小姐的身体,悬垂在空中左右略微摇摆着,视频文件也接近尾声,终于变作了黑屏。
看完图纸,我知道,她得到这辆婴儿车后,随时都可以把婴儿车拆成一个个零件。把那些零件重新进行组装之后,就可以组装成一把性能稳定的连射步枪。
趁着狱警打电话通知医院辖区的警察时,我偷偷溜出了医院。
这个叫豹哥的人,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道。
“呃……”我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才好。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抱着一只脚痛苦地跳了起来。豹哥却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所以,我掐指算到她该出院回到女子监狱的时候,再次来到监狱探望她。
但事实上,夏黛根本没有机会实施匿名报警的机会。
我点点头,看来我在江湖上的名声确实不小,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双巧手,能够做出别人想要的东西。
有一次我去探望女子监狱探望夏黛,她托着腮帮子,闷闷不乐地说:“监狱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法庭原本想让我在里面好好改造一番,但我却从狱友那儿学了一身本事。”
“可他们说,一周后就带着钱和合同过来……还让你别玩花样……”
在别墅里,我看到墙上挂着上官丽娜与一个男人的合影。
夏黛在那杯递给于伟安的啤酒里,加入了适量的鼠毒强。这所谓的“适量”,并非致死量,只能令于伟安晕倒。
出租车在一条僻静的巷口停下,付完车费,我下了车,目送出租车远去之后,我垂下头。几秒之后,我从地上拾起了一块板砖,藏在身后。半个小时后,我看到豹哥从一户人家走了出来。
我不禁笑了起来。
价值二十万的小院子,就是买凶杀人的酬金。
李小姐很漂亮,留着清汤挂面一般的齐肩短发,天天都待在屋里看书,几乎足不出户。
当那个狱警走出住院部,向缴费处走来的时候,我朝豹哥瞥了一眼。只见豹哥似乎听到住院部里传来什么声音,然后站了起来,在走廊上朝住院部里张望。很快,他就向住院部走去,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在拘留所里听到这个消息,夏黛气得破口大骂,但却无济于事,她最终被判入狱六年。
于伟安显然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他一脸和善地问我:“黄先生,请问您这幢小院有出让的意愿吗?”
吴教授却突然掉转钓鱼竿,把鱼竿的一端正对着于伟安的脸。
于伟安本想收回那个他送给夏黛的院子,但到了房屋交易所,才发现房主的名字已经不再是夏黛了——她把这个院子,以八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黄轩的人。而这个院子,原本应该价值二十万。
她也没多介意,收好货之后,又给了我十块钱小费,让我帮她把婴儿车送进别墅中。
两周后交货的时候,夏黛看到组装完毕的婴儿床,非常满意。
那个狱警拦住了那个工友,要求工友把口罩取下——他们得防范女犯人乔装打扮,偷偷越狱。
果然,夏黛微笑着对我说:“黄轩,我想请你为我做一样东西,一辆婴儿车。”
夏黛让我不要着急,我有五六年的时间慢慢实施,只要在她还在监狱里的时候动手,就行了。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铜墙铁壁一般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难道你就白蹲监狱了吗?”我诧异地问。
如我猜测的那样,豹哥来了这里之后,除了接受头部伤口的处理治疗之外,还提出要顺便做个全面体检。反正是我出钱,他不花白不花。
“死之前?你在说什么呀?”
我第一次见到夏黛,是在一家空气污浊人潮涌动的酒吧里。她径直走到正在喝酒的我面前,问:“你是黄轩?”
我猜,大概吴夫人的去世,对于她和吴教授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夏黛一门心思想杀死于伟安,但她是个聪明人,杀死于伟安之后,必须有把握全身而退,她才会实九*九*藏*书*网施谋杀计划。
怎么,豹哥不是夏黛杀的?那凶手是谁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件事,大概是因为这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吧。
我手足无措呆立在原地,看到豹哥凶狠的目光,我的手臂开始颤抖,手指一松,板砖晃晃悠悠离开我的掌心,正好砸中我的脚背。
隔着玻璃,她看到我后,立刻小声问道:“怎么,那天你为什么没等着我动手,就忍不住自己动手了?我听到住院部外传来争吵声,狱警出来查看之后,我便拿着牙刷准备下床。可刚走到门口,就听说在住院部的楼梯拐角,发现了一具被枪杀的尸体……你哪来的枪?是你卸掉婴儿车后组装的,还是又用车床做了一把?”
