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魔鬼酒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魔鬼酒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短时间的沉默之后,伊冯娜与泰伦斯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不可置信地放下了杯子。
但是,仅仅只是看到就会满足吗?以帕特里克一向对待起泡酒的态度,即便是做出用翡翠庄来交换阿佛洛狄忒的配方这种事也不足为奇,那么,他真的不会试图做些什么来将这份配方据为己有吗?
泰伦斯跪在地上,除了这些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就连此刻躺在那里的尸体是谁,也完全没有余地去确认一样。
这个时候,桑荞忽然发现,酒柜的位置,似乎稍稍移动了一些。
“因为,这些酒瓶的碎片,”伊冯娜有些迟疑,“似乎比普通的起泡酒瓶要更薄一些,我手上没有工具,只靠眼睛看的话,也觉得打薄了接近1/5,也就是说,这种酒瓶所能够承受的压力,必然相对更小一些。”
伊冯娜红了眼圈,走上前去将泰伦斯抱在怀里。
发现这件事的同时,她的目光就在整个工厂扫视起来。由于这里保存了大量的成品或是半成品酒,整个工厂遍布着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橡木酒柜和酒桶,绝大多数都有二三十年以上的历史。然而此刻这些柜子的位置居然全部发生了微小的变化,大约向后退去了0.5厘米左右,露出了与长期有人走动的地面截然不同的崭新颜色。
“除了稀释葡萄汁中的糖分,酵母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季晴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那就是抑制二氧化碳的产生。”
而秦枳的手,默默握住了桑荞,十指交缠。
“怎么会这样……”当桑荞四人冲进工厂的时候,泰伦斯已经神志不清地抱头跪在了地上,伊冯娜站在满地碎玻璃与流失的粉红色液体中间,茫然地回头看着他们,而在那爆炸源的中心,所有一千二百支粉红起泡酒已经几乎全部炸裂,更可怕的是,全身被飞溅而出的碎玻璃扎得体无完肤的帕特里克,此刻就横躺在冰冷的石质地板上,鲜血混合着起泡99lib•net酒的颜色,香气与腥味弥漫在整个工厂的空气之中,味道令人难以忍受。
秦枳的脸上忽然显现出无法理解的表情来:“我的头已经不痛了,我现在很好。”
“只是简单的爆桶吗?这么晚了,帕特里克在这里做什么?”他蹲在地上,开始检查满地的玻璃碎片,然后他看着受到太大打击仍旧不能说话的泰伦斯,无可奈何地把目光转向了伊冯娜,“或许你不介意为我们讲解一下起泡酒的制作过程。”
这样精准的距离,庞大的数量,绝不是靠一个人或是几个人的力量就能够做到的,反而比较像是小型且集中的持续晃动所造成的,比如地震。
很快汽车的引擎声在外面响起,渐渐消失不见,桑荞的表情,缓慢地松弛下来:“我想,我们至少应该先报警。”
显然,季晴川也注意到了同样的事情,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回头对其他三人道:“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喝一杯?”
是啊,从亲笔信到盲饮会,每人一支赠酒,再到空白的两个半小时,几乎可以看做是一个无比顺利的诱导过程,让帕特里克相信自己得到翡翠庄的概率只有1/3甚至更少,这时再抛出一个对他来说极具吸引力的诱饵,他就会铤而走险,就算得不到翡翠庄,至少也要亲眼看到阿佛洛狄忒究竟是什么样子。
“可是他没在房间里,你就马上想到了他势必会趁着遗嘱公布之前的这段自由时间来到酿酒工厂?”桑荞帮她说出了后面的话,“你知道,他对阿佛洛狄忒势在必得,就在泰伦斯透露雨果做了一支粉红起泡酒的那个瞬间。”
“但雨果并不是一个成熟的起泡酒制作者啊。”伊冯娜犹豫着说出自己的观点,“他之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允许我们接触起泡酒,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亲眼目睹过同为学徒的同伴惨死于一场起
www•99lib.net
泡酒爆炸事故,所以,与其说是厌恶,倒不如说是恐惧来得更加贴切。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早在18世纪早期,起泡酒产量开始增加时,酒窖工人需要全身穿戴铁质的防具以免受伤,在发酵过程中,如果对气压的控制不当,就会使瓶子还在酒窖陈年时爆炸,同时一个瓶子的爆炸可引发其他瓶子随之爆炸,酒窖损失20%到90%的藏酒是很正常的。而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酿酒师对于发酵及二氧化碳气体的产生并没有足够的了解,所以起泡酒也被称为‘魔鬼酒’。”
季晴川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最好让欧阳绯过来一趟,州警察是不受FBI控制的,如果这件事和组织有什么关系,恐怕到时我们会比较被动。”
“你呢?在你身上背负着大量的欠债,你也想要它?”
