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一节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在通常情况下,给监室里安排值班员,都是由民警向在押人员宣布,而陈尚实则是由柯东辉向在押人员宣布的。柯东辉得意地走下板铺,指着陈尚实对其他在押人员说:“从今天开始,这个新来的陈尚实,就是这个监室管事的,你们都得听他的……”

第一节

“你找祁管教不就是交代漏罪的事吗,祁管教说他会找办案单位来提你。”曾伟说,“办案单位什么时候来,可说不好……”
待陈尚实把嘴里的午餐肉咽下,曾伟说:“10监室缺个值班员,你去不去?”
“我是没什么好办法了,我该跟陈尚实唠的,不知唠过多少次了。”曾伟说,“你要不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吧,柯东辉或许有办法。”
清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陈尚实一个月后,下达了刑事裁定书,裁定书最后一段写道:本院认为,在我院二审审理期间,发现被告人陈尚实在一审判决宣告以前还有漏罪没有判决,故认定上诉人陈尚实犯罪事实不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三)项的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东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东刑一初字第20号刑事判决;二、发回东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本裁定为终九九藏书审裁定……
陈尚实面露诧异地问:“他说哪些话了?”
祁军推托说:“我就不单独跟陈尚实唠了,你回监室跟他说,他交代漏罪一事,我过后会找办案单位来提审他。再一个你告诉他,不要把自己的漏罪随便跟别人讲。”
陈尚实用打火机先给曾伟点着烟问:“曾哥,怎么了?”
祁军把曾伟提出来了解陈尚实的情况:“陈尚实最近在监室里怎么样?”
“啊,他还是你的主审法官,怪不得他说那些话呢。”
“他说起你的案件了。”曾伟说,“祁管教问你的案件重新审理的事,鲁法官说因你的案件是你有漏罪才重新审理的,即使重新审理的话,你的判决只能维持死刑原判,不能从轻;所以你压根儿就没有活口!”
下午,祁军把放风场门打开时,曾伟没有像平时似的把监室所有的人都叫出来,他只是让陈尚实随他到了放风场。
“陈九-九-藏-书-网尚实是重刑犯,能当值班员吗?”
陈尚实面露祈求地抬起头问:“我要找祁管教,你跟他说了吗?”
曾伟说:“我明白。”
没过几天,曾伟在晚间吃饭的时候,用筷子夹了一大块午餐肉放进陈尚实盛汤的塑料碗里说:“吃吧。”
曾伟想帮柯东辉做最后一次努力,他编了一套话,把一支烟递给陈尚实说:“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听了曾伟的话,陈尚实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他蹲下默默地抽着烟。
曾伟受过公安机关多次打击处理,他忽悠人很有一套,他假意地帮着分析说:“8起抢劫你想赖掉两起,你能赖得掉吗?8起抢劫再加上你的6起漏罪,那就是14起呀!你的漏罪即使有同案,就算你有立功表现,至多能抵消你6起漏罪的刑事责任,也与一审死刑的判决搭不上边呀。”
陈尚实像吓着一般,双腿发软坐在地上说:“二审无论怎么判藏书网,我也得把漏罪留给自己用,我不能给别人。”
“我是应当有活口的,一审判决上说我参与抢劫8起,实则我参与6起,造成重伤害的那两起抢劫我真的没有参与;加上我说的漏罪,因还牵扯到另外两名案犯,肯定算我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怎么还说我没有活口呢?”
曾伟也蹲了下来,开导说:“你被押进看守所一年多来,你家人从没看过你,你整天吃发糕,把脸都吃成发糕色了;你左右也是个死,现在复核死刑是最高法院了,等到你拉出去执行那天,至少还得在看守所待一年多,莫不如你把漏罪给别人,让别人在看守所好好照顾……”
祁军思忖了会儿,说:“你这样,你回去跟陈尚实说10监室缺个管事的,问他愿不愿意到10监室当值班员。”
曾伟深吸一口烟说:“我上午听到了关于你的不好消息。”
曾伟见陈尚实手中的烟抽完了,就又递给他一支九-九-藏-书-网烟说:“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好好想想吧。”
“我的不好消息?”陈尚实点过烟拿着打火机怔在了那儿。
“我是重刑犯,也当不了值班员呀。”
肉对陈尚实来讲属于稀罕食品,他把午餐肉塞进嘴里,含糊地说:“谢了,曾哥。”
曾伟脸色冷了下来:“你去10监室是我推荐的你,也是祁管教对你的照顾;你若不去的话,岂不是不识抬举。”
曾伟说:“因陈尚实的案件发回重审,他最近兴奋得不得了,还真以为自己的漏罪能保命呢。”
陈尚实沉默了起来……
“那还不是我说了算。”祁军自以为是地说,“陈尚实的案件发回重审,也就是说他现在已不是死刑犯了;他若是到10监室当值班员,我可以把他的脚镣子摘掉,把他当平常在押人员看待。”
“嗨,至于你是不是重刑犯,谁当值班员,那还不是咱们祁管教一句话的事呀。”
“祁管教,你当时把他的上诉
www.99lib.net
状扣下来不给法院好了,那样他也就彻底死心了。”
“我认识,鲁法官是刑一庭的,是我的主审法官。”
“是啊,上午祁管教找我在走廊聊号时,看见市中院的鲁法官在6监室那边不知给谁下起诉。”曾伟说到这儿问:“鲁法官你认识吧?”
“你要想办法给他施加压力。”
“那样做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陈尚实来讲,最具诱惑力的就是吃饱和吃好一些;可他心里清楚,自己到10监室当值班员只是名誉上的,因为柯东辉才是真正管事的;不过自己到了10监室,或许在吃的方面会好一点儿,最起码能吃饱。陈尚实想到这儿,不禁有些动心;可他也隐约觉得,这么好的事落在自己头上,似乎有些不对儿劲。为此他说:“曾哥,我在8监室挺好的,我不想去10监室。”
“那他肯定是愿意到10监室的。”曾伟说,“对了,祁管教,陈尚实还要找你呢,我估计他找你是想交代漏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