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云突变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风云突变
第一章 风云突变
第七节
第二章 山雨欲来
第二章 山雨欲来
第三章 兴师靖难
第三章 兴师靖难
第三章 兴师靖难
第四章 横扫幽燕
第五章 真定大捷
第五章 真定大捷
第六章 袭取大宁
第六章 袭取大宁
上一页下一页
道衍分析入骨入髓,朱棣听得连连点头,便又问道:“既如此,这不能不救又是为何?”
朱棣虽然马上否定,道衍却觉得十分意外:朱棣只叫其“慎言”,却未有斥责之语。想了一想,道衍又跪下奏道:“当断不断,乃兵家大忌。现今军权虽收归朝廷,但时间尚短,朝廷尚不能完全控制。使长久领大军,北平将校皆您简拔,士卒更久受您恩惠,山东、辽东亦不乏使长旧部。只要使长登高一呼,燕赵诸卫所莫不景从。若错此良机,待朝廷布置妥当,恐殿下到时便成瓮中之鳖。此事关系重大,望殿下慎重考虑!”
道衍见朱棣如此,知不可再劝,遂叹口气道:“殿下忠义,令臣汗颜。只是朝廷削藩之意已明,殿下虽不愿行兵革之事,亦需有所准备!”
道衍忽然起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以坚毅的声音说道:“使长眼下看似平安,实则大祸不日将至。朝廷削藩,迟早及燕,我等万不可坐以待毙。依臣之见,使长此时应将遗诏之伪及周王之冤布告天下;同时传檄诸王,借清君侧之名,兴靖难之师,以辅正朝纲、诛灭奸臣,保我大明万世基业!”
“殿下乃九*九*藏*书*网诸王长兄,既明周王之冤,若不挺身而出,那其余诸王将如何看待殿下?”道衍压低声音又道,“所谓谋逆,不过是借口罢了。通过此事可知,朝廷削藩之意已定,周王只是第一步罢了。殿下乃诸王之长,且久掌大军,威望素著。若真要削藩,殿下岂能幸免?臣说这不能不救,便是要殿下在此时挺身而出,广收众王之心,以抗朝廷削藩之策!”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道衍这话倒与朱棣想法不谋而合。朱棣虽然不敢兴兵造反,但也不愿坐以待毙,于是问道:“依师傅之见,吾应作何打算。”
道衍见朱棣如此真诚,也动了感情,忙跪下道:“王爷言重了,贫僧身为王爷臣属,自当竭力报效,决不负王爷期许。”
道衍行了个佛礼,微微笑道:“王爷错了,依贫僧看来,丘将军这一闹,于王爷却是有利无弊。”
“哦!此话怎讲?”朱棣奇道。
“师傅不必说了!”朱棣连连摆手道,“本王知师傅乃一片好心。但我乃大明亲王,今上亲叔,岂能做此大逆之事?且朝廷未必真要削燕www.99lib.net,我等不可妄自揣测,铸成大错!”
朱棣浑身一震。联想到周王今日之惨状,他不得不承认道衍说的有道理。良久,朱棣方说道:“大师精辟之言,令棣茅塞顿开。先前确是本王想得太简单了。依师傅之见,现下本王却又该作何打算?”
送走道衍,朱棣心中空荡荡的,方才一番谈话,让他产生深深的危机感:“我固不愿对抗朝廷,可朝廷要一再相逼呢?到时我又该如何应对?”朱棣摇摇头,回到椅子上坐了,随手拿起面前书案上的一本《唐百家诗选》,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首许浑的《咸阳城东楼》:
道衍虽也算是燕王臣属,但并没有参加刚才的讨论。他一人守在议事阁里,将殿内发生的事听了个清清楚楚。朱棣见着道衍,干笑一声道:“一帮人瞎胡闹,师傅见笑了。”
朱棣思忖片刻,方抬头道:“师傅说的是,此二策实为好计,本王自当采纳。”停顿片刻,朱棣又动情道,“师傅为本王殚精竭虑,本王万分感激。此后时局必然更加艰难,还望师傅多加帮扶,助我渡此难关。”
朱棣苦笑道:“还是师傅看得清楚!只www•99lib•net是议罪一事,这几日内便需上奏。师傅以为该如何回复朝廷?”