“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伊冯娜的脸色极度惨白,她不断尝试组织自己的语言却依旧不得要领,最终只能向桑荞投来求助的眼神,“夏琳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三人的目光,一起落在了泰伦斯的身上。
很快,听到声响的所有人聚集在大厅里,除了帕特里克和伊冯娜。
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拨通了秦枳的电话。
“不!”伊冯娜有些慌张地急忙否认,并坦率交代了自己之所以会在这里的原由,“今晚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打开了那瓶克鲁斯·格拉斯沃开始醒酒,我承认今晚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心情恶劣,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泡了一个澡,并且点了一些香氛蜡烛。可是之后不久,烛火忽然开始诡异地闪烁不停,我的视线也开始觉得不清晰,我觉得非常害怕,马上想到要去找帕特里克。”
秦枳的眼神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然后,他拉过了受惊过度的桑荷,不再看桑荞的表情:“我们走。”
桑荞和季晴川的眼神交汇藏书网,夜风袭来,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她回头对秦枳说:“这里太冷了,让菲奥娜陪你回去吧。”
“……”伊冯娜无法说出帕特里克不是这种人的话,她只能保持沉默,但季晴川却显然不想就此放过她。
“不是你的错,”伊冯娜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了出来,“我想,也许是雨果容不下帕特里克……”
可是,在二次发酵都已经完成、酒体日趋稳定的时候,就在帕特里克进入工厂这短暂的时间里所发生的爆炸,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吗?
桑荞在地上随意拾起了一片碎玻璃,那是瓶身的一部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的外壁光滑,而内壁却有细小的粗糙花纹。为数不多没有爆炸的完整酒瓶,酒液只占了整瓶的大约2/3,虽然可以理解为除渣之后尚未换瓶,但酿酒界普遍认为瓶中氧气及暴露在氧气下的面积相对于酒的体积越小,所酿出的起泡酒质量就越好,所以这种做法,显然会给人一种十分外行的印象。除此之外,酒柜的摆放十分密集,一共一千二百支的酒,其他同样长度的酒柜一排可以摆放十二支,而为阿佛洛狄忒特别订制的这套酒柜,一排居然可以摆放十五支,瓶与瓶之间几乎完全没有空隙。
四人各执一杯,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
“我需要你在安全的地方。”
“是我害死了帕特里克,是我……”这个始终长不大的男人将整张脸埋进了自己的双手,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你不需要我吗?”秦枳没有理会季晴川,仍旧望着桑荞,而桑荞的回答却异常坚决。
“我们一起去。”桑荞扬了扬头,包括秦枳和季晴川以及桑荷在内的四个人全部上了她的吉普车,跟在泰伦斯的奔驰身后,向着此刻幽深漆黑的山谷一路飞驰而去。
“为什么是帕特里克?”季晴川步步紧逼。
“菲奥娜不适合留在这里,我想你们的确应该一起回去,”季晴川点头表示同意,
九九藏书
顺便看了一下自己的怀表,“作为一个病人,最好的帮忙就是量力而行,已经过了午夜,你应该好好休息。”
桑荞随意拿起架子上一瓶红酒,发现其中的液体果然像是被人剧烈晃动过,微微浮着一层泡沫。
这话说出来,桑荞和季晴川都陷入了沉思。
“是我,酵母是我放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泰伦斯颤抖的手指放开杯子,好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开始激动,“是我害死了他……”
桑荞会意,在附近的长条桌上各式各样的红酒杯中取了四支郁金香杯,打开一瓶完好的阿佛洛狄忒,将每个杯子注入七分满,当酒液接触到干爽的杯子时,瞬间爆发出大量的气泡,这是二氧化碳遇到纤维之后产生的成核现象,而由于这套杯子也是为起泡酒定制,特意通过酸蚀的方式将内壁弄花,使气泡持续产生,看在眼里异常赏心悦目。
“甜得发腻,”伊冯娜皱起眉头来,“雨果怎么可能会犯这种错误,是酵母放了太少的缘故吗?”
