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一节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祁军进了办公室,问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时春武:“谢英鹏到你这儿干什么?”
时春武不耐烦地把半截烟在烟灰缸里捻灭说:“这谢英鹏不知道是跟你过不去,还是跟柯东辉过不去,他到我这儿说怀疑你在违规帮助柯东辉……”

第一节

报纸在姜磕巴身上燃完,柯东辉让姜磕巴起来。姜磕巴起身,匆忙地穿着衣裤。
柯东辉脸色即刻阴沉了下来,他把判决书还给陈尚实,威胁着:“你琢磨着办吧。”
陈尚实一心想把自己的漏罪跟祁军讲清楚,好争取立功。这天他酝酿好要对祁军说的话,对柯东辉说:“我想找祁管教唠点儿事。”
柯东辉怕自己折磨人的事在谢英鹏面前败露,忙对其他在押人员说:“快回去,快回去。”
“还是老贼明白呀。”柯东辉瞟了一眼陈尚实说,“这是十多年前看守所收拾人的一个招数,现在被管教的人性化管理给整没了;不过在10监室,谁不随我意,我该整他也不耽误……”
监室里的中间是过道,两侧均是板铺,祁军为了使柯东辉活动方便www•99lib.net,就让柯东辉独自占了一侧的板铺,其他十多名在押人员挤在另一侧的板铺上。因祁军不在,在不放风时是没有人给柯东辉打开定位锁的,他在板铺上仰在褥子上对陈尚实说:“把你的判决书拿过来我看看。”
柯东辉沉吟了一下,坦露地说:“你把漏罪让给我怎么样?让我立功。”
有一年龄大的在押人员说:“叫睡龙床。”
下午冯万里给在押人员放风,他打开10监室放风场的门,让陈尚实拿着钥匙打开柯东辉的定位锁,就上别处去了。
陈尚实推诿:“等以后再说吧。”
长时间被周围的人言语误导,以及作为主管民警的祁军不能主持公正和受到柯东辉的施压,加之陈尚实个人想得到的柯东辉在生活99lib.net上对自己的关照,这一切最终使陈尚实妥协了。他点头:“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那好,我把漏罪告诉你。”
燃烧的报纸虽不至于把姜磕巴灼伤,但姜磕巴仍有难忍的疼感,姜磕巴张着嘴呼呼地大喘着气硬挺着。
陈尚实焦急地说:“那我只得明天找他了。”
陈尚实说:“我想……”
陈尚实沮丧地说:“别人也这么说过。”
谢英鹏训斥着:“没什么事烧什么报纸,不愿意放风都给我回去。”
陈尚实在柯东辉的身边坐下,把判决书递给了柯东辉。
“到时候我给你拿点儿钱,或是在食堂和小卖店的账上给你存个几千元钱,你不就省得整天啃发糕了吗。”
柯东辉说到这儿,发现另一侧板铺的在押人员有的向这边张望,他九九藏书网骂着:“我跟陈尚实研究案情,你们他妈的看什么,都把耳朵捂上,把头低下。”
柯东辉打断陈尚实的话:“我跟你说陈尚实,我不能独占你交代漏罪的这个功,你跟我说了,我反映上去,不也证明是你主动坦白交代吗?不耽误你立功。”
陈尚实不敢说“不”字,他没吱声。
柯东辉冲完凉水澡,放风场的地上已积了一层水,其他在押人员绕过积水走到铁栅栏处向外张望着。柯东辉坐在放风场里唯一的一个塑料凳上抽着烟。
柯东辉忽然想起昨天半夜偷吃东西的姜磕巴,他问消瘦的姜磕巴,你昨晚偷了几块儿肉吃还能长胖啊?姜磕巴说话磕巴地赔着不是,并说你骂我几句打我两下都行。柯东辉说打骂你违反监规,我换个方式处置你,你把身上的衣99lib.net服裤子脱了给我躺下;不然的话我就一天给你一块发糕吃,饿你一个月。姜磕巴权衡利弊,只得冷的颤抖着脱下衣裤躺在积水里。柯东辉拿张报纸放在姜磕巴的身上,而后把报纸点燃。
因陈尚实到10监室后,在柯东辉的逼问下,他向柯东辉透露过自己有漏罪的事,所以柯东辉压低了声音接着说:“就你这么严重的罪行,主动交代漏罪也没有用。”
柯东辉自己先进了放风场,他有冲凉水澡的习惯,虽然这时是早春的时节,别人穿绒衣都不觉得热乎,可他仍脱光衣服,让几个在押人员抬过来装水的大塑料桶,然后自己拿着塑料碗在水桶里舀水往身上浇。
陈尚实不敢看柯东辉的脸色,他低着头接过判决书,离开了柯东辉。
晚间睡觉的时候,柯东辉把陈尚九九藏书网实叫到自己跟前问:“那事琢磨得怎么样了?”
陈尚实为巴结柯东辉遮掩说:“没什么事,就是烧了张报纸。”
柯东辉看出了陈尚实找祁军的目的,他要打消陈尚实内心的想法,他看着判决书说:“你的罪行很严重……”
柯东辉眉开眼笑:“这就对了,从今天起,我吃什么你就跟着吃什么,我抽什么烟你就跟着抽什么烟……”
柯东辉的话被谢英鹏打断,谢英鹏站在放风场上面问:“你们这儿刚才怎么冒烟呢?”
柯东辉问周边的人:“我刚才给姜磕巴演了个什么节目。”
其他在押人员按照柯东辉的要求捂着耳朵,低下了头。
因柯东辉脸色阴沉,别人都不敢言语,放风场一片静寂。
柯东辉望了眼墙上的石英钟:“都9点了,祁管教昨晚值班,现在已经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