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新的一天
目录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新的一天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一杯酒 灰姑娘/灰姑娘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二杯酒 Blue Moon/蓝月亮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三杯酒 Amber Dream/琥珀之梦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四杯酒 Angel Kiss/天使之吻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五杯酒 Black Witch/黑魔女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六杯酒 Starry Night/星夜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七杯酒 Sakura/樱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八杯酒 阿佛洛狄忒/阿佛洛狄特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第九杯酒 Green Eyes/绿眼睛
番外·秦枳篇
番外·秦枳篇
上一页下一页
酒吧门口的铃声响起,欧阳绯诧异的循声望去,却看到一张曾经熟悉如今却已不再确定的脸,于是浮上一如往昔的浅笑:“我这里已经打烊了,小姐。”
“好,等我换件衣服。”欧阳绯笑着,带着一如往昔的温柔神色。
“夏琳,”柯景伦忽然叫她的名字,声音无端低了下去,“那件事之后,你开始变得我再也不认识了。”
“有人罚就说执行公务咯,你帮我解释,”女人一笑,摘了墨镜望向现场,尸体已经被搬走,顺手拿过对方手里的初级尸检报告,不禁眉头一皱,“坠楼?自杀?”
“一个毫无背景的女留学生,中国人,”柯景伦抬头,直面桑荞忽然冷下来的脸,却毫无惧色般继续往下说着,“她名叫李美嘉,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再过三个月才满21岁,除了我们,没有人会为她申张正义。”
“那你来美国,就是为了做慈善吗?”桑荞停下,转身一笑,“到现在你九九藏书还以为正义是绝对的?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将有罪之人打入地狱的借口,是手段,而前提是,你得让我填饱肚子。”
女人无奈的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床头闹钟,“你脑子坏了?现在是五点十分。”
现场指挥若定的男人闻声回望,打了个手势示意放行。又一个难得在美国站稳脚跟的中国人,柯景伦,长身型男,一头过短的短发,特长是爱笑,笑起来像只无尾熊,纽约警署重案7组组长,专门负责没头没尾没前途没爆点的凶杀案,常被桑荞揶揄为“7小队”。
他,居然还是老样子呢,桑荞别过头去,她实在讨厌一成不变的东西。
“传说中的坏小子尼古拉斯·特拉亨·伯格?”桑荞倒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好啊,反正今天也没事,只要你不想回家睡觉,我奉陪。”
“没人给你抄罚单?”7小队看了看手表,“飙车也得有99lib•net个限度吧。”
“你真是……”女人挂断电话,迷糊下了床,拉开纯白的丝质窗帘,双手撑住巨大的落地窗,长久凝望这座尚在沉睡的城,缓缓地,眼神逐渐清晰。
六点一刻,一辆柠黄色莲花停在中央艺术学院的广场。一袭西装夹克配牛仔裤与超大号赫本式墨镜的女人拉开黄色警戒线,向保护现场的刑警出示证件。
那是一双极度深邃的眼睛,仿佛拥有一旦被盯住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什么漩涡的魔力一般,如同猫眼石般嵌镶在一张本就精致的女人脸上,使她成为了过于美丽的女人,而常识告诉我们,美丽的女人都危险。
“夏琳·宋,美国联邦讼务律师,你们柯先生找我来的。”
但那时的她如果成长到今天,或许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别白费心思了,”桑荞忽然冷笑,将报告递回给对方,重新戴上墨镜,“我就说你手上怎么会有请得起我的案子…藏书网…”
“有些东西,一夜之间也是可以天翻地覆的,”她口气轻松,却令两人陷入长久尴尬。
“你这里也没怎么变啊?”环顾四周,桑荞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
将烤好的松饼放在她面前,欧阳绯才又说道:“我这里没有正经吃的,想喝什么?老规矩,曼哈顿?”
“不了,今天想清醒一点。”
“你有多久没来?三个月?会变成什么样呢?”他问。
“很好,睁开眼睛了,”对方仍旧笑,“现在你可以起床了吧,中央艺术学院,请你吃早餐。”

“啊,对了,艺术展去不去?”男人忽然像是想起了救命的话题,“昨晚一个熟客给我的。”
而桑荞忽然停下步伐,抬头,深吸一口气,再度大步离开。
“……我是按小时收费的。”却不忘善意的提醒。
“据我所知,你不是从来不会将客人拒之门外的么?”女人坐上吧台的高脚凳,拈起一片不知谁吃剩到只有半藏书网篮的薯条,塞进嘴里,欧阳绯才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看着女人吮着手指顺便耸肩的小动作,终于叹气。

纯白丝被,纯白靠垫,房内绿植遍布,花瓶里插满新鲜百合。双人睡的的雕花大床,将睡美人的身形衬得格外孤独,白色睡裙,干净素颜,漆黑长发散了一床。太阳还未满满的升上来,突兀的手机和弦却忽然打破这幅完美画面,美人并未睁眼,只是轻皱了眉,抬起手在床头柜上寻到了手机,按下接听键,声音慵懒的直接令那一端的人当机十五秒。
“这只是法医的初步判断,我却不这么认为,”柯景伦摇了摇头,“手脚腕有无法解释的勒痕,头部伤口有被水泡过的迹象,顶楼栏杆处有崭新划痕,我怀疑死者是被人谋杀。”
“是啊,柯景伦那混蛋欺负我,骗我去了现场又是没有钱赚的案子,反正很近,顺路过来看你。”桑荞趴在吧台上抱怨着,令欧阳绯总是隐隐生出一种幻觉,九_九_藏_书_网好似在他面前,她就仍然还是十年前那个天真无害的小女孩一般,令他总忍不住纵容。
“什么时候?”桑荞抬起头,颇感兴趣的样子。
“哦,是,我知道,”对方忽然缓过来,爽朗又似乎带点自嘲的大声笑着,“几点了还不上班?”
“想吃什么?一大早的饿成这个样子,荞?”
“喂,你到底还是不是中国人啊?”望着女人径直离去的背影,柯景伦暴躁的用中文大喊,“你的同胞远在大洋彼岸被人杀了,你却因为她无亲无故支付不起你那昂贵的诉讼费而打算让她含冤而死?”
“上午十点半,现代艺术,主题是城市与生命,有一位眼下纽约最年轻的新锐艺术家,据说要展出他的最新力作。”绯笑眯眯的引诱。
“勒痕如果不能被证明是死后形成就没有丝毫意义,栏杆的痕迹也不一定与谋杀有关,说不定是什么刮蹭之类,至于水泡,昨晚刚刚下了雨,你真是很容易庸人自扰啊,大侦探……死者是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