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南北会通
第九节
目录
第一章 南北会通
第一章 南北会通
第九节
第二章 外患内忧
第二章 外患内忧
第三章 祸起萧墙
第三章 祸起萧墙
第四章 白莲之乱
第五章 金殿大火
第五章 金殿大火
第五章 金殿大火
第六章 塞外悲歌
第六章 塞外悲歌
上一页下一页
到下午时,众人已走到梁山脚下。白英说道:“俺们说这水泊梁山,其实指的是梁山、青龙山、凤凰山、龟山四座主峰,还有虎头峰、雪山峰、郝山峰、小黄山等七条支脉。这周围一带,旧时都是大泊,宋公明他们便是在这里安营扎寨,替天行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赛儿顿时也来了兴趣,一双大眼睛直盯着瞻基的脸问道。
“还没到那地步!”赛儿指向前方十丈远处悬崖边上的一块大石,冷静地道,“那里往下不到两丈,峭壁上有一个大洞,装得下七八号人,洞上头正好伸出一棵老树挡住,从上头往下看发现不了。咱们去那里躲一下,等他们走了再出来。”
瞻基摇头道:“不像。听这动静,应该是两大拨人在对打。”说着,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回头兴奋地道,“现在已近拂晓。这么长时间过去,没准儿是李谦他们赶回济宁,搬救兵过来了!”
小头领咕哝道:“一个半大娃子,竟值得了两万贯!看来他来头也不小。俺就怕真要把他杀了,会有人来找咱们麻烦!”
“殿下!”见瞻基没明白自己意思,李谦有些发急,又道,“奴婢意思是,这对祖孙会不会串通草寇,有意将咱们诱到这里?”
过了一会儿,天色暗了下来,众人将出来时携带的肉干拿出来吃了,又闲叙了会子话,便各自打起盹来。经过刚才的事,赛儿与瞻基之间的距离不经意间又拉近了些,此时她靠在瞻基的肩上,睡得十分香甜。瞻基借着月光,看着赛儿清纯秀丽的面容,愈发意乱情迷,不知过了许久,才迷迷糊糊地跟着睡去。
“贼人退了?”瞻基驱马上前,紧张地问金纯。金纯此刻狼狈不堪,胳膊上也中了一箭,鲜血直往外冒,不过幸亏没伤着要害。听得瞻基之言,金纯摇头道:“没有,咱们的马快,把他们甩开了一截。”
见瞻基这么笃定,李谦有些诧异,不过也没多想,只道:“或许是奴婢错了!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他们到底是忠是奸,咱们都得有所防备!”
“那也得等了才知道。现在咱们就在这里待着,若到明日救兵仍就不至,那时再寻他法不迟!”
现在还剩下四匹马,但人却有八个。这样一来,两人一马倒是可以骑,但速度将明显下降,这样终究还是会被后面的骑兵追上。
这时赛儿从马上下来,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麻利地把金纯胳膊上的伤口包扎了,道:“咱们得赶紧走,他们马上就要追来!”
当晚,瞻基一行便在白英家留宿。白英家小,一共只有三间房,其中厢房留给瞻基,李谦肩负保护之职,自然也和他同屋;至于金纯和蔺芳则住在白英的卧室里,白英则自己去了后院的柴房。金、蔺本不愿如此,但白英十分坚持,二人无奈,也只得如此。至于两个护卫,白英本准备将他们安排在赛儿的闺房里,这下瞻基死活也不同意,最后便跟着白英一起到柴房里将就。就这么胡乱歇了一宿,到第二日一大早,赛儿起来,将家里仅有的一点面粉拿出,做了些白面馒头,众人吃过早饭,遂收拾好行装,一起沿原路向开河站方向返回。
听李谦这么说,白英想想也是,遂点头道:“成!待会咱们再往山里走,那边老树多,咱们找个树洞先躲着,待他们大部人马过去,咱们再出来去寻救兵!”
瞻基这么一说,大家都精神一振。果然,没过多久,崖上的打斗声停止,紧接着,一条藤梯被甩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李谦的叫声:“殿下,潘大人带兵来了,您请上来吧!”
“大哥!”另一个首领走到他跟前,道,“天就要黑了,要不等明天再找吧!”
