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发
目录
恶发
上一页下一页
这怎么可以?难道表姐不知道,自己蓄这七年的长发,花了多少心思?每天睡觉,必须把头发散开,呈扇形散开在枕头后,自己得保持仰躺的姿势睡觉,绝不可以侧卧,否则会将头发压出皱褶。洗头,则必须使用名牌洗发水,每次洗小半瓶,一周洗两次。为了保护发质,避免被化学药物伤害,七年来她从未染过发。坐车的时候,她也得撩起头发,把头发披到靠椅后,才能安心坐下。
抬起头,侯晓华正好看到一个留着很长很长头发的年轻女郎,步履蹒跚地登上一辆公交车。他摸了摸衣兜里那把坚硬的剪刀,微微一笑,跟着上了那辆车,上车的时候,长发女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幸好侯晓华伸手扶了一下,才没让她当场出丑。
徐安然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表姐。
接下来的那个夜晚,徐安然没有勇气去报警,她无法坦然面对自己成了杀人凶手这个事实。
……桌上堆了一叠钱,表姐仍然面无表情地从坤包里取钱,一句又一句地问:“卖不卖?”
坐下后,公交车开始前行,车厢有节奏地摇晃着。坐在车厢里,仿佛置身于婴儿的摇篮中。徐安然虽然心里忐忐不安,但毕竟昨天夜里做了那样的事,几乎一夜没合眼,在车厢的轻微颠簸中,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想在车里小憩片刻。但她又害怕坐过站,回过头,见到坐在后面的,正是那位曾经在上车时扶过她的中年男人,于是客气地问:“请问,你可以在大学城车站叫我一下吗?”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三长两短地敲了几下门之后,黑楼实验室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缝隙后出现半张苍白的人脸,是薛教授。薛教授左右梭巡一眼后,又将门缝拉大了一点,让张大明拎着塑料袋进了实验室中。
薛教授应声而倒,脑后绽开一朵血花。
黄跃军费尽心思,像个手足无措的小男生一般,追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与那个清纯女星牵过手,还接了吻。两天前,当黄跃军带女星去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想更进一步亲密接触的时候,女星眼神却黯淡了下来,以心情不佳为由,拒绝了黄跃军。
黄跃军的心思还停留在那个清纯女星的身上,所以他根本没把薛教授眉飞色舞的讲解听进去,他寻思,大概是薛教授的研究资金又快见底了,所以才请他来参观实验室吧。可是,要怎么才能告诉薛教授,其实自己已经对他的研究毫无信心了?三年了,花了那么多钱,可却什么成绩都拿不出来。虽然说已经有头发可以在营养液里生长了,可生长速度与活人脑袋上的头发相差无几,又有什么商业价值?这项研究,也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他的心情很不好,即使接到了薛教授的电话,听说头发培育计划的研究有了极大进展,他依然眉头不舒,脸色很是难看。
于是,薛德伟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液,给那个假发厂家的黄总打了个电话。
混蛋!表姐竟然想强行把她的头发割掉!怎么可以这样?!
头发,始终还是要在头皮上生长,才是它们的天性。在营养液里生长,就如同剥夺了它们的自由与权利。如果头发也有生命,当它们发现自己生长在虚无飘渺的液体中,一定会不快乐。而不快乐的头发,肯定不会开心地茁壮生长。
浅池的水面上,是用木条搭成的纵横相交的格子。那些数不清的长头发,均为一端插在池中暗棕色的液体中,另一端搭在木条上。
突然之间,这女孩停止了颤栗,脸色也变得一片煞白。
可惜,那些密密麻麻的头发,生长速度并不如人意,大部分头发都失去了生物活性,不再生长,少部分头发虽然在生长,但生长速度却与一般活人的头发相差无几。
可就在两人倒地的同时,徐安然忽然感觉表姐的动作僵硬了,撕扯头发的力度,也蓦地消失了。
大明站在街边,从钱夹里抽出二十张百元大钞,交给面前一个面相老实忠厚的中年男人手中,随后,他从中年男人手中接来一捆乌黑油亮的长发。
可徐安然怎么都想不到,因为前一夜在自己家里耗费了太多精力,而且还失眠,上了公交车后,她居然毫无抵抗地睡着了。但当她醒来的时候,自己蓄了七年的长发,竟被一个面相老实忠厚的中年男人偷偷用剪刀99lib.net剪掉了!
