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冰山一角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冰山一角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你?是你满心期待看我吃下你学会的新菜,是以为我爱着别人哭得肝肠寸断,是站在我面前指责我根本不在乎你,还是抱紧了我说你要成为和我一样的人?我不知道,只是当我发觉的时候,你的样子已经牢牢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变得空无一片,只有你,你的声音,你的味道,你的一切。
桑荞站在梵高的名作《星夜》之前,久久没有离去,直到闭馆前夕,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很简单,林紫绡被毒杀案件之中,用作凶器的东西明明是纸,它就在每个人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存在着,却始终没有人留意到。因为我们都认为,那些东西只是画。就好像玻璃杯里面不管有什么,果汁、啤酒,还是清水,我们都只会说,‘那杯饮料’怎样,只有当杯子里空无一物时,我们才会说,‘那只杯子’怎样。”桑荞转过身来,静静看着莱奥,“涂鸦没有任何意义,真正的提示是将纸张浸泡过的液体,我只闻到有轻微的酒精味,就请教了身为调酒师的朋友,他帮我确定了那并不是单一的酒,而是一种名为‘星夜’的鸡尾酒,联想到收藏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梵高名作,再搜索这些天这里会发生的唯一不同寻常的事,就只有今天了。”
作为与大都会博物馆不分伯仲的艺术圣地,这里的营建和收藏品管理主要由全美最大的家族企业特拉亨?伯格集团所支持,甚至被媒体戏称为“特www.99lib.net拉亨?伯格家的后花园”。这一天是新作进馆的剪彩仪式,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还是由特拉亨?伯格家的大少爷莱奥纳多亲自主持。
“什么意思?”桑荞的眉,皱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用这封信,来向你告白,也向你告别。我想念你,想着你,到了哪怕只要念出你的名字也会觉得心痛的程度。但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你也和我一样。所以,亲爱的孩子,答应我不再哭,不再忍耐。在你看过这封信之后,了解我,放下我,然后去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不要再为了我而去浪费你本该聿福美满的岁月,那并不是我所希望的。
听到庭恩的名字,桑荞忽然愣住了,而莱奥再度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向大门。
所以她只是礼貌地回应了一个职业性的笑容:“的确是有很久了,特拉亨?伯格先生。”
“我凭什么相信这不是又一个陷阱?”
你曾问我,我的愿望是什么,我答,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得到自由,这是我的回答,是身为人权律师的穆庭恩,一生所追求的理想。可是作为一个单纯的男人,我却只希望你幸福。在生命的尽头,一生之中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事的我,只想任性这么一次。
“特拉亨?伯格家族,就是那个从事器官贩卖的地下组织?”桑荞平静地开口,而莱奥却只是比她更加平静地点了点头。
“没错,九九藏书我们的确是父子,但我已厌倦了他的专横、偏执,像个病人膏盲的暴君。”
桑荞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她匆匆打开牛皮纸袋,用颤抖的手指展开信件,熟悉的字迹已然猝不及防地落入眼帘,而眼泪,就那么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
我知道,这一生,我们是永远地错过了,
“是你派人杀了林紫绡?”桑荞的表情非常认真,像是终于找到了她所一直寻觅的东西,“在这个案件里,凶手绝对可控的时间点只有打错的电话和邮寄的包裹。电话是从中国打人,如果不是看到家乡的号码,想必宋太太不会那么执著地和一个陌生人聊了一分钟之久;而包裹的邮寄地址则在北非,正是王太太的儿子长期居住的地方。这种细微到毫发可见的事情,只靠秘书妮娜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
“呵呵,”莱奥笑了起来,“果然当年尼克要跟你结婚,我不该阻扰才是。”
说完这些,他伸出手去拥抱了桑荞:“祝你好运,亲爱的孩子,如果当初我也能这样拥抱琳恩就好了,我推开了他的帮助,注定落到这样的下场。抱歉,在他出狱之前,我曾去探望,那时,他交给我这个,我想现在,已经可以交到你的手上了……”

“老爷子对我早起了疑心,而南茜是我的人。你猜得没错,我们就是借由仿造名人作品进行义卖活动,从而帮助集团洗钱,但这只是诸多手段中的一种而已。所以,你知道,像是我们这样身99lib.net份敏感的人物,老爷子不可能不防。只要我稍有动作,南茜就会被杀,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也根本无力保住她。她一死,警方势必会在第一时间介入,而我稍微动用了私人的关系请他们把案件交给那位中国人负责的小组,这样你就一定会参与其中。我想见你,因为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企图调查我们的人,到现在为止,只有你还活着。”
“我今天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相,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去相信。”
“不,我的确交给了南茜那幅涂鸦,不过不是为了见她,而是为了见你。”
看着你拼了命一般寻觅这么久,而我却这样对你,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呢?