“你这个院子,当初花八万块钱买的。现在,我们老板出价八十万,很公道了,五年时间就挣七十多万,做什么生意能有这样的利润?”说话的人,戴了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剃了个短到头皮的平头。
确实是枪伤。
还没等到上官丽娜临产,夏黛就因为谋杀未遂的罪名被送上法庭,她杀死了于伟安。
当我醒来,却看到夏黛就坐在我的面前,然后她一字一顿地问:“黄轩,这笔买卖,你跟我一起干吧!我需要你!”
夏黛的脸色顿时变了。
看着于伟安的笑容,我忽然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当时和李小姐进行色情视频聊天的人,莫非正是于伟安本人?
我始终纠结于夏黛是如何杀死豹哥的这个问题。随后几天的报纸新闻也提到了这桩发生在医院里的枪击命案,但却丝毫没有提到夏黛的名字,看来她已经安全过关。
在院子的大门内,摆着一辆弃用的婴儿车,车架已经生锈了。
他们刚走,吴教授就关切地出了屋,问我:“那两个坏蛋想买这院子?小黄,你可千万不能卖啊!七十万,太低了!”
难道是他早就摸清了李小姐的性格与出身背景,以金钱引诱李小姐与他进行视频聊天。当李小姐脱掉身上衣物的时候,他再通知警察砸门,迫使性格内向的李小姐自杀?
他是于伟安。
这个数字,令我无法拒绝。
“没问题”我向她做了个挥手道别的手势。
“以前,我曾经托人向您询问过,当时我出价八十万。不过我现在也觉得八十万实在太低。所以,翻个番,一百六十万,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我第一次去探监的时候,她就告诉我:“你不用急着动手,最好时间拖得越久越好,这样才没人会怀疑到我头上。”

part 现在

我不知道警方是如何向他们诉说李小姐的自杀原因,所以我也没多嘴,径直引他们来到了李小姐的屋。
我看到了夏黛,她的目光与我对接一秒之后,立刻闭上了眼睛。我转过身,在医院外又招了一辆出租车。这一次,得回城区了。
“给你一礼拜的时间考虑。一周后,我带着现金与合同过来。你也应该知道我豹哥是干什么的,别玩花样。”
“说不定,过一礼拜,他们就改心思不买院子了。”
豹哥是被枪杀的?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夏黛都不可能有枪啊!
当然,如果她没死的话,我永远不会知道李小姐在屋里究竟做了些什么。
于伟安陷入昏迷后,夏黛立刻打电话报警自首。她知道,于伟安只要及时被送入医院,就能捡回一条命来。而她不会成为杀人凶手,只会成为杀人未遂的嫌疑人。如果认罪态度好,大概也就在女子监狱里待上五六年就行了吧。为了杀死于伟安,夏黛情愿在监狱里待五六年。
然后,她转过身,对狱警说:“麻烦您拿枝圆珠笔给我,我要给朋友写点东西。”
几天后,一对年老夫妇来到我的小院子。起初我以为是来租房的客人,但他们却自我介绍,说是李小姐是父母。他们到这儿来,只是想来看看女儿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霎时,夏黛愣住了。
吴教授退休多年,为了给他得了癌症的妻子治病,他卖掉自己的房子,住进我这小院里。癌症是个无底洞,现代医学最终没能拯救吴夫人的生命。我至今依然记得三年前吴夫人去世的那天,吴教授无力地回到院子里,无声地抽泣着。
听了她的话,我又愣住了。
咦,中枪被杀的?夏黛不是说她可以用一柄牙刷杀人吗?怎么是用枪杀死的?她哪来的枪?
隔着一张玻璃,我见到了她。
两个狱警立刻警觉地向住院部冲去,几个医生护士则慌乱地从住院部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叫着:“不好九九藏书了,有个人在住院部里被杀了!是中枪被杀的!”