想了半天,也没能得出个好的办法,朱棣只得苦笑道:“棣不过一藩王,对抗朝廷岂非儿戏?朝廷若真执意削藩,大不了我上交燕山三护卫,做个太平王爷,了此一生算了!”
“太平王爷?以殿下之雄才大略,真愿去学那战国信陵君之谨言慎行,沉湎酒色,郁郁而终?”见朱棣不语,道衍又冷笑一声道,“就算殿下想退,也得看朝廷愿不愿意!皇上若只想削诸王兵权,那收了河南三护卫,命周王回京闲居也就是了,何必将其逼至绝地?对周王尚且如此绝情,殿下乃诸藩之首,实力威望无人可及,皇上又怎会许殿下安渡此劫?依老僧看,殿下若真就此俯首,莫说太平王爷,便想为江上一渔翁亦不可得!”
朱棣不由一愣,细细一想,倒也确实如此。这帮王府文臣大都是朝廷所派,想和他们商量救周王,又岂能说出个好来?
“臣思量多时,殿下于周王是欲救而不得救,却又不能不救。”啜了口茶,道衍徐徐再道,“要说欲救,是因王爷乃周王同母兄弟,又一向与其相好。王爷本心自然http://www.99lib.net是愿救周王的。而这不得救,则在于皇上心意已定。周王谋逆,本就是莫须有的罪名。莫说汝南王年纪尚小,不通世事,即便告变密奏真乃其本意,他以子告父,已是大逆不道,其目的无非是想以次子身份夺嫡,坐上这周王的宝座而已。既如此,此奏又有几分可信?而朝廷明知其不可信,仍将周王与周世子等人锁拿进京,这便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仅凭此点,臣便可以断定,周王此次在劫难逃!”
“其一,上奏朝廷,为周王鸣冤!虽说朝廷之意不可违,且我等也无证据证明谋逆之事乃捏造,但殿下可从叔侄之情入手,求朝廷开恩。朝廷若准,那是殿下陈情所致;朝廷不准,那便是皇上不顾亲情,天下诸王必然更加心向王爷。”道衍已恢复平静,侃侃而谈,“其二,暗蓄实力。现王爷所辖,仅燕山三护卫而已。护卫编额有限,且必被朝廷耳目关注,王爷可暗蓄勇士,广招人才,隐为奇兵,以防突发之不测。”
道衍声音不大,但却颇为慷慨。朱棣听完已是汗如雨下。他当即起身,声音颤抖地说道:“师傅慎言!此乃大逆不道,我岂敢行此不忠之举!”
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99lib•net
道衍说完,朱棣已是手脚发凉,没想到这不能不救竟有如此深意,竟是要其对抗朝廷!朱棣的心立时乱了起来:若说撤藩,他自是不愿。宗藩乃太祖所立,而诸王带兵,亦是父皇在世时定下的规矩;再说自己统兵多年,功勋卓著,建文凭什么说削就削?但真要依道衍的意思,那便是与朝廷做对!自己一个亲王,要真惹恼了朝廷,那会是什么下场?想想便让人不寒而栗。
经丘福这么一闹,朱棣已无心议事,便挥挥手叫众人散了。待见一干文武走远,他才慢慢地向殿旁的议事阁走去。待推开门,道衍已站在屋里。
“方才殿上议周王之事,其实已入死局!”道衍引朱棣至榻上坐下,自己也寻了把椅子坐了,“殿下之意,终究是欲救周王。而王府一众文臣,则大都心向朝廷,欲顺皇上心意,将周王大罪定下。若方才之议继续下去,殿下固然不能弃周王于不顾,而这些文官们书生意气,恐也不会相让,两方相争,既伤了上下之间和气,若让有心人听了奏明皇上,于殿下处境恐更为不利。丘福出来这么一扰,万事俱休,岂不更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