“相信与否,靠的不是勇气,而是证据,我是律师,不是什么浪漫诗人。”。
还记得在你十七岁的那个夏天,我放下身边的所有事,带你一起去旅行。相机镜头下的你,笑得那么甜,忽然,我就有些难过起来。哪怕拍下再多的照片,我们之间也只是凝固,而并非永恒。我多么傻,就算给你再多灿烂的回忆,却给不了你一个平凡的未来。

插得呢,现在的你,一定已经在我曾经的道路上走了很远,但其实你的愿望很单纯,你只是想要更加了解我,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抛弃你,为什么这些你无法理解的事情对我来说是这么的重要。可是现在,那些对于我们已经毫无意义。99lib•net
桑荞牢牢握住那封信,已经哭到连呼吸都倍感艰辛。
“老爷子?你是说,你的父亲?”
“我们已经彻底决裂,在尼克入狱之后。”
你的琳恩
这么多年了,她原谅了所有人,却唯独恨了他。算是逞强也好,固执也好,既不能说一句“对不起”,也不能说一句“我原谅”,是她一生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一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好久不见,亲爱的夏琳。”中年男人温和地笑了起来,桑荞没有侧目,却分明知道来人就是莱奥没错。
“当然,老头子控制了所有人的人生,又怎会允许我们交好?他恨不得我们水火不容,他才高枕无忧。可是我无法接受尼克看我时仇恨的眼神,更无法容忍他将他的母亲视为人生最大的污点,”莱奥忽然转过身来望着桑荞,一字一句地开口,“尼克,他不是我的弟弟,而是我的儿子,就为了这一点,我不会原谅我的父亲,他毁了我唯一的希望,他不配继续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就只告诉我这些吗?”桑荞专注的眼神里,闪过渴望的光芒。
“你与尼克的兄弟关系不是一向不睦吗?”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它交到我曾经的敌人手上,我不能让你知道谁才是我们的同伴,因为你从小就是个固执的孩子,一定不肯轻易放弃下定决心的事情。九九藏书
“是,真正有用的东西,我会尝试交给另外的人,如果我还有机会做到的话。我是一个父亲,我也想保护自己的儿子,当然可以理解你的监护人的心情,但为了让你相信我,又不得不说了上面那些话。”
而如今,她终于听到了。他说,我爱你,至死不渝。我做到了。
“多谢你来,”莱奥将双手抄进西裤的口袋,盯住了墙上的画作,“老实说,对你能够猜透那幅涂鸦的含义,我的确十分惊喜。”
案件发生的一周之后,桑荞前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但请你一定记得,我爱你,至死不渝。
在桑荞的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与特拉亨?伯格家族打上交道,就是三个月前的尼克事件,作为一个从小就被控制了所有行为的叛逆小少爷,他杀死了父亲的未婚妻,只为一场飞蛾扑火般的自我救赎。他成功触及了桑荞内心隐匿最深的某一处柔软的地方,在那之后,她开始审视自己作为一个律师的真正意义。而眼下的故人重逢,说不上有多怀念,毕竟莱奥只是一个在尼克的生命中,连过客都算不上的存在。
“如果我死了,会不会成为有力的证据呢?”莱奥望着她,又笑了,“剪清我所有的羽翼之后,就会轮到我本人了。老爷子一向如此,哪怕是亲生儿子,背叛他的下场也是一样。不过你放心,这里的监控摄像已经被我关掉,今天我和你的对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给我的小女孩,夏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