夏黛在那杯啤酒里,加入了鼠毒强。
但他只哭了三十分钟,便抖擞起了精神。
我略带歉意地对她说:“对不起,我必须要保护自己。你懂的。”
吴教授忽然迷上了钓鱼,整天都在他的房间里,用锉刀、钢钳制作着钓鱼竿。他的手还蛮巧的,做出的钓竿比外面商场卖的还顺手。想当年,我在江湖上也有“巧手黄”的称号,只是我退隐江湖多年,手脚也渐渐没那么灵巧了。
上官丽娜当着我的面,拆开包裹,看到婴儿车后,顿时露出欣喜的笑容。她是孕妇,婴儿车自然是最适合送给她的东西。她问我:“这是谁送的?”我瞄了一眼快递单,然后故作无辜地答道:“寄件人没写名字诶,我只是个打工的……”
或许出于愧疚,于伟安倒地后,夏黛报警自首。没想到于伟安在医院里却被抢救了回来,医生说,除了服用的鼠毒强剂量不够之外,送医及时才是至关重要的原因。
豹哥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大摇大摆向巷口走去。当他走过电线杆的时候,我突然站到他身后,扬起手中的那块板砖,砸在他的脑袋上。
开了门,我看到外面站着一个隐约有些面熟的中年人。他递来一张名片,看到名片上的字,我顿时感觉有些头晕。
我长长吐了一口气,我知道,过一会儿,夏黛就会替我干掉豹哥,就在住院部的某个楼梯转角。

part 现在

夏黛把图纸记录在一只u盘里,这是一辆可拆卸的婴儿车,夏黛让我按照图纸造出一根根钢管,一个个可供楔合的挂钩、螺丝,以及缝制出婴儿车所需的有着靓丽色彩的帆布。供婴儿躺卧的车座,要用木头制成,而且这木头车座也是由几块形状各异的木块拼合而成。其中有一块木块,形状酷似步枪的枪托。而婴儿车上所需的每根钢管,都在在钢管内磨出螺纹。几个婴儿车上的简单装饰,换个角度看,怎么都像步枪的扳机。
李小姐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台电脑。我想,她刚开始住进这儿的时候,一定还是想着要刻苦读书考研,力争考上心仪的专业。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压力逐渐增大,她的心理开始波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她终于决定利用身体的本钱在网络上赚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的力度小了一点,豹哥只是倒在地上,脑袋冒出一汩汩鲜血,却没有性命之忧。他捂着脑袋,躺在地上回过头,立刻大声吼道:“黄轩,果然是你!奶奶的,我得要了你的命!”
没想到夏黛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我在监狱里待了五年之后,其实也早就想通了。我们根本没必要杀死于伟安的,于伟安被杀,警方自然会怀疑到我。虽然我在监狱里,没有作案时间,但你在这五年中来探望了这么多次,警方必然会把你作为调查对象。算了,我们还是放他一马吧。”
那天在酒吧里,夏黛对着睡眼惺忪的我,忿忿地说:“再过一年或两年,上官丽娜一定会带着她的小孩,乘飞机到外地度假。只要推着婴儿车上了飞机,我就会打匿名电话报警,说她是恐怖分子。到时候,她进了监狱,于伟安就可以顺利与她离婚了。”
色情视频聊天的顾客,就算出于日后欣赏的动机,录下了视频内容,但既然录下了视频小姐自杀的真实状况,就绝对不可能外泄,否则自己也会身败名裂。那么,于伟安是怎么弄来视频文件的?
打开视频文件,我立刻看到一幅令人难以置信的画面。
他的跟班在一旁帮腔:“就是,你那房子里才死了人,上吊的女人容易变成吊死鬼,要是你不收这八十万,只怕会更不值钱的。”
但自从李小姐上吊自杀之后,除了豹哥上过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地产商人来询问过我了。
我只好闭嘴,几乎与此同时,我听到住院部内似乎传来了一阵骚乱。
于伟安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难道就是为了打压这幢院子的价格?
送走她后,我不知道日后这辆婴儿车会造成什么样的乱子,心里实在放不下,于是只好回到酒吧里,开了一瓶威士忌,把自己灌了个半死。
于伟安这么一个有钱的房地产商人,住别墅,开豪车,什么样的女人弄不来,为什么还要和一个性格内向的考研女生进行色情视频聊天呢?难道——难道是他故意为之?
