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恋人遇害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一节
第二章 弟弟被捕
第三章 字母之谜
第四章 一探鹅岭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五章 代弟赎罪
第六章 有惊无险
第七章 蛆虫风波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八章 宝藏传说
第九章 鸟岛追踪
第十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一章 一案成名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
第十三章 北岭掘宝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四章 杀人陷阱
第十五章 双尸峡谷
第十六章 魂牵湘南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七章 奸尸之证
第十八章 为情殉命
第十九章 女友复活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第二十章 梦断鹅岭
上一页下一页
“你没什么事吧?”年轻人转过来问她。
“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意思?有本事和我来一场。”年轻人冲上前拦住去路。
一阵疼痛从背部袭来,文婷咬了咬牙,慢慢地爬起身。这时,王佐军和李佑春一前一后跳入船舱。
“赌债。”
王佐军对李佑春使了一个眼色,李佑春走到文婷的面前。
“我弟弟人呢?”
文婷笑着说:“妈,没关系,我能行,这是我锻炼体力和胆量的机会。”
“哼,别做戏了。你想帮他赖掉这笔钱不还是吗?要不是他说他姐姐可以帮他还钱,你以为我们会找你这个臭婆娘吗?”
弟弟的学习成绩很差,参加了两次高考,也没考上大学,第二次高考成绩甚至还不如第一次。父母要他读个自费专科,他到学校瞧了一眼就回来了。后来,他根本无意再读书了。
说罢,和李佑春一起大笑起来。
“我们动他头发干什么?”王佐军摸了摸圆嘟嘟的下巴,“我们只要他一只耳朵或一根手指就行了。现在是市场经济的时代,干什么都得讲究等价交换嘛!小姐,我看你的思想也要与时俱进,不然跟不上时代的步子了。”
文婷没上大学以前,姐弟俩的关系极好,那时www.99lib.net的弟弟可爱、聪明、俊朗,可自从她离开家去外地读大学,弟弟就变了,渐渐变得不跟她交流、沟通,她一说什么他就很不耐烦,认为和她没有共同语言。弟弟的变化,令她很心酸,她一直在试图弄明白他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可是每次谈话,都以她的失败而告终。
“哈哈哈!”年轻人发出爽朗的大笑,“这种小事,不用留名了吧!”
不料,李佑春一把抓住竹蒿用力顺势往前一拉,在外力的作用下,船身倾向左方,文婷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船板上。
“喂,等等!”文婷在后面叫道。
“妈,你别担心,文扬又不是小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你们要坐船吗?”文婷问道。
“哟哟哟,你别吓唬我们。”李佑春做了一个自以为很帅,其实非常难看的姿势,“派出所是你家开的,叫来就来吗?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派出所的人管得过来吗?何况这事儿属于混混和混混之间的纠纷,他们幸灾乐祸还来不及呢!告诉你文小姐,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帮他出了这一千块钱吧!”
这几天,父亲感冒了,不停地咳嗽,流鼻涕,她便成了临时船夫。每次回九_九_藏_书_网家的时候,她妈妈王锦芝都会心疼地说:“婷儿,你不要去了,让村里的男人帮着撑几天吧!”
“我……不知……请问……您……尊姓大名?”文婷抬起头直视着对方,费了很大劲才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
“哥们儿,这事与你无关,请你不要插手。”王佐军满脸凶气地说完,和李佑春又朝文婷迫去。
“没干什么,只想要你帮你弟弟还钱而已。要不然,你弟弟会死得很难看。”王佐军说话时面无表情。
“对不起,我没钱。”文婷心想:我还没见着弟弟呢,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再说,这赌债有还则还,没还你们还能怎样?
文婷一听“臭婆娘”三字,不禁恼羞万分,将手中的竹蒿猛地朝着李佑春扫去。
“没钱?”李佑春看着文婷出色的身材,眨巴了几下眼睛,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只要小姐愿意陪我们哥俩儿一晚,这个好说,好……”
“什么?”文婷一惊,随即问道,“他欠了你们什么债?”