金纯字惟人,号德修。自出京后,凡有外人在场,瞻基皆称其号。金纯听了瞻基的话,想想道:“有夜色掩护,逃出去自然容易些。不过现在咱们被困在这悬崖孤洞中,想爬也爬不上去,只能等白老九*九*藏*书*网和李谦带人来接应!”
见白英答应,瞻基的心顿时落地,脸上露出笑容。又交代李谦几句,瞻基遂顺着藤绳溜了下去。
进了山林,瞻基他们便彻底迷失了方向。好在白英和赛儿是当地土民,对安山十分熟悉,他们领着瞻基几个东穿西绕,仗着林木遮掩,一时倒也没被发现。不过草寇们对这片树林也不陌生,加上他们人多,拉开网层层搜进,瞻基他们无奈,只得不断往深处逃。又过了一阵,众人走到一处悬崖前,这一下大家都傻了眼。瞻基低头往下一望,但见谷底深不可测,一股凉风从脚下吹来,激得他立时打了个寒噤。瞻基回过头,对大家苦笑一声道:“看来咱们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去那里!”赛儿指着前方道旁的一片树林道,“那边就是安山,里头林子又大又密,咱们进去,他们没那么容易发现!”
听了白英回答,瞻基的心猛地一沉。李谦则坚持道:“必须如此。这帮草寇没找到人,十有八九不会罢休,挖地三尺也是有可能的。您既然熟悉地形,那待会儿找个机会带我走出林子,咱们一起去济宁搬救兵!”
悬崖上,数十个贼人搜寻一阵,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其中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头领走到崖边,向下张望一阵,狠狠跺了跺脚,道:“往山里走,就是把林子翻遍,也要把那小子找出来!”
瞻基的话并不能让赛儿放心,不过她也未再相问,只是双眉紧锁,一副忧心忡忡之态。瞻基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心念一动,遂将手轻轻移过去,握住赛儿的芊芊玉手。赛儿浑身一颤,惊讶地望了望瞻基,见他一脸关切之色,赛儿的脸有些发躁,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一用力,发现瞻基握得更紧了,赛儿顿时满脸通红,但却也未有再抽,只把头深深地垂了下去。
“这个奴婢自有办法!”见瞻基表示认可,李谦心中顿有了底,这时赛儿和白英各拿了几根藤条过来,李谦遂闭上嘴巴,将所有藤条依次打结,做成一根结实的绳子,将它牢牢绑定在大石上,回头对赛儿笑道:“这洞只有唐小姐一人下过,烦劳你在前头带路!”
金纯看了地形,心中愈发不安,这种险峻荒山,最适合强人出没。想到这里,他赶紧道:“少爷,此处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加紧赶路吧!”
“是不是夸大,在下不知!”金纯沉着脸道,“但眼下咱们一行只有八人,哪怕只有百十个草寇,咱们也招架不住!现在山东不太平,难保有宵小之徒效宋江故事!”
赛儿被他逗的一乐,不好意思地道:“往常也只在戏里见过皇子皇孙,没想到竟真就碰见个大活人!倒像是在做梦似的!”
瞻基闻言,心中更惊,赶紧扬起马鞭猛抽。马儿吃痛,顿时加快了速度,瞻基只觉耳边风声呼呼,眼前的景色不断被抛在身后。足跑了快一盏茶功夫才勒马停下。待回头一看,除了李谦,其他人已都不见踪影。瞻基急道:“白老先生他们跑丢了,咱们赶紧回去接应!”
这一天一夜的胆颤心惊,是金纯半辈子都未曾经历过的。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赶紧点头称是。瞻基旋对潘叔正道:“潘大人,烦请您将所擒贼人押回济宁详加审讯,并留一部衙役随我赴开河站!”
此时众人已是山穷水尽,听了赛儿的话,立刻开始砍青藤,瞻基也亲自动手,将藤条打结编成绳子。李谦砍了两根藤条,拿到瞻基跟前,见其他人都在别处忙乎,他忽然低声道:“殿下,这一下去,咱们就算是入了绝境。万一要被发现,那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二叔!”李谦一说完,瞻基立刻想到了汉王朱高煦。他这次出宫极为隐秘,山东这边知道的只有宋礼、蔺芳和济宁知州潘叔正;而朝中除了爷爷永乐、父亲朱高炽以及杨荣等几个阁臣,就只剩下李谦、金纯还有二叔朱高煦了!
