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四节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铃铃”谢英鹏放在床边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他拿起手机接听电话,电话是莫国良打来的,问他是否可以走了。谢英鹏说走吧。
莫国良把谢英鹏引到偏僻处说:“是因为何洁要找你。”
“慢点儿喝……”谢英鹏没等把话说完,何洁已把酒喝完了。
“这个她没说。”莫国良看着谢英鹏若有所思的表情说,“莫非是因为何洁……”
莫国良说:“走,吃饭去。”
“开饭了。”餐厅服务员在门口的喊声,打断了谢英鹏的话。
何洁的举动,让谢英鹏怔住了,他边心里告诫着自己:一切都过去了,边轻掰着何洁的手说:“何洁,别这样。”
莫国良看着两个女同学的空酒杯,竖起大拇指说:“爽快。”
“看,谢英鹏脸红了。”梁安惠又不依不饶地看了眼何洁,“何洁脸也红了。”
“我估计你们都会这么揣测。”谢英鹏长嘘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坦荡起来,“柯东辉的坏,无疑会危害到别人,不整治他怎么能行?我可没有整人的瘾,更不会因为何洁跟了他,心存记恨而整他……”
刚下夜班的谢英鹏接到了莫国良的电话,莫国良说约了几个同学去吃农家菜,让谢英鹏在监管支队大门口等他。
谢英鹏跟着莫国良走进了餐厅。
莫国良转述何洁的话,谢英鹏觉得不对劲儿,像是自己做了不对的事。他想作些解释,他问:“何洁没说我因为什么整治柯东辉吗?”
谢英鹏跟何洁毕竟有过那么藏书网一段难以忘却的感情,他脸觉得有些发烧地说:“你就老实地坐那儿吧,我坐哪儿都一样。”
何洁直视着谢英鹏,突然脸色不好地质问:“我听说他在里面很不好,不好的原因是你整治他。”
何洁离开椅子,神经质般地在谢英鹏的身后抱住他的腰,把泪水婆娑的脸贴在谢英鹏的背部说:“谢英鹏,我求你了,照顾下柯东辉吧,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呀!”
谢英鹏解释着:“可能我昨晚值班没休息好的原因吧。”
何洁起身把桌上的酒瓶拿在手里说:“这杯酒我给大家斟满。”说着,她给别人包括自己的酒杯斟满了酒。
谢英鹏观察了何洁,何洁像很能胜酒力似的,在外表上看不出喝多的样子。
“值班肯定是休息不好的。”何洁犹豫了下,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话,“柯东辉在里面怎么样?”
服务员停止了手里的活,领谢英鹏到二楼,给他打开了一间客房。
谢英鹏的话有些模棱两可:“还可以吧。”
半个小时后,谢英鹏在监管支队大门口上了莫国良开的别克商务车。他在副驾驶位置上扭头见车上已拉上了两个男同学和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忧郁的面孔很有意味地看着他。看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何洁。谢英鹏避开何洁的目光,嘻嘻哈哈地挥手说了声“同学们好”。
谢英鹏把话挑明了说:“何洁是不是也认为,我是因为她跟了柯东辉,我因为记恨而整治柯东辉呢?
九九藏书网
“没事,往回返时,他们山庄的人有回市里的,别人可以替我开车。”莫国良举起酒杯说,“咱们同学之间聚会的时候少,但我相信,即使我们长时间不见面,我们内心的情感仍是真挚的,来,为我们真挚的友情干杯。”
谢英鹏的话,也显然刺激了何洁。她转身到谢英鹏前面,用带有仇视的目光盯着谢英鹏,偏激地说:“你是不是因为我跟了柯东辉,没有跟你,于是你心存记恨,借机挟私报复。”
“你是不了解何洁呀!”莫国良说,“何洁觉得对不起你……”
接着梁安惠双手合一,满是感慨地说:“唉,青梅竹马的感情难忘啊!”
男同学随莫国良把酒干了,两个女同学也稍慢些地把杯中的酒喝了。
莫国良看了眼手表说:“10点多了,咱们先开饭。开完饭,愿意钓鱼的钓鱼,愿意逛风景的逛风景。”接着他对站在餐厅门口的一个穿着厨师服装的胖男子说:“刘大厨,给我们来两样鱼,再弄点儿农家菜。”
莫国良把车开到镜泊湖附近的一个山庄,大家下车观摩着山庄。山庄的主体建筑是个大别墅,别墅三面临水,景色优美,清静雅致。何洁忧郁的神情开朗了些,她环顾着周围的景致说:“这地方真的不错,很美。”
莫国良在餐桌上给每人的酒杯里都斟上了白酒,在谢英鹏的印象中不沾白酒的何洁,竟也默许了。
何洁的这句话,再次刺激了谢英鹏,他轻笑了一下说www.99lib.net:“你很会利用感情啊?用过去你跟一个男人的纯真情感,来实现你对另外一个男人,也就是对你丈夫的关照……”
别人都响应着,唯有谢英鹏说:“我昨晚值了一宿班,有些累,想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刘大厨说了句:“好的。”就回身进厨房忙活去了。
“他是我丈夫,你知道吗?”
