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辞演的女主角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辞演的女主角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柯景伦却也并不计较,直接扬了扬头示意“跟我来”。
“那么……是跳电?”
“砰的一声?”庭恩眼前一亮,“哪一种声音?是重物坠落还是……”
从那一天起,艾玛失踪了。
“正常人绝对不会做出这件事,谁会把可乐加热了来喝呢?”穆庭恩继续不解,“我不懂这场小型爆炸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如果不是死者做的,那就一定是凶手所为,凶手如果在死者死前做这件事,死者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进而生出戒备,然而如果是在死者死后,有什么理由能够驱使凶手不得不做这件事呢?”
电话不接,电邮不回,甚至登门拜访也是无人应答,庭恩出示证件询问艾玛暂住的酒店管家,但无论他去的多么早,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女士已经吃过早饭,刚刚才出门了。
三天之后,他们真的找到了艾玛的尸体,就在布朗克斯区一处颇为老旧的廉租房中,仰面倒在厨房油腻腻的地板上,失去了呼吸。
案发地点是一间仅一居室的廉租房,尸体已经被抬走进行解剖,现场并不算凌乱,至少没有打斗的痕迹,作为陈尸处的厨房是一间仅有六七平米的朝北屋,在夏天门窗紧闭的情况
九-九-藏-书-网
下,连尸臭都还没有完全消散开。
疏疏落落的摆放了少许蔬菜和奶酪,并没有什么特别。庭恩随便扫了几眼,便又接着打开了下方冷冻区的门。
“不知是谁,用微波炉加热了一罐可乐,铝罐可乐。”他补充道。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
“现场怎样?”穆庭恩面色沉重,连寒暄都省略了去。
“我要求警方介入本案,我怀疑我的当事人已经遭遇了不测……”
“死因是窒息,死者脖子上有宽约8毫米的紫红色勒痕,应该可以确定就是致死原因,但是我们搜遍了整间屋子,却并没有发现疑似凶器,”柯景伦将现场结论中最有用的部分简要说给穆庭恩听,“这间屋子是艾玛本人在五天之前租下的,与此同时,你好,汉密尔顿的总统套房也还没有退房,她支付给了管家相当程度的小费要他无论是谁前来询问,都要告诉他们,她一直住在这里,不巧只是刚刚出门。”
“这两样东西我们都会拿回去检查的,估计报告三天左右会做好,到时我会通知你。”柯景伦笑一笑。
穆庭恩点点头,这是生活常识,用微波炉加热物体,是利用微波使物99lib.net体之中的水等级性分子相互摩擦生热,继而由内而外的达到加热食物的目的,也就是说物体首先是内部温度升高,然后慢慢扩散至外部,而全密封性的东西,如石头、鸡蛋等,水蒸气体积膨胀给予了外界极大的压力,当压力大到临界值而还没有释放途径的时候,这样东西就会爆炸。

“可是邻居是最终闻到恶臭味才通知房东的。”
“也许这里,就是整桩案件的核心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二审开庭的那一天,艾玛不出所料般没有现身。亚历克斯的律师指责艾玛藐视法庭,法官也表示不解,就在这时,庭恩站起来,环顾听审席上的一众记者媒体,冷静的开口。
负责本案的警官欧文是一位已经年逾五旬的老油条,他与庭恩合作多次,对这位老伙计早已抱有相当程度的不满,这次也是一样,在究竟是否发生了命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却公然向媒体表达自己的推论,导致警方处于完全被动的局面,每天数不清的电话打进来询问是否找到了艾玛的尸体,让他不胜其烦。
比如铝罐可乐这种完全密封而内部又富含大量液体的物质,极容易成为九九藏书网杀伤力不算太强的小型炸弹。
“三天前邻居曾经听到这个屋子里传来砰的一声响,随后就开始发现这个房间越来越臭,邻居以为是跳电导致冰箱里的东西坏掉了,于是打电话给房东,房东联络不上艾玛,便随即赶过来检查,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如果说不自然的话,第一,是冰箱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的这台老式的卡带播放机,”柯景伦指了指播放机的位置,在二十年前左右,在CD尚未普及的那些年,一种卡带曾经非常流行过一段时间,每一卷卡式录音带上都有两个卷轴,控制一条带有磁性涂层的塑料带在其间传递并绕卷。为了保护卷轴和磁带,所有零件被封装在一个硬塑料外壳中,而卡带播放机便是专门为了播放这种录音带而存在的音频播放设备,“第二,是操作台上方全部上锁的橱柜,被我们强行打开之后,里面大部分都是空的,第三,恐怕就是这边地上的这坛糖醋蒜了。”
“嗯,”穆庭恩点了点头,“听音乐的老古董,上了锁的橱柜,以及艾玛恐怕听都没听过的糖醋蒜,的确是非常的奇怪。”
“没错,有管家的证词,我无法报警说她失踪,想必这是艾玛早已九*九*藏*书*网经安排好的。”穆庭恩抬头环顾四周,迷惑的要命,说这种谎到底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尸体是怎么找到的?”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右上方角落里一台半旧的微波炉,已经被小型爆炸烧糊了一大半,炉腔里黑糊糊的一片,就是爆炸源没错。
“你们大概比较容易交流。”说这话的时候,他挺着肚子嘿嘿笑着,样子很有些猥琐。
他当然也明白,穆庭恩若不这样做,艾玛仍将永无止境的失踪下去,可是他毕竟没有理解这种事情的义务,到了他这个岁数,能够少吃几个甜甜圈或者尽量避免危险直到光荣退休才是重要的,于是现场只走了一圈,便把一个刚刚警校毕业安排到自己手下的小毛头推给了穆庭恩。
总共三层的冷冻区,第一层摆放着一些肉类,味道都已经发臭,深红色的肉汁沿着隔层的边缘滩成一团团,很是令人反胃;第二层是同样状态的生鲜类,包括鱼虾和整鸡;第三层则比较单一,是满满一层的袋装牛奶。庭恩看了一会儿,把抽屉合上,冰箱门便自动的扣了回去,这是连接箱体与大门处的金属合叶在作用的缘故。
但他说的没错,因为这个小毛头也是个中国人,他的名字藏书网就叫做柯景伦,日后纽约警署重案七组组长,当然,十年之前的他还仅仅是一只初出茅庐的秃头菜鸟。
“爆炸。”柯景伦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小型的,在这里。”
“手套借我一下。”穆庭恩点点头,戴上手套走向播放机,打开来取出里面的一盒带子,是不透明的塑料外壳,于是小心翼翼的挑出其中的塑料磁带,一点一点的拉出来,拉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出现了塑料带被严重扭曲的痕迹,庭恩眼前一亮,再拉出一段来,赫然看到原本完整的一条磁带,已经被某种利器整齐的切断。
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找不到她似的,连报警立案都做不到。
“为什么要这么大动静的跳电?走时拉下电闸不是更简单吗?”
然而此时此刻,距离她的死亡,至少已经超过了48小时。
“小型爆炸会引起的事情是……”柯景伦托着下巴沉思许久,“引起邻居的注意?”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么?”穆庭恩站起来,看着柯景伦。
柯景伦沉默了。而穆庭恩环顾四周,走到冰箱前方,打开了冷藏区的门。
柯景伦睁大眼睛望着穆庭恩,最终抬起手,伸出大拇指来比了一个心悦诚服的手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