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追踪幕后黑手
目录
第八章 追踪幕后黑手
上一页下一页
“我知道你最近的关心,其实是监视,我还知道,你和秦楷想追出幕后黑手!也许你要问我这些我是怎么知道的,那么我告诉你,我就是无所不能的幕后黑手!”洪韵脱口而出的话,将洪晴刚才的疑问全部击破。
秦楷皱眉,继续看着电脑。
秦楷眉头蹙起。
嘈杂声消去,来来往往的人流在脑中湮灭。
刘宇和胡宗在房间里勘察,想找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秦楷暗自思索起来,亏心事吗?
三个人站在几乎密封的案卷室内,周围的温度仿佛一瞬间被吸去了热量,只余阴寒刺骨的风。
秦楷赶紧奔了过去,只见电脑上弹出一张绿色卡片,上面写着:愚人节的礼物,死亡游戏,就此开始!
洪晴下意识地看向洪韵,只见洪韵嘴角漾起一波诡异的微笑。
“咦?这是谁?”胡宗惊愕地盯着手里的照片惊呼。
洪晴愣了愣,然后仔细地看挑战书。
“姐姐最近和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呢,那个男人比姐夫还要好看!”洪韵的眼睛笑眯成一条缝,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游戏惩罚:天堂和地狱。
如果说在生意上,他开了几家软件公司,收购了b市几大豪华区的露天电视,他做事从来光明磊落,按理说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如果说游戏开发,他当初开发超越天才游戏的时候,纯属自己无聊,想找一些志趣相投的人,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了。
其他人不敢答话。
“这里是案发现场,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站在警戒线外的警察面无表情地说道。
“ps?”洪晴微讶,“你怎么知道?”
这时,坐在电脑前的一个员工惊呼:“老总,有黑客进入!”
她笔直地朝医院外走去。
她相信当时的自己没有看错,而且她的视力非常好,怎么现在玫瑰花就不见了?难道是过季了,玫瑰花谢了?就算是谢了,本尊应该还在,不至于空空如也。
“晴儿?”身后的声音提高。
洪晴一怔!
秦楷又说:“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一直以来他自信自己的智商和能力,但是今天却被别人如此玩弄于股掌之中!
秦楷登时缩手,他强颜欢笑道:“只是觉得那花瓣挺好看的!”
显然,周琴的叫声,郑成也听见了。
洪晴迟疑了一会,但还是点了点头。
幕后黑手是洪韵?
然而,洪晴却不这样认为。周琴虽然平时爱捉弄人,嗓音也很大,但绝对不会叫出这样的声音,那是发自肺腑地恐惧和哀嚎,不是普通人能随意模仿出来的,一定是周琴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不会如此慌张。
“姐姐,不要逼我,我不会告诉你主谋的身份,但是我想说一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因为真相总是会让人伤心,让人无奈。”洪韵涩然道,“也不要和秦楷合作,他跟郑成一样不是好人!”
要告诉秦楷吗?
“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秦楷眉梢一挑,颇为吓人。
刘宇低头暗自回想,想了半天才说:“我只看到了香樟树和杉树。”
洪晴猛然醒悟!
房间很乱,并有挣扎打斗过的迹象,门窗是封闭的,没有撬开的痕迹,防盗门被他们破坏了,就算凶手从正门进来,估计指纹已经不在了,那么现在唯一值得调查的就是地上的印迹。
“如果幕后黑手不是紧盯着我的话,也不可能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去攻破我的游戏系统,然后选出游戏玩家,来吸引我的注意,他这么做就是想引我出来!”秦楷从洪晴的手里抽出挑战书,胸有成竹地说,“只是我不知道,我们三个到底有着什么共同点,让幕后黑手盯上了,他到底想得到什么破绽?”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一旁的郑成不以为然地说:“今天是愚人节,八成是耍你的!”
另一边的洪晴手里拿着天赋山的现场照片,从照片上看,没有一张有玫瑰花的。
关于家里?
就在此时,洪晴的手机铃声响起。
洪晴猛然想起了天赋洞洞口前的那株玫瑰花。
“看看卡片的来历!”秦楷吩咐道。
要是往年,她会毫不犹豫地赞同,然后和郑成“狼狈为奸”。
但是现在的她除了幕后黑手的事能让她奋不顾身外,对其他事情都了无兴趣。
当然有!