赛儿一藏书网语过后,众人才意识到:眼下还没有脱离危险。瞻基赶紧道:“那快上马,先逃出去再说!”
瞻基脸上飘过一丝失望。此次暗杀,一般的小喽啰肯定不会知道内情。本来,若能抓住头领,便有希望从他口中审出幕后主谋。要真是二叔策划,人赃俱获之下,自己告起御状来肯定胜算大增。可是现在既然首领脱逃,自己想要扳倒二叔可就难了。
这个问题大家都没想到,李谦一说,白英先是一怔,继而不假思索地道:“那你们下去,俺在这里砍绳子!”
瞻基一笑,也不解释,转而对金纯道:“既已脱险,眼下最要紧的,便还是勘定河道。时间紧迫,咱们也不回济宁,直接到开河站暂歇一日,明天便去南旺现场勘察。金大人意下如何?”
事情总算有了眉目,回开河站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十分轻松。这几日天气转暖,瞻基将出来时的裘衣收起,只穿一袭蓝色直裰袍子,外披一件鲜红的氅衣。因沿途都是当年水泊梁山的地界,故白英一路上兴致勃勃地讲起梁山好汉的故事,瞻基听得津津有味,李谦和两个护卫更是听入了迷。金纯本对此类传奇嗤之以鼻,这时也被白英的精彩讲述打动,饶有兴致地伸长了耳朵。
“怕什么!”络腮胡子不屑地笑道,“俺们干的就是绿林营生,还怕惹麻烦?就算是官府派兵过来,大不了咱们另寻山头!两万贯,足够兄弟们逍遥好多年了!”顿了顿,他又道,“别在这磨嘴皮子了,带着兄弟们去继续往前走!”
“万一李谦他们出了什么岔子呢?”瞻基又道。
瞻基哈哈大笑,这时候白英也过来行礼。瞻基上前扶住他,亲切地道:“白老先生受连累了!”
“有贼人,快撤!”李谦立刻打马上前,抽出宝剑打开一支飞向瞻基的鸣镝,然后掩护着他往后跑。金纯和蔺芳也赶紧拨马回返。两名护卫的马本给白英和赛儿在使,但这祖孙俩没什么骑术,一路慢慢走还勉强能应付,策马飞奔就不会。李谦见状,又对着护卫大喊道:“上马,带着他们一起走!”两名护卫赶紧重新飞身上马,一行人急匆匆沿着来路退去。
“这次你立了功,回京后我会向皇祖父禀明,届时他老人家自有褒奖!”跟潘叔正说了一句,瞻基又回头看赛儿,见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不由一笑道:“我也不过一个鼻子两只眼,你这么瞧我做什么!”
李谦与白英对视一眼,将缠在大石上的青藤砍断,扔到万丈悬崖下,随即消失在层层密林当中。
瞻基却不答应,只板着脸拨马便要回去,李谦正要阻拦,后方传来一阵马蹄声,二人放眼一瞧,四马载着六人飞奔过来,正是金纯和白英他们。
“啊!”听到“殿下”二字,洞里其他人自没什么,赛儿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瞻基瞅瞅她,做了个鬼脸,也不解释,便沿着藤梯爬上去。其他人也依次攀爬,不一会,大家都重新回到了悬崖上。
“无妨!”瞻基潇洒得摆了摆手道,“此处本不归你管,你能带兵前来,已是大大有功!”梁山、安山俱是东平地界,本来就是要求援也该是去到东平。只不过瞻基是微服来鲁,新上任的东平知州对此并不知情。李谦贸然前往,恐难使人信服,故最后还是舍近求远,去济宁找知道内情的潘叔正。
瞻基并不相信会真遇见强盗,但金纯说得在理,他也不好再坚持。于是众人不再观景,直接打马南行。走了一阵,眼瞅着就要出梁山地界,瞻基刚松了口气,扭头欲嘲笑金纯过于谨慎,李谦忽然大叫一声道:“少爷勒马!”
听得赛儿之言,瞻基愈发觉得过意不去,正琢磨着再说些什么,赛儿突然道:“我看你不像是个衙内!”
