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杯酒 Sakura/樱
继续的理由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继续的理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你肯开口,我就留下。”他说得很简单,根本没有任何值得误解的成分。
“我不知道,爱丽丝知道很多内幕,不是FBI就是组织的成员,绝无中立的可能。可是她让我知道得越多,我的处境也就越危险,这无疑与琳恩的期望背道而驰。所以无论她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什么人工作,都绝不可能是我的朋友。至于是不是敌人,如果她是故意选在绯的酒吧告诉我那些事,我想,大概只是为了试探他的身份。”
“如果早几年收到这封信,我一定会听他的话吧,但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生命中也不再只有他一个人,”她静静望着他的眼睛,“成长的代价就是你最终还是会把最重要的人尘封进久远的记忆里,尽管不愿承认,但我终有一天要学会和他的背影告别,明白这些的那一刻,我几乎连哭出来的力气都要消耗殆尽。这么多年了,我像个任性的小孩一样,为了甩开他所带给我的影响,拼了命地变成一个连自己都厌恶的人,却连一次都没有扪心自问过,追逐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我现在说,我想要的属于自己的人生就是成为和他一样的人,我想要为了让全世界都得到自由而战,你会不会笑我不自量力?”
“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她试图辩解,却被他抢白。
可是,找到了就有资格抓住吗?
你不过是在地球的九*九*藏*书*网两端跨过十几年的时间再一次认识了他而已,就以为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命中注定吗?
“没什么要紧,只是来辞行。”他微微一笑,而桑荞的眼神一滞,紧接着,也就自然地微笑起来。
她低下头去,努力想要摆出一副毫无所谓的轻浮表情,试了几次却都是失败,而他看在眼里,终于张开手去拥住了她。
不,连亲情你都要狠下心去舍弃,更何况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
“可惜你从来都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整理好最后一箱文件,天色已经很晚。
如果你带着满身的回忆和未解的谜团就要投身于某种巨大的危险,你还想要抓住吗?
虽是名义上的假期,但她很清楚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她甚至无法确认,未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里。
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有人了解,是你曾多么渴望紧抓不放的事情?
不同于上一次那样目的强烈的亲吻,他只是非常温柔地包容着她,似乎可以就此在那双臂弯中安心地沉醉。而她只是睁大眼睛望着他,直到他洒满了月光的睫毛再一次铺展开来,露出那双湖水一般沉静而又美丽的绿色眼睛。
“所以是欧阳绯?”他眉心轻挑,而桑荞就笑着将食指比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和你不同吗?在年少时爱了一个人,从此所有能够让我有一丁点动心的人,九_九_藏_书_网都像她。你难道不也是一样吗?无论欧阳绯还是季晴川,不都是同一个人的影子吗?就因为我不像他,就没有爱你的权利也不能被你所爱吗?”
“如果我跟你约定,回来后第一个就去见你,这样也不行吗?”
而他只是紧了紧抱着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低下头去,像是有些安心一般,微微地动了动嘴角:“你还记不记得,当初爱丽丝找到我的时候,她说希望我能够继任这个案子的检控官一职。可是琳恩死了,我是他名义上的养女,这么显眼的身份,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必定会引来组织的关注,怎么可能真被授予检控官这种极度重要的职位?而在琳恩入狱之后,行动受到决定性的限制,他们又怎么会任凭这个位置空置长达十年之久?”
桑荞又再回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工作两年的办公室,有些留恋地关上灯,锁了门,落下电闸,然后转身离开。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然后有些自嘲地笑了:“我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于是她就笑着跟上来,挽过他伸出的手臂,那样子就如同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你知道吗?在林紫绡的案子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收到了琳恩的信,”她像是鼓足了勇气说出这个秘密,而他的步伐,忽然停了下来,“他向我告白,然后要我去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不要再调查下去。”九九藏书
“你听我说完,”她微笑着,并没有更多的动作,“十年之前,琳恩入狱,绯辞职,当时的调查小组是多么地不堪一击,按照正常的逻辑,及时解散才是最正确的决定。但案子没结束,势必要重新成立全新的调查小组,如果所有人都是中途加入,不可能及时掌握到最多的细节,所以我认为,当时必定要有至少一名核心成员留下。”
“你以为是爱丽丝?”