最重要的一步,他连洪晴也没有透露。
不过……
洪韵闭上眼睛,樱红色的嘴唇,一瞬间失去了颜色。
“也许你认识,他叫秦楷。”洪韵依旧笑眯眯的。
又过了一会,对方一直没有行动。
秦楷冷哼一声,然后不咸不淡地说:“说是说到了一点,可你总是说不到重点!”
他不能相信这里的人,一个也不能相信!
既然秦楷否决了郑成是他要找的人,表示郑成非幕后黑手,被他排除。
洪晴错愕地盯着秦楷,然后问:“那是不是我也不能相信你?”
游戏名:超越天才。
“怎么了?”见洪晴的脸色不对劲,郑成关切地问道。
洪晴的喉咙酸涩难忍,她哽咽着问:“为什么帮助幕后黑手?王玫,真的是你杀的吗?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郑成略带吃醋地说道:“那个奇怪的男人,以后不要和他来往,我很不喜欢他!”
走到拐角时,洪晴顺势躲在一根石柱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洪韵。
该死!
洪晴敷衍地说:“以后再说吧,现在洪韵需要人照顾!”
“你来了?”秦楷压低帽子走了过去。
“天赋洞洞口有玫瑰花吗?”刘宇一脸迷惑,他看向胡宗问:“我没注意,你看到了吗?”
洪晴央求道:“我知道,可是受害者是我的妹妹,她和丈夫现在还在医院治疗,我只是想进去帮她拿一点日常用品,绝对不会破坏案发现场!”
99lib.net晴儿,最近你好像有些奇怪……比如……”说到这,郑成缄口。
刘宇和胡宗两两对视,最后也上前帮忙,几人好不容易撬开防盗门的时候,发现房间中一片凌乱,地上满是泥巴印,四周散落着玫瑰花瓣,窗户的一角,周琴和丈夫李豫昏倒在地。
秦楷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于是说道:“当然,我也不能相信!但是你若信得过我的话,今天或者以后,我们都可以继续合作!”
如果按照以前的规律,周琴是超越天才游戏的玩家,她被选中的话,作为丈夫的李豫必然也是目标,只是郑成,刘宇还有爸妈可是毫不相干的人,幕后黑手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老总,有人通过电脑送过来一张绿色卡片!”对面的员工惊叫起来。
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刘宇和胡宗露出了尴尬之色。
难道幕后黑手有神通,不需要联网也可以给别人发送卡片?
想到这儿,秦楷拨通了洪晴的电话号码。
洪韵说她就是幕后黑手。
“我不敢绝对地肯定这张照片是ps过的,但是看相片里女生脸上的血,总有电影海报的感觉。”刘宇指着相片接着说,“我拿给专业人士鉴定一下吧!”
摆在面前的问题是,他怎么才能进周琴家去找线索。
洪晴简单地扫视了一遍,脸色就有点失常。
旋即她自顾自地砸门,一副担忧的表情。
就在他想知道谁才是内奸时,地下室内走进来好几个年轻的员工。
洪韵摇头。
洪晴激动地瞪大眼睛,怒火中烧,“人命关天,还讲究这些?”
今天是对b市开放,那么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在b市!
尖锐地吼叫声掺入洪晴地心口,她的手一颤,手机滑落在地。
“别装了,我是查到了一些线索才回来的,但你伪装得再好,还是有破绽。”洪韵说,“你为什么帮他,有什么目的?”
但几乎敲遍整个楼层,也没有一户开门。
秦楷看了看四周,随后拽着洪晴的衣袖走到人群稀少的地方,说:“我们的谈话随时都可能被人听到,也许路人甚至熟人都是眼线!”
员工低头,小声说:“老总,我这台电脑没有联网!”
洪晴和秦楷正和几个警察说话。
洪晴嗫嚅道:“幕后黑手打算四月份选中我,是吗?”
“不信我带你们去看看!”洪晴自告奋勇地说道。
员工轻声说:“没看到!”
假扮警察已经行不通了,他没有第一时间混进人群,很容易被拆穿!
“其他失踪的玩家,都死了吗?”
一旁的胡宗发话了:“如果你坚持己见的话,我们可以回警局,现场照片还在,如果上面没有玫瑰花,那真的就没有了!”
于是她说:“小宇,你还记得天赋洞洞口的玫瑰花吗?”
