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生死游戏正式开始
目录
第九章 生死游戏正式开始
上一页下一页
于是洪晴说道:“对了,昨晚我接到了破案要求!”
洪晴紧了紧衣服,跟着郑成上楼。
吃完早餐后,洪晴本能地收拾碗筷,然而郑成却按住了她的手,默默地望着洪晴。
洪晴面色凝重地看着秦楷,认真地说:“如果我告诉你,幕后黑手是一个女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女孩,你信不信?”
“你写得真多!居然连梦也不放过!”秦楷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3.5日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秦廉和洪韵在一个废弃的居民楼里,似乎在破解什么疑点,然而秦廉被一个奇怪的女子扭断脖子而死,洪韵被她从楼上推下楼去。
杀我的凶手。
“怎么了?”洪晴不解。
洪晴哦了一声,随后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梦境与现实的交叠。
“梦不能当做线索吧?”
洪晴无能为力地摇头。
洪晴走下车子,迷茫地看着远方。
秦楷听着洪晴的一番话,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她的左眼眼角瞟到了一抹白影。
洪晴掀开被子,从后面抱住郑成,把头倚在他宽阔的后背上,吸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气息。洪晴微笑着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半夜的时候,郑成起身,他将洪晴的衣服和包包搜了一遍,最后发现了那张绿色卡片,看到上面的内容后,郑成眉头皱成了小山。
“这一巴掌还真是不留情,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再说一个字!”
洪晴接到了绿色卡片,而且是在昨晚,是一个女子交给她的,如果她没有说谎的话,那么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幕后黑手,或者是幕后黑手的党羽。当然,他是不会相信洪晴嘴里所说的,对方是女鬼,这个世界人比鬼更可怕!
“这个房子就这样!”郑成淡淡地说,“房子的朝向不好,风总是能灌进来!”
洪晴像小媳妇似的哦了一声,乖乖地站在原地等郑成的到来。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解决这六个疑点。
不想了,喝茶!
见郑成还不说话,洪晴急了。
郑成呵呵地笑道:“我经常在这儿住,这里又买不到东西,所以就提前买了米还有新鲜的蔬菜。”
但是,她不可以把最近的事以及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郑成,刚才她接到了绿色卡片,时间限定是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不解决上面的疑点,那么她是不是会和王玫一样,被人杀了?
那边是良久的沉默。
看着郑成冷峻的面容,洪晴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浓郁的不安。
洪晴抿了抿唇,然后说:“可是妻子不可以拿着这个,当做无理取闹的令牌,我不能总是用这个来勉强你,不是么?”
郑成微微叹息:“你爱我么?”
洪晴一愣,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种荒唐的问题,但还是郑重地回答:“爱!”
这些字,不是她梦中出现的?王玫死前,她曾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自己莫名其妙地走到了王玫的家里,当时王玫正和自己的男友qq聊天,王玫说自己看到卡片的内容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当时她还打出了自己看到的不一样的内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王玫敲击键盘传给张客的内容是:安晓和何茵看到的是“我今天回来,你来车站接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天堂和地狱,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我看到的是“1,我是谁?2,我的年龄。3,我的死亡日期。4,我在哪儿?5,杀我的凶手。6,通往地狱和天堂的路,你的选择?”同一张卡片,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内容却不一样,你不觉得很恐怖吗?还有,最近发生的事情真的很诡异,我很害怕,我有时候甚至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有人挤进我的身体,抽取了我的灵魂,好可怕!
我是谁?
她将纸条推到秦楷面前,交任务般地说:“我遇到的大事记录都在里面了,后面的不需要写了吧,反正你都知道!”至于郑成的事情,她只字未提。
不过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疑点是幕后黑手发出这样的“线索”有什么用意。
洪晴顿了顿,说:“如果他们表面答应,后来反悔,将你供出来,你怎么办?”
“懒猪,日上三竿了,去洗洗脸刷牙,我们一起吃早饭!”
