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陌生的故人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陌生的故人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你也觉得我不该拒绝?”她靠上他身旁的餐桌。
“……她,”桑荞紧握双拳置于双膝之上,盯紧了吧台的木质台面,巴掌大的脸上,那表情却怎么都看不真切,“你们,全部都认识她的,对不对?”
桑荞没回答,只是微弱地点了点头,便随他一道离开了酒吧。
“十年前,我们见过一面的。”女人笑了笑,坐上桑荞另一旁的高脚椅,“如果没有那件事,恐怕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
“据我所知,这个案子不是以原告败诉而告一段落了吗?还有什么需要帮忙?”桑荞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朱丽亚的新闻,确定到此为止之后,才抬起头来,这样问道。
“爱丽丝,你不该来这里。”
“她出现的时机,太恰好了,为什么十年她都不出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求于你?如果只是为了炫耀他的爱,未免也挑错了时间,”秦枳抬起头,望着桑荞,微微地笑了,“她一定另有所图,在琳恩已经无法继续帮助她之后,必须依靠你才能继续实现的某一件事。我想,了解在琳恩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这是最好的机会。”
“不然呢?”爱丽丝点燃一支烟,“他靠什么撑下这十年?你吗?藏书网
“那你会陪我吗?”桑荞扬起头,似乎是心安理得地这样问道。
“不,我知道的,其实我是知道的。”桑荞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不知是悲是喜的碎玻璃一样的光,“十年前,在他离开我之前没多久,有一个晚上,我在家里做好了晚餐,等了很久都不见他回来,就跑到阳台上去张望。一辆从没见过的车子驶来,琳恩和一个女人就坐在里面,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记得那一头金黄色的长发。他们恋恋不舍地拥吻、道别,然后他抬头,看见了我。我原本还在想,要是他没看见我,我就装作不知道,什么都不问,可是他瞧见了,怎么办?于是我冲回房内,打开一瓶红酒,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他上来的时候,表情非常郑重,说有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也许他真的说了,他没骗我,但是我喝醉了,睡着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再没有人提起过那个女人。我很聪明吧?”

“你们,一直都在一起吗?”沉默片刻,桑荞转过头,望着金发灰瞳的女人。
“我马上就走,”女人做出安抚性的动作,将手边的香烟掐灭99lib•net,起身离开,“夏琳,真心希望那天可以见到你。”
这件事的结果是死者家属将朱丽亚告上法庭,索要巨额赔款,与此同时,小女生的人气也一路下滑,媒体将她比作“天使脸的恶魔”,每次出街也都被路人指点为杀人凶手。近几个月来,无论是片约还是活动,都骤减到了以往的两三成左右,非但旧日风光不再,甚至还有点“墙倒众人推”的狼狈。

秦枳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裹住桑荞,然后将她扶了起来,“我们回去吧。”
“夏琳……”欧阳绯无言以对。
如果仅仅是这样,或许不过是一项炒作新闻的手段,但令人遗憾的是,就在事发当晚,那位狂热粉丝回到家中,便在卧室内烧炭引发一氧化碳中毒,经抢救无效去世了。
女人的动作非常利落,不过转瞬便已不见了踪影,随着门口风铃再度响起的声音,酒吧立刻陷入了一片死寂。
“除非……你帮我熨西装。”他难得在笑的时候,眉目都舒展开来。然后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不自觉瞄到餐桌另一边的桑家父亲和妹妹,全都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朱丽亚·斯坦利,九_九_藏_书_网在屈指可数的几位好莱坞新生代顶级女星之中,是风头最盛的一位。她以童星身份出道,第一次触电大荧幕的时候,堪堪不过三岁,镁光灯下摸爬滚打十八年后,如今却以性感狂野和反叛不羁闻名于世。她的招牌造型是永远微卷的长发、红绯绯的脸庞和雾蒙蒙的双眸,以及像是刚刚接过吻的嘴唇,无论何时何地,总带着一股刚刚睡醒尚未梳洗的慵懒气息,因此广受各年龄层男性的喜爱。凡是她所过之处,永远伴随着龙卷风一样的绯闻和灾难,可以肯定的是,做她的经纪人,绝不会是什么叫人心情愉快的工作。
“爱丽丝,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欧阳绯试图终止她们的交谈。
“真有趣,你觉得以我微弱的知名度,有可能为身为好莱坞大明星的斯坦利小姐锦上添花吗?”桑荞不禁讪笑起来,像是觉得这玩笑并不有趣。
桑荞笑了几声,眼泪就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我真傻……”
“或许我也有我的私心,夏琳,看到你,像是觉得琳恩还在这里一样。”
“爱丽丝!”欧阳绯做出最后警告,眼神尖锐得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第二天清晨,当秦枳坐在餐桌前喝茶看报的时候,身九-九-藏-书-网后一只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上,“你说,我该不该去?”
而欧阳绯望着他们的身形渐远,只觉得喉咙一阵酸涩的刺痛,稍一用力,一只玻璃杯便碎在了手心。
“怎么没事?我找桑律师,当然是为了一件大事。”她又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吧台上推给欧阳绯,“旧事不提,我现在是女演员朱丽亚·斯坦利的经纪人,有件事想请桑小姐帮忙。”
眼下,这位小女生就吃上了一场官司,源于某个活动中,一位突破层层保安冲向梦中情人的粉丝忽然手捧花束单膝跪地对她大喊“朱丽亚,嫁给我吧,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时候,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面对镜头比出中指,无比嚣张地回应道:“那你就去死吧。”
“无关案子,”爱丽丝却耸了耸肩,吐出一口烟圈,“这个周末,是朱丽亚主演的最后一部电影的首映礼,在那之后她就没接到剧本了。所以你觉得是做最后一搏也好,苟延残喘也罢,我想动用所有可能的关系,尽量为这场首映造势,希望届时你也能赏光参加。”
“我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傻瓜,”桑荞忽然叹了口气,像是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本来挺直的背也一下子塌陷了下去,“以九-九-藏-书-网为我们相识很早,以为他的一切我都了解,结果却连他爱的那个女人的存在都一无所知……”
“亲爱的,这么久没见,你这样未免太冷淡了,不请我喝点什么吗?”女人格格笑了起来,又再度望向桑荞,“琳恩实在是太羞涩了,如果早点介绍我和夏琳认识的话,咱们一定相处得不错。”
她说得轻松,却叫桑荞微微变了脸色,还未来得及回应,欧阳绯已走了上来。
“对不起,我们认识吗?”桑荞接过名片,心忽然跳得厉害,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没回头,却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你会问我,证明你已经有了决定,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秦枳抬起手,覆上桑荞的背,“琳恩已经死了,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秦枳背靠高脚椅,一句话也没说,欧阳绯则是非常紧张地看着桑荞。
“爱丽丝·泰勒,好久不见,夏琳。”女人打开镶珠片的手包,递过一张名片,明明听上去像是熟络的招呼,却报上自己的全名,这让桑荞有些许不解。眼前的女人一脸精致的妆容,裹身黑色小礼服,金黄色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光滑的发髻,露出饱满的额头,像是从某个衣香鬓影的鸡尾酒会刚刚归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