他拿出手机,拨打那个清纯女星的电话号码。他想提前说一声,过几天,他会送一件非常特殊的礼物给她。
只是,如何处理薛教授的尸体呢?黄跃军可不想坐牢。他梭巡几眼后,看到了实验室墙壁旁的一排柜子。先把尸体藏在柜子里吧,反正薛教授经常十天半月都待在实验室里不出去,墙上的换气扇又一直开着,整个生物研究所里也始终弥漫着各种怪异的气味,就算薛教授的尸体臭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表姐最近认识了一个有钱人,是一家假发厂的老板。表姐居然想拿钱给徐安然,让徐安然把蓄了七年的长发卖给她,她再送到假发厂的老板那儿,用这捆长发制成一种极高端的假发!
头发离不开头皮,头皮也离不开头发。
黄跃军有些不满,心里说,薛教授这实验室里的所有东西,不都是自己花钱投在他身上的?现在找他要捆长发来,又有什么关系?于是黄跃军傲慢地对薛教授说道:“把这捆长发卖给我,我给你高价!”一边说,他一边从皮包里摸了一扎百元大钞,扔在案桌上。
这里就是薛教授的私人实验室,上次送货的时候,张大明进去过,实验室里到处都摆着瓶瓶罐罐,瓶瓶罐罐里盛满褐色的液体,褐色的液体里则浸泡着奇怪的人体器官,有剖成两爿的眼珠,有睁着眼睛的胎儿,有大得像西瓜一般的心脏。
然后,男孩用手机连上网络,登录微博,然后把刚拍好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在配图文字上,男孩幸灾乐祸地写道:
“呃……那个该死的中年男人,居然忘记了叫醒我……”徐安然一边咒骂,一边站起身来。可这时,她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身上似乎少了点东西,脖子后面冷飕飕的。
不过,当薛教授把他领到研究生一隅的盛满暗红色液体的浅池时,黄跃军忽然眼前一亮。
薛德伟以娴熟的技术,先刮掉头发售卖者的所有头发,面前出现一个凸圆的光头。接着,他游移匕首,小心翼翼地切割——他正试图将死者的头皮,完美地切割下来!事实上,他是生物学教授,自然也精通解剖学。只花了短短十分钟,一爿还粘连着血肉的头皮,便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一项很有挑战性的任务,所以,在假发厂家的资金支持下,薛德伟的实验室里多了一口深三十厘米的浅池,池里是他特制的营养液,营养液高度模仿了人体头皮下的环境状态,以供那些从小张那儿收购来的优质头发,可以在暗红色液体中快速生长。
笑完后,薛德伟忽然想起,研究资金似乎又要出现缺口了,得再给那个假发生产厂家的老总打了电话。对了,不妨让老总也到研究室来参观一番,体验一下研究进展。那位姓黄的老总,看到头皮上的优质长发,一定也会为之欢欣鼓舞,说不定开支票的时候还会多填写一点数字。
吴婶又问:“你看我的头发,能卖多少钱?”
事实上,她根本没办法去取手机,因为——她双目圆睁,红唇微启,身体却已经开始僵硬、发白。在她的喉咙上,有一道伤口,匕首割出的伤口。
天刚亮的时候,他在一条小胡同里大声叫喊着:“收头发,收长头发,剪长头发来卖哦……收头发,收长头发,剪长头发来卖哦……”刚离开胡同,就有个面相忠厚老实的中年男人追上他,问他要电话号码。
记得在实验室一隅,还有一个浅池,大约三十公分深,池子里全是暗红色的液体,而在液体之上,则是密密麻麻的黑色丝状物——头发!难以计数的长头发!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好久没见着这样美丽的长发了。这么美丽的长发,真是可遇而不可求。”薛教授爱不释手,连声发出赞叹。
收头发的小贩回答:“按长度,但又要看发质。发质好,头发长,还没染过色,就可以卖个最好的价钱。”
侯晓华正好坐在窗边发呆,无意识地抬起头望向窗外,看到了吴婶的背影,长发扎成粗粗的辫子,在颈后晃晃悠悠,又黑又亮。收头发的小贩,是个二十四五岁的乡下人,一辆奸诈贪婪的模样。他摸摸吴婶的头发,便取出钱夹抽出八张百元大钞,送到吴婶手中。
这是侯晓华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老婆在医院住着,老板又暗示生意不好,随时有可能关张大吉藏书网,读大学的儿子还没心没肺地说同学们都换了iphone手机,他要是不买个,会被人看不起。他失眠得很厉害,每天都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烧饼,思索着这么才能多赚点钱。
黄跃军将自己的奔驰车停在了生物研究所的大门外,神情萧索地下了车。
再然后,小贩摸出一把剪刀,伸到吴婶背后,“喀嚓”一声,剪下了吴婶起码蓄了三年的长辫子。
这就是制作假发的最佳原料!