“你……在哪儿?”半天,郑成才幽幽地问道。
秦楷把身子向后靠了靠,才说:“有什么不相信的?不过15岁以下,我就觉得有点难以接受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郑成持着手电筒奔了过来。
两个人再次沉默。
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郑成的电话号码,那边接通时,洪晴立马说道:“成,我现在在树林外,轿车抛锚了!”
似乎做了很大的心里斗争,秦楷说道:“也许我该要再一次现身了!”
这只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么大的事也要计较?
杀我的凶手。
郑成掏出钥匙打开门,推门的一瞬间,一股强风迎面藏书网扑来。
洪晴一愣,她追出去的方向的确不是通往别墅的位置。
该死!怎么这个时候出事?
是的,这只是一件小事,他本不应该这样斤斤计较,可是早上的陌生手机留言,还有他看到洪晴和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走在一起,他没来由地气愤,很气愤,非常地气愤!
但是,这些事情她是不可以告诉郑成的,因为她不想让另一个自己所珍视的亲人,也跟着一起卷入这场漩涡。
无限讽刺。
洪晴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而现在,她身边的亲人,全部被扯入。
2.3日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我去了王玫的家里,她正在和自己的男友张客聊天,王玫说看到的卡片内容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王玫在郑成住房的楼下和你说话,当然那个时候,我并不认识你。我们再找王玫的时候,遇到了李春华的母亲,当时她很激动地拿着拐杖打我。
虽然这个房子她来过几次,但是看到这样色彩搭配的,还是止不住地觉得害怕,要知道,红与黑的搭配永远是最诡异的。
她认错了,可是为什么此刻他的心里还是这么郁结?
第一种猜测,那就表示发件人和幕后黑手不认识。第二种猜测,这张卡片和他昨天收到的“愚人节的礼物”是一脉相承的,卡片上的内容就是幕后黑手的线索。
良久,郑成才转过身,目光静静地落在洪晴的脸上,他的眼里忧伤四溢,嘴角扯出一丝苦笑,只听他说:“丈夫呵护自己的妻子,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不是么?”
他这种行为不就等于威胁或者恐吓?
现在值得可疑的是发卡片人的目的。
洪晴整个人都僵住了。
洪晴不服气地反驳:“怎么不能?我的梦很灵验的!”
他咬着唇,侧过身子,不去看洪晴的脸。
第二种:幕后黑手纯粹的游戏心态,刻意制造一个案情,让洪晴去查,而且不可能有线索,让她自生自灭,卡片的第六个问题其实就是游戏结果。赢了,活着。输了,死亡。最好的预测就是,幕后黑手会留下线索,让洪晴去推理。
“当然,我和刘宇胡宗都亲眼所见!”
“为什么?”
猛然,她又想起“我和唐僧在wc接吻”。
“你做的?”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洪晴怔住!胸口积聚了一股难以言表的怒气。
秦楷将绿色卡片放在桌子上,然后将洪晴和自己写的纸条放在一起,随后又起身到不远处的书橱,拿出几本资料来。
“那你就不管你的死活,也不管我的感受了是吗?洪韵她今天的处境都是咎由自取,谁让她不好好上学,跟男朋友跑?她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把自己搭进去不说,还连累别人,她活着只会……”
他英俊的眉头紧锁,睿智的目光静静地定在书上,然而他的面部表情告诉洪晴,此刻的秦楷心事重重,做出这么大的决定,对他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吧,不过此时他不透露身份的话,这个案子根本无法继续,而且案情也不会有进展。
“我在树林外。”洪晴强调。
秦楷瞥了一眼洪晴,接着说:“没错,所以……我的要求就是,我的身份,他们不许告诉其他人,现在我们彼此合作共同破案,当然,如果他们有问题想问我的话,我也会毫无保留地回答!”
“好了,别说了!”郑成粗暴地打断她的话,“你在树林里的哪个方向?”
秦楷淡淡地一笑,嘴角轻扬:“是么?那你现在做个梦吧,最好能梦到幕后黑手是谁?哪也省得你我在这里多费心思了!”
