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离奇的死亡
目录
第四章 离奇的死亡
第四章 离奇的死亡
上一页下一页
刘宇靠她最近,所以听得很清楚,他说道:“她说不要再杀人了,我愿意做替身,陪着你不再孤独,他们都是无辜的!”
洪韵呆滞地坐在冰冷的草地上,任由警员怎么问话也是一声不吭。
接着他指挥警员将洪晴等人带上警车一起回警局。
郑成拍了拍她的手背,为她定神。
坐在对面的胡宗再也忍不住了,他直起身子,骂道:“你小子傻冒吗!她不是开玩笑,而是无大脑意识,精神病人都是胡言乱语,你见过正常的精神病人吗?正常了还叫病人?”
嘤嘤的啼哭声萦在洪晴的耳畔,仿佛哭泣者就蹲在她身边。
洪晴沮丧地驾车回店。
没来由的,洪晴的心脏陡然收缩,全身的毛孔直立。
这个山洞,这个地方。
他俊秀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旋即恢复正常。
洪韵唇角微微颤抖着并自言自语。
下了好几十天的雪,终于在今天停了。天空放晴,阳光均匀地洒在b市上空。
原来刚才她点头是因为困了?
“找我有事吗?”
周琴歪着脑袋问郑成:“你有没有发现洪晴今天有些不对劲啊?”
刘宇不好意思地说道:“来看看洪韵!”
爸妈会伤心,秦廉和王玫的父母也很伤心。她知道洪韵是那种见到杀鱼也害怕到掉泪的女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杀人,但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洪韵!况且现在的洪韵有些神志不清,精神病杀人是常见的案例。
“不客气!”
洪晴盯着上面的字:林堤,男,b市白领,43岁。赵苏,女,家庭主妇,42岁。
穿着红色棉袄的周琴,脸上画着大浓妆,看不清原本的容颜。
这个人姓秦,很有可能是秦廉的亲人,他来探望洪韵一定别有用心。
“喂,你去劝劝她!这么走下去不死也成残废!”周琴推搡着郑成。
天赋山是b市鲜为人知的景点,它并不壮美,也没有超高的海拔,甚至连美丽的花儿也没有几朵,山上的杂草长得有一人高,松树也是奇形怪状,尤其是夜晚更加奇怪。所以,来此观光的游客甚少。久而久之,人们便淡忘了天赋山,知道它的也只是一小部分b市市民。
突然,洪韵肩膀耸动,仔细一看,她在笑!
“人家没要求,你干吗跟着我们?”周琴指着郑成问道。
她杏眼怒瞪着眼前西装革履的郑成,仰脸看着他英俊的脸,问道:“为什么你也在?”随后她扭头问洪晴:“为什么带家属?”
怎么办?她该如何向爸妈提起洪韵?
周琴扑了上去抱着李豫,哭得天昏地暗,李豫安慰了几声后,带着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洪晴抱着身子,漫无目的地走在凄冷的街道上,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新年过后,一切照旧。
洪晴走到周琴身边,看着她的手机。
洪晴张口想说:我的身体被控制了!然而,她却张不了口。
“不要想太多,这只是一个意外!”郑成小声安慰道,“也许洪韵刚回来,两个人觉得高兴,所以去爬山,误入了山洞,看到那些石雕,就爬上去,王玫不小心……”
洪晴返身回轿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驾车追向出租车。追了一段时间,出租车与络绎不绝的车子汇流,不见了踪影。
平时没见她对刺激的事情有什么兴趣,今天她是怎么了?
又没追到!
什么人也没有!洪晴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
洪韵被带走后,洪晴等人也进入警局被问话。
一旁的郑成插话了,他说:“是啊,我小时候特讨厌吃西红柿,现在就非常喜欢!”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周琴登时可怜兮兮地央求起来。
洪晴不敢多想,她握住郑成的手,颤声道:“我们进去,进去看看!”
在洪韵的病房一直待到晚上八点,也没见有陌生人来探望。
前方有一座高山,山底有一个山洞,洞口不大,仅容一人进入,山洞旁长着一棵香樟树,一棵水杉树,一株玫瑰花。
病房里,洪晴帮洪韵穿上衣服,将她扶到窗户边的椅子上。
洪晴追了上去,“先生,等等!”