可是,徐安然真的不想卖掉自己蓄了七年的长发埃!
徐安然的脸上,露出泫然欲泣的笑容。
那天,天快亮的时候他总算睡着了,可没睡多久就听到窗外传来了小贩悠扬的叫卖声:“收头发,收长头发,剪长头发来卖哦……收头发,收长头发,剪长头发来卖哦……”睡眼朦胧的侯晓华,听到叫卖声后,蓦地睁开眼睛,呆呆地望着肮脏的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几天前的一幕场景。
在他昏厥过去之前,张大明绝望地低声叫道:“为什么要杀我?如果你觉得五千块钱的价格高了,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
“回报?!”黄跃军冷冷一笑,盯着薛教授手中的那捆长发,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位清纯女星的可人模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安然忽然觉得肩膀一沉,似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睁开眼睛,她看到身穿制服的公交车驾驶员站在面前,客气地问:“小姐,到终点站了,你可以下车了吗?”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有人用剪刀,从颈子后面割掉了徐安然留了七年的长发。
实验室里开着紫光灯,看上去阴飕飕的,试验台上瓶瓶罐罐里的器官,也闪烁着诡异的反光,令张大明不寒而栗。他一点也不想再在这屋里继续待下去了,可当他取出今天刚收购回来的长发后,薛教授看了一眼,立刻便捧在手中细细端详了起来。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开开心心。”薛德伟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但这个笑容,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表姐又取出一叠,问:“卖不卖?”徐安然依然摇头。
薛教授恍然大悟,干笑一声后,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钱,数了五十张后,又抽了五张作为奖励,交到张大明手中。张大明连声称谢,转过身正要离开,却忽然看到被紫光灯映成淡紫色的墙壁上,出现了薛教授被拉长了的影子。在这道影子的手中,似乎拿着一个什么粗壮的柱状物。
当时,也是这个收头发的小贩在胡同里高声吆喝,接着,隔壁的吴婶开门询问:“长头发怎么卖?按斤数卖,还是按长度卖呀?”
几分钟后,坐在自己的奔驰车上,深吸了好几口气,黄跃军总算恢复了冷静。
徐安然诧异地从自己头发上掰开表姐的手指,才发现表姐手中的水果刀,竟然在两人摔倒的时候,鬼使神差****了表姐的胸膛。
徐安然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眼,就梦见披头散发血肉模糊的表姐,张牙舞爪地扑向自己。一夜无眠,但第二天却必须去上学,否则日后警方一定会发现表姐失踪之日,自己的反常翘课。
她伸手摸了一下后颈,刹那间,她浑身的血液仿佛全部凝固在了一起。
但收购活人的长发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必须蓄了很多年的头发,对方又正好愿意卖,发质又要好。所以,有人找到了生物专家薛德伟,请他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一下是否能让头发快速生长,就像培养无土蔬菜,种在营养液里,如割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
女星虽然漂亮,演技好,星途一片光明,但她最近却遇到了极大的困扰。或许因为娱乐圈里压力太大,拍戏强度高,昼夜颠倒,她的生物钟发生严重紊乱,除了睡不着觉神经衰弱之外,她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掉落。尽管看过医生,但服过药却毫无效果,只能眼睁睁看着头发不断掉落。
徐安然蓦地一惊,朝车窗外望了一眼,不由大吃一惊。车早就过了她要下车的大学城车站,现在已经抵达了这条线路的终点站。
诧异之下,张大明蓦地回过头,却看到一根铁棒从天而至。“砰”的一声,他的左肩遭到重击,他发出一声痛苦呻吟,身体侧向一边。紧接着,薛教授手中的铁棒又狠狠砸向他的右肩、颈子、胸口、腹部、膝盖、手肘www•99lib•net……铁棒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张大明根本无法抵挡,只好任凭铁棒砸来。
