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四节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原因在于这个地方地势低,容易积聚密度比较大的有害气体。”
“果然名不虚传。”苏星星附和道。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种奇怪的样子?看上去不像被谋害的样子。”
毕素文抬头望了望,指着最上面的一棵野生板栗树说道:“看到了吧,这是当地生的一种野生植物,一般在秋天十月中旬左右结成果实。根据这些现象,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死者大约是在一九八一年秋天跌入坑内而死的。”
毕素文微微笑着说,“通常尸体被埋在土中,身体不能接触空气,尸体腐烂的速度是正常速度的八分之一,在水中则会更慢。土坑里的水是从地下河渗透出来的,相当于喷涌而出的泉水。由于一年四季不干,因而坑道内保持着足以覆盖尸体的水位。水中溶解了大量二氧化碳类的气体和高浓度的矿物质,不含空气,这样的环境极具防腐作用。二十多年了,尸体仍然没有被腐蚀多少。”
“怎么会呢?”苏星星听了之后,感到不可思议。
进入深山野谷的奇雾之中,地形又不熟,如同进入了死亡谷的陷阱。山雾,像一块块软绵绵的飘布,互相交织缠绕,一旦藏书网深入其中,就会把你包围,把你吞没。
不久,到了一个深达9米多的洞穴,在这里,发现了一块非同寻常的大石头,上面刻着一种符号∝。
毕素文从苏星星背袋里取出面具,背上小型氧气筒,走过去,指着死者头部上方裸露出来的一根树根说道,“死者生前摔下来的时候,把上面的树枝和下面的树根同时折断了。被折断后的植物停止了生长,停顿在了那一时间的生长期。树根的生长与树干一样,也有年轮。一但破坏了树根分生组织的区域,此区域就不会再有木质细胞生成,这样会留下永久的损伤。计算损伤后的年轮,即可推断出尸体被淹没的时间。当然,用树根生长情况推断死亡时间,往往只能推断死亡最短时间,精确度以年为单位。”
毕素文从地上抓起一把湿泥,揉了揉,说道:“这下面应该有条地下河,经过这里被什么堵上了。周围多为石质,因而水会往上渗。当雨水降到地表向下渗透时,深入到地壳深处的含水层就形成了地下水。地下水受下方的地热加热成为热水。当热水因温度上升时,遇到稠密、不透水的岩层的阻挡九九藏书网,压力会越来越高,以致热水处于高压状态,一有裂缝即涌流而上。热水上升后越接近地表,水的压力则越会减少。由于压力逐渐减小会使所含气体逐渐膨胀,减轻热水的密度。因而这些膨胀的蒸气有利于热水上升。当上升的热水与下沉的冷水相遇,又会因密度不同产生压力差(静水压力差),以致反复循环产生对流。在开放性裂隙阻力较小的情况下,热水循裂隙上升涌出地表,源源不绝涌升至地面,这样形成了我们看到的温泉。但是如果遇到的阻力较大,缝隙如毛细管样小的情况下,上涌的热水,会成雾状喷出。如果周围多是这样的地形,这样,我们就看到了壮观的山雾,这就是我们在死亡谷看到的景象。不管是哪种情况,地下要存在河流。”
大约走了十米远,苏星星突然惊叫一声。大家朝他指的方向一看,在一汪很深的坑道的积水中发现了一具尸体,三十多岁的年龄,保持着刚死去时的模样。看上去死者在死前肉体被痛苦袭击过,紧紧咬住舌头,手和脚颤抖着保持着不自然的状态。
“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超过百分之二藏书网十,人或动物吸入后会剧烈痉挛,几秒钟后会咬舌而死,表面看起来像自杀,实则是因为吸入毒气或吞下毒物引起痉挛造成。这种情况应该是这样,被害者先是遇到有毒的气体,然后又遇到大雾,辨不清方向,昏晕晕迷糊之间跌入深水的坑道内,就这样结束了生命。”
毕素文拿出一把刀子在峭壁上画出了一个十字,对苏星星说道,“挖这里,这里的积水经过了这么多年,可能已经流失了很大一部分,而且就算里面还有积水,我们可以等水流完之后再进去。好了,动手挖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亡谷。”毕素文说道。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死于八十年初?”
苏星星探头看了看洞内,叫道,“这里好像有水。”
毕素文说着,蹲下去,用一根树枝在死者身上拨弄着,后来似乎看到了什么,将树枝插入死者的鼻孔,扒出了一颗小手指大小的果实的核。虽然经过水分长期的浸泡,果实仍然完好如初。
公安人员看了看土坑里的湿土,问道:“这里为什么会湿湿的?这里明明是一片干地啊,而且这片峡谷周围根本没有植物生长。”
“这http://www•99lib.net会是谁呢?”苏星星惊奇地说道,“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为什么周围没有植物生长呢?”
苏星星从袋子拿出小铁锹,一铲挖下去,明显听到咚咚的声音,不禁叫道,“毕哥哥,里面有空洞。”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周子强失踪了的父亲。如果是周子强的父亲,说明他当时走到这里面,决非外界所传说的那样,是为了殉情。他的离家,不是有意抛弃子女,而是来这儿找什么东西,结果死于意外。
不久,他们遇到了一段塌方的路段。脚下的土软软的,稍不留意,整个人就会随着下滑的泥土坠落。在路段的两头系上保险绳,一个个攀爬着慢慢地通过。过了塌方路段,大家不再说话,都埋着头快步疾行。终于在五点半左右,他们发现了一个缓缓的小坡。向阳的小坡上长满了密密的小野花。深谷里,沟壑纵横交错,森林密布,灌木丛生,眼前唯一的一抹亮色是山腰开满的那一簇簇火红的野杜鹃。前进的道路越来越艰辛。刚向前行进不远,本来就隐隐约约的山路彻底隐没在了满山的灌木丛中。不断的探路、开路让队伍的速度慢了下来,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九*九*藏*书*网也没有走出多远。此后的路程都是在密林中不断地穿梭,手脚不时被划开一道道血痕。
毕素文走过去察看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说道,“这人死了二十多年了。从时间来说,应该是八十年代初期死的。”
但是,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却没有人知道原因。
现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另一番景象。山谷地形独特,植被茂盛,加之雨量充沛,湿度大,山雾成了这里的特色。放眼望去,迷雾缭绕,草木忽隐忽现,使沟内阴气沉沉,神秘莫测,此处的山雾千姿百态,时近时远,时静时动,忽明忽暗,变幻无穷。
苏星星用手背轻敲了几下峭壁问道,“可是我们怎么进去呢?这里有这么多的水。”
毕素文和苏星星打开两只手电,在悬崖、密林中保持队形前进。大家起初产生的恐惧感,反而随着一步步深入逐渐消失了。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里面究竟会有什么?
“我们得小心地一步步往前走,注意手拉手。”毕素文说着,拉着苏星星,带头走了进去。
∝!毕素文心里跳了一下,仔细端详着这些符号,想了很久,意识到他们所走的路线就类似于这种符号的下一半。难道还有另一条路线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