洪晴疑惑地想:洪韵怎么会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奇怪了,他明明把她抱上床,替她盖上被子的,怎么才一会就起来了?
“爸?妈?”她握着手里的碎碗唤道。
“我愿意做替身,陪着你不再孤独!”肯定句。
“郑成,你愣在那干吗?快点过来!”周琴一边走一边回头招手。
洪晴瞳孔凝缩,脊背微微生冷。
三人面面相觑。
洪晴疑惑地掏出手机一看,原来她的手机没电了。
又过了一会儿,洪晴撑直身子,侧身看向身后的长草。
三人走到一片棘林。
唯一的不同点就是,少女的脸是洪韵,而不是诡异女鬼的脸。
她迅速转身看向身后,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戴鸭舌帽的男人疾步匆匆。
盘问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
“怎么有这么多的卡片?这花是谁送来的?”洪晴不解地说道,“这里是医院,洪韵从来不出医院,我们也没有买这东西的送给她,这……”
家里有人?
几个警察冲了上去架住女人一边安慰一边拖走洪韵,生怕女人再做出过激的行为。
她一直向前走,一步也不停。
警方断定凶手是洪韵,然而经医院检查,她是患有精神障碍的精神病者,不负刑事责任。
郑成急忙跟了九九藏书网上去。
周琴半躺在软榻上,闭上眼睛,惬意道:“真舒服啊!俺也坐了一回宝马,感觉身份都不一样了!”
洪晴走进客厅内环顾四周,客厅凌乱不堪,沙发翻倒,木地板也有好几个泥脚印,就连厨房里的锅碗也零散地落在地上。
洪晴赶紧问道:“最近除了我们,还有谁来过?”
刘宇说道:“昨天林堤的父母来警局报案,说儿子和儿媳留了纸条后离家出走,但是两人失踪未到24小时,而且他们也留了纸条,所以我们警局没有受理这个案子,但是我看到两人的年龄差距以及出走的时留下的纸条,与我之前调查的十名失踪玩家很相像,因此我调查了这对夫妻的爱好,得到了林堤喜爱超越天才游戏的线索!”
两人于2007年3月1日留下纸条后离家出走,06年,林堤迷上了超越天才游戏。
“姐姐,这个人很可疑,我们可以守株待兔!”刘宇兴奋道。
刘宇走后,洪晴才猛然想起,当初登陆超越天才游戏的时候,是在家里不是在自己的住房,难道要回家?想到上次在电脑前看到的少女,至今她仍心有余悸。
刘宇指着洪韵再次问道:“那她怎么唱起了《勇气》?”
“你古灵精怪的,每天的思想那么独特,又喜欢玩鬼玩意,我怎么知道你这次带晴儿去的天赋山,是不是专埋死人的墓地?要是晴儿受了惊吓怎么办?”郑成慢条斯理地陈述自己的想法。
洪晴站在门口,愣了好久。
郑成大惊失色!
他和洪晴一张一张地捡了出来,细细数了数,有28张。
阳光斜照在布满灰尘的墙壁上,洪晴清晰地看到细细的灰尘在阳光下漂浮旋转,一阵冷风吹来,窗帘被吹得哗啦作响。
不就是她梦里出现的场景?