“你确定周琴是在房间里打电话向你求救?”刘宇问道。
“谁对你们恶作剧了?”秦楷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问道。
“幕后黑手杀的吗?”
刘宇马上接话:“玫瑰花是野生的,不是人工培育出来的!只是野生的玫瑰花期一年只开放一次,在每年的六月和七月,按照时间,现在不应该有野生玫瑰!”
“我不会杀死我最好的朋友,她的死只是个意外,我只想救她的!”洪韵的眼睛温湿了。
说话的员工胆怯地点头。
洪晴惊诧地望着洪韵,脑子一片空白。
半晌,洪韵点点头。
“周琴……”洪晴惊叫一声。
洪晴吸气,随后将卡片装进口袋里,匆匆起身,想去追洪韵。
“这封挑战书的规律!”
“什么意思?”
秦楷不慌不忙地说:“我们三个其中必有一个是幕后黑手看中的猎物,只是他不知道谁才是他要找的人,所以将我们三人放在一起,等待其中一人露出马脚,而那个嫌疑最大的人……就是我!”
洪晴停止叩门,转到了隔壁敲门,想借个电话。
线索从哪里找?周琴的家,还有洪韵。
“你……”
“疯子!”郑成丢了这两个字后转身就要走。
如果周琴遇到了强盗,为什么不打电话给警察局,而是给她呢?
秦楷笃定地笑着,他早有防备,就等着幕后黑手有所行动,他不仅派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游戏,还命人二十四小时观察和洪韵洪晴郑成有关的所有人员。
“你认识他?”洪晴尴尬地问道。
秦楷这才恍然大悟,她倒是挺会随机应变的。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翻盖接听,那边传来空阔而飘荡的声音:“四月一日,游戏全面开始!愚人节的礼物,你最心爱的人将会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秦楷问:“凶手是怎么进入周琴家里的?”
洪晴到香樟树下,刨出绿色卡片,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血色字体:下一个幸运儿就是你!五月一日,游戏全面开始。
然而,洪晴这句话脱口的时候,她却没有看到秦楷表现出惊讶地表情,反而,秦楷此时的面部信息在告诉她:我早就知道了。
“日常用品可以自己买!”
郑成愤怒地扣掉电话甩到后座,然后驾车离去。
然而——
“周琴!”洪晴大惊失色,“她出事了?”
洪晴好奇地问:“比如什么?”
“幕后黑手已经给了我们第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错乱,这错乱的时间隐含了一个秘密,等待我们去解决!”秦楷勾起唇角。
洪晴走后,洪韵直愣愣地看着郑成:“你不跟着我姐姐?”
半天,洪晴才说:“四月一日,幕后黑手将会给你指定的线索,什么线索?为什么要给你一个月的期限?如果你胜利了,将会有一个月的后续时间,幕后黑手必定会在五月发出挑战,那么他会在五月的几日发出挑战呢?还有,他会选择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
洪晴九-九-藏-书-网双手反复捶打着防盗门,里面依然没有应答声。
秦楷若有所思地说道:“根据我之前调查的失踪玩家来看,第一个被选中的玩家就在四月一日消失,而这次的挑战书也选择是四月一日,后面的时间分别以月为单位,日是递增的:123456789!也就是说,如果我在四月份破解了他给我的疑点,那么他很有可能在五月二日发出挑战,只是我奇怪,结束的时间为什么不是六月三日,而是六月一日呢?这必定有深意。”
洪晴抬手擦了一把汗,俯身在洪韵耳边说:“今天很热,我去买几瓶饮料!”
听完秦楷的话,洪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了。
她半咬着唇,泪水轰然砸落。
洪韵看出他眼里的杀意,向后退了两步:“怎么,你想杀了我?”
电话彼端传来周琴呼吸急促地喘声,间或夹杂着椅子倒地声。
郑成一字一顿道:“你、最、好、不、要、逼、我!”
旋即秦楷否决了这个想法,他可没有对不起家里的任何人。
“他是谁?”一个警察指着秦楷问道。
“洪韵想保护幕后黑手,一个人想用生命来保护另一个人,他们的关系有这么几种:亲人,而且这种亲人关系仅限于父母和儿女,兄弟姐妹。超出这种关系以外,关系再好,除非是感情非常深,否则没有人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还有一种是恋人,尤其是热恋中的情侣,关系稍微长一点,那种感情会有所变质,愿意用生命来牺牲的可能性会降低!”秦楷说着说着,眼睛愈发地清亮起来,“幕后黑手,必定是这里的其中之一!”