“是,你有什么事吗?”文婷很不友好地回道,她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来一种绝非善意的信息。
“什么?他回家了?”
“大哥别……别……打了。”王佐军发出了九九藏书网呻吟般的求饶声。
“他说回家拿钱,可是我们等了一天,也没见他来还钱。”
看着王佐军和李佑春落荒而逃的狼狈情形,文婷满腔的气愤顿时消散了不少。
“你是文扬的姐姐吗?”
“你们不怕犯法吗?如果你们这样做,我就报警。”
文婷哪是他们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他们捉手的捉手,抱腰的抱腰,按在了地上,胸前的衣衫也被扯掉了一粒纽扣。文婷踢着,咬着,并用手抓他们的脸,但都无济于事。
还没等王佐军爬起身,年轻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箭步冲过去,骑在王佐军的身上,两只大手左右开弓,在他脸上一阵猛抽。王佐军的脸蛋立刻肿得像两个发酵的馒头,嘴也痛得咧歪了。
毕素文走后,文婷摆渡了两次,一次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领着十多岁的外孙女,一次是一位走亲戚的中年妇女。中间她抽空回了一次家,从河岸到她家,不过五分钟的路程。
“不多,一千。”
“哼,你可别后悔。”王佐军说着,就和李佑春一左一右包抄着围上去。
王佐军和李佑春也迅速地跳上岸来。李佑春恶狠狠地说道:“哼,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这娘们儿不可!”
王佐军和李佑春一愣,九九藏书网几乎同时松了手,文婷趁机跑了出来。
正在这时,岸上出现了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人,深蓝色的翻毛棉服外套,内衬米色粗针毛衣,一条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头发微微卷曲着,脸色严峻冷漠。他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时,立即大喊一声:“住手!”说话的同时,从高处跳下,落在出事地点的草丛里。
“你们敢动他一根头发,我就找你们算账。”文婷气愤地用手指着王佐军。
河边又有人在等了。那是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高的叫王佐军,绰号左疤,因为他左眼有疤;矮的叫李佑春,绰号右蠢,因为他脑袋笨,常被别人用来当枪使。两人都是青龙镇人,社会上的混混。
“怎么啦?”年轻人回过头来问道。
年轻人一停手,王佐军顾不得疼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跑得比兔子还快,一会儿就无踪无影了。
拍的一声,文婷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了李佑春的脸上,“住嘴!不许你侮辱我的人格。”
“谢谢你!”文婷低头鞠了一躬,一时想不出还能再说什么,便又重复了一句:“谢谢你!”
怎么办呢?这是文婷放假回家后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难道就让他出去打一辈子工?她在担心,可文扬却毫不在乎,活得比九九藏书网她滋润得多。
“你们想干什么?”文婷大声质问道。
文婷很疼爱也很喜欢她的弟弟。大学放假回家时,她把节省下来的生活费都给弟弟买了衣服、磁带和各种小饰品。大学期间偶尔出去玩,自己一件东西都舍不得买,但是每次都要给弟弟买礼物。
王佐军和李佑春哈哈大笑起来。
“扬儿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呢?”王锦芝心事重重地说道。
前天弟弟出去玩,晚上就没回家,昨天也不见人影。妈妈焦急地打了几个电话,弟弟的小灵通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从早上打到晚上,又从晚上打到早上,害得妈妈两个晚上没有睡好觉。
“多少?”
“我们来向你弟弟讨债。”
“不用客气。”年轻人微微一摆手,转身就走。
李佑春捂住脸,恼怒地伸手要抓文婷的胸脯。文婷见势不妙,使劲将他的手一甩,跳到了岸上。
年轻人挥动拳头,狠狠地砸向王佐军的脑门。王佐军闪身躲过拳头,慌乱中却踩着了地面上的一个玻璃瓶,脚下一滑,摔了个仰八叉。紧接着,年轻人狠狠一脚,踢在李佑春的肚子上。李佑春仰面摔倒,迅速爬起来,捂着肚子喊叫着:“妈哟,疼死我了,活不了啦!”一边喊,一边逃命似的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