洪韵点头。
洪晴向护士做了交代,如果秦楷再来看洪韵的话,让他进去不要阻拦,但是要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她。
洪韵垂眸,呆滞的目光更加茫然。
十点的时候,法医最后的尸体鉴定送来,死者为心脏猝死,生前肯定受到极度的惊吓,胸口的伤痕和胸骨的断裂,根据现场照片,确认是石洞内猴子雕像后的尖石所致,由于石头庞大,以正常人的力气无法抱起,因此王玫的胸口伤痕最有可能性是失足摔倒,从高空正面落在石头上。
护士应允。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前方是一片石林,各种奇形怪状的石雕,妙不可言。
然而不论她怎么堵,也止不住鲜血!少女一边哭一边抹泪,手上的血涂抹在脸上,恐怖异常。
“我打电话给你语音提示关机。”
“洪韵!”洪晴惊叫出口。
“地图?”洪晴好奇地盯着周琴的手机。
刘宇眨了眨眼,“什么?”随后向病房一看,只见洪韵背朝着病房门口而坐,整个身子摇摇晃晃,就像精品店里的不倒翁。
这都是秦廉父母的杰作,那天她来接父母的时候,家里已是一片狼藉。因为爸妈当时心情糟透,加上洪晴急着带他们回她的住所安顿,就没有收拾屋子。
“周琴,你知道天赋山山洞吗?”洪晴气喘吁吁地问道。
少女着一身沙白的睡衣,头发凌乱地或披在身后或贴在脸颊上,一双猩红的双眼透出浓烈的怨气,紫黑的嘴唇微张,吐出低哑生涩地声音:“一星期死亡!”
半天,周琴嘻嘻地笑了,说:“这是我的人生哲理,你怎么会知道呢?这是我第一次告诉你呢!哈哈……”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洪晴苍白的脸才渐渐有了血色。她倚靠在郑成宽阔的怀里,索取着他身上的温度。
“哈哈,你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周琴奚落道。
洪晴捂住鼻子继续向上,高跟鞋与水泥地碰撞声空荡而渺远。
“好像是那边!”周琴指着南边。
刘宇讨好似的朝着胡宗笑了笑,随后走到洪韵面前,掏出一张纸巾替她拭去嘴角的口水,问道:“小妹妹,一年前你去了哪里?”
“前段时间我就报告了,但是上级一直没有动作,所以我才想靠自己的力量破这个案子!”刘宇说道,“我来找姐姐是想问问,你上次说要玩超越天才游戏,请问你成功了吗?”
“他要跟着的,我没要求!”洪晴裹紧蓝色的围巾,平静地解释。
洪韵的歌声戛然而止。
周琴哼了一声后,说道:“你都这样说了,那可能是我多想了!”随后朝洪晴追去。
“你什么时候联系王玫的?2月3号那天,她收到了你寄给她的信,据说里面有一张绿色卡片,我们在秦廉和王玫的尸体旁也找到了一张卡片,可是上面并没有字,只有血迹!”
这场景,和她梦中的一模一样!
“什么意思?”
如果凶手是洪韵,那么必是她从后面推倒王玫,导致王玫失足落下,但是在王玫衣服的后背上并未发现洪韵的指纹。
洪晴全身一颤,自从洪韵神志不清以来她不认识任何人,今天居然叫她姐姐?
“不了,我刚才……看过她了,她现在睡了!”
爬了半个小时的山路,三人走进了松林。
三人穿过了草地,鞋上,身上打满了雪水和草屑。周琴和郑成拍打着衣服,并不时地揉搓着冻僵的双手。洪晴看也没看衣服,而是站在最高处,眸光望向了远处的群山。
男人压低了帽子,走到街道上拦了一辆出租车99lib•net离开。
“我听到叫声了,你们呢?”洪晴问道。
洪晴禁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我们去看看!”洪晴首先站了起来,“声源在哪儿?”
跟在后面的周琴不明所以,追问道:“洪晴怎么了?”
天赋山分正门和后门,正门需要五块钱的门票,后门没有人看管,多数猎奇的游客喜欢走后门,他们倒不是逃避那五块钱的门票,而是后山比较崎岖,树林茂密,野兽众多,这满足了部分游客的猎奇心理。
洪晴点点头。
又是一声尖叫,这叫声闹得三人心脏跳动加快,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依旧是点头。
刘宇激动地应道:“嗯,谢谢姐姐!”
三人朝着洞口走去,由于洞口很少只能容一人,郑成走在最前,洪晴尾随其后,周琴最后。地上和岩壁满是冰层,所以很滑,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猫着身子向前走。
疑惑归疑惑,当洪晴和郑成朝着草地走去时,周琴急急忙忙地尾随于其后。
“晴姐姐,成哥哥。”刘宇叫道。
郑成走了过去,轻声问道:“在看什么?”