他的话音刚落,我听到院子外,传来了越来越急促的警笛声……
狱警刚劝了几句,九*九*藏*书*网我就看到一个狱警突然转身,向住院部走去。我循着他离去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戴着宽边口罩的工友,推着清洁用的推车,此时正从住院部出来,准备离开。
但夏黛却依然保持笑容,然后报出了一个数字。
我有一幢老旧的院子,院子里有三间平房。我自己住了一间,另外两间用于出租,一间租给大学的退休教授,一间租给了一位准备考研的女大学生。
这段时间,自从豹哥离奇中枪死在医院里之后,混社会的那帮渣滓再也没有来院子捣乱了。
豹哥的眼珠子转了几圈后,说:“好吧,那你就送我去医院包扎一下吧。要是我觉得头晕,你得拿钱给我做个ct哦!”
所以夏黛决定更改计划,不再嫁祸上官丽娜,而是直接对于伟安不利。
然后我买了一辆摩托车,还有一套工装。穿好工装、骑着摩托车,看上去,我就是一个赚辛苦钱的快递员。
那个叫黄轩的人,自然就是我。
我又笑了笑,说:“别担心,我不会卖的。”
从检方提供的证据看,在事发前一周,于伟安来到自己为夏黛租下的那个有着三套平房的小院子之后,拿出一份房产证,说,只要夏黛愿意不再纠缠他,这院子就是她的了。
在那间酒吧里,夏黛对我说,只要我能帮她,她就把一幢有着三套平房的小院子送给我。当然,过户的时候会注明我花了八万块钱才买到这个院子。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答道:“是的,没错。黄轩,如果哪天你想杀某个人,交给我吧。”
与此同时,吴教授似乎在鱼竿的一段按了一下。这时,只听“砰”的一声,于伟安发出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他的脑门上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正汩汩流出。他坐在地上,背倚着防盗门,双腿不住抽搐,仅仅几秒,便停止了呼吸。
我在这城市的地下世界有着“巧手黄”的名号。几台机床,几根钢管,落到我的手里,最多三天,我就能制出一把能够射出子弹的自制枪械。
“比如说,在监狱里待得太久,感觉都快发霉了,就吞点什么异物到肚子里去,就可以到监狱外的定点治疗医院住一个礼拜。虽然也是躺在病床上,外面还有两个狱警看守,但医院里的来苏水气味,肯定比监狱里的霉味好闻多了。”
我笑了笑,没想到李小姐才死一个月,就有人上门想低价买走这院子了。
在缴费处,我就因为一点小事和处于更年期的收费员发生了一番争吵,争吵声很快就引来住院部里两个狱警的注意力。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于伟安?”我喃喃地问。
我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吴教授却笑嘻嘻地对我说:“小黄,别紧张,这钓鱼竿就和你的婴儿车一样。放心好了,婴儿车已经卖掉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车架里的秘密。我一直都忘记告诉你,我是机械系的教授,自从看到你那辆婴儿车后,就看出其中的秘密了。按照婴儿车的原理,我在制作钓鱼竿之前,还做过一个清洁用的推车。那天在医院里,你应该看到‘推车枪’的威力了吧?”
我答道:“嗯,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几个月前,人家房地产商的出价,可是四百万啊!
所以,我只好躲在仓库里,按照图纸的要求,在机床上造出一根根带内螺纹的钢管。
“哦?!那说不定有朝一日,这些本事都能用上呢。”
那张u盘里的图纸,全是她自己亲手设计的——她读大学的时候,所学专业正是工业机械设计。
我在城郊,租了一个偏僻的没有窗户的仓库。仓库里,摆着大大小小的几台机床,地上则搁着钢管、钳子、扳手、游标尺等各种工具。
于伟安不怀好意地说:“如果我把这段视频放到网上去,并公布这桩自杀事件的真实发生地点,只怕你这院子,出五十万都没人肯接手。五年前,这儿发生了毒杀未遂事件,五年后,这儿又发生了自杀事件,真是不折不扣的凶宅。”
“这无良房地产商人,派黑社会的人来压价,要把你赶出这个院子。今天他又来了,一定是想再次威胁你!小黄,我在你这儿住了五年,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里,也喜欢上了你这个与世无争的房东。所以,在我死之前,我得帮你做点事,那就是帮你保护这幢院子!”
我看着她的眼睛,急切地说道:“我希望你现在就离开监狱。”
我趴在地上,嗫嚅着说:“豹哥,刚才是我冲动了……你的头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下?医药费我出。”
身穿囚衣的夏黛,挤出一丝僵藏书网硬的笑容对我说:“黄轩,谢谢你来看我。再过一年,我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夏黛答应了于伟安的要求,但她拿到房产证后,过了一周却打电话邀请于伟安与她鸳梦重温。于伟安按时来到夏黛的屋里,喝下一杯啤酒后,便倒在了地上。
我被视为不受欢迎的人,被赶出监狱。
“什么本事?”