“他毕竟是我的哥哥,在我想要依靠什么人的时候,很难不会第一个想到他。”伊冯娜轻轻摇了摇头,“而且有些话,我一直想和他说。雨果已经死了,就算他在世时不接纳我们或者没有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们和泰伦斯毕竟还是一起长大的亲人。而且泰伦斯的性格一向最温和,他不会将我们拒之门外,所以如果帕特里克愿意,我们完全可以在公布遗嘱之前达成共识,无论是谁继承翡翠庄,都可以三个人一起经营下去不是么?”
“阿佛洛狄忒,这是雨果留给我们的最后一样东西,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帕特里克的尸体已经呈现惨不忍睹的状态,大量飞溅而出的碎玻璃切入他身体的各个部分,几乎有些支离破碎的趋势。桑荞知道自己面对这样的尸体仍然不够冷静,而季晴川却可以面不改色地寻找死者身上的致命伤:“爆炸造成玻璃片飞溅,切入九九藏书网了他的各处动脉,失血过多而亡。”
“泰伦斯说过,二次发酵已经完成。”季晴川抱肩,陷入了沉思。
“当然。”伊冯娜慌忙点了点头,“制作起泡酒的传统方法叫做‘香槟制法’,经过和静态酒完全相同的一次发酵及装瓶后,酒体会在瓶内进行二次发酵。二次发酵需要在酒内添加数克的酿酒酵母,大部分品牌都会使用自己的独门秘方,然后继续发酵至少十五个月,达到所需的陈年年份之后,就要进行除渣,即除去瓶中的酵母残渣。第一步是转瓶,通过每天对瓶子的细微转动,使瓶内的酵母残渣聚集于瓶子的颈部;接下来对瓶颈进行急速冷冻,然后开盖;瓶内压力会将残渣及碎冰喷出。此时迅速封上木塞,防止已生成的二氧化碳的流失。”
“可是从华盛顿赶来这里,至少得十个小时以上。”
“有你和我还不够么?”季晴川的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骄傲,走过桑荞身侧,向帕特里克陈尸的方向走了过去,而桑荞无奈,只得通知柯景伦联络欧阳绯,她想,作为爱丽丝案的负责人,至少他有权知道案情的进展,更何况,她现在没有时间向欧阳绯解释自己自作主张来到这里的理由。
桑荷求助一般望向季晴川,而后者只是微笑点头:“有事打电话给我。”
“怎么说?”桑荞不禁侧目。
桑荷尖叫一声,回头把脸埋进了季晴川的怀中。
“不,雨果是真正的天才,”桑荞拿起一瓶碎裂得不彻底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些液体,透过灯光看了过去,“不同于一般的粉红起泡酒,这支阿佛洛狄忒的颜色,竟然是纯正的鸽血红啊,如果它能够顺利上市,一定会成为震惊世人的作品。”
“是酿酒工厂的方向,”泰伦斯狂奔出去,脸上的表情夹杂着极度的震惊以及难以名状的恐惧,“我必须马上过去,阿佛洛狄忒绝不能有事。”
她的话点醒了季晴川的灵感:“所以帕特里克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