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四节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第二天,一切风平浪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周子玟亲自送他和苏星星上了火车站。
毕素文是第一个进入这个私密的个人空间的男性。
“慢着。”罗安成走过去,一把抓住王佐军的衣领,道:“你刚才得罪了毕先生,毕先生还没开口说要你走,你先别急着走。”
毕素文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已经过了火车时间,看来只能等明天早上的火车了。
“我们在一个睡袋……”苏星星看到周子玟的眼睛在喷火了,生怕挨揍,没敢再说下去。
回到冰舞场后,周子玟叫来苏星星,一起在餐馆里吃了顿晚饭。晚饭吃完后,周子玟将他拉到一旁,悄悄地说道:“听着,我今晚要安排毕大哥睡我的房间。”
几杯酒落肚后,毕素文就有了醉意。周子玟会对他怎样,他再也不去想了。酒精诱发了他体内潜在的欲望,让他有种不安的冲动,甚至产生了某种非分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他无法保持理智的头脑。虽然他表面竭力装出坐怀不乱的样子,然而,只要周子玟进一步挑逗,他很可能就会把握不住,跨越那道不应该跨越的界线。
王佐军还想说什么,一男一女骑着两辆摩托车九-九-藏-书-网疯速地越过了他们的车辆,拦在路中间。女的正是接到苏星星电话、闻讯赶来的周子玟,男的则是她雇请的滑冰场保安罗安成,有冷面杀手之称,被莱市黑道人物列为最不好惹的人物之一。
毕素文觉得有些头痛,很想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不知怎么的,他的脚却像被钉在这儿了,一动也不能动。
“苏星星,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看,八成是你脑瓜子里的哪根筋不对了。”周子玟拉起苏星星的左手,往他手里塞了两百块钱,道:“快去找你住的地方。”
王佐军哪儿还敢做声?忙向车上做了个手势。车上的人立即给毕素文松了绑。
大约驶出了城区,坐在旁边的一个人阴沉着脸,将毕素文嘴里的布条扯掉,用略带着几分稚嫩的童音冷笑道:“毕先生,大年初三了,你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舒舒服服地过个年,到处乱跑什么?”
“你害怕了吗?”周子玟将一只酒杯端到了他面前,脸上泛着一种捉摸不定的色彩。
“探险。”
“你们究竟想要了解什么?”
“对不起,我不喝酒。”毕素文立即说道。
“我女朋友生前说过99lib•net好几次要到那地方拍风景,遭到了她父母的极力反对。我作为一个业余探险爱好者,听说有这样一个奇险的地方,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算是完成了我女朋友生前的一个愿望吧!”
酒后,周子玟睡在隔壁的房间。毕素文不断用手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为刚才头脑中产生的愚蠢欲念而自责。
“探险?”
“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朝醉酒万事休。”周子玟用手指弹了弹酒杯,指甲碰击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来,毕大哥,我敬你一杯。”
“干什么?”王佐军说罢,重重一脚踢向他的腿部。
“那我呢?”
最后,周子玟带着毕素文回到了她的住房。
“不成,”苏星星说道,“我也要睡你的房间。”
毕素文说不出话,手脚刚要动,就被那些人死死地按住,接着被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毕素文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尽量发出响动,引起路人的注意。可是只要他一用力挣扎,便招来一阵饱打。其中,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他脸上,他只觉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最后,只好老老实实地躺在那儿不动,任藏书网由他们摆布。
王佐军的话还未落声,罗安成一脚飞来,踢中了王佐军左腿的膝盖。王佐军腿一弯,身子失去了平衡。紧接着,罗安成再补上一脚,踢在王佐军的右膝,王佐军双膝跪了下去。罗安成从身上抽出一把刀,架在他的鼻梁上,道:“叫你的兄弟快点放了毕先生。”
“你今晚睡这里吧!”周子玟说道。
苏星星被她安排到哪儿去了呢?毕素文想道,周子玟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个谜一般的女人真令人头疼。
“你只需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这个家伙可不认人。”王佐军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在他面前晃了晃。
说着,周子玟将其中一杯酒一饮而尽。
“既然是周小姐的朋友,那我们就退了。”王佐军说着就要上车。
毕素文一五一十地把他逃生的过程说了一遍,却把看到洞内32具尸骨这一段省掉没提。
周子玟的房间,是属于她的独立世界。房间里的一切,时尚前卫,很是张扬,但却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房间里的灯光透着暧昧的色调,即使角落里的花盆艺术,也弥漫着女性的柔情暖意,空气中也浸透着一种女性芬芳的体香。
“他是周小姐的朋友。”罗http://www.99lib.net安成阴沉着脸,冷冷地回道。
“你是不是忘记你在山上所说的话了?”
“罗安成,这小子与你有什么关系,你非要插手不可吗?”小车停下后,王佐军走出驾驶室,双手叉腰,朝着罗安成吼道。
“那你呢?”
“你去那里做什么?”
王佐军哭丧着脸道:“我哪知道毕先生是周小姐的朋友?”
“没有。”苏星星赶紧说道,“我看得出,你对毕大哥有意思,今天发生的绑架事件,幕后的主使人一定是你。只可怜毕哥哥,被人骗了感情还不知道呢!”
“给你安排住旅店。”
“罗安成,你想怎么样?”
回来的时候,罗安成借口有事从另一个方向走了。毕素文只好坐上周子玟的摩托车,由周子玟载着他,开始往回走。
罗安成一脚将王佐军踢翻在地,道:“你大概记性不好吧?我以前交代过你,周小姐的朋友不要碰,难道你忘了?”
他左边脸上有一道疤,十分刺目,毕素文飞快记起,这正是他刚来青龙镇时在客车上遇见的小偷。苏星星告诉过他,这个人叫王佐军。
“你是怎么从鹅岭山到达鸟岛的,老老实实交代清楚,如果有半句假话,就叫你脸上开花。”
“滚!”罗九九藏书安成手一挥,王佐军立即带着三个人驾着车掉头跑了。
毕素文脸红了,只好接过周子玟手中的另一只酒杯,学着周子玟的样子将酒杯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
“你们想干什么?”毕素文问道。
这一次的遭遇让毕素文对鹅岭沟更加好奇了,那里面一定还藏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吧?这些人会如此对待他,肯定是想探听他在山上是否得到了什么情报。要是他提及看到了山洞内的尸体,不知今天会是什么样的结局?这些人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周子玟一直坐在与他相距约一米距离的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一些无聊的话题。尽管她穿着开放,时不时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可从她嘴里流露出来的语言却非常冰洁、纯净,始终没有轻浮、挑逗、暗示、引诱的成分。开放的外形与传统的谈吐,不可思议地在她身上得到了统一。
周子玟没有回答,而是默默地从桌上倒了两杯红葡萄酒,酒液在灯下泛着迷离的色彩。
毕素文感到钻心般的疼痛。
“你凭什么睡我的房间?”
“嗯,好,就冲这封口费,我就当今天的事没看到。”苏星星拍拍手中的钞票,边说边离开了餐馆。其实,住一个晚上有五十就够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