“你以为你现在还有退路吗?”
“我就说没有嘛!”胡宗懒懒地说,“白走一趟!”
洪晴迷茫地看着秦楷。
他快要疯了,他快要被幕后黑手逼疯了!
轿车里的郑成看着洪晴坐着的轿车越开越远,清俊的脸上掠过一抹忧伤。
洪晴心下一紧,“周琴?你怎么了?”
想了半天,洪晴说:“阿韵说,她就是幕后黑手!”
“应该没有吧!”胡宗一时也迷茫了。
“一定是被人拔了!”洪晴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对,是幕后黑手,一定是幕后黑手,那株玫瑰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幕后黑手为什么要扯上周琴,刘宇,郑成,还有她的爸妈?
医院里。
“嗯。”洪晴心虚地应声。
“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洪晴激动地问道,“他是不是想栽赃嫁祸给郑成?”
郑成猛地回神,表情特别激动。“我是为她好,那药虽然有迷幻的作用,但可以控制她的病,让她延续生命!”
刘宇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脚印,职业性地用手指去测量长度,然后仔细辨别脚印的深浅,观察了大半天,他说道:“这是两个人的脚印,按照宽度和深浅,是一男一女的脚印!”
胡宗也点了点头。
其他观看人员说:“监控器拍摄到这个地方就突然坏了!”
其中一个说:“老板,周琴和丈夫李豫被人打晕在家里!当时有警察在,我们不方便进去,现在现场被警方拉上警戒线,闲杂人等无法进入。”
眼前的景象又开始显现,白色的墙,高大的石柱,来往不止的白衣医护人员以及病人家属,洪晴茫然地环顾四周,全身一颤,她竟然还在医院!
怎么才能进去呢?秦楷苦思冥想。
只是,为什么她会站在这里?
游戏配角:洪晴,周琴,刘宇,胡宗,李豫,洪秘,赵艳。
这个女生,不就是好几次诡异出现的女鬼?
秦楷闷闷道:“坏了?”
超越天才游戏玩家失踪,洪韵一定是知情者,以她目前的状况,就算她意识清醒,也不会吐露实情。那么,怎样才能让她开口说真话呢?
秦楷悠悠地坐在质地柔软的沙发上,双手交握地抵着唇,炯炯有神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液晶显示屏,屏幕上的洪晴和洪韵站在一起,然后洪晴借口很热,去买果汁,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屏幕上的时间显示到10点15分时,洪晴看着洪韵的眼睛折射出诧异的神采。
洪韵凄惨地笑着,眼里的忧伤弥漫开来。
胡宗也屈身拈起泥土反复揉搓,好一会儿他皱眉道:“根据这种泥土的颜色和细柔的触感,应该来自b市郊区一带,也是最近开发的地方。b市的泥土颜色偏淡,而且很粗糙,最新开发的郊区泥土颜色暗黄,摸起来很细柔。”
秦楷仔细地看着泥土形成的脚印,按照脚印来看,对方的年纪不超过二十岁,而且是男性。至于玫瑰花,秦楷眉头蹙起,似乎在哪里见过。
洪晴随手掏出手机接通,那边传来周琴短促地求救:“救我!”
然而,没人应声。
随后洪晴瞥了一眼洪韵,暗自想:阿韵不像是有精神病的样子,她现在的意识很清醒,刚才她的话不是随口疯话,而是恶意地破坏她和郑成之间的关系,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透露这个消息的,攻击系统的,发送卡片的人,就在这个地下室内!
可以利用她!
难道……
“怎么可能?你再查查!”秦楷怒道。
“郑成你这个王八蛋,你可以害任何人,唯独不可以害姐姐,你想折磨得她生不如死吗?”
洪晴点点头。
只是,这个地下室内的员工有一百多人,谁才是内奸?
游戏期限:两个月!
洪晴和刘宇的关系不错,可以去案发现场勘查,如果洪晴愿意出面担保的话,他也可以进去。
这个人,似乎有意学习他的行事作风。
秦楷懒得想下去,他问洪晴:“洪韵最近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比如那天……”秦楷想到了在地下室里,看到一半的录像突然中断的事情,当时99lib•net洪韵站了起来,洪晴追了上去,那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
她下意识地看向洪韵所在的地方,只见洪韵安然地靠在轮椅上,睡得香甜极了。
没有联网?那这张卡片从何而来?
