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四节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自从弟弟成了杀人犯,她就成了杀人犯的姐姐,妈妈成了杀人犯的妈妈,她和妈妈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每天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生活着,那滋味让人很难受。只要她和妈妈走出家门,一道道异样的目光、指指点点的言论,就会像阴暗的天气中从天而降的污水,一古脑儿地向她和妈妈身上浇来。可怜的妈妈憔悴了,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虚弱,也不敢去青龙镇摆小吃摊。还好有她的陪伴和劝说,妈妈的精神才没有完全崩溃。
是谁害了弟弟呢?为什么要这样害弟弟呢?带着这些问题,文婷一个月来跑遍了月田乡和青龙镇,找到了那天在鸟岛和文扬赌牌的三个人,他们的说法很一致:进鸟岛的时候,他们看到过苏姗姗,榛子还和她打了招呼,但她没理睬,而且他们走的时候,岛上有其他人可以作证。为此,她特意亲自去济口镇调查过,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三个牌友不具备构成陷害弟弟的条件。
“我怎么知道呢?她拿着一架相机,什么话也没说就上了我租的船。我以为她去拍风景,再说我们以前也认识,既然是我租的船,多带她一个人也没什么,藏书网就让她上了船,谁知道后面会发生这种事。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弟弟的冤屈得不到解决,民事赔偿得继续进行。
“这件事我会帮你的,这个案子,姐姐会去查,至于什么时候能查清,姐姐心里也没数。不过,你要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文婷以疼爱的目光看着文扬,“听着,弟弟,你要坚强,在牢里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不懂事。只有这样,姐姐才能帮助你。你要相信公安机关,相信法律,迟早有一天这件案子会得到澄清。你要有面对困难的勇气和决心。但这件事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因此你要做好长期的心理准备。”
探监回来之后,文婷一连几个晚上没睡好觉,每每到了夜晚,她的脑海里就会出现弟弟那双绝望般乞求的眼神。
原来对弟弟的承诺,现在看起来兑现的时间遥遥无期。要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以证弟弟的清白,只能期待奇迹再现。
她有两餐没吃东西了。
“文婷。”毕素文在后面叫道,可是,文婷的脚步并没有因为他的叫声而停住。面对她毅然的离去,毕素文藏书网脸上挤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你怎么会和她碰到一起了呢?”
如果弟弟说的是真的,就说明弟弟卷入了一件莫明其妙的杀人案件。
“你在法庭上为什么不说出你到鸟岛的真正目的?”
食物的香气触着了嗅觉,她下意识地吞咽了口口水,费了很长时间,才从口袋里摸索出五块钱的零钞。当她问清一碗面条的价格是十块钱时,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握着钱的手又慢慢地缩了回去。
“我们几人之前约好,谁也不能说出到鸟岛赌钱的事,所以我不能说这事,不然就对不住朋友。”文扬哭丧着脸说,“还有,我的确是和苏姗姗一道去鸟岛的,这件事,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扬扬,你想想看,爸爸把它藏起来,你不觉得奇怪吗?既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又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传家宝。”
“可是,如果是他的东西,那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向我们提起过呢?”
文扬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低下头,道:“搬家的时候,我无意中在一个活动的墙洞内发现的,觉得挺可爱,就偷偷拿来做钥匙链的装饰物用了。”
原来,毕九九藏书素文跟导师到广东参加一次学术会议,会议完毕后,准备坐火车回家看望父母,了解一下苏星星的情况,顺便到滨海大学应聘教师。一出站,他就看到了文婷。
文婷告别了妈妈,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坐火车来到了滨海市。到达车站时,天刚刚亮,这儿的气温,比青龙镇要暖和得多,尽管外面还下着毛毛细雨。
“难道爸爸以前在外边有过女人?”
“这……”毕素文刚想推辞,文婷转身走了。
“这难道是爸爸的东西吗?”文婷想起了妈妈曾经说过的话。爸爸临死之前,要找的是不是就是这件东西呢?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一定是个对爸爸很重要的东西。如今爸爸不在了,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了。
接着,文婷查遍了与弟弟有过来往的每一个人,除了鸟岛那次欠了朋友一千块的赌债之外,没发现弟弟与任何人结下哪怕一点小小的仇怨,这个结果令她非常沮丧。
滨海是终点站,火车站外的广场宽阔得一望无际,由于坐火车的人较少,所以广场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与广场宏伟的气势很不相称。广场周围种植着一些热带植物,广场栏杆外的停车www.99lib.net处并排停着几十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立在出站口两旁,笑脸招呼着出来的乘客,想拉乘客坐上他们的小车。
“那几天天气很好,室外光线很足,气温也高,李佑春提出去鸟岛,大家一致同意了。我因为有了六百多块钱作资本,心想大不了把六百块钱输光给他们,所以我就答应了。那儿真是一个极为理想的赌场,日光和丽,坐在暖烘烘的草地上,舒服极了。没想到在那儿,我的手气很背,不但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还欠了他们一千块。我当时脑袋里乱哄哄的,想到回去会挨爸爸妈妈的骂,不敢和他们立即回家。打了一张欠条后,他们三个人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我傻傻地坐在那儿,后来感到有点困,趴在草地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当我把船开回来时,没想到我就成了杀人犯。我根本不知道船上有具尸体。”
文婷觉得身上有些热,就脱下羊毛衫外套,折成两层放在袋子里。然后背起背袋,站在小商店的面前,望了望广场上的积水,回转身走进了一家面店。
“趁热吃吧!”毕素文说道。
文婷明白了,问道:“是谁提出要去鸟岛的?”www.99lib.net
“姐,我今后都听你的。你告诉妈妈,让她好好保重身体,我以后绝不会再惹她生气了,我会争气的。”
文婷从身上摸出一串钥匙,指着挂在上面的银质甲虫问道:“扬扬,你这东西从哪儿来的呢?”
文婷决定到滨海去打工。她有个表姐,和丈夫在滨海开了一家湘菜馆,如果能在餐馆学到一技之长,等赚到足够的钱,回家乡在莱市开家小店,既可以照顾妈妈,也可随时探望弟弟。
“来,喝水。”文婷吃完面条,毕素文又及时递来一瓶矿泉水。
面对热情的毕素文,文婷仍然没说话,接过瓶子,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从身上摸出十二块钱,塞在毕素文的手里。
文婷从面店走了出来,望着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雨,一时愁容满脸。
“不要瞎说,爸爸不是那种人。”
姐弟俩左思右想,也猜测不出它的重要性在哪儿。
文婷是真的饿了,望了望毕素文,什么也没说,捧起碗,旁若无人地狼吞虎咽起来。
当他把买好的面条放到文婷的手里时,文婷吃了一惊。
“文婷。”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文婷回头一看,毕素文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正站在自己后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