“你在怀疑什么?”洪晴突然勃然大怒,“昨晚你就莫名其妙,早上又是一张笑脸,现在说翻脸就翻脸,简直不可理喻!”
秦楷赶紧说道:“我对那张照片很有兴趣,你有办法弄到手吗?”
秦楷勾起唇角笑道:“这是自信,没有任何理由!”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乱说,洪晴说道:“在天赋山的时候,警方的现场照片里,有一个女孩子,她手里拿着绿色的卡片,眼睛……眼睛正在流血……”
洪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秦楷站了起来,泡了两杯茶,并将其中的一杯推到洪晴面前,然后随手抄起桌子上的《孙子兵法》旁若无人似地看了起来。
洪晴赶紧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们见面,什么地点?”
洪晴讷讷地抬头盯着秦楷,脸颊一红:“怎么,有意见?”
洪晴恍然大悟。
洪晴接过一看,上面的线索简单明了,不似她的长篇大论。
身份证上的女人叫张梅,长得面容清秀,出生年月是1985年8月1日。
另外,如果刘宇和胡宗为了自保,假意迎合,然后出去后,又反悔,那他岂不是四面楚歌?
她的声音很沉闷,就像黑夜里敲响的九九藏书古老时钟,带着几分邪魅。
半晌,洪晴走到郑成身边,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说:“我错了,还不行么?”
这句话,这样的笑容。
“不要过来,我是谁,你最清楚!”女子突然开口说话。
这个时候,她能说什么?
“你在原地别动,我马上就来,不然走岔了,很麻烦!”郑成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他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睁开眼时,看到身穿围裙的郑成笑容满面地看着她。
“没错我是答应过你,违背承诺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可它关系到我妹妹的安危,难道你让我这个姐姐不顾她的死活?”
1.2月2日晚上我在上网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一个网名叫“一星期死亡”的网友给我发了几个视频窗口,他说第二天会和我见面,然后给我一张绿色卡片,说我们明天会见面,第二天王玫就带着一张绿色卡片,告诉我洪韵要回来。
4.玩家锁定在b市和c市,幕后黑手蜗居的地方,很可能就在这两市。
郑成气结道:“我也是担心你,你告诉我不会再介入这个案子,可你却骗我!”
看到那黑色的楼梯和血色的栏杆,心里隐隐发毛。
“是么?”郑成嘲弄般地笑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坦诚相对,不是么?”
一个小时后,秦楷陷入了沉思:05年玩家失踪从4月1日开始,月份递增,日期也跟着递增,月份:4、5、6、7、8、9、10、11、12。日期:1、2、3、4、5、6、7、8、9。洪韵和秦廉失踪的日期是:06年1月10日。这些数字有没有联系,或者在暗示什么?
秦楷狐疑地接过名片,定睛一看,上面写道:
书橱里放着的基本都是郑成收藏的书,为什么他的书里会有陌生女人的照片?在她的记忆里,郑成没有女性亲戚,也没有这个女性朋友。
秦楷无谓地笑着:“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硬要是往这方向上靠,我也没办法!另外,你没有必要在这方面为女性争一口气吧?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秦楷接过洪晴的纸条,然后把自己的纸条递给洪晴。
秦楷头也不抬地说:“把你我都知道的线索写下来,我们集中一下!能学多少就写多少!当然,越详细越好!”
一本是十二个失踪玩家的资料,外加几本测试心理的娱乐小杂志。
“有多爱?”
洪晴不解地问:“这是干什么?”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卡片递到秦楷面前。
洪晴点头,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洪晴心下一惊,随后本能地侧身一看,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朝着树林的方向奔去,洪晴捏紧手机,旋即追了上去。
正在气头上的洪晴也没想着去道歉或者得到郑成的原谅,她坐在屋子里生闷气。许久,气消了后,她去卧室收拾东西,整理到书橱时,洪晴偶然在一本陈旧的书里翻到一个书签和一个老式身份证。
洪晴震惊道:“你的意思就是,你在刘宇和胡宗面前爆出你的游戏开发商身份?”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洪晴屏住呼吸,主动靠上前。她每走一步,心脏的跳动频率就增快一分。
最近她的确很忙,忙到忽略了郑成。
郑成,他是在生气么?