瞻基正琢磨着要不要把身份透露给赛儿,突然洞外传来隐隐的喧闹声——贼寇们搜到这里了,大家赶紧屏住了呼吸。
“不错!”瞻基立刻点头九九藏书道,“我看白老先生和赛儿都不像是坏人!你肯定是猜错了!”
尽管不相信赛儿他们会暗通贼寇杀害自己,不过在这种形势下,瞻基也必须多留个心眼儿,于是默不作声,观察白英的反应。白英不知道李谦话中暗藏这么多玄机,当即面露难色道:“两个人的话,太扎眼了些,被贼人发现可就糟了!”
经此一事,瞻基身份已经曝光,想再不惊动地方官府也不可能,而且他也怕贼寇去而复来,遂点头道:“可以,尔即刻行文,命他们直接赶去开河站!”
瞻基一惊,下意识地将马缰往上一提,正在这时,一块大石轰隆而下,砸在距瞻基前方不足五丈的地面上。
瞻基听了,遂笑道:“白老先生也不用忧心。此次您救了我的性命,又为疏浚运河出谋建策,将来皇爷爷得知,肯定会大加褒奖。要我看,到时候您没准不用迁去汶上,反倒要搬去京城呢!”
待潘叔正起身,瞻基又问道:“刚才可有逮着贼寇头领?”
赛儿一个激灵,惊慌地道:“难道姥爷他们被发现了?”
李谦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跟您一起,相互间也可有个照应。”
“顾不上了!”李谦气急败坏地喊道,“殿下性命要紧,咱们赶紧跑!”李谦关心的是瞻基的安危,此时别说白英和赛儿,就是金纯、蔺芳两个朝廷命官,他也管不了了。
瞻基一怔,继而后悔刚才不该说什么“万一”的话,赶紧安慰赛儿道:“没事的,你姥爷对这里熟悉,李谦的武功又好,他俩在一起,肯定会平安无事!”
“是!”潘叔正应诺,随即找了块干净石头,趴在上头开始拟文。瞻基他们则站着闲聊了会,待一切妥当,众人遂在济宁衙役的保护下走出树林,上马向开河站而去。
瞻基的手一抖,回过头一脸惊愕地看着李谦。李谦沉着脸道:“劫匪多只为求财,有几个是一上来就要置人于死地的?而且刚才咱们逃时,后面有人说,杀掉您赏钱一千贯!殿下您想,若他们不知您身份,岂会冒然开出这么大的价钱?而若您身份暴露,那多半是朝中走漏的风声!没准儿是有大人物要趁机取您的性命!”
“杀……”就在瞻基惊魂未定的当口,道路两旁的山上响起一阵喊杀声,紧接着,几十个草寇从山上呼啸而下。
白英却不明白瞻基的意思。听得此言,他憨厚地笑道:“俺一个乡野村夫,一辈子都在这山东地面上讨活,去那京城做什么!能平平安安在这里终老,就是草民最大的福分。”
待大家站定,济宁知州潘叔正走了过来,一骨碌跪倒在地,道:“臣救驾来迟,请皇长孙恕罪!”
“那您老怎么办?”李谦紧逼着问道。
“没别的办法了!”瞻基耐心地编着藤条,头也不抬地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听天由命!”
第二日凌晨,众人均在酣梦当中。忽然,崖上传来一阵刀剑撞击的声音。瞻基就睡在洞口,立刻惊醒过来,他仔细听了听,将身边的赛儿推醒道:“上头打起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赛儿问道,“你该不会是哪家王府的小王爷吧?”
“来不及了!”李谦摇摇头,低声道,“这时候动手,他们只要一喊,外面的喽啰立刻就会听见。”说道这里,他话锋一转,又道:“而且这暗杀只是奴婢一己猜测,到底是否有其事还没个准;就算有,说不定也只是咱们路上被人跟梢,不一定就和这祖孙扯上关系。真要冤枉了他们,一个闹将起来,同样坏事!”
“这一节草民已经想好了!”白英道,“俺本是汶上人,二十年前才迁到梁山这边。现在既然惹了这些强人,大不了迁回汶上老家。那里与梁山隔了上百里,就算他们将来打听出什么,也找不到俺!”
