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雪迹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雪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离开日本的时候,秦枳的伤口尚未痊愈,几乎是在旅途刚刚过半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烫,尽管桑荞竭尽所能的悉心照料,秦枳还是在回到纽约的第一时间,毫无意外地烧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放开了她的手,继续向前方走去。
身后关上大门的声音异常轻微,秦枳却忽地睁开了眼睛。他下了床,站在窗边确认桑荞的车子已经驶离,然后走到玄关去,在自己的大衣内袋中拿出了一包白色药片。
他的笑容太自然了,就好像他们的关系比起从前没有任何变化,倒叫桑荞隐约有些恍惚,于是默默别过了双眼:“刚刚才下了飞机,真巧。”
那一刻桑荞的胸口忽然泛过一种不知是难过还是释怀的情绪,就好像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正在与十年前的琳恩缓慢重合一般。她抬起头来,一向冷漠的语气里带着不善掩饰的关切:“那你现在,不是应该好好保护自己吗?这么晚了,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在电梯门阖上的瞬间,季晴川望着秦枳将桑荞抱在怀里的动作以及面对自己警告九_九_藏_书_网性的眼神,忽然笑了起来:“夏琳,明天上午十点半到我办公室一趟,很重要,我等你。”
他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却又在下一秒不动声色地微笑起来,向着桑荞伸出手去:“我等了你好久,忍不住有点担心起来了。”
紧随其后的附件详细罗列了目标人物的生平以及近期的所有行程,包括建议方案和狙击位置。
“从超市到公寓,几步而已。”她将右手的便利袋换到左手,顺便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他的怀抱,而季晴川却好像没有放弃的意思,脱下半长的藏青色大衣,披在了桑荞的肩上。
在狭小的电梯间里,他以从未有过的悲伤表情,拥住她的身体,在她耳畔轻声开口:“我真的,很想你。”
她走到床前,用自己的额头轻轻贴上秦枳的,取过温度计看到指针仍旧停留在39.5度的高温,不禁有些担忧地皱起了眉。
他并没放开手,漆黑的眼瞳里几乎能够清晰照出自己的影子:“我最近似乎总在对你说这句话,好久不见,夏琳。”

“真的没关系九九藏书。”她想要婉拒对方的好意,而男人的手已经按住了她试图归还的意思。
桑荞拿了处方出门买药,又采购了一些必要的食材,走出超市的时候,已经黑透的夜色里居然零零碎碎地飘起了雪花,这是纽约今年的第一场雪吧,没想到来得这么早。桑荞耸了耸肩,抱住衣衫单薄的自己,低头向着回家的方向快步走去,不留神却被逆行而来的年轻人撞到了肩膀,雪天路滑,桑荞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便向着路边倒去,她暗叫一声糟糕,下意识地护住了手上的瓶装糖浆,忽然背上暖暖的触感传来,身后已有一人扶住了她的腰,忙不迭回头道谢,那一刻,笑容忽然凝固在了她的脸上。
他低低地咳了几声,尽量把目光集中在屏幕上,然后点开了那封邮件——
“陈年旧事,也值得拿来揶揄我……”她伸出的手还没落下,已被对方握在了手里,桑荞愣了一下,两个人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
“我不是刚好遇见你,而是看到你之后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停了车冲到你身边来的。”他仔细凝望着她的脸,“我以为在http://www.99lib•net冬天过去之前都不会再见到你,夏琳,我很想你。”
已经走到楼下,他按下电梯开门,偏过头微笑起来:“现在就是最后的时刻了。”
季晴川听到他的声音,轻微地皱了眉,然后放开了桑荞。而桑荞礼貌地将大衣退还给他,走出门去,握住了秦枳的手。
桑荞想要回头,却被秦枳有些强制地揽在自己的胸口,所以她无法看到那一刻秦枳脸上凝重的表情,以及季晴川站在那里,扬眉浅笑的挑衅。
“我和绯,很快就会去华盛顿,正式提出对特拉亨?伯格家族的起诉,”他平静地开口,带着一如往常的骄傲和自负,“特拉亨?伯格家的大少爷勒呕,已经决定和警方合作,和浅野夫妇一样,他们都提供了大量决定性的证据;之前一直消失在公众视线之外的宋懋平,也在我们的保护之中;还有绯的同事们这些年搜集到的大量资料,我想不到我们会输的任何可能。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我们都能够活到开庭。”
听他这样说,桑荞倒有些语塞。而季晴川伸出手来示意同行,两人就在这样的www.99lib.net夜色中缓慢地并肩而行,有一些难以言表的尴尬渐渐弥漫开来,路程几乎过半,她才开口。
桑荞的身体几乎僵住,他们之间再没有一句对白,只是等待着电梯缓缓匀速上升,直到十九层终点抵达,“叮”的一声,大门打开,秦枳的脸庞忽然出现在眼前。
次日清晨,桑荞换了件白色小立领衬衫,脖子上戴了一条维维恩·韦斯特伍特土星锁骨链,黑色铅笔裤配黑色绑带及踝靴,外套一件灰蓝色的设计款麂皮西装夹克,袖口一如往常般拉到小臂的位置,长发绑了马尾,背一只托斯卡纳酒红色的赫尔墨斯时尚指南。
他走回卧室,在桑荞的梳妆台前拿起她日常服用的口服型避孕药,将里面的内容全部调换。做完这些之后,他按下了书桌上笔记本的电源。
因为,此时此刻站在她身后的,正是好整以暇的季晴川。
屏幕反射出他的样子异常憔悴,他却似乎毫不在意,连续输入三串密码,打开了自己的私人邮箱,果然,一封未读邮件的提示音响起。
“你要走了?”他滚烫的手贴上她的脸颊。
仿佛没有留意到她的表情,扶九-九-藏-书-网住她的手慢慢移到她的肩,然后,他轻轻皱了眉头:“穿这么少……”
“我们以前也常常无话可说,却从没见你试图找什么话题。”他微微扬起了嘴角,像是玩笑一般抱怨着,于是桑荞就笑了起来,下意识地用空着的手轻轻捶了他一拳。
“祝贺你到达最后的工作,美国律师,杰特·J.”
秦枳的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线,作为北半球第一名的金牌杀手弗兰西斯,他的最后一个目标,竟然是季晴川!
秦枳几乎是在半清醒半昏迷之间点了点头,桑荞便再度俯下身去,轻轻吻上他的脸颊,然后帮他掩好了被角,起身出门。
说完这句话,他再度伸出手来,是牵手的姿势,她沉默片刻,也伸出手来,是握手的姿势。两人彼此凝望,然后,他放下了手,向前一步,拥住了她。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提起有关于季晴川的任何话题。
“嗯,”她微笑着,抬起手来覆上了他的手,“我很快就回来,粥已经做好了,药和水也都放在桌子上,等一会儿你能起床了就吃一点,好不好?”
“案子,进展得怎样了?”
“你刚刚才说过,几步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