洪晴愣了一愣,随后拿起笔边想边写。
只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冒出一个女子,让她去查她的出生日期名字,她怎么知道?诡异的是,上面还有“我的死亡日期”,意思就是她已经死了?
秦楷低着头,转着手里的圆珠笔。
只在她思考的片刻,人便消失了,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依稀间,洪晴能听到郑成短促的呼吸声。
“这个……”
“我在树林里!”洪晴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回赶。
只是,这些事情对秦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棘手的事情,为什么他要选择在刘宇和胡宗面前现身呢?还有,就算他不能及时地混进警察群,但是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弄到内部的信息,比如……凭借他的电脑知识,攻破网络系统,提取有价值的线索,这对于他这个游戏开发商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我在哪儿?
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幕后黑手为什么发这样的卡片给洪晴?上面的六点,全部是需要解答的问题,但是没来由地罗列出这几点,谁能破解?
“我觉得15岁以下的孩子没有能力布置这么复杂的局,尤其又是一个女孩子!”
的确,她的话漏洞百出。
突然——
郑成再次说道:“可是,我觉得最近的你,不论是行事还是言语都非常怪异,但是每次我问你的时候,你总是敷衍我!”
他穿着睡衣,头发很是凌乱,看他的眼睛惺忪欲睡,应该是刚上床入眠,就被洪晴吵醒了。洪晴满眼歉疚地看着郑成,抱歉地http://www.99lib.net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睡觉了,否则我不会打扰你!”
洪晴很想开口将这些疑问全部吐出,等待秦楷给她合理的解释,但是看着秦楷聚精会神看书的样子,又不忍打扰。
洪晴握紧方向盘熟练地驾车,前方的路在月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
“这里太冷,回去吧!”郑成敛去了心里所有的不快,然后拉着洪晴的胳膊向外走去。
“算了!”郑成别过脸,“那么,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洪晴没好气地说:“你说哪个树林?就是我们新买别墅的这块儿!”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车子突然抛锚了。
洪晴倚在轿车旁,一边播放音乐,一边等待郑成的到来。
“亲人,我最重要的亲人!”洪晴张口便答。
看到这些,洪晴像是被一道雷电劈中,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了很久,她发现自己没做梦更没有出现幻觉,这些都是真实的存在。良久,她将这些东西全部收了起来放进皮包里,最后将郑成买给她的维生素片一起带走,随即她开着车子将维生素片送到专业的机构化验,但化验的结果要两天后才能出来,她随后给秦楷打了个电话要求见面。
秦楷胸有成竹地说:“既然他们答应了,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洪晴错愕不已。
等等……秦楷脑子灵光一闪。
秦楷一边翻阅这些材料,一边用笔勾出有价值的线索,并记录疑点。
她是谁?洪晴瞪大眼睛。这个女人说她很清楚她的身份,那么……她就是几次出现在她梦里的……女人?
“说不出来?”郑成明眸瞬间黯然。
洪晴当场愣住!
写完这些之后,洪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她不明白。
通往地狱和天堂的路,你的选择?
都说沉默是金,于是洪晴选择了沉默。
走了几步,她突然想起了昨晚女子在树林里给她的绿色卡片。
洪晴咬唇,她用极其怪异的眼光盯着郑成,好半天洪晴眉心深拧,她问:“成,你到底怎么了?”
“喂……”洪晴按下接听键,“成?”
第一种:这个发件人和死者有一定的关系,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出事了,但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无法找出凶手,所以请别人帮忙。如果他诚心想请别人帮忙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报警?难道是警察不受理这个案子?做最坏的打算,警察不受理这个案子或者受理了,但是他们无法查出真凶,发件人想到了社会力量,他为什么不现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让别人有线索去查,而是这种用无厘头的方式?
