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五章:钥匙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五章:钥匙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晚上有宴会,一起来吧,难得帕特里克和泰伦斯都在。”她这样说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带礼服了吗?没关系我们身量差不多我可以借你,今晚一定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等下杰特看见你一定要他后悔到死!”
“好吧,那么到了目的地之后,你只能休息。”在确定把时间浪费在说服秦枳身上不会有任何结果之后,她就放弃了本来的想法,“我来帮你包扎。”
他们甚至拥有长期租住的套房,乃至私人的酒窖。每年葡萄成熟的时候,酒庄都会在隶属于两人名下的葡萄藤上采摘新鲜的果实,酿造出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红酒。
桑荞并没有告诉秦枳,她之所以对这个地方这么熟悉,是因为在她和季晴川一起的那些日子里,这里曾是他们最喜欢的避世之处。法式的房间风格,全套的意大利被褥,加上温暖的壁炉,超大的浴缸,还有无可挑剔的红酒美食,每一年,他们都会尽量在百忙之中专程来到这里,享受一个漫长的假期。
“当然。”桑荞挂断电话,抬起头来看着秦枳,想了片刻,才对他说:“我现在要去一趟加州,你……”
那一九九藏书网晚,桑荞趴在餐桌前,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一条厚厚的毯子,这个家里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会做这种事。
“抱歉,翡翠庄园由于私人原因,已经暂停营业了。”
“……”桑荞感觉自己的头,一个就要变成两个大了。
“怎么会这样?”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快步走进来,仔细检查他的伤口,本来已经肿得核桃一样的眼睛顿时又红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此时此刻的大门紧闭,像是已经不再欢迎游客造访一般。
他们在警局找柯景伦拿了钥匙,然后搭乘最早一班直飞加利福尼亚的航班,又在当地租了一辆牛仔公公吉普车,一番长途跋涉之后,两人终于抵达了本次旅途的最终目的地,加州著名的红酒之乡,纳帕谷。
奇怪的是,秦枳揪了整晚的心就这么不可解释地融化开来,此时此刻,他感觉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喜悦感,就连方才还难以忍受的疼痛也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不见了一样。然后,他再度捧起她的脸,不同的是这一次,他覆上了她的唇。
电话那头的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爽快地同意了:“有什么需要帮九-九-藏-书-网忙的,随时打给我。”
话音未落,面前的电子锁已经打开,四米高的雕花铁门在眼前缓缓展开,桑荞驾着租来的牛仔公公驶过郁郁葱葱的橡木林和玫瑰园,循着路边的薰衣草和迷迭香就进入了酒庄,绕过巨大的喷泉之后,欧洲古堡风的主建筑群便气势恢宏地出现在了眼前。
“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要紧。”他捧起她的脸,专注望了她一时,然后吻上了她的眼睑,“我真是太差劲了,居然让你哭成这副样子。”
“好,我会去确认的。”桑荞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小心开口,“这件事,绯知道了没有?”
车子还未停稳,一个身着香奈尔黑色雪花呢套装的东方女人已如花蝴蝶一般飞了出来,桑荞步出驾驶座还未站稳,便被对方扑进了怀里。
那是一个熟悉的女声,桑荞犹豫片刻,试探性地开口问道:“伊冯娜?”
“我们在爱丽丝的遗物中找到了一把钥匙,”柯景伦笑起来,“她随身的手袋中没有任何该有的东西,电话、钱包全部没有,只有一把手枪,和一把并不属于她住所大门的钥匙。”
发现她在身后,他便长长叹了一口气,有些艰九九藏书难地在镜中朝她微笑起来:“本想把你抱到床上去的,可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好像有点困难。”
“那么,你查到这把钥匙的来源了?”
“我知道时间不太对,不过,”电话那头传来他仍旧爽朗的声音,“我想我应该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但是毕竟,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岂止啊,还带了不知哪里来的小丫头!住在你们的套房,喝着你们的藏酒,还在你们的葡萄园里散步!”说完这句话,她忽然停下来,双手捧起桑荞的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懂了,你一定是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才找了个帅哥来向杰特示威的吧,哦,我可怜的小夏琳……”
“没事,”桑荞笑了,“我是说,交给我就好,不必让他分心了。”
“还没,怎么了?”
“什么事?”在爱丽丝案被定性为自杀之后,欧阳绯便有意不再叫行动小组参与其中,而是指定给柯景伦处理全部的后续事宜,他这样做,一方面自然是希望节约有生力量,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罢了。
外面天还未亮,她站起来,擦干脸上未干的泪痕,向着有水声的盥洗室走去。
“嗯——”
99lib.net
伊冯娜的脸红红的,显然已经喝了不少,她仔细打量了一遍桑荞的样子,才注意到了副驾驶上走下来的秦枳,于是咯咯笑着拍起手来,“我就说杰特怎么会放着这么好的女人不要,原来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秦枳满意地笑起来,跟在她的身后走进了盥洗室。
“哇哦,连这个你都知道啊?”柯景伦由衷赞叹了一声,“远是远了点,不过地点又不是我选的,我有什么办法?”
“所以这是她想要留下来的讯息吗?”
“你说什么?杰特也在这里?”桑荞的眉,皱了起来。
翡翠庄园,则是其中最为著名的酒庄之一。
她看到镜子里的秦枳脸色异样苍白,正在处理自己肩上已经裂开的伤口,通红的医用纱布散了一地,痛得他连眉心都扭在了一处。
桑荞按了几十次门铃,才听到对讲机里传来了一个微醺的声音。
“你在哪儿,我当然就应该在哪儿。”他不悦地打断她的话,显然已经看穿了她的意图。
“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不会再说那种话了。”她哽咽着,尽量小心翼翼地抱住了他仍旧滚烫的身体,哭得更加伤心起来。
“我?”桑荞莫名指向自己的脸,“我为什么要去寻死?”九_九_藏_书_网
想着这些,酒庄的大门已在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那一端沉默片刻,忽然换做了欢快的惊呼:“夏琳?不会真是你吧?快进来!”
说罢也不给人解释的机会,一面牵起桑荞的手向着大厅走去,一面还不忘招呼身后的秦枳:“你好,赖特先生,麻烦你把行李拿进来吧,夏琳我先借用一下咯。”
“好久不见亲爱的,看到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我一向都是一个很直接的人……”他笑着,便向她的锁骨吻了下去。

“答对了!”电话那边的人漂亮地打了个响指,连这一边的桑荞都听得清清楚楚,“翡翠庄园,3-207套房。”
而数以万亩的葡萄园与酿酒工厂,就隐藏在这片主建筑身后的巨大山谷之中。
“翡翠庄园?”桑荞内心的疑惑开始破土而出,“你是说加利福尼亚的纳帕谷?”
“现在不行……”仿佛察觉了他的意图,她有些吃惊地抱怨起来,却又不敢过分拒绝而牵扯到他的伤口。
正在这时,桑荞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秦枳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而桑荞则趁机跑到了客厅,拿过手机看到来电人居然是柯景伦时,便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通话键。
“我猜十有八九不会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