然后,薛德伟戴上手套,从试验台的抽屉里,取去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锋利匕首。
张大明以为这中年男人或许只是想要个号码,以备不时只需,没想到才过半小时,他就接到那男人打来的电话,说手中有刚剪下来的上好长发。见面后,张大明才惊喜交加地发现,这捆长发居然是极品中的极品,超过一米,天然润泽,时常保养,富含营养。最重要的是,长发没有烫染过,而且是刚剪下来的,绝未超过二十分钟,应该很符合薛教授提出的要求。
回想起当天的情形,侯晓华忽然心中咯噔响了一下,然后跳下床,披上一件外套,在衣兜里放了一样坚硬的东西,拉开门溜了出来,跟在那个小贩身后。
——今天早晨她这么累,却没有乘坐出租车去上学,就是怕自己这幅邋遢无神的模样,会给出租车司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而把自己藏在上班族的人群中,她则觉得很安全。
在尸体旁坐了很久,她终于决定,不行,还是得先去睡一会儿。
早晨七点半,徐安然双腿无力、脚步虚浮地上了一辆公交车,踏上台阶的时候差点不小心摔倒,幸好身后伸来一条有力的胳膊,扶住了她。回过头,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朝她敦厚地笑了笑,问:“小姐,你没事吧?”徐安然赶紧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然后她深吸一口气,平定好思绪,向车厢里走去,找了个座位坐下。
“靠,这个薛教授,到底在做什么研究?”黄跃军也顾不上再在柜子里藏薛教授的尸体了,冲出实验室,关上门,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生物研究所。
看着表姐从坤包里取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问:“卖不卖?”徐安然摇头。
如果既能保住长发,又能占据这一大堆钱,那该多好?可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咳,咳,咳——”张大明咳了几声嗽,想提醒薛教授,该给钱了。
那些头发,都是张大明卖给薛教授的。虽然不知道薛教授究竟是搞什么研究,但张大明却知道每次薛教授买长头发时出的价都很高。按照以前的报价,今天这捆蓄了七年左右的优质长发,可以从薛教授手中拿到五千块钱。
徐安然放心地阖上眼睛,背靠座椅,几乎立刻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在入睡之前,她还以为自己会做噩梦,梦见许多恐怖与血腥的东西,没想到一闭上眼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的头发,留了七年的长发,没有了,全都没有了。
黄跃军拉开了柜门,这时,另一具尸体骨碌骨碌滚了出来。他吓得朝后连着退出好几步。这具尸体真是太可怕了,脑袋上血肉模糊的,整个头皮都被剥了下来。
徐安然想再次拒绝,却发现表姐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她循着表姐的眼神望去,看到了茶几上摆着的一把水果刀。她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表姐已经抄起那把水果刀,绕到她身后,一把揪住了她的长发。
这都什么事呀?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薛教授说过,送走了中年男人,张大明摸出手机,调出薛教授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对方听到他刚收购到一捆极品长发,而且质量比上次交的货还要好许多,便立刻要求见面。张大明赶紧招呼了一辆出租车,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生物研究所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表姐又取出一叠,问:“卖不卖?”徐安然继续摇头。
站在五星级酒店的走廊上,黄跃军忽然想,如果根据女星的发质特点,为她制作一顶订制的假发,她一定会喜欢吧?自己不正是做这一行的吗?嗯,一定要做最好的高端假发,用真正的头发,纯手工制作出来。用作原料的真发,原主人起码得蓄五年以上,定期保养,润泽油亮,毫无化学药物的损伤,从未染过发。
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着,但躺在地上的上官清婉却根本一动不动,没有伸手去拿距离自己只有半米远的手机。即使来电显示写着黄总的名字,可她却依然保持静止的状态。
混蛋,用了我那么多钱,这么久了,却什么成果也拿不出来。现在我找他买捆长发,他却推三阻四,真是不想活了!