很熟悉的触觉,可是洪晴却觉得无比忧伤。
听他说得这么肯定,洪晴登时来了兴致,“哦?你怎么这么肯定?”
洪晴盯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茶水,又看了看秦楷。
“哦。”郑成不咸不淡地应声,“正好,我就在这里,你等等,我一会就来。”
她不想介入杀人案,也不想和“超越天才”游戏有什么联系,只是就算她如何不想,所有的事情逼着她去面对,洪韵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自己的好友周琴也遭到了牵连,现在幕后黑手已经盯上了她,想退也没有后路了,她只有向前。
一阵风吹来,绿色卡片悄然从女子的手里飘落,盘旋着飞到洪晴的脚边,洪晴咽了一口唾沫,随后弯下腰捡起卡片,她掏出手机按下手电筒功能,淡黄色的灯光斜斜地照在卡片上,上面的字清晰可见:
秦楷眉头紧锁,他问道:“这张卡片,幕后黑手是通过什么渠道发给你的?”
她现在甚至在怀疑,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梦。
“或许,我们都应该冷静下来去思考我们的爱情!”郑成平静地说,“如果你真的觉得累了……或者你对我不再有感情,可以说出来,我们这样下去,只是彼此折磨,不是吗?”
洪晴眯着眼睛望向房门处,从半开的卧室房门,她看到了客厅桌子上的丰盛早饭。
洪晴倒抽一口凉气,指甲瞬间冰冷。
追着追着,女子的脚步突然放慢,最后她站在一棵树前,低着头。
我的死亡日期。
洪晴连连摇头道:“不是,而是我对你的爱,是无法形容的,你明白了么?”
“怎么,你瞧不起女人?”洪晴不快地说道。
“当然。”洪晴觉得底气不足。
如果按照年月日的话,这个出生日期刚好符合!
“呃……好,你问。”
2.我、郑成、洪韵三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秘密,成为幕后黑手重点观察的对象?他想得到什么答案?
秦楷端起茶杯,悠闲自乐地品尝起来。
洪晴心下一紧,有一种大难临头的不祥预感。
我的死亡日期。
4.刘宇查出来洪韵以及王玫和她们的男友失踪,与“超越天才”游戏有关,于是我就关注了这款游戏,注册成为玩家。8日早晨,老家的卧室里,有http://www.99lib.net少量的玫瑰花瓣以及黄色泥土,床下面有字:10口天赋洞。后来我知道这是10号天赋山的意思。于是10日我、郑成、周琴一起去了天赋山,看到了王玫死在洪韵的怀里。
“走了?”秦楷惊诧道,“怎么让她走了?这张卡片上的内容很奇怪,而且和几个死者身上发现的卡片一模一样,我想这必定和幕后黑手有联系,她是重要的线索,你知道吗?”
只是,这里哪来的大米和小菜?
洪晴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可是她太诡异了,我也不敢太靠近,不过我敢肯定那个女子就是幕后黑手,而且……她不是人类!”
“是啊!”
危险她一个人承担就可以了,当初决定介入这个案子,是为了保护洪韵。
秦楷一怔,随后认真地问道:“你确认?”
这种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洪晴打破寂静:“你……怎么了?”
他们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
莫名地忧伤而难过着。
郑成依旧没有看洪晴,他自嘲般地说:“什么时候,我们俩也开始这么陌生了?或者……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如此客气?”
洪晴回答:“昨晚我回新买的别墅时,车子抛锚了,当我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怪异的女子,我就追了上去,后来她给我一张绿色卡片,等我接过卡片时,她就走了!”
“我来接你,很勉强么?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郑成哑然失笑,“还有,这和无理取闹有什么关系?难道一个人女人走夜路觉得害怕,要求自己的丈夫来接,这是无理取闹?”