初秋的微风吹过,桑荞下意识地竖起了藏青色风衣的领子,然后,她仿佛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注视,于是回过头去,却望见秦枳正靠在大门外的柱子上,看到她回头,便伸出手来,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还是爱着他。”他眉心轻皱,像是得出了令自己十分不悦的结论。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两人沉默地走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而她的眼神就毫无防备地黯淡了下来。
“那你的决定呢?”
“什么时候,我去送你。”
“你说得没错,比起爱丽丝,我当然选择更相信杰特,除了我认识他足够久之外,还有另一个更糟糕的理由,我总是在某一个时刻忽然感觉到,是琳恩回来了,有些时候,他们的影像会在我心里重合得分毫不差。现在他离开了,我的确很难过,是那种再一次失去一个人的难过和原来他真的不是他的难过,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难过……”
“你会九*九*藏*书*网骗我,如果不能时时刻刻看着你,我就什么也不会相信。”
而她听到这句话,却怔怔地苦笑起来,“你知道杰特为什么离开我吗?他是投身于组织内部的卧底,‘蓝色天国’案中是他救了我,组织的人不会不知道,所以他们为了牵制他,不会轻易让我死,又因为忌惮我而留下了我的妹妹做人质。然而为了不让我的生活随时可能发生意外,他必须尽可能地迷惑他们,推开我,选择菲奥娜,这样我们二个人就会形成一个互相牵制密不可分的三角关系,每个人都能获得暂时的安全,很残忍是不是?也是同一个人,他曾经告诉过我大沼薰可以查,可他不是真的在帮我,不过是算准了组织一定会让我做不成律师,又怕我不肯上钩,这才顺手推了我一把而已。那个人的温柔,或者不如说是他的控制欲,不是一点点的可怕,那样的人,真的爱上了,不怕尸骨无存吗?”
“我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不代表我允许你介入,”她闭上眼睛,已是穷途末路的抵抗,“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在那里不会有任何司法援助,我所调查的每一件事,风险都会高过现阶段的总和,你真的明白吗?”
“That's state secrets(这是国家机密),我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桑荞的眼泪掉下来,在那一刻她终于感觉到被了解。
秦枳闻言,整晚第一次笑了出来:“所九九藏书以接替琳恩的那位检控官,你也知道了?”
秦枳沉默片刻,然后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腕:“我不会。”
“所以她不过是为了要你做个替身,从而缓解真正的调查者所承受的压力。”他有些不解地摇了摇头,带着显而易见的失望,“明知如此,你还是要接受?”
桑荞的眉目忽然柔和起来,向着他的方向走过去。
“和你无关,是我硬要闯进来的。”他轻抚着她的背,“我们一起去日本吧,至少我会留在你身边。”
她沉默许久,终于还是将整张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去,伸出手回抱了他消瘦的肩膀:“当你习惯了依靠一个人,就会渴望他一直在,史蒂文,我真的很怕……”
“等了很久吗?怎么不上去?”
“你就是现在这种无论发生什么都与旁人无关的表情,最让人生气。”他平静注视着她,然后忽然揽过她的头,吻上了她的唇。
他笑了笑,却仿佛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径自向着前方走去,走了几步,回头看她:“要散个步吗,如果你接下来没有约会的话。”
“算是吧……”她不置可否,强颜欢笑的眼睛里却罕有地露出了一丝怀旧的神色,“那个人为了保护我,现在应该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吧,我已经是众矢之的,不能再给他们添任何的麻烦,所以,如果我去日本调查月岛英明的死,至少可以分散组织一部分的注意力,为他们争取到一点时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