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三节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这天包嵩到了刘立国办公室请示工作,刘立国拿出1万元钱给包嵩时,包嵩客套地推辞说:“这钱是你生病的时候我看你的一点儿意思,你还退还啥?那不外道了吗?”
“刘立国跟于霞有一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有什么稀奇的,没有刘立国的关照,她能当上深挖犯罪科副科长吗?”吴广新说,“一个月前,省厅开深挖犯罪工作推进会,于霞去的;会议只开了两天,而于霞走了一个月才回来,我估计说不上到哪儿旅游去了。”
吴广新端起酒杯说:“你知道的事情少也好,省得生气,来,喝酒。”
包嵩报销完回到办公室,接到了自己妹妹的电话,妹妹在电话里说自己的小叔子因酒后滋事,被派出所拘留15天;她让包嵩找拘留所的人照顾下小叔子。包嵩记下了妹妹小叔子的姓名,就给拘留所打了个电话,电话九*九*藏*书*网是吴广新接的,包嵩把妹妹托办的事跟吴广新说了,吴广新说没问题。包嵩心里郁闷,很想找人聊聊,就问吴广新晚间有没有时间,吴广新说照顾个人你不用找我吃饭。包嵩说我找你吃饭跟照顾人没关系。吴广新这才说晚间没什么事。包嵩说晚间下班咱俩一起走,吴广新答应了。
“钱少了,领导当然看不上眼了;当个副支队长,怎么也得五六万的;像你本身就是正科级了,副支队长也是正科级,你再花那几万元钱,也没啥意义。”
包嵩心里骂着说:“你他妈的刘立国真是肆无忌惮地贪啊!”
没想到刘立国把包嵩客套的话当了真,把那一万元钱又放回到了抽屉里。不过他对包嵩说了一句:“等哪天你拿些票子来,我给你报销。”
“你原先没发现刘立国跟于霞好?”吴广新说,“他九_九_藏_书_网俩有时大白天就在刘立国的办公室整那事。”
包嵩说:“钱没少报呀。”
刘立国翻了两下票据说:“你这报的有点儿多了吧,现在咱们支队搞硬件建设,需要钱;我还想从这个月起给民警每个月200元的奖金呢。支队的钱不宽裕,你这样,你把票据重新填一下,先报11000元吧,日后待条件好了,我再给你报一些。”
于霞数完钱说:“不多,才2万元钱。”
包嵩感慨地摇下头说:“你说现在用人连点儿公正都没有了,无论你工作好与孬,只要你肯花钱,就能当上领导。”
包嵩听到这儿,马上想起了在财会室报销了两万元钱的于霞,他脱口问:“你说刘立国跟于霞是不是有一腿?”
“不操心了,轻松。”吴广新说,“这把副支队你应当弄上啊,怎么,你没做工作呀?”
吴广http://www.99lib.net新充满意味地笑着说:“除非你是漂亮的女人。”
包嵩把好不容易划拉来的一万八千余元的票据粘贴好后,来到了刘立国的办公室。他把票据递给刘立国说:“刘支队,你不是说给我报销些票据吗,我就凑了些。”
包嵩喝了口酒,说:“做啥工作呀,我的钱也不厚,即使给领导送,领导也看不上眼呀。”
“我今天在财会室见于霞报销了两万元钱,我从没见过别人报销那么多钱;你刚才提到刘立国好色,我才想到了于霞。”
包嵩问:“你这个原先一所的大所长到拘留所当教导员,工作了两年多感觉怎么样?”
“现在社会就这样,不过也有在工作方面出色而不花钱当上领导的。”吴广新说,“可在咱们监管支队,只要刘立国当一天支队长,你对工作再怎样的付出,在钱上没有答对好他,他也不会赏99lib•net识你的。除非……”吴广新的话停了下来。
包嵩和吴广新下班后走进了一家小饭店,两人边喝边聊了起来。
包嵩想钱虽没退给自己,但给自己报些票子也可以,说不上还能多报些。于是他开始四处划拉汽车修理和饭费的票据。他外甥女肖杰开装饰材料商店,他在肖杰那划拉票据时,肖杰问你们监管支队买那么多地板块干什么?包嵩说装修办公室和监室。肖杰说你们领导也够黑的了,在我这儿买了5000平方米的复合地板块,因大宗货便宜,我给你们支队按每平方米50元,可在开发票的时候,却让我开每平方米100元;一平方米赚50元,5000平方米就赚25万元。包嵩问谁来买的?肖杰说是你们支队长刘立国来订的,而后是赵祥宇来拉的。
包嵩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刘立国的眼里是个不起眼的角色,想起自己对工作的付出和http://www.99lib.net对刘立国所用的心思,及没有得到回报所产生的失落和愤懑,他真想把自己贴的票据撕碎,摔门而去,可他终究舍不得自己送出去的钱;他抑制着自己不满的情绪,拿过票据说:“好吧。”
包嵩在肖杰那儿不但拿了些饭费票据,还把刘立国买地板块时贪污的相关凭证复印下来也一同揣进兜里,他认为掌握领导的一些把柄,或许日后自己能用得着。
当包嵩按照刘立国的要求填好票据,找刘立国签完字,到财会室报销时,他见深挖犯罪科的副科长于霞刚报完票据,正拿着一厚沓钱数着。
吴广新的话并没有宽慰包嵩,他干了酒杯里的酒,把酒杯用力地蹾在酒桌上,想着自己的遭遇,他嘴里不由得骂着:“这刘立国真他妈的不是东西,除了钱和女人,别的在他眼里什么都不重要……”
包嵩关切地问:“除非什么?”
“我还真没发现他俩有暧昧关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