郑成反问她:“你刚对晴儿说了什么?”
洪晴毫不犹豫地答道:“不可能!”
“没有我也要给自己清出一条路!”郑成再一次激动起来,“我本意不想伤害晴儿以及她的家人,但如果你要破坏我们的感情……”
当她转身的瞬间,看到的是洪韵死灰般的面庞。
胡宗面色铁青,拿着相片的手不停地颤抖,他颤声道:“这个女生……是谁?好……好奇怪!”
当轿车开走的时候,沃尔玛附近停了另一辆轿车。
秦楷压了压帽子说:“既然我愿意和你合作,就表示我现在还是相信你的!现在你帮我混进周琴家,我要找线索!”
“怎么会这样?”洪晴几乎要崩溃了。
洪晴没有反应过来。
洪晴应允,于是三人又匆匆下山。
这个问题恰巧将她问住,周琴的确打电话向他求救,但是人一定就在家里吗?
警察试探性地问:“你指的是要去屋里拿钱?”
b市的最近开发的郊区只有一处,那就是前几天她和郑成花20万买来别墅的那一带。
现在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他自己!
听完洪晴的话,秦楷冷笑道:“我本来是怀疑她和幕后黑手是认识的,现在我敢肯定洪韵绝对认识幕后黑手,而且刻意地想替对方顶罪!”
不是幻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居然如此猖狂!秦楷几乎咬牙瞪眼,恨不能一把揪出幕后黑手,然后一对一决斗。
眼看到了四月,洪晴和秦楷都进入了紧张时期。
郑成全身都在发抖,他阴沉着脸,一步一步地走向洪韵……
洪晴想了想,又说:“六月一日游戏结束的时候,幕后黑手想让你将什么真相大白于天下?难道你做过什么亏心事?或者你的罪过什么人?”
“姐夫,你知道姐姐最近在做什么吗?”洪韵诡异地立在两人之间。
刘宇静静地看着洪晴,选择了沉默。
洪晴点头,然后问:“幕后黑手现身了?”
“什么规律?”
他穿着一套休闲装,头山带了一顶白色的帽子,看上去阳光又帅气,不少女生偷偷地谈论着他的身形和气质。
秦楷像是被电击似地愣住。
“怎么买?人家要的就是钱,没钱怎么住院?”洪晴反客为主。
洪晴猛然一惊!
好半天,刘宇眉梢拧起,他仔细地看着相片,说:“我怎么感觉这张照片有ps过的痕迹?”
踹了半天也没反应,洪晴想到了找警察。
其他几个警察见此场景也冲了进来,快速地将周琴和李豫抬上车子送去医院。
两人走了出去。
秦楷点点头。
做个比方,如果幕后黑手不需要联网也能进行黑客攻击的话,就算今天他在国外,也完全有能力做这些事情。那么,他之前所做的局部对外开放不过是个摆设!
趁此机会,秦楷也走了进去。
洪晴怔愣地转身,站在她身边的是郑成。
洪晴看了秦楷一眼,还没等她说话,秦楷很自然地搂着她的肩膀:“未婚夫。”洪晴的脸黑了黑,不过为了不露出破绽,她也没否认。
另一边,洪晴开着车几乎是一路狂飙,路上她咬牙切齿地想:秦楷,你最好能保护好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否则我们无法继续合作,我也无法相信你的能力。
她还知道什么?
不过他不能这么直接地问,否则洪晴稍微动动脑子也知道,他在监视她,这不利于他们之间的合作。
为了洪晴不破坏现场,几个警察跟着她一起进去。
几十分钟后,洪晴的车子停在了周琴家门口,她匆匆下车,箭一般地奔向居民楼一层。
洪晴讪讪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在此时,洪晴拿着一张银行卡走了出来。
“没什么?”郑成别开脸望向天空。
洪晴急道:“怎么会没有呢?洞口那么显眼的玫瑰花你们怎么能没看见呢?”
