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节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对不起。请大家出示贵宾卡。”
突然,上面发出笑声的地方传来一声枪响,接着大家不再感到那么寒冷了。
正当他们惊讶不已时,他们要寻找的王布凡此时魔术般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奇怪,明明进了这栋大楼上班,怎么会没有人影呢?”苏星星说道。
“墙壁的隔壁会是什么?”苏星星用耳朵贴着墙面听了一会儿,听到了里面空洞的回音……里面有暗道。苏星星心里不由一阵大喜。难道这个小孔是暗道的机关吗?
“他脸上的胡须是假的,头上的头发也有假。”苏星星说道。
三人走进302病房时,几乎同时大吃了一惊。病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位是文婷,正在输液,处于昏迷状之中。在而另一位,毕素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以前的女朋友苏姗姗。
“大家快顺着原来的方向出去。”上面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周子强的声音?毕素文想道。
“她们怎么样?王医生。”毕素文问王布凡道。
苏星星正疑惑时,只见毕素文走上前去,通过一个微型红外线视频器,可看到小孔周围的墙面上有个小小的按钮。毕素文按动按九九藏书钮,一道亮光穿过小孔,墙壁顷刻间徐徐向下移动,不久,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洞口。
“可恶。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手。”苏星星骂道。
“有局长的介绍信吗?”保安看都不看证件一眼。
“文婷。”苏星星脱口而出。
“对,我听我妈妈说过,我姐姐三岁时出现过高烧惊厥,差点死掉了。”苏星星说道。
说罢,王剑波从身上掏出一个省公安厅签署的证件递给了警察。
说时迟,那时快,毕素文迅速向他们面部喷出一种催眠性气体,两位保安立刻倒在地上,像睡熟般的昏睡了过去。
“我是警察。”穿着便衣的公安人员走上前,亮了亮身上的证件。
在毕素文的带领下,三人走过了几条走廊,进入一个地下室。再穿过一个狭长昏暗的通道,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里面很黑,没有光线,三人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我认出来了,他就是公安局刑警大队长,一年前因犯了什么违法的事,被公安部门开除出了队伍。”苏星星说道。
王布凡点了点头,“没错。其实,毕素文博士早就从昆虫学证据推测出来了苏99lib.net姗姗在那个时间不可能遇害。正是因为这个官司,才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难道还有什么隐秘的地方吗?”毕素文提出了疑问。
苏星星从身上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火焰,竖直放在地面上,一会儿火焰变得很微弱,最后摇曳着熄灭了。显然,里面的二氧化碳浓度极高。
打火机再一次打燃,三人依然没看到什么。苏星星将点燃的打火机紧贴着墙面,一点一点往前移动着、搜索着。不知过了多久,三人终于从墙面上找到了一个细小的微孔。
“大家不必惊慌,注意跟着我走。”毕素文从身上取出微型电筒,照亮了地下暗道。于是,大家一步步紧跟着毕素文往前走。就这样,大家很顺利地走到一座房前,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当他们看到王布凡进了中日友好住院大楼时,正要跟进去,却被站在门外的两个保安拦住了。
“这大楼一定有问题。”两人走出办公室后,毕素文扫视了周围一眼说道。
“怎么回事?里面没有人。”苏星星说道。
“什么?进这里必须要有贵宾卡?”苏星星惊问道。
“地面上没发现什么。”苏九*九*藏*书*网星星说道。
不久,三人被冻得直打哆嗦。
温度还在往下降。三人蜷缩着抱成一团,以对方的体温取暖。
“像她这种病平时会有什么症状?”毕素文很不理解,和她谈了几年恋爱,苏姗姗患有这种病他居然不知道,简直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可是,仔细一回忆,刘玲英以前向他提过,苏姗姗犯有一种病,就是做了某件事后,可能记不起来。难道说的就是这种病吗?
当他们走出来时,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人站在他们的面前,警察见状,立刻掏出手枪对准他,“不许动!”
毕素文望着这栋大楼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大家跟我来吧!”
三人迅速走进去,才发现来到了一个暗道。
“这不可能,每一层楼的房间我们都搜过了,没发现一个所谓的年轻女伤者,王医生不可能飞出这栋大楼。”
接着,三人坐上电梯,从手术楼最高层开始,一层一层往下查视。当他们走到最底层时,仍然没有发现王布凡的踪影。
“进去吧,大家小心一点。”毕素文说道。
说着,三人继续往前走。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发现前面没有道路九九藏书了。正要转身往回走时,退路却被一道暗门堵死了。周围的温度急剧降了下来。
“我见过他。”毕素文想了一会儿,“我第一次到莱市时,被他抓去当了一次人质。没想到,他原来演的是苦肉计。”
“我是王剑波。”蒙面人说着,撕下脸上的面具,“按省公安厅的指示,潜入到青龙帮内部进行地下活动。”
“糟了,我们上当了。”苏星星叫道。
“我们还是赶紧看看文婷吧。”毕素文提醒道。
“我们到处找一找吧。”毕素文说道。
“他们知道我们来了,一定是将病人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警察分析道,“你们看,这儿动手术的器具和消毒用品都还放在铁架上呢,病床还在。”
“你给我出来。”苏星星叫道,“男子汉大丈夫,背后使坏算什么东西?”
“这么说来,鸟岛被害的是林绚绚而不是苏姗姗?”警察问道。
“我们到医院四处转转,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苏星星建议道。
苏姗姗安静地睡着了。
“王医生,你说苏姗姗要动脑神经手术,这是什么意思?”毕素文问道。
“如果没有就请各位远离吧。”一位门卫道。
警察看完后,藏书网啪地对着王剑波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文婷幸好送得及时,现在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苏姗姗要接受脑神经手术。”王布凡说道。
里面几乎空无一人,大家正待诧异时,突然一阵响动,一个机关使他们落入了迷宫似的地下暗道。
可是搜遍整个大楼,却没有发现王福平的父亲。他到哪儿去了呢?难道在大楼内消失了?
“什么?她怎么会有这种病?”毕素文感到不可思议,“她家里似乎没有癫痫遗传病史,颅脑也没有受过外伤。”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毕素文和苏星星不觉大吃一惊。
“病人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上方传来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我们怀疑她小时候曾经得过一场重病,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时候,一个病灶已经悄悄地潜伏下来,在20年后突然爆发。”
王剑波什么也没解释,只是说了一句,“你们要找的人在三楼302室。”说罢,就匆匆地走了。
“我们来探望一位病人。”毕素文说道。
“在给她做全身检查时,发现她患有一种癫痫病!所幸发现得较早,动手术还来得及。”
“你再点燃打火机。”毕素文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