洪晴紧握着手机,眼睛直直地盯着蓝色的手机屏幕。只有这点蓝光,才能让她紧张的心稍稍平和。
“哪个方向?”洪晴嘀咕着,她细细想了想说,“南方!”
天渐黑,车子开过喧闹的市中心时,洪晴加快了速度,轿车在郊区不算平坦的柏油路上行驶,没有了大城市绚丽的霓虹灯照射,轿车车灯,也显得愈发清淡。
“哪个树林?”郑成低声问。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楷点头:“嗯,不过……事先不要告诉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你就说有重大发现,这里有线索就行了!”
通往地狱和天堂的路,你的选择?
洪晴也止住脚步,刻意的和女子保持一段距离,她不敢再向前,因为她怕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可是出于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追了上来。
洪晴窘迫地跳开话题:“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的!”
5.22日,由于和周琴见面不是我要找的游戏开发商,我突然想到了还活着的玩家伴侣,李春华。于是去拜访她,她的母亲就是当时打我的老太太,奇怪的是,老太太因为李春华莫名其妙的请求,真的把她给杀了,后来你就现身了,等我回去的时候,老太太已经跳楼自杀。
“你跑到林子里干嘛?”
最近的洪晴也很少打电话给他,甚至一个手机短信都吝啬给予,他主动找她,她的反应也是不咸不淡,这一度让他沮丧不已,很多时候他在怀疑,是不是她变心了,或者早已经爱上了其他人,她的冷淡,只是想和他疏远,然后,形同陌路?
秦楷将卡片收起,然后说:“你先联系警察,我研究一下这张卡片。”
洪晴收起绿色卡片,抬头看向前方的女子,然而让她惊讶的是,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在哪儿?”
女子仍然背对着洪晴,只见她缓缓抬起右手,指尖夹着一张绿色卡片,她一字一顿地说:“一个星期内你要破解上面的疑点,否则,你将会受到游戏惩罚!”
想来想去,秦楷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出来,他侧身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思绪飘远。
既然他这么自信,洪晴也不想质疑:“行,那我马上就去找刘宇和胡宗!”
洪晴眨了眨眼,然后抬手擦了擦眼,最后拍了拍耳朵,一番折腾之后,她发现自己不是做梦,洪晴狐疑地问:“哪来的早饭?这里荒无人烟的!”“我做的!”郑成弯下腰,抬手刮了一下洪晴的鼻子。
我在哪儿?
我的年龄。
夜晚的林子幽深神秘,月光穿过树叶缝隙,在地上投下一地斑驳,凄冷的夜风轻拂拍打着洪晴的脸颊,仿佛一只温柔但冰冷的手,划过她的肌肤,透凉中间杂着诡谲。
清淡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树叶沙沙直响。
我是谁?
“怎么,你有顾虑?”秦楷看出了洪晴眼里的不自然。
和秦楷分道扬镳后,洪晴去医院看洪韵。
郑成心浮气躁,他再次背过身去,干脆闭了口,一声不吭。
就在洪晴觉得周遭都是冷飕飕时,手机铃声响起。
“成?”洪晴眉头一皱。
他瞪了一眼洪晴,径直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冲上前,揪住那个男人的衣领狠狠地揍他一顿,九-九-藏-书-网然后让他永远滚蛋。
“既然你往别墅的方向走,为什么我来接你的时候,没和你遇见?”电话彼端,郑成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怒气。
第二天一大早,洪晴便被郑成叫醒。
洪晴下意识地顿足,真的不敢再走过去。
这……
让她告诉他,她在面临生死抉择?让她告诉他,他已经成为幕后了黑手的猎物?让她告诉他,她没有守住当初的承诺,执意介入了超越天才的游戏?
秦楷懊恼地说:“如果我现在不现身,根本就处于被动状态,被人牵着鼻子走,但是这次的现身,我只想在那两个警察面前袒露身份,因为他们可以帮我找到我想要的线索!”