天赋山山洞口的香樟树后隐约升腾着一股黑气,黑气旁边站着一个诡异的女生,她穿得很单薄,消瘦的左手手掌贴在脸颊上遮住大半张脸,右眼眼角流出大片鲜血,右手拇指与食指间夹着一张绿色卡片,她的唇角挂着残忍而快意的笑。
系统被篡改到一半的时候,对方像是知道了异常,停止了动作。
秦楷不动声色地看着昏暗的屏幕,说:“幕后黑手身份没有确认之前,谁都有可能是!你,我……”秦楷看着全场的工作人员继续说,“在场的人员,还有洪晴,刘宇,洪韵,甚至是周琴,李豫……都有嫌疑!”问话的员工登时无语,面部肌肉微微扭曲。
游戏玩家:秦楷,郑成,洪韵。
秦楷?洪韵怎么会知道她现在和秦楷合作?
“比如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和她接触,比如她有没有说一些奇怪的话。”秦楷换了提问的方式。
而她最后一句话,将洪晴彻底打入了万丈深渊!
洪韵再次点头。
再低头看看手,她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张绿色卡片。
“别废话,幕后黑手到底做了什么?”洪晴直截了当地问。
周琴家门口。
秦楷捏紧拳头暗想:我就不信你有这种能力,除非你不是人!所以,一定有内奸在这里!
她双手捂着脸,全身冰凉。
“这个……拍照的人是谁?”刘宇心底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案发现场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个女生?为什么没人说起?看到这么可疑……”
幕后黑手向秦楷发出挑战了?发出什么挑战?不过听秦楷的语气,似乎很紧张,还有些担忧,这个幕后黑手到底发出了什么挑战,让这个自负不已的准开发商www•99lib•net也陷入了慌乱的地步?
秦楷顿时来了精神,他赶忙跑到说话的员工面前,看着电脑上一连串的数字被篡改,这台电脑被远程控制了。
几乎是全封闭的豪华地下室。
“当然没有那么夸张!”洪晴摇了摇手里的银行卡,“这是我自己的!”
“那么这些玫瑰花瓣呢?”洪晴指着地上的玫瑰花问。
难道洪韵是想通过郑成来断绝她和秦楷的合作?她这么做有利于幕后黑手的行动,也不利于秦楷破案!
“真的是你?”洪韵颤声道,“为什么会是你?”
“也许她根本就不是人!”洪晴跌跌后退,而后整个身子瘫软着倚上了墙壁。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秦楷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姐姐,你是我的亲人,我不想你受伤。”
这里有宽大的液晶显示屏,复杂的地下线路,明亮的照明灯,还有最先进的监控装备。
旋即他看着洪晴,“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不过现在嫌疑最大的是洪韵和郑成,他们的行为古怪,举止反常!你们最近看好他们,有机会的话,在郑成的房间多安放几个监控器!”秦楷站了起来,关掉液晶电视,然后在地下室没规律地乱逛。
“不知道。”
刘宇瞥了一眼茫然的洪晴,斟酌着说:“晴姐姐,我明白你担心好朋友的心情,但是……”说到这,刘宇顿了顿,“今天是愚人节,会不会……只是一个玩笑?”
她不信!
洪晴和刘宇不约而同地望向胡宗,他的眼睛圆睁,嘴角跳动着,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两个人一起向不远处的轿车走去。
他们真的决战起来,谁的胜算更大?
好一会儿,坐在秦楷最近的一个人问:“老总,为什么你要我们二十四小时监控洪晴,你们不是合作伙伴吗?”
洪韵呆呆地坐在轮椅上,怀里抱着的狗熊被揉作一团。
刘宇和胡宗再次相视,最终点点头。
秦楷愣住了,详细地址不明?
他伸手去捡玫瑰花瓣准备去看,耳边传来喝止声:“破坏案发现场的东西,是要受罚的!”
房间很乱,地上有野生的玫瑰花瓣和黄色泥土,里屋有打斗的痕迹,电视机的屏幕有划伤,卫生间的门半开着,里面的设备没有损伤分毫,卧室的床单撕裂了半块。
突然,秦楷脑中闪过一个人的脸来,洪晴!
话到嘴里,还是忍不住咽了回去了,其实他想说,这几天的她总是寸步不离地待在洪韵身边,就算离开片刻,也站在不远处偷窥洪韵,似乎洪韵是罪犯一样。这样反常的举动,几次他想问,但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洪晴一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刘宇走了上去问。
一方每天不厌其烦地问洪韵幕后黑手是谁,并寸步不离地守着洪韵,却时不时地装作疏忽大意。另一方时刻待在电脑前,每过一天便修改数据库,防止有人攻击。
当他说完这句话后,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他捏着拳头,看向洪韵的目光也变得更加凶狠!