瞻基略一思忖,道:“要不我爬上去。这里离崖顶不过两丈,中间凸石不少,爬起来应该不太难!”刚才听了贼寇头领的话,瞻基已确定九*九*藏*书*网这次遇劫其实是一场有预谋的暗杀,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将这些草寇抓住,然后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谋。在瞻基看来,此事十有八九是二叔高煦所为,只要自己拿到证据,到时候回京往皇祖父永乐跟前一摆,他汉王就将彻底垮台。有了这些想法,所以他才有些急迫。
潘叔正赶紧道:“殿下,济宁衙役不太多,为保殿下安全,还请允臣行文兖州府,从任城卫调一部军士前来护卫如何?”
“放屁!没准儿今夜他就跑了!”络腮胡子骂了一句,又道,“买主可足足出了两万贯!光定金就给了五千贯!这等大买卖,咱们到哪找去?”
“马跑不了了!”赛儿叹了口气,随即指了指蔺芳的马,又指了朝自己刚才骑的那匹看了看。瞻基听她这么一说,才发现者两匹马都已中箭,加上刚才拼命奔驰,此时已经出血过多,明显支持不了多久了。
见瞻基他们逃跑,贼寇们又是一阵放箭。紧接着,方才砸到路上的大石后面奔出一队骑士,队伍前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头领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大声叫道:“追!谁杀掉那个披红氅的小娃子,赏钱一千贯!”众贼寇闻言气势大振,狂呼乱叫地驭马冲来。
赛儿倒是很平静。借着洞外射进来的少许亮光,瞻基看见赛儿轻轻的一抚鬓角,道:“这几年山东世道乱,俺与姥爷行走江湖,打家劫舍的事听得多了,就算没今天这回,保不准将来也会碰上,谈不上连累不连累。”
听了白英的话,瞻基举目眺望,只见四周群峰峻峭,气势磅礴,不由叹道:“果然是个险地!”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赛儿不加多想,顺着绳子就爬了下去,紧接着,在李谦的指挥下,蔺芳、金纯、两名护卫也依次而下,待到崖上还剩他自己和瞻基、白英三人时,李谦忽然轻轻“呀”了一声,一拍脑门,对白英道:“咱们这么下去,藤绳还绑在上头没砍,到时候草寇一来就暴露了!再说,没人在上头,到时候谁拉咱们起来?”
“为什么?”瞻基反问。赛儿微微一笑道:“今天这架势,人家摆明了是求命不求财!你要真只是个出来游山玩水的衙内,哪值得这些山大王这么大费周章!”
李谦这句话戳中了要害。瞻基一下慌了神,赶紧抓住李谦衣袖道:“那怎么办?难不成马上把他们抓起来?”
潘叔正露出抱歉的神情:“喽啰倒是抓住好些,不过几个带头的却都跑了。卑职已派人追捕,但这一带地形复杂,能否抓获他们恐怕难说!”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心思却如此玲珑!瞻基心思一转,笑道:“其实我真是衙门,不过此衙内非彼衙内!”
话说到这个份上,瞻基已经完全明白了李谦的意思。若白英和赛儿果真暗通贼寇,那最有可能就是先让自己这拨人先下,他们则故意拖延到最后,这样一来,已先下到崖壁洞穴中的瞻基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不过赛儿未加犹豫便先头一个下去,这样他们是贼寇的可能性就小了许多。不过李谦还是十分小心。若这二人暗中身怀绝技,有意在下面的狭小洞窟中突然发难,其他人猝不及防之下,同样招架不住。所以李谦借着砍断绳索的由头,把白英和赛儿分开。这样在洞中就只剩下赛儿一个女孩子,而自己这边不仅有两名护卫,就是朱瞻基本人也不是吃素的,基本可确保无恙。而李谦则是明宫内官中数得着的高手,有他在,就不怕白英暗中动手脚。而且通过这种做法,还可以再次测试白英和赛儿。若白英接受这种安排,那基本上可以排除他二人暗通贼寇的可能;反之,那李谦就真的要高度警惕了。
瞻基这话看似开玩笑,但其实却隐含着深意。本来,白英虽立下大功,但毕竟只是乡民出身,加之他本人年事已高,所以受封官爵是绝无可能的。通常,朝廷对此类有功百姓的奖励都是赐予綵币,并命当地官府妥善安置,绝无可http://www.99lib•net能迁到京城。不过瞻基现在对赛儿起了意思。若将来纳她为嫔妃,那白英自然就要跟到京师安住了。可是纳妃一事瞻基自己做不了主,所以此时他不能明确地说出来。
“这一带地形俺熟。再说了,俺就一个人,随便找个地方石缝、树洞躲一下,兴许不会被他们发现!”