“不要侮辱我!”薛教授颇有风骨地应道,“虽然我做研究的钱是你给的,但我并不九-九-藏-书-网仅仅是为了钱而做研究!这捆长发非常稀有,将成为难得的试验品,它的品质,甚至将决定试验能否成功!所以,请你把钱收回去吧!我发誓,如果试验成功了,你将得到更多的回报!”
那个年轻女子发现自己的长头发被人偷偷剪掉之后,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完全称得上歇斯底里。她大声地咒骂,几乎用到了中文里所有最肮脏的词汇。她的身体剧烈颤抖,不停跺脚,眼泪也哗哗地流了出来。
“不!”女孩冷静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报警,只是头发被剪掉了而已。其实我早就想剪掉头发了!”说完后,女孩跳下车门,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记得当张大明第一次看到这些瓶瓶罐罐里的奇怪玩意儿之后,立刻心跳加剧,血液倒流,全身冰凉。无论他走到实验室内的哪个角落,都会感觉浸泡在褐色液体里的半粒眼睛正在窥视着他,而睁着眼睛的胎儿则试图与他对话……这令他毛骨悚然,一刻也不愿在阴森的实验室里多待,所以他把长头发交给薛教授后,拿了钱就跑。
事实上,在花钱打点了一番之后,还真有人替他安排了饭局,与某位拥有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女星共进晚餐。而更重要的是,那位女星,以前几乎从无绯闻,堪称清纯,正是娶为妻子的最佳人选。
表姐,你不能这样。在这世上,虽然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有钱也不是万能的啊!真的!
当小贩走到偏僻角落的时候,侯晓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你收长头发吗?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回头我有了长头发,就叫你来收。”要来小贩的电话号码,他出了胡同,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才清晨七点半。
但此刻,一只手却伸了过来,拾起还在响铃的手机,走进洗手间,轻轻一抛,把手机扔进了马桶中。
他持续了三年多的研究,即将进入关键时刻了。而这项研究,是由某高端假发生产厂家投资进行的。
薛教授会喜欢今天送来的长头发吗?张大明暗自揣测。薛教授买这么多长头发来干什么呢?还浸泡在浅池里?不过,科学家大多数都是古怪的,也许他只是单纯地喜欢长头发吧……
“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啊,不是你的外貌!”黄跃军言不由衷地劝道,但他还是被女星推出了房门之外。
黄跃军虽然靠假发厂赚了个盆满钵满,但感情生活却很不顺利。几年前,他老婆死了,一直想续弦,但现在有钱了,可不是顺便找个女人就可以娶回来。他得找个漂亮的,年轻的,身材好的,有情趣,有名气的女人,如果能找个女明星,那就圆满了。
死人,永远没有办法再接听电话。
当她俩继续厮打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上。
去他的研究吧,还有什么能比女友的嫣然一笑更重要呢?反正薛教授的这项研究早就该结束了。
薛德伟把那个头发售卖者的头皮浸泡在浅池的暗红色液体中,又小心翼翼地将刚收到的那捆长发,一根根植入在头皮上。头发那么多,他一直忙碌到天黑,才植入了一小半。他饿了,但看到头皮上的长发,心里却很是开心。
她如此爱惜自己的长发,可表姐却想买走,这怎么可以?
发完微博,这个男孩大概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位失落的女孩,于是站起身来,握着手机走到女孩身边,问:“需要报警吗?”
这奇怪,这女孩前一刻还歇斯底里大声咒骂,现在却冷静得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男孩的脸色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呐,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的。”薛德伟双手合十,恭恭敬敬极有诚意地向脚底的尸体鞠了三个躬。
“这头发真棒!”黄跃军从浅池旁的案桌拾起了一捆长发。真是太棒了,以他的专业眼光来看,这捆长发足有一米多,原主人起码蓄了七年,没染过发,每周起码用洗发水洗两次,剪下来的时间,也不超过二十四小时,还具有一定生物活性。
她居然想买自己蓄了七年的长发!原因竟是,表姐因为昼夜颠倒地拍片,得了神经衰弱,不断掉落头发,如果捋开长发,就可以看到稀疏的头皮。
徐安然奋力挣扎,一只手抱住脑袋,想要保护自己的长发,而另一只手则朝后用力推表姐的身体。两个人缠在了一起,互相厮打,表姐拽着徐安然的头发,头皮都快被扯下来了。徐安然疼得只好弯下了腰。大概是99lib•net自己的头发太长了,当她弯下腰的时候,长发也缠住了表姐的脚。
薛教授给的钱,比假发厂多好几倍呢,这下发财了!