谢英鹏把身体闪开说:“进吧。”
谢英鹏身后挨着男同学梁安惠,梁安惠调侃地说:“谢英鹏,你上后边来,我给你让地方,你应当跟何洁坐在一起才对。”
“她话里很明显有这个意思。”
何洁欲通过莫国良接触谢英鹏,好达到照顾柯东辉的目的。
莫国良告诉服务员准备几把鱼竿,他对同学们说:“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咱们还是钓点儿鱼拿回家吧。”
何洁喝过一口酒后,看了眼手中的多半杯酒对谢英鹏说:“这些酒是我敬你的……”她低头思忖了一下,似乎要说些什么,可抬起头只说了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吧,干。”
谢英鹏打断莫国良的话说:“已过去十多年的事了,这个话题就不要唠了。”
正如何洁所说,谢英鹏喝两杯白酒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他现在清楚地意识到,今天的不胜酒力,是源于何洁的出现引起他的情绪上的反应。他内心很复杂,既有何洁出现给他带来的失落和伤感,又有对何洁的怜惜,虽然他在莫国良面前说得义正词严,但内心还是引发了对柯东辉管理上的反思……
http://www.99lib.net英鹏踌躇间,何洁不高兴地问:“啥意思?就让我在走廊里这么站着?”
谢英鹏把手机揣进裤兜,拿起衣架上的外衣说:“我们该走了。”
“我知道。”
谢英鹏提醒莫国良说:“你开车,不能喝酒。”
谢英鹏正躺在床上酣睡间,传来了敲门声。他起身开门,见何洁站立在门口。
谢英鹏不知怎么觉得头晕得厉害,他勉强应付着陪到散席。
谢英鹏也只得把杯中的酒喝完。
别人看着梁安惠的表演,哈哈笑了起来。
“行,你休息去吧。”莫国良对收拾餐桌的一个服务员说,“你领他到客房去。”
何洁进了客房,坐在椅子上说:“我记得你挺有酒量的,怎么今天不能喝了。”
莫国良的话,使谢英鹏想到了柯东辉,他不想跟与柯东辉有任何关系的人接触。况且在旁人面前,他更不想留下自己跟柯东辉家人接触的口实,他不由得说:“就因为何洁找我,你就张罗了这么个场合?她若有事找我,直接找我不就得了。”
莫国良跟这个山庄的人很熟,山庄的人见了他,有的客气地跟他打着招呼:“莫副局长来了。”或者用脸上的微笑欢迎着他。
谢英鹏避开何洁的目光,站立着面冲窗外说:“柯东辉在里面很不安分,监管场所对不安分的在押人员采取些措施是正当的。”
谢英鹏问莫国良:“你怎么想起今天找同学到这儿来呢?”
何洁松了手,不过脸仍旧贴在谢英鹏的背部说:“看在你我有那么一段感情的份99lib.net上,你就答应我的要求吧!”
何洁沉默着,很不是心思地随着谢英鹏出了客房。
何洁的这句话虽然刺耳,不过谢英鹏已意识到她或许会说这句话,他淡笑下说:“何洁,你想得太复杂了。”
“你让我把话说完行不行?”莫国良说,“何洁是有事要找你,因为以前她认为对不起你的原因,她无法向你开口。昨天我刚从外地开会回来,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说有事跟我谈。她到我单位,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自己丈夫柯东辉被抓后,自己处境的艰难。她说柯东辉已从看守所传出信来,信上说你主管柯东辉的监室,信上还说你始终整治柯东辉。何洁说柯东辉无论是怎样的坏人,可他毕竟是跟她生活十余年的丈夫。何洁找你要说的事是,她希望看在你和她同学一场的份上,让柯东辉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少遭些罪,不要再整治他。可何洁的这些话,又无法直接找你说,所以我今天张罗了这么个场合,给何洁创造一个跟你言谈的机会,即使她不跟你说,我现在已把她要说的话转述给你了,你要是能帮她一个忙,我看你还是帮她为好,这个女人无论以前如何,但她现在还是挺可怜的……”
何洁举起酒杯说:“我这杯酒是感谢的酒,你们也都知道我家发生的事情。我家发生的事情,对一个家庭来讲,是最大的不幸。至于事情我不详说了,我感谢同学们这段时间来给我的安慰,更感谢莫国良能够创造今天这个相聚的机会,出于感谢我自喝一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