上了楼,洪晴简单地洗了个澡,然后去卧室睡觉。
“那张现场照片呢?”
郑成低声问:“晴,你认真地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说话?
前方的林子很深,轿车的车灯直直地照射,洪晴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想着想着,洪晴只觉冷汗涔涔。
洪晴应允,随后走了出去。
如果是他的话,不管对方是人是鬼,先抓着再说。
秦楷见到她之后,请她进入客厅,然后递了一张信纸和一支圆珠笔给她。
这让她如何回答?爱的定义从古至今都无人能给予一个确切的定义,现在郑成居然让她去形容自己对他的爱,有多少。
“你不是说不想在警察面前现身?他们的行动阻碍你的逻辑推理,影响你破案?”
“你最近很忙?今天居然想起我,我觉得很荣幸!”郑成突然转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洪晴无言以对。
拿着身份证,洪晴思索了一会儿后,又翻箱倒柜,最后又发现了几张名单,上面有些人的名字画了圈,细细一看,这些人名很多跟失踪的玩家有重复。
医院里,洪韵处于昏迷的状态,原因是她在病房中摔倒,脑袋撞到了墙,结果晕了过去,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病房内,赵艳和洪秘寸步不离地守着洪韵,洪晴也没再监视下去,而是开车去找郑成。
1.我和唐僧在wc接吻。假设这是幕后黑手的出生日期,出生年份在95之前,85、75、65皆有可能,月份是8月,日期在1、11、21三者之间。
洪晴缄口。
秦楷无语,好半天才说:“大小姐,我们现在是破案,面对生死抉择,不是以直觉或者感觉来判断,这些是靠不住的!”
郑成闭上眼睛,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的年龄。
郑成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脸应声而侧,红色的手掌印在脸上浮现,可见这一巴掌打得多重。
“对!”
秦楷双手交握抵在下颌,目光深邃而久远。
洪晴想了想说:“等了半天也没见你来,所以我想自己……”
很明显的,这张卡片透露的信息,足以证明,洪晴要查的是一个死去的人,而且对方的目的是想找到杀人凶手。问题是,第一个“我是谁”,发信人要求查的是指幕后黑手,还是死者,或者是送给洪晴卡片的那个“我”?假设,前五个问题的“我”全部指死者的话,只能有一种推测:死者被杀,凶手将他的尸体匿藏起来,任何人都不知道。
郑成勾起唇角,涩涩地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好半天,秦楷将书扔到桌子上,下定决心道:“明天晚上八点,麻烦你把刘宇和胡宗带到这里,我要和他们秘密见面!但是他们必须答应不准透露我的身份,否则在游戏结束前,我会一直囚禁他们!”
“哦,我走错路了!”洪晴心虚地掩饰,“这么晚,天又黑,我……”
郑成脸色一沉。
“刘宇送到技术部门检验去了,他说可能是经过ps处理过的,但是我觉得应该不是,因为那个女子就是我梦中出现的!”不过,很有可能她没有做梦,也许是自己真的见到了,只是把这些都当作了梦,又或者在当时自己出现了一些幻觉。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了自己常吃的维生素片。
虽然此时的郑成笑了,但是洪晴觉得非常刺眼。
当他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郑成已经睡熟了,洪晴默然失笑,她走到床前,静静地盯着郑成英气的侧面,而后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他的脸颊。
说句实在的,这个男人的确很有魅力,沉稳、睿智、事业有成、相貌英俊,这样的男人应该有很多女人围绕在身边,但是自他们见面以来,秦楷没有提到任何女性,而且他所住的地方,除了几个女佣,没有伴侣。
两人走了大半天,才到达别墅。
洪晴越想越觉得恐怖。
3.结束的时间为什么不是六月三日,而是六月一日?
“你大清早起来去市中心菜市场了?”
女子的速度很快,洪晴追了半天也不能接近。为了能赶上她,洪晴蹲下身子脱掉高跟鞋赤脚狂追。这个女子的身影太熟悉了,仿佛在哪里见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