“没问题。”中年男人含笑点头。
张大明拎着扎紧袋口的塑料袋,走进生物研究所,绕过办公楼,径直来到一幢小平房前。这幢小平房,没有窗户,只有几个气窗不停地转动着换气扇,黑色砖头砌成的外墙,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当黄跃军问及心情不佳的原因时,女星扑到他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在总统套房里,女星捋开头发,露出了掩藏在长发下的稀疏头皮,然后推开了黄跃军。
对于薛德伟来说,时间很重要。他必须马上把这块头皮置入浅池的血红色液体中,然后把刚送来的优质头发的一端,以特殊方法依附在液体里的头皮表面。
生产假发的生产原料,不外乎两种,化纤原料,或者真正的头发。
可惜,这样的头发可遇而不可求,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所以即使接到了生物研究所薛教授打来的电话,黄跃军的心情依然很不好。
尽管这么累,但徐安然寻到座位之后,坐下时却没忘记先撩起长发,让头发披到座位靠椅之后,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坐下。徐安然留了七年的长发,乌黑油亮,毫无分杈,站起时,直直的,一直垂落至膝盖,如一道黑色的瀑布,每次洗头,都要用掉小半瓶洗发水。
杀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薛德伟实在想不出,除了这个头发售卖者之外,还有谁会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主动走进他的实验室。而他,此刻正迫不及待地需要一个活人,不管是谁都可以——准确的说,此刻他需要一块从活人脑袋上现剥下来的头皮!
而那个中年男人还说,以后会持续供应长发,保证质量数量,希望到时候收购价格可以再上调一点。没问题,当然没问题。虽然张大明也知道这家伙卖出的长发,来路肯定有问题,但他只在乎收回手中的长发质量如何,才不管长发是谁从谁头上剪下来的。
“半小时前,这个女孩留了七年的长发被坐在后面座位的中年猥琐大叔剪掉了。据说,那把长发价值好几千元钱呢。看来,我也得买把剪刀,天天去坐公交车了,哈哈哈!”
制作高端假发,化纤原料绝对拿不上台面,必须用到真正的头发,以打造艺术品的方式纯手工进行操作,清洗、脱水、养护、干燥、营养化、修形、定性……数十道工序,才能做出和真发毫无二致的假发。而更高端的,则是根据用户的需求进行特别订制,寻找合适的尚还保留在活人脑袋上的长发,即时剪下来,再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加工,制成假发。
看着脚底这具渐渐冷却的尸体,薛德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笑意。这个姓张的头发售卖者,过去确实帮过自己许多次,送来了研究需要的大量头发,但这一次,自己必须杀他!
黄跃军越想越气,而这时他忽然看到试验台上,还摆着一根铁棒,铁棒一端,似乎还沾染着些许红色的液体。真是太棒了,黄跃军顺手抄起铁棒,藏在身后,趁着薛教授正仔细端详手中的长发,他突然抡起铁棒,一棒砸在了薛教授的后脑上。
薛德伟思索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昨天晚上,表姐突然来到自己家里,向她提出了一个自己永远不可能接受的要求。
从那个年轻女子的骂声中,可以听出她的长发已经蓄了整整七年,如果卖给理发店,起码能卖好几千块钱。可是,七年的心血却因为她在车上小睡片刻而被毁之一旦,她做出如此激动的反应,也能够让人理解。不过,坐在最后一排的某个年轻男孩却觉得有点好玩,这种恶作剧可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于是男孩摸出手机,朝那年轻女人光秃秃的脑袋拍了一张照片。
上车后,侯晓华居心叵测地坐在长发女郎身后的那个座位上。
“咕噜咕噜——”马桶里冒出几个气泡后,铃声消失了。
但生意毕竟是生意,所以黄跃军还是来到生物研究所,进了大门,绕过办公楼,来到那幢没有窗户的黑色小平房。三长两短敲过门之后,薛教授开了门,引他进了实验室中。
可是,桌上真有这么多钱,一大堆钱!
“别动!这是试验用的原材料,很珍贵,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来的!”薛教授却慌张地伸过手来,从黄跃军手中抢回了这捆长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