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启程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启程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其余可以与组织扯上干系的人,包括已故女明星朱丽亚·史丹利,理财顾问埃里克·罗兰,植物学家月岛英明、大沼薰,以及刚刚成为一具新鲜尸体的月岛可怜。桑荞写下她名字的时候顿了一下,想了一想又用红笔划掉,翻开柯景伦发过来的报告,找到可怜的本名,重新写下塞西尔·莫罗——她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
宋懋平,柯林斯溶血儿基金会终身名誉主席,目前失踪。她是陷害琳恩入狱的直接关系人,她为组织效命,这一点毫无疑问。
至少此时此刻,你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想通这一点,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她将宾客名单保存好,又简单记录了几个关键词,最终将目标锁定在这场酒会的发起人、大都会博物馆下属亚洲艺术馆部部长、现年37岁的香港籍美女林紫绡(南茜·琳)的身上。
在当晚的活动中,宋懋平作为纽约杰出的溶血病专家及慈善先锋受邀,而塞西尔的身份则有趣得多,她声称自己是已故法国著名象征主义画家居斯塔夫·莫罗(古斯塔夫·九*九*藏*书*网莫罗)的后人,并带来了画家成名之前的多幅习作。而当晚以最高价成交的作品,正是大师当年创作《伊迪帕斯和斯芬克斯》时所绘制的多幅草图之一,至于这幅名画的本尊,目前就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本馆。
桑荞如获至宝,迅速浏览其中的重要讯息。酒会的主办方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拍卖品都是一些社会名流的私人收藏,主要款项作为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移植手术之用,这与爱丽丝说过的组织主要从事“器官贩卖”这一内容再次不谋而合。
桑荞狠狠团皱了手中的文件,右手几乎有些失控地砸上了桌面。没有FBI的支持,无论走到哪里,线索都会被及时掐断,根本没有一丁点深入的可能。
桑荞叹了口气,正要挂断电话,柯景伦忽然大叫一声唤住了她,语气罕见地带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怀疑。
可是尽管如此,桑荞却不能确定爱丽丝是否已经归属于自己的对立面,因为女人的不确定性正在于此,当她们做出某些无法用常理来解九*九*藏*书*网读的事情时,你永远不知道是出于计划还是感情用事。在这一点上,就连桑荞自己也从不否认。
自己几乎是才决定了要介入调查,马上就引来了杀身之祸,这么迫不及待,让人不得不怀疑是爱丽丝的身份暴露,可是如果直到今天她都还安然无恙,那么真正想要桑荞死的人,就只能是她。
“出什么事了?”桑荞出于本能地警觉起来。
第二天清早,桑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喂,我是警察不是私家侦探好吗?这种五好市民又没有案底,上不着村下不挨店的,你让我从哪下手啊?”电话另一端传来男人哭笑不得的声音,听声音似乎在出现场。
如果是我,我也想要拉拢这样的人,背景单纯,信仰单纯,就连生活也是单纯到无懈可击的。桑荞这样想着,拨通了柯景伦的电话。
可惜案子并非柯景伦经手,桑荞也毫无介入的机会,不到一周此案便尘埃落定,此刻手里的这份结案报告最终将其定性为意外,字字句句都斩钉截铁地表明没有任何疑点。
可是那个声www.99lib•net称自己代表了FBI的爱丽丝,她值得信任吗?
而柯景伦犹豫片刻,却又笑了:“夏琳就是夏琳,不会变成别的什么人的,我相信你。斯塔滕岛区,凤凰城,3-206,过来吧,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儿。”
“你,为什么要查这个人?”
那么如何确定以上所有人之间的关系呢?
或者其实还有爱丽丝。
况且,倘若是真的同伴,她又怎么会在这时候偏偏留下了菲奥娜?
此刻她迫切希望能够有一个知情人愿意心平气和地和她聊一聊,任何人都可以。可现如今爱丽丝不足以信任,杰特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宋懋平失踪,月岛可怜被杀,她没有任何可以善加利用的突破口。
如果排除掉因发现客户资金状况异常而保存了备份结果被杀害的埃里克,以及因不伦恋情被要挟只得参与毒品研制的月岛和大沼,主动为组织做事的就只剩下宋懋平、朱丽亚以及塞西尔。
桑荞采取了最简单的方法,打开电脑在网页搜索栏输入三个人的全名,按下回车键,不出所料般没有任何有九_九_藏_书_网用信息。她想了想,去掉其中一人,两两配对再次搜索,在输人“宋懋平·塞西尔·莫罗”之后,一份两年前的慈善拍卖酒会受邀人物清单赫然出现在了她眼前。
传真机闪个不停,是柯景伦刚刚发来的文件,桑荞走过去匆匆翻看,脸上的阴霾却渐渐浓重。上周三的傍晚,阳光和夏天那家家庭餐馆因瓦斯泄漏而引发了爆炸,唐华珊母女均不幸罹难,而与此同时正在店里享用晚餐的一位法国籍女性游客也未能幸免,据调查显示,此人持有的是日本签证,毫无疑问,那个女人必定是月岛可怜。
想到这里,她忽然灵光一闪——谁说没有的,不是还有你自己?眼下只有你,还在被引入一个又一个的阴谋陷阱,不是正说明了你的价值?
那是一个气质非常独特的女人,媒体喜欢用“不食人间烟火”来形容她,但桑荞认为她就像是带着鬼气一般,五官的颜色非常淡,长发过腰,喜好一切浅色棉布材质的衣物。她笑起来很冷,讲话的语调幽幽的,尾音和眼神总是很飘。她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至今孑然http://www.99lib.net一身,没有任何约会对象。她的家庭情况不详,她从香港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就一个人漂洋过海来到纽约,起初作为先锋派画家活跃在艺术圈,生活异常艰辛,直到她的一组死亡主题的画作引起现任大都会博物馆副馆长布兰特·米勒的注意,境况才终于有所好转。之后她被Millel招致麾下,由普通职员一路扶摇直上,最终成为了亚洲馆部的部长。
“也对。”
桑荞的心沉下去,她挂断手机走向电梯。
桑荞静下心来,旋开签字笔,开始梳理现有的一切线索。
真的会有这么巧吗?由月岛可怜到塞西尔·莫罗再到名画家的后人,这三级跳未免也来得太过于刻意了。桑荞不禁大胆假设,假如ceclle是伪装的名人之后,那么这场慈善酒会的唯一目的,就只能是洗钱。而所谓义卖,也不过是为了给地下器官交易得来的大笔不正当收入洗白的最好方式之一。
不过又是一出杀人灭口的假戏罢了。瓦斯爆炸?鬼才会信!
“艾伦,帮我查一下这个人。”她这样说,然后将林紫绡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