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居然是姐妹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居然是姐妹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是那孩子的错,绝对是那孩子的错……”母亲喃喃自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没完没了地往下掉。
“当年离异的时候,两个女儿她为什么不选择都放弃,或者都留下?是因为她的大女儿漂亮,她相信她还可以靠着这个女儿过上好日子,如今大女儿死了,她的指甲却还是新染的,知道小女儿死了,仍然坚定不移的指责是被继父□是女儿的错。三个月前,美嘉来到你的酒吧找工作的那一天,恐怕就是事发的当天……做母亲的为什么不肯保护孩子,却让她们受到这种对待?”桑荞忽然伏下身去,长久,眼泪就“啪”的一声,掉在木制的吧台桌面上。
“我看见了呀,我亲眼看见的,我老公和她在房里……”礼子咬紧九-九-藏-书-网了嘴唇,不再往下说。
“姐妹?开什么玩笑?有长得这么不像的姐妹吗?”柯景伦简直要抓狂,桑荞按住他的肩回头瞪了他一眼,走上前去递过名片。
“那么,您方不方便透露,事发当晚,您为什么要前往酒吧,并对您的小女儿做了泼酒的动作?”话音刚落,只见妇人的身体忽然僵住。
果然礼子深呼吸几次,又偷偷望了望门外正在煮下酒菜的老公,一个穿着白背心面貌相当猥琐的老头儿,才压低了声音,声音又幽怨了几分:“那孩子……那孩子,她勾引了我的老公,那么年轻,居然连妈妈的家庭也不放过……”
“她……前一阵子搬出去住了,而且,关系再好的母女也不会藏书网天天联络吧。”桑荞点头,听得出是略有心虚的辩解。
“为什么?”
“他……”仿佛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堵住,欧阳绯忽然不想承认那个人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保护她、爱护她的人,至少曾经,“就快要回来了……”
欧阳绯无话,只得拍上桑荞的肩,无声安抚。
“夫人请节哀顺变,今天我只问几个必要的问题,改天我们再约时间为您做笔录,”桑荞扶了礼子坐下,自作主张的为柯景伦安排了时间,惹得对方还她一个白眼,“为什么美嘉和美穗都是您的女儿,国籍却完全不同?”
虽然看上去比谁都坚强,但,这个人,是脆弱的吧……
一掀开居酒屋的门帘,柯景伦就要破口大骂怎么会有这么99lib.net混蛋的母亲,却一眼望见桑荞眼中的刻骨深寒,一时间竟忘了出声,良久,终于听到桑荞淡淡的声音传来:“明天把李美嘉的卷宗拿到我办公室。”
“她们的父亲……是个中国人,后来我们感情破裂,那个男人带走了我的小女儿美嘉,我则一个人抚养大女儿美穗,后来她们爸爸死了,我和美穗都到了美国,才把美嘉也接了过来。”妇人哀怨的说着,想必这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美嘉去世至今已经三天了,三天没有跟您联络,您不担心吗?”桑荞望着礼子,而礼子忽然低下头去,不敢看桑荞的眼睛。
“夏琳,”柯景伦在她身后大喊,“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任无辜的人枉死而不去管的,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藏书网
绯叹了一口气,望着墙上时钟,午夜十二点,没有王子的灰姑娘……
“你觉得她的证词可以采信?”欧阳绯将一杯曼哈顿摆在桑荞面前,今晚她已经喝了三杯,却还没说过一句话。
“福山太太,我是您女儿的律师桑荞,您可以叫我夏琳,这一位则是负责此案的柯警官,我们是来帮您的,请您务必与我们合作,想必您也希望您的一对女儿能够早日安息。”
“是,”礼子点点头,已然哭得站都站不稳,“我会的,可是我现在很乱,我的美穗走了,现在居然连美嘉也……”
“那有什么区别?我老公是个男人,她在家里也不知道检点,都上了大学还不肯搬出去住,怎么不叫男人心生遐想?”
“我信。”桑荞终于开口,却不知为什么,眼九_九_藏_书_网圈竟也跟着红了,“自私的女人,我相信。”
“我明白了,等下会有警探向您预约时间,我们今天就先告辞了。”桑荞点头笑了笑,拉起柯景伦礼貌道别。
“您确定是您的女儿主动勾引?”
桑荞忽然愣住,而后拨开他的手,逃也似的向门外大步走去。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桑荞循循善诱。
“什么?你说……连美嘉也……?”略有肥胖的女人已经红肿的眼圈想必是为了女儿美穗的死而哭了多少次,这次听到另一个噩耗,脸色一下子刷白,连嘴唇都控制不住地抖动起来。
“你是说你愿意帮她了?”柯景伦不禁大喜过望。
“……她不该死得不明不白。”桑荞低头,继而转身离开。
“所以您的意思是,您老公强迫您的女儿与他发生关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