洪晴轻轻地推开房门,向里面探头,“她不是坐在床上么!”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嘴唇微张,想说什么却只字未提。
郑成将手里的卡片放到桌子上,瞥了一眼洪韵迅速低下头去,匆匆地走出病房,头也不回。
她抬手扣在卫生间房门的锁柄上,缓缓地关上。
什么破游戏?一个ip地址对应一个玩家号?
“刚才,你……”郑成欲言又止。
由于洪韵有些神志不清,警方将她送到了精神病院由医生鉴定,洪晴等人问了几句话后,让他们回家,有事随时召唤。
“小妹妹,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不知道了吧?哈哈……这可是世界性的名人名言啊,我说你这个大才女怎么会不知道呢?”周琴得意地睁开眼,逼近洪晴的脸,一副深沉的模样,那表情那眼神,看得洪晴心底一阵发虚,绞尽脑汁回想自己读过的名著和名人名言,也不记得有这句话。
“洪晴,你是铁人吗?”后面的周琴边走边捶着腿肚。
洪晴想让自己看开点,却无法真的释怀。
“一星期死亡!”洪韵仰起脸森森地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白痴,我走了!”胡宗丢了一句话后,走出了病房。
郑成从来不说肉麻的甜言蜜语,但是每每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关切话语,总是有一股透入人心灵的震撼力,那种震撼力比所有华美的赞语都强过百倍,让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不要说了!”洪晴迅速打断郑成,“我想一个人静静!”
“都说她是精神病人了,还来干吗?”胡宗一脸的不快。
“嗯。”洪晴应声。
她僵硬地扭头朝着床边幽幽地一笑,然后伸出手做出拥抱的姿势,闭上眼睛,眼角溢出冰冷的泪水。
一个月前的天赋山疑案已经不再被人提起。
洪晴和刘宇同时伸手从郑成的手各抽出一张绿色卡片,上面什么字也没有。
爬上五楼,洪晴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还没等她开门,只听“吱呀”一声,大门幽幽地弹开,露出小小的缝隙。
这是第二次了!
就在她走出病房时,洪晴和郑成迎面而来。
就在这时,两个护士端着药走了进来。
出了警局,他们看到的就是周琴的丈夫李豫。
“谁?”三人同时一惊。
护士脸颊绯红,她羞涩道:“那么帅的男人,我当然牢记名字了!他叫秦楷!”
周琴掏出手机递给洪晴。
刘宇愕然!
除了郑成和周琴配合警方的回答之外,洪晴一直闷不吭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过了一会,他又问道:“一年前,你玩过超越天才游戏吗?”
周琴蹭步到郑成身边,手肘捣了捣郑成的胸口,低声问道:“你老婆怎么了?”
她环顾四周,除了几座小山和杂草外,没见什么山洞。
她的脸上,身上,手上沾满了鲜血。
那响声由强到弱,最后变成女人的哭泣声。
她一眼就认出了正在努力止血的少女是自己的妹妹洪韵。
洪晴默默地转身,随后整个人向郑成身上倒去。望着她虚弱的样子,郑成立刻抱起她向不远处的茅草凉亭走去。
“那里更加刺激!”冷不丁地,洪晴冒出了一句。
他接着问道:“你们是不是被开发商选中的真实玩家?”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天赋山的地图,找了很久,也没见有天赋山山洞。
她在周琴万分迷茫的表情中,抽出手机,直直地盯着手机地图。
“啊!”
“你一直是和秦廉在一起的,是吗?”刘宇继续问道。
洪晴痛苦不已,就算她想刻意地隐瞒洪韵的事情,也是自欺欺人,想必这件事已经上了电视台,而喜爱看新闻的爸妈恐怕早已知道了。
“姐姐!”见到洪晴刘宇又惊又喜,“我等你很久了,刚准备回警局,你就回来了。”
洪晴笑了笑,然后说道:“真没出息!”
