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道别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道别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遣退了所有人,只剩下彼此。监狱中的老头子过得并不如意,他罹患中风,双腿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右手也不太灵光,只有一双眼睛,依然满满都是那种令人畏惧的光芒。
两人四目相对,良久无话。
“只要你动手,我的律师团队就会把你送进监狱,”老人诡黠地笑了,“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过来陪伴我?”
“砰”的一声,季晴川的胸口毫无预兆地爆开一朵血花,淡淡的硝烟味沿着风的轨迹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然后才是血的味道。秦枳不可思议地望向声源的方向,却看到桑荷双手执枪,整个人都在不停地发抖,表情却异常平静,仿佛没有任何事曾经发生。
“我早说过,你比我的儿子更了解我,而我对你,比对自己九_九_藏_书_网的儿子更加纵容。”
说完这句话,他放开手,起身整理西装,大步离开。
终于,她也有了能够与他心意相通的一刻。
忽然之间,老人的眼神之中现出一丝惊诧和挫败,而这种感觉令季晴川无比畅快。
“我说过,刚才是你人生唯一的机会,你错过了……”说完这句话,他缓缓跪在地上,秦枳本能地伸手去扶,耳畔却传来季晴川微弱到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我比你幸运,我们在一起四年……”
他从未像此刻那样希望解脱。
“坐拥全世界的感觉,怎么样?”老头子笑起来,眼角的皱纹证明他已经多么苍老。
“我不像你,我不会为了任何理由杀死所爱的人。”
当他得知秦枳回来之后九-九-藏-书-网,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前往监狱探视Jo。
“你这样的人,只是毁掉你的帝国远远不足以毁灭你,我想要你体会到的,是被神所遗弃的感觉,被剥夺了所有选择,最终只能绝望地死去。我不会给你公平的机会,一次都不会。”
“保护她,是本能,而杀掉她,是选择。”他抬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会失去她,你会夺走她,从那一刻起,也许就注定了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死她。我说过,是选择就会有风险,只是到了那时,都太迟了。以为报了仇就能拥有全世界,回头看的时候,一起分享的人却不在身边,她死了,我的人生其实一无所有。”
桑荞死后,他一直不断被抑郁症所纠缠,无数次地想要去往http://www.99lib.net那个有她的世界却放不下对于父亲的仇恨,他想看他痛苦,想他生不如死,但是他终于被击溃,在被他称作父亲的那个人说出“只要你活着,就是我赢”的那一刻。
但很快,他仍旧笑了:“那你呢?用尽全身力气去爱的那个夏琳·宋,现在还在你的身边吗?”
“我想了很久,你最在乎的到底是什么,”仿佛没听到他的问题,季晴川只是非常阴沉地开口,“钱?权利?都不是。你所享受的,只是成为神的感觉,醉心于把人类变成受欲望支配的木偶。越是强大的存在,你就越想摧毁他们的内心,就像对待穆庭恩,你允许他调查到那么多秘密却始终没有杀他,就是要他死在他所信任的代表正义和自由的联邦政府手上,你喜欢让人九*九*藏*书*网体会到绝望。”
“他们?”季晴川发出轻蔑的冷笑,“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我不像你,我可以自由支配我的人生,我会用头脑来做到你只会用金钱去争取的,比如,中风的感觉,怎么样?”
秦枳闻言,只是冷笑,他再一次握紧手中的枪。
“当一个人背靠权力时,他总是很自信,而一旦他选择正义,就会恐惧。因为权力总是强大的,而正义却过分渺小。”季晴川沉默地笑着,“你从不相信正义,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说完这句话,他缓缓闭上双眼,非常宁静。

“还有什么遗言?”秦枳手中的枪,对准了季晴川的胸口。
话音未落,男人突然起身,一拳将老人打翻在地:“不要跟我提她的名字,如果不是你99lib•net,我不会失去她。”
“我不会如你所愿的。”他的眼神忽然闪过一闪即逝的惊讶,但他尽量不动声色。
“除非你死。”老人狠毒的目光钉牢了季晴川,“只要你活着,就是我赢。”
长久以来不肯让她痊愈,不过是因为他知道,只有她的精神有问题,才不会因杀人而入狱,这些事他一早就想得非常清楚。
“哈哈哈,”Jo伏在冰冷的地上,却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但他依旧笑着,“你赢不了我,你是我的儿子,特拉亨·伯格家的一切交给你,再合适不过。”
季晴川的嘴角虚弱地上扬,他知道桑荷手里的枪,正是在他走进这扇大门的那一刻亲手交到她手上的。
季晴川蹲下身来,揪住对方的领子,轻轻地笑了:“我保证,在你余生的每一天,都是地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