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节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谢英鹏冷峻地直视着柯东辉,问:“你头上怎么有血呢?”
柯东辉既驯顺,又世故地说:“是我不服从管理,自己撞暖气片造成的。”
这时栾宇走了进来。
在10监室,柯东辉正对徐克柱施虐。监室的右前角碗架柜处是监控的死角,柯东辉先是把徐克柱拽到碗架柜处,接着用膝盖顶在徐克柱的腹部。徐克柱弯下腰,他又连着几脚把徐克柱踹倒在地,徐克柱刚喊出“救命……”柯东辉哈下腰用手卡住他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托起,被托起的徐克柱已是满脸血污……
谢英鹏领徐克柱出了监室。
柯东辉散漫地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充满了阴森和傲慢。
柯东辉脸上的傲慢和阴森已消失殆尽,露出了可怜的乞求相。
谢英鹏和栾宇一同靠近柯东辉要把他制服,柯东辉挣脱两人,把头撞在墙上喊:“管教打人九*九*藏*书*网了,我不想活了。”
栾宇领着“劳动号”一走出办公室,谢英鹏指着柯东辉说:“你不是不想活了吗?现在这办公室就咱两人,你接着自杀,我不会阻拦你。”
谢英鹏找其他在押人员核实后,填写了使用戒具审批表,单东方审批完,他领着两个“劳动号”(刑期1年以下、干零活的在押人员),拿着脚镣和戴脚镣的工具,返回了10监室门口。
柯东辉叫板道:“随便你。”
一个“劳动号”近前要给柯东辉戴脚镣,柯东辉抬脚把“劳动号”踢坐在地上:“滚你妈的。”
在柯东辉的眼里,看守所的法规以及负责看押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对自己似乎是没有威慑力的,他犹如在无人之处,拳脚翻飞,毫无顾忌。其他在押人员看到柯东辉的狠劲儿,想到他在社会上的恶九九藏书名,没有一个敢下地喊报告,或是摁墙上报警的按钮,都心悸地看着眼前的场面。
柯东辉没料到谢英鹏会这么对待自己,他心里骇然,有种濒死的恐惧。他退缩着叫喊:“谢管教,我服了。”
柯东辉在走廊里叫喊,无疑对其他在押人员会有不好的影响。于是谢英鹏对栾宇说:“把柯东辉弄到办公室去。”
谢英鹏说:“你蹲下。”
柯东辉猛地起身,把栾宇推个趔趄说:“别拽我。”
栾宇过来拽了下柯东辉说:“听不懂话呀?起来戴戒具。”
谢英鹏说:“那照你的意思,别人说的都属实了?”
在走廊里,徐克柱说了自己与柯东辉在外边的矛盾,接着他又说:“刚才,他把我叫到了他跟前,然后把我拉到碗架柜处,二话不说就开打,还差点儿掐死我。”
“是。”柯东辉沮丧地应着,随谢99lib•net英鹏和栾宇走出了办公室。
谢英鹏问:“你今天为什么打人?”
谢英鹏说:“那好,你既然承认违反了监规,那你站起来加戴戒具吧。”
“好啊,只要你能承担得起责任。”柯东辉说着,起身把头接连向墙上撞去,但头碰在墙上的痛楚,使他撞击的频率和力度明显减少和减弱了。
两人在“劳动号”的协助下,把柯东辉拖进了民警办公室。
栾宇气得握紧了拳头,但他克制着自己说:“好,我不拽你,那你主动配合戴戒具吧。”
直到响起了开门锁的声音,柯东辉才松开了卡在徐克柱脖子上的手。徐克柱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双手抚摸着胸部,仰脸急喘着气。
柯东辉无法再编出别的理由,只得靠墙慢腾腾地坐在了地上。
谢英鹏指着柯东辉说:“你老实点儿。”
柯东辉转过脸,可并没有把目光转http://www.99lib.net向谢英鹏。
谢英鹏松开了抓住柯东辉头发的手,柯东辉跌坐在地上,过了半天神志才恢复过来。他摸了下湿漉漉的头发,见满手是血。
柯东辉没言语。
谢英鹏看了眼柯东辉说了句:“你先回铺上去。”
像见到救星似的,徐克柱立即跪在谢英鹏的跟前,指着柯东辉说:“管教救救我,他要整死我。”
柯东辉阴冷地斜视徐克柱一眼,像没事般地回到了板铺上。
柯东辉的头很结实地撞在暖气片上,他顿觉眼冒金星,疼痛难忍。可谢英鹏并没有停手,柯东辉的头在他的摆布下接连撞向暖气片。
柯东辉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反正我已被判处死刑,烂命一条,你们能把我怎么的?”
谢英鹏淡笑着说了声“好”。接着扭头对栾宇说:“你先把两个‘劳动号’送回去,我要单独跟柯东辉谈谈。”
柯东辉在社会上的恶www•99lib.net行,加之他对谢英鹏曾有过的伤害,使谢英鹏对他有种国仇家恨般的愤慨。谢英鹏冷笑一下,孤注一掷地猛然抓住柯东辉的头发说:“你这么撞头是死不了的,我教你怎么撞。”说着,他拽着柯东辉的头向墙上的暖气片撞去。
谢英鹏厉声说:“你腿不好,那你就坐在地上。”
谢英鹏愤懑地用手指点着柯东辉的脑袋:“别看你烂命一条,我也要在你临死之前让你懂得什么是看守所的规矩。”
栾宇把监室门打开,冲里面喊:“柯东辉出来。”
柯东辉的眼睛直视着墙壁:“我腿不好,蹲不了。”
谢英鹏说:“你把脸转过来,对着我。”
柯东辉冷笑一下:“你不是都了解完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谢英鹏走进了监室,民警栾宇站在监室的门口。
谢英鹏说:“你神志还可以,没说糊涂话。跟我出去,把戒具戴上。”
柯东辉坐着没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