“他来了五次,每次时间都不固定,最后一次是在前天晚上六点。”护士如实说道。
“看看床底!”刘宇提议道。
如果心里有事情的话,为什么不告诉他?有困难的话,他可以帮她分担,可是……
“你们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让人来看她?”洪晴责备道。
“哦!”警官恍然大悟,随后他说道,“你们保护好现场,先通
九九藏书网
知死者家人!”
“先生!”洪晴边跑边叫道,“你认识王玫吗?”
洪韵抱着洋娃娃,一动不动。
郑成和周琴同时点头。
她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盖按下键盘。
“秦廉也玩过这款游戏吗?”
见洪韵毫无悔意,女人丧失了理智,她发了疯似的扑在王玫的脖子上,含恨万分地撕咬着,咒骂着。
“没出息的人才会活得快乐!”周琴乐呵呵地说道。
旋即她叹息般地摇头,精神病人和常人不同,说话做事都是无厘头,洪韵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必要大惊小怪。
洪晴倒吸一口凉气,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那哭声登时变成鬼魅的嬉笑声。
3月1日,不就是昨天?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卫生间门前站着,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里面传来的哭泣声。
刘宇蹲下身子与洪韵呆滞的目光对视,他问洪晴道:“她很喜欢梁静茹的《勇气》?”
洪晴仔细地看着地图,她的目光定在天赋山中央的红点上,她按下放大键,那个红点清晰起来。
郑成微微一笑,英气的脸上透出别样的柔情。
马桶半开,里面的清水哗啦啦地流着,浴缸是空的,镶嵌在浴缸上方的镜子里映着洪晴的脸颊。
来不及多想,洪晴径直走出房间锁上门,逃跑似的下楼。
“你怎么在这里?”洪晴惊讶地问道。
等了九天,也没有等到秦楷的出现,洪晴有些泄气。
周琴一愣,“为什么?”
其中一个护士想了想,说道:“几天前,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帅哥来看过她!”
又过了一会,洪秘和赵艳带着许多零食走了进来。
洪韵抬眸盯着刘宇,尔后扬起唇角诡异地笑着。
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食言。想到这儿,洪晴驾车回到老家。下车后,洪晴匆匆忙忙地开始爬楼梯。
很快,洪晴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她揪住周琴的耳朵骂道:“给我正经点!小心我反悔了,不去天赋山!”
“会不会是叔叔阿姨买给她的?”刘宇问道。
见爸妈来了,洪晴说道:“爸妈,我回店里,洪韵就交给你们了!”
“一年来,你一直流浪在外,是吗?你住在哪里?靠什么生活?”
“天赋山山洞?”周琴饶了饶头发,“没听说!”
“秦楷?”洪晴低吟了一声。
“应该没有吧!”周琴准备扣盖。
虚张的门缝里闪出一张惨白的少女的脸。
“不行!”洪晴摇头,“一个注册号只能对应一个ip,就算有玩家号码,ip地址不正确你也无法登陆游戏!”
洪韵低头。
到了天赋山已是晌午时分,三人下车后,在周琴强烈叫嚷着抄着小路声中,洪晴和郑成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头。
看了足足有十分钟,洪晴确认就是这里。
周琴摆弄了一会手机,得意道:“我早就谋划好来天赋山了,肯定会把这里打听清楚,我的手机有全国地图功能!”
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来无影去无踪?
刘宇尴尬得无以复加。
“凶手,杀人凶手!”女人的眼睛因流泪过多而红肿,她的眸子闪烁着恨意,只恨不能将洪韵千刀万剐。
“一星期死亡,游戏输家的惩罚,女鬼要她去死!”洪韵此刻的声音有些飘荡。
姓秦,会不会是秦廉的亲人?
洪秘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那一瞬间,洪晴头疼欲裂!
洪韵瞥了一眼郑成,朝他笑了笑,随后紧盯着手里的洋娃娃,轻声唱道:“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洪晴摇了摇头,随后道:“小孩子嘛,一时迷恋这,一时迷恋那,说不定以前及其反感的东西,某一天会突然爱上!”
这时,周琴笑道:“不过我有地图,我们可以找找看!”
小偷,还是……
“什么线索啊?警方都结案了!”胡宗没好气地站了起来,“要不是你说要请我吃饭,我才懒得陪你来呢!”
