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三节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其实,山妹姐不会在乎你少陪她一点时间。作为女人,我理解一个女人的心。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在乎的是他心里有没有她,在他心里她的份量有多重,而绝不是他在她身边陪的时间有多少。”
今天,又来到这个地方,与以往不同的是,她身旁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毕素文。说实在话,在她心目中,她比较喜欢毕素文:不张扬自己,稳重理性,遇事冷静,临危不惧,典型的男子汉气质;而周子强则是另外一种男性,很帅,主动热情,待人落落大方。
“妈,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文婷想了一会儿说道,“你以前有没有听说过月田乡有个叫刘玲虹的女人?”
司机还想说什么,周子玟用一把小刀抵在了他的背后,“废话少说,走!”
“不知道是谁的,又没立字碑,也没看到有人在清明节时上那儿去扫墓。”王锦芝不解地问道,“婷儿,你怎么老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文婷回到家时,王锦芝正在数着一张张的百元钞票。文婷这才知道妈妈不但代她答应了这门婚事,而且还收下了订婚礼金。
“这与www.99lib.net他妹妹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和她来往?”
“我们要坐你的车。”周子玟冲上去,冷冷地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周小姐,有些钱并不是我们想赚就能赚得到的。”司机坐在驾驶室里一副无赖的样子。
周子玟站起来,甩给司机两张大团结,“你不就是要钱吗?这够付你的车费了吗?”
“难道你不同意这门婚事吗?”王锦芝反问道。
“难道你要悔了这门婚事?”
司机一听周子玟要坐车,什么话也没问,就让她和毕素文上了车。
“这……”司机面有难色。
“妈,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文婷没好气地说道。
“你要的东西在这儿,其他东西就不要了吧!”周子玟说道。
“妈,你想到哪儿去了?”文婷说道,“我和子强说好了,等我们公司的新产品推向市场,我会答应他的要求的。”
按周金柱所说的去推,如果真的有刘玲虹这个人物存在,应该和妈妈的年纪差不多大小。小时候即使不在同一个年级读书,也应在同一个村小学读书。除非刘玲虹没进学校读过书,但文婷马上否www.99lib.net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后来刘玲虹给周金柱写过一封信,说明刘玲虹至少读过小学。
“毕老师,你很少来这里吗?”文婷问道。
“因为有人给我提到刘玲虹这个名字,你是长辈嘛,知道的比我多,就顺便问问。”文婷一句话便打消了王锦芝的疑虑。
“婷儿,你也不想想看,月田乡那么大,如果不是以前认识,妈怎么会知道?”
毕素文感到局促不安。他可以站在学术讲台上面对众多的专家教授而从容地侃侃而谈,但是,面对一位少女却常常显得缺词少语。
“你只要开到目的地就好。其他事,你不用管。”周子玟略为提高了声调。
“你们在这儿等我。”周子玟说罢,按开了小楼的大门,随着开门的人,进了小楼。
“你知不知道,他妹妹反对我和他来往?”
“断头崖下面那座坟墓是谁的呢?”
每当周末的时候,文婷会来到海滨长廊松弛一下紧张的大脑神经。悠闲地坐在靠海岸边的石椅上,心旷神怡地尽情享受着海面的风光。晚风徐来,波光粼粼。别样的风情,别样的陶醉。有时,她会点一杯功夫http://www•99lib.net茶,静静地坐着,想着。周围人来车往,喧嚣热闹。到了夜晚,海岸长廊像一座活跃的火山,随时都迸发着激情、欲望和诱惑。当思想无拘无束、自由奔放的时候,往往是她创作产品的灵感喷涌之际。
“当你知道是我弟弟杀了你的女朋友之后,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那时,我还不知道苏姗姗的事。”毕素文说道,“得知苏姗姗被害的消息,我如同坠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我说过,我的乘客没有抢过这位先生的包……”
“怎么不认识?她以前就住在鹅岭村刘家湾。”王锦芝拍着自己的脑袋,边想边说,“我想想,我想想,想起来了。月田乡只有鹅岭村的两个组的村民姓刘,我是在鹅岭村小学读书的,以前和小学同学去过那两个组,没听说有刘玲虹这个名字。”
“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心情,那时,我不知道要不要恨你弟弟,因为整个事件发生得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后来你给我的印象是让人同情,让人心痛,尤其大年除夕看到的那一幕。说实话,我真的认为你身上具备了某种不为一般女人所具有的优
九九藏书
秀品德。为了弟弟,你不顾自己的尊严和名誉,也是那一刻,使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你弟弟可能不是杀人凶手。”
“记得。你给我的印象,怎么说好呢?”文婷回忆道,“你给人一种自信,精神向上的感觉,就像阴天里见到一抹阳光,让人眼前一亮。”
“妈,我的事你不要瞎掺和好不好,我自有主张。”文婷说道。
“原来这样,呵呵。只要子强没什么意见,做妈的有什么好说的。”
“那些抢包的人是在哪里下的车,带我们去那儿。”
“我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里度过,空闲的时候得看资料,自由的时间实在不多。”毕素文望着远处港湾里大大小小的船舶说道,“我一生当中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花多少时间陪苏姗姗。如果苏姗姗还在的话,我一定会把呆在实验里的时间多抽些出来给她。”
毕素文找文婷,主要是想进一步了解文扬的“案发经过”。
“你想要……”司机刚要大声说话,忽然觉得有一个锋利的东西透过衣服,刺进了他后背的肌肉里。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司机脑袋瓜上不禁渗出了冷汗,连忙低声说道:“别九*九*藏*书*网……我去。”说罢,发动车子就朝莱市的南郊方向驶去。
文婷回到一品爽公司后,立即投入到了新配方的研究工作中。在文婷的提议下,公司选择开发了一种以海带为原料加工的清凉饮料。碘钙饮料含有丰富的有机碘和钙,是天然的补碘和补钙食品,有巨大的诱人市场。毕素芸则负责与滨海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合作,开展指标监测方法和配方技术上的研发。新产品的开发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因为塑造一个品牌,不仅仅是内容的革新,而且还得兼顾消费者的口味能否接受,产品外观是否引人注目。
十来分钟后,毕素文正在惊讶之际,周子玟提着他的泡沫塑料盒子出来了。
“苏姗姗的妈妈你认识吗?”文婷想起了刘玲英,隐约觉得刘玲虹与她可能有某种关系。
“文婷,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过了许久,毕素文说出了一句这样的话,但马上又后悔了。他担心文婷会笑他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
出租车出了南郊大约一公里,来到一处孤立的四周非常荒凉的房屋前。这是一座非常别致的小楼,只是它被夹在这么一个空旷的地段,显得极不协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