“晴儿!”她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
“怎么,害怕了?”洪韵冷笑,“你给我姐姐吃的东西我拿出去化验了,那是致幻的药物,你是不是给他提供大量金钱的神秘人?”
她一边叩门,一边掏手机,然而在衣服上的口袋中掏了个遍,也没摸到手机,愣了几秒,洪晴想起,接电话的时候,她的手机落地,当时忘了捡起来。
当洪韵站起来离开,洪晴有所行动时,液晶屏幕上的画面突然一片昏暗,继而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么急?”洪晴刚开口说话,秦楷就挂掉了电话。
情急之下,洪晴抬脚便踹。
洪晴听出了秦楷的语速极快,呼吸急促。
“难道还有吗?”洪晴异常郁闷,只是一个挑战书而已,她能挑出这么多的疑点已经很了不起了。
当刘宇和胡宗带着几个警察来的时候,洪晴几乎没有力气了。
“晴姐姐,我们不能私闯民宅!”刘宇讪讪道,“这是违法的!”
看着手上的照片,洪晴仍然不死心,那天她明明看到洞口有株玫瑰花,为什么相片上却没有?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
洪晴没有来过这里,也不知道他在现实中的行动,所以她可以排除。
这个人分明就是有备而来,而且幕后黑手很清楚地知道,他安排了眼线还有监控器。
还没等洪晴说话,电话那边又开始说话了:“b市王二街沃尔玛见,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不见不散。”
洪晴掏出手机接通,那边传来秦楷的声音:“幕后黑手已经向我发出挑战,具体经过我们见面后详谈。”
还没等洪晴去问,秦楷低声道:“有内奸!”
手机吱吱直响,那种刺耳的声音,震得洪晴耳膜几欲破裂,紧接着,那端传来周琴撕心裂肺地哭喊:“李豫,不要!”
秦楷支开员工,自己坐了下来。
洪晴哑然。
“什么情况?”
只要洪晴不说她就是超越天才游戏的开发商,然后他不被周琴碰到,身份不会那么快被揭穿,游戏期限是两个月,挨过两个月,就可以了。
郑成不高兴地冷笑:“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想不认识也难!”
洪晴皱着眉头,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对刘宇说:“家里有些事,我先走了!”
跟了几分钟,只见洪韵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卡片径直地走到公用电话亭前,将卡片插进去,然后按下号码,对着话筒讲了几句话后,拔出绿色卡片埋到香樟树下。做完这些,洪韵面无表情地向医院走去。
洪韵指着胸口刺激他:“那你杀我了!然后,让姐姐怨恨你一辈子!”
“幕后黑手给我的第二个问题……”秦楷淡淡地嘲笑,“也不算是问题,可以说是线索吧……游戏主角是三九-九-藏-书-网个人,我,郑成,洪韵,配角可以不值一提,游戏的结局,我想是‘死亡’二字,也就是说,我们三个人不揭开答案,那么必死无疑。”
“秦楷?”郑成脸色一沉。
那就是:他的游戏对外开放是不定期的,今天可能只对b市开放,明天只对c市开放,后天只对d市开放,也就是说,黑客和玩家必须在当天开放的范围内玩游戏,或者去破坏系统。
其实他自己也经常在白天行动,做得天衣无缝不让人察觉。
秦楷冷着脸环顾整个地下室的人员,漆黑的眸子里掠过了一抹阴鸷的寒气。
洪晴愕然,这种费解的问题,也被他挖掘出来了?
他盯着电脑上的数字,默默记了下来。
洪晴、刘宇和胡宗留了下来。
洪晴推着坐在软皮轮椅上的洪韵在医院走廊里晃悠,四月的太阳逐渐放暖,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竟有些许灼热。
其中一个胆子大一点的,唯唯诺诺地说:“我们当时看到了一个可疑的男子,在周琴家门口徘徊,他穿得很严实,所以看不清长相,但是从身形上看很消瘦,像是学生,就在我们跟上去的时候,就被人恶作剧了,然后……”
“今天是愚人节,我们要不要去捉弄一下别人?比如……”郑成狡黠道,“周琴……每年愚人节她都变着法子整我们两个,不知道今年又要玩什么花招,我们不如反客为主,怎样?”