“你将来会知道的!”瞻基一笑,避开了赛儿的疑问。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尤其是今天的生死与共,瞻基忽然对这个农家小户的少女滋生出一丝微妙的情愫。虽然双方身份差异巨大,但瞻基仍生出了将她带回宫去的想法。本来,他想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赛儿,不过刚才强盗的到来提醒了他:自己仍身在险境,现在还不是纠结于男女情事的时候。想到这里,瞻基理了理思绪,问坐在洞里最深处的金纯道:“德修先生,现下咱们该怎么办?”
“何必如此紧张!”瞻基笑道,“水泊梁山,其实是后人夸大,当年那宋江一伙,哪能真有戏里那等厉害!后来一个徽猷阁待制张叔夜,发区区五千兵士,便将他们打了个稀里哗啦!这在《宋史》里都写得明明白白。”
这时后方又隐隐传来马蹄声,众人无路可走,便依赛儿之言弃马进山。
听蔺芳这么说,瞻基才不吭声了。不过他刚才出岔子的话却让赛儿心惊肉跳,她有些担心地对瞻基道:“俺姥爷他们不会真出事吧?”
过了一阵,喧闹声逐渐消逝。洞中诸人纷纷松了口气。瞻基扭头再看赛儿,正巧她也看过来,眼光中充满惊讶,想来被刚才悬崖上的对话震住了。瞻基摸了摸脖子,自失一笑道:“没想到我这脑袋这么值钱!两万贯!啧啧,这买主可真下得起血本!”
“不可!”金纯和蔺芳显然不可能赞同。金纯惊恐地道:“此事太过危险,少爷万不可以千金之躯犯险!”
“能给殿下出力,是俺这糟老头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哪有连累一说!”在济宁州衙见到潘叔正,白英才从李谦口中得知这位“金衙内”竟是堂堂的皇长孙!初听这个消息,白英惊讶得许久合不拢嘴,直到这时见到瞻基本人,他仍是难以置信,说话的嗓音中都明显透着激动。
李谦他们一走,山谷中便只剩下呼呼风声。崖壁上的洞窟不大,六个人挤在里头,顿时满满当当。瞻基的位置紧挨着赛儿,闻着身旁传来的淡淡少女体香,瞻基不由心荡神移,但又想到刚才对赛儿和白英的猜疑,顿又羞又愧。好一阵,他方平复心情,不好意思地对赛儿一笑道:“赛儿姐姐,这次连累你们了!”
李谦这句话说的实在,瞻基点了点头,但又道:“话是这么说,可眼下这形势,咱们怎么防备呢?”
见瞻基仍有疑惑,李谦又解释道:“殿下您想,咱们原计划是北上寿张,折回开河站系昨晚临时决定。若此次遭劫是早有预谋,劫匪又怎么会知道咱们今天会原路返回?”
“不错!”蔺芳也赶紧劝道,“现在李谦和白老先生已去济宁搬救兵,咱们不妨等等,只要潘知州他们赶来,咱们便能平安脱险。”
白英的反应早在瞻基预料当中,他淡淡一笑,正欲再说几句嘉勉的话,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旋跟白英道:“白老先生,这次梁山贼寇虽损失惨重,但头领却都已脱逃。他们吃了大亏,肯定会记恨在心,万一将来打听到是您带李谦去搬的救兵,难保他们不会找您报复。您家离梁山不远,要是出个岔子可怎么办?”
父亲还有几个阁臣自不必说,宋礼、金纯一向亲附东宫,蔺芳是受父亲举荐才有今日,至于这潘叔正,虽然未直接打过交道,但他却是夏元吉的门生。上述诸人都无可能出卖自己,那剩下的就只能是朱高煦。眼下父亲和朝中文官正在京中为自己大造声势,二叔闻得风声,假绿林强盗之手除掉自己是绝对有可能的。想到这里,瞻基不由心惊肉跳。不过,就算这一切推论都成立,也和白英、赛儿扯不上关系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