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一节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柯东辉没有理会谢英鹏,他涕泪涟涟地对计副主任等人说:“我喊冤,是我在这个监室里饱受非人的待遇,我的主管民警谢英鹏……”他指着谢英鹏说,“就是他,变着法地折磨我,虐待我,不让我吃饱,把我四肢定位在板铺上,看,这是他整治我留下的疤痕……”柯东辉说着挽起衣袖,露出了加戴戒具在手腕处留下的褐色的痕迹。

第一节

早晨上班时,祖春山报告谢英鹏:“谢管教,柯东辉昨天下午下了二审判决,维持原判。他拿到判决后,就犯了心脏病,今早又发烧,现在还没起来。”
柯东辉想到这儿,心中不免有些兴奋,他心急地脱口而出:“谢管教,我希望你能帮我一把,给我一个机会。”
“好多了。”柯东辉脸上初次透着些许真诚说,“谢谢你了,谢管教。”
柯东辉在心里告诫着自己:一定要摆脱谢英鹏的管束,在他手里自己就死定了!
过了两分钟,白延斌问柯东辉:“感觉怎么样?”
柯东辉虽在谢英鹏的脸上没看出什么特有的神情,但他主观臆断地认为,谢英鹏今天对自己的态度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定是我让霍绍伟往外捎的信儿起了作用,说不上我哥和倪林通过什么途径,为照顾我对他进行了打点。柯东辉有了这样的认为,就带有试探性地说:“谢管教,我的判决你也知道了,是维持原判。我想麻烦你通知我家人一声,让律师来99lib•net一趟,我要向最高法院申诉。”
谢英鹏虽感惊异,但面色冷峻地冷笑一下说:“就是这样的机会,你等着吧!”
柯东辉感觉心脏不再难受,呼吸也顺畅多了,便说:“还可以。”
柯东辉手拿判决书看着上诉结果,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发生了变化,他皱着眉,脸上的横肉抽搐着,冒出细密的虚汗。他的身体犹如被抽了筋一样,摇晃着险些跌倒。
吴涛从铺上下地,按了墙上的报警铃……
柯东辉在谢英鹏顷刻间变得冷峻的神情和冷笑中,倏然间感到了彻骨的寒意。
柯东辉把药片接过,含在了嘴里。
柯东辉对自己的判决结果愈想愈烦乱,他忽地感到心跳加剧,胸闷得喘不过气来,他叫着旁边的吴涛:“我胸闷得不得了,帮我找大夫。”
当柯东辉睁开眼睛,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见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
祖春山知道柯东辉下了维持原判的判决,心情不好,就迁就说:“那你就躺一会儿吧
http://www.99lib.net
。”
待柯东辉坐在塑料凳上,谢英鹏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柯东辉一时没有了睡意,眼睛向窗外望去。他见一轮圆月低悬在皎洁的夜空中,恰巧在监室的上窗框和外围墙电网之间的空隙中完整地呈现出来。
谢英鹏进了监室,见柯东辉双目呆滞,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他把手放在柯东辉的额头上,有发热的感觉。他解除了柯东辉的定位锁,临出监室门时对祖春山说:“给他擦擦手和脸,我找大夫去。”
谢英鹏温和的态度,使柯东辉愈加认定自己的家人找过他。他想到谢英鹏主管胡晓林期间,胡晓林因检举案件线索被谢英鹏侦破,故而胡晓林被改判,减少了三年刑期。若是谢英鹏能够真心地帮自己,那么保住自己的生命岂不就有希望了……
谢英鹏找来了白延斌,给柯东辉打上了点滴。
含完一片安定药的柯东辉,只觉得身体乏力,并涌起股难以抑制的困意,他闭上眼睛,睡99lib•net着了。
吴涛扔给柯东辉一个褥子,柯东辉把褥子卷起垫在头下,躺了下来。柯东辉头脑中萦绕着一个问题:我罪不该死,我的判决怎么会没有改判?我哥是怎么找人做工作的?在这个社会只要找到恰当的人,把大把的钱送上,一切事情都可以解决!难道我哥没有找到恰当的人?或是他在钱上没有舍得投入?不能啊,我哥的交际还是可以的……
谢英鹏不解:“给你什么机会?”
柯东辉虽然身体难受没扭头看那碗面条,但谢英鹏的话,使他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东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来到了看守所,他们给“10·12”案件的上诉人带来了清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0·12”案件的15名上诉人中,除胡晓林因有重大立功表现,由原来的20年刑期,改判为17年外,其他上诉人均维持原判。
谢英鹏傍晚下班时,见柯东辉的病情有些好转,便把柯东辉叫到了走廊。
柯东辉之所以申诉,是期九*九*藏*书*网望自己的命运在申诉期间因某种原因能发生改变,这某种原因存在于两点:一种是因立功使自己绝处逢生;另一种是材料准备充分了,工作做好了,最高法院或许能免除自己的死罪。柯东辉也知道,现在这种境况,自己的判决能够改判,希望是很渺茫的。
柯东辉屁股离开塑料凳,突然“扑通”一声给谢英鹏跪下,脸上透出从没有过的乞求相说:“给我一个获得案件线索的机会。我若是有个重大立功表现,我的死刑判决就能够改判。谢管教你放心,我的命你若是能帮我保住的话,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柯东辉望着明月,直到再次进入梦乡。
“我可以通知你的家人。”谢英鹏知道,像柯东辉这样恶贯满盈的黑恶势力首要分子,申诉并没有实际意义,不过他出于稳定在押人员情绪的考虑,就安抚地说,“申诉是法律赋予你的权利,我待会儿给你拿来笔和纸,让你写申诉材料。”
白延斌来到监室,当他得知柯东辉维持原判的上诉判决刚下来的消99lib.net息后,经过检查认为,柯东辉的病是外部刺激造成的情绪变化,属心脏神经官能症的范畴。白延斌从兜里拿出一片安定药说:“你把这药含在嘴里。”
白延斌处理完柯东辉的病情,走了。
谢英鹏平淡地说:“没什么,这是我的工作。”
十多分钟后,谢英鹏端进来一碗带有荷包蛋的面条,递给祖春山,吩咐说:“这碗面条,待会儿柯东辉打完点滴给他吃。”
柯东辉回到监室被定上位后,码了一会儿铺,就有些坚持不住地对祖春山商量说:“我坐不稳,让我躺一会儿行吧?”
柯东辉极度沮丧与绝望的心境,加之周边寂静的环境和眼前不乏美丽的景致,这一切,撩拨着他人性中柔软的一面。他呆呆地望着明月,想到了妻子和孩子,他眼前出现了幻觉,看到了妻子何洁和儿子柯诚就在圆月里。何洁梳一头披肩的长发,穿一身她平时喜欢的淡灰色的西服,清秀的容貌和匀称的身材,在亮丽的圆月中越发显得圣洁和美丽。她微笑着和蹦蹦跳跳的柯诚向他走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