“奇怪的话……”洪晴沉吟。
车子飞快地在公路上行驶,半天才抵达天赋洞。三个人交了门票从正门进入,直达天赋洞洞口。当洪晴看到天赋洞洞口只有香樟树和杉树时,整个人都呆了。
洪晴茫然地问:“这算哪门子线索?”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当你们赶去的时候,警戒线都拉上了,对不对?”秦楷把员工后面想说的话补了上去。
秦楷没好气地扔掉鼠标,低骂了一声后,在地下室内来回走动。
路上,秦楷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找到人家的银行卡了?你和周琴关系好到,家里的钱放在哪也彼此说明?”
“你发现规律了吗?”秦楷问道。
洪晴赶到王二街的时候,秦楷已经站在沃尔玛门前。
员工查了查,说:“通过黑客攻击,对方详细地址不明!”
良久,洪韵平静地说:“玩家已确认!”
秦楷一愣,皱眉道:“怎么回事?”
刘宇和胡宗不自然地看向身后的同事,几个人相对无言。
紧接着,洪晴低着头走出了案卷室,然后开着车子去找秦楷。
洪晴恍然大悟——秦楷不但时刻关注游戏的动态,而且放眼到了开发软件的董事身上。因为秦楷说过,幕后黑手的智力,判断力,警觉力,预测力不在他之下,甚至更高一筹,唯一确认的是,他是电脑以及软件开发天才。
洪晴赶紧尾随其后。
洪晴看到这个女生的时候,几乎昏厥。
她的目光落在游戏过程这一行:四月一日,我给你指定的线索,你必须在一个月内破解。如果你胜利了,那么恭喜你,你还有一个月的苟延残喘期,我将在某个地方公开发出挑战,你必须将真相大白于天下!六月一日午夜十二点,游戏全面结束。
洪晴赶紧问道:“你怎么那么肯定?”
“呃……好……”秦楷应声。
刘宇心下生疑,随手夺过胡宗手里的相片,定睛一看。
洪晴吸气,刚才她跟洪韵在说话,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自己在病房而洪韵在睡觉,是这个原因?她为什么会发呆?这期间一点意识都没有。
游戏过程:四月一日,我给你指定的线索,你必须在一个月内破解。如果你胜利了,那么恭喜你,你还有一个月的苟延残喘期,我将在某个地方公开发出挑战,你必须将真相大白于天下!六月一日午夜十二点,游戏全面结束。
他是不能找周琴问话的,因为他们曾经见过面,如果周琴指出他就是超越天才游戏开发商,立马会被刘宇逮捕!那么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去案发现场,他敢肯定那个打晕周琴和李豫的凶手就是幕后黑手!他真大胆,竟然敢在白天公然行动。
洪晴愕然地看着洪韵,她是在挑拨离间么?
就在洪晴思索时,手机铃声响起。
洪晴幽幽地说:“按照你的猜测,我,爸妈,还有秦廉,我们人的其中之一就是幕后黑手!秦廉已经死了,他已被排除,难道你怀疑我,还有我的爸妈?”
难道……
洪晴连连退步,周琴是四月份被选中的玩家?秦楷不是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为什么周琴还会被牵连?洪晴来不及多想,她冲出了医院,开着轿车直奔周琴的家里。
洪韵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然后熟练地将狗熊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不久前认识的,那个奇怪的家伙,来我们公司找我玩智力游戏,然后说看中我开发的软件,最后又说我的水平太低,不是他要找的人!”郑成闷闷不乐地说道。
“姐姐。”洪韵踮起脚在她耳边说,“刚才我们在外面说话,你送我回病房后,就一直站在那里发呆,两眼无神。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相信我的话?不要吃维生素了,离开姐夫。”
到周琴门口时,洪晴敲着防盗门,喊道:“周琴,周琴,你在吗?”
秦楷从口袋里掏出备好的挑战书,然后递给洪晴并如实地说道:“幕后黑手给我发了挑战,你看看!”
“找到了!”她看着秦楷说道,“我们可以去医院了。”
“我们中间有内奸,现在我们不能相信任何人!”
洪晴半开玩笑地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无奈之下,洪晴跑到楼外几十米远的移动大厅内拨通“110”电话,叫来了刘宇和胡宗。
几个年轻的员工吓得不敢再说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