一个人的最初想法,往往会在时光的摧残下,渐渐变了味。
于伟安赶紧闪开身体,想把出门的路让给眼前这位准备外出钓鱼的老头。
但今天上门的这两个人,一看面向就知并非善辈,所以我只好说:“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吧。”
为了低价买到这幢院子,他不惜一手把这院子制造成凶宅?
有一天,我刚起床,就听到有人敲门。
我要做的事就并非只是扮作快递员,把那个自制的婴儿床送到上官丽娜家就算完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十秒之后,夏黛当着狱警的面,突然张开嘴,把整枝笔吞进嘴里,咽入了腹中。她倒在地上,身体剧烈地痉挛着,嘴角渗出几缕嫣红的鲜血。
因此,她需要我的帮助。
他走到我身边,狠狠朝我的膝盖踢了一脚,说:“黄轩,你嫌七十万少了,给我说嘛,回头我给老板说一下,看能不能加到一百万。不过呢,你得拿二十万出来,赔给我当做医药费。”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夏黛又说:“现在,给我一把牙刷,我就可以把它磨成一柄能够杀人的匕首。在监狱里,还有人教我学会了最致命的杀人术,即使混社会的壮汉,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我满面狐疑地跟着狱警冲进住院部。在住院部的楼梯拐角,躺着一具尸体,正是豹哥。他脑袋上缠着之前我陪他包扎好的绷带,但在绷带下的太阳穴之处,正汩汩涌出鲜血。
这个价码,离我的期望值还差了很多。

part 现在

我赶紧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我的那个院子里。刚一进门,就看到吴教授站在门内,手里捏着几张钞票。他看到我后,对我说:“小黄啊,今天正好有个收废旧品的小贩路过,我叫住他,把你准备扔掉的那个婴儿车和我准备卖掉的旧书处理给了小贩。喏,这是卖婴儿车的钱。”
那个工友取下口罩的时候,那个狱警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我对那个工友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继续在缴费处制造着事端。工友显然没什么问题,狱警很快就回到缴费处,厉声对我说:“你少在这里无理取闹!”
我忍不住从牙缝里迸出了两个字:“混蛋!”
等吴教授回了他的屋子,我敛住笑容,转头望向防盗门内侧的那辆婴儿车,心想,我该去找一找夏黛了。
我的心里蓦地一热。
如果她一直在屋里苦读,或许我会认为她一定能如愿以偿考上研究生。
画面上,一个衣着清凉的女孩正对着摄像头,做着搔首弄姿的姿势,然后脱掉身上一件件本来就很少的衣物。当她一丝不挂的时候,画面忽然传来“咚咚咚”锤门的声音。女孩顿时花容失色,左顾右盼,然后崩溃般哭泣了起来。
推着婴儿车,夏黛可以顺利通过任何一个地方的安检设施。这类涉及恐怖活动的业务,向来是我敬而远之的事,唯恐避之不及。但我无法推掉夏黛的委托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u盘里的内容,还收了预付金。如果现在推掉,我还能有命活吗?
我不想再与她讨论这一话题,连忙打了个岔,说:“夏黛,直到现在,我还让于伟安活着,真是对不住你,我发现自己有点没勇气下手了。”
“婴儿车?你去商场买吧。我保证,你在商场里能买到各式各样的婴儿车,而且比在我这儿做一辆,便宜几十倍。”我认定眼前这女人是个疯婆子。

part 五年前

当时,两个警察突然进入院子,使劲拍着李小姐的房门。他们告诉我,经过确认ip地址后,他们有充分证据表明李小姐利用租来的房间从事色情活动——是通过网络进行的色情活动,与视频有关。
李小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用一根系在日光灯灯座上的绳索,把自己悬吊在了空中。
见我有点犹豫,于伟安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手。一个马仔拎着一台平板电脑走到他身边,于伟安在电脑的触摸屏上比划了几下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视频文件。
我带着婴儿车来到一幢别墅前,这个地址是夏黛给我的。按响门铃后,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替我开了门。伪造的快递单上,写着这个女人的名字:上官丽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