“哟,好甜美的爱护哟!”周琴看着洪晴,朝她挤眉弄眼,笑得极为奸诈。
“轰咚”一声巨响,洪晴被丢进了浴池里,池子上方的水龙头里的水突然倾泻而下,不一会儿,浴池里的水便爆满。
洪韵略略仰头,盯着刘宇,旋即又低下头去。
洪韵点头。
“找我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王玫?”警官沉吟道,“这名字很熟悉!”
“帮我留意一下这儿有没有山洞!”洪晴瞥了一眼郑成后,独自向前方走去。
洞口拉上了警戒线,几个医务人员和法医将尸体抬出,几个报社记者举着照相机一阵疯狂地拍摄,警员和医护人员也见怪不怪,任由记者拍照。
刘宇来了兴致,这是默认吗?
车子刚在店门口停下,刘宇背着黑色书包从店里走了出来。
“我们都在医院看洪韵,刚才还见呢你怎么就忘了?”
然而,没人回答。
随后刘宇又问道:“他什么时候来过,一般在什么时间段?”
莫名的,洪晴的第六感告诉她,来探望洪韵的秦楷就是刚才的非主流粉丝。只是人未追到,第六感再怎么准确也于事无补。
洪晴和周琴先后上车。
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无法避免!
刘宇和几个警员留在了洞内勘察现场,洪晴等人被www•99lib•net几个警官轮番问话。
就在这时。
洪晴一怔!
“他是谁?是男还是女?长什么样子?多大岁数?你能形容一下游戏开发商的容貌吗?真实游戏是什么游戏?其他的玩家的下落你知道吗?王玫的男友张客在哪?”刘宇发起一连串的追问。
然而——
洪韵颔首。
刘宇嗫嚅道:“想要破这个案子,必须进入超越天才游戏,引出开发商。我和几个同事玩这款游戏都没能通过第一关的测试,不知道姐姐有没有成为这款游戏的玩家,如果姐姐是玩家的话,我想借用你的玩家号登陆游戏。”
洪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她放下手里的碎片,颤抖着双手从肩上的皮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爸爸洪秘的手机,电话接通,洪秘问道:“晴儿,有事吗?”
随后她挣脱洪晴的怀抱爬到床底,出来的时候洪韵的手里抓满了绿色卡片。她递到郑成的手里,死死地盯着他,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是我见到的最绅士的男人!”
看来不是幻听,谁在尖叫?这个声音为什么那么像洪韵?
忽而——
郑成看看周琴,语气不咸不淡道:“很正常呀!”
松林不是很大,一眼就能看到头,前方又是一座覆满白雪的小山。
“照顾妹妹是应该的!”洪晴笑了笑,随后她拿起床上的丝巾系在脖子上,走出病房。
“是谁?你还记得上面的名字吗?”刘宇忍不住问道。
良久,洪晴平复心情,她将手机还给周琴,指着不远处的杂草说道:“我们走那边!”
洪晴闭上眼睛,扣上手机。
郑成摇了摇头,一脸无辜。
郑成乖乖地缄口。
“你为什么杀王玫?”他问。
这几天郑成也变得奇奇怪怪,前段时间只要她来医院,郑成必定和她一起,但是自从那天洪韵给他绿色卡片,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郑成总是魂不守舍,几次晚上都从噩梦中惊醒。洪晴也没多问,她认为郑成的状态和前段时间的她一样。
洪韵依旧沉默。
他们并没有心情欣赏这些石头,而是看向了一座猴子形的大石雕。
“那一起进去吧!”洪晴道。
男人身形顿了顿,随后加快了步伐。
洪晴缓缓神,颤声问道:“妈妈呢?”
洪晴思索了一会,笃定道:“不会!爸妈几次来看洪韵,都是带些食物,没见他们买花,再说了送这个测试智力的书给洪韵做什么,她现在可是病人!”
洪晴将案卷还给刘宇,不解地问道:“你调查了那么多的线索应该报告给上级,他们就会重视这个案子啊,为什么来找我?”
洪韵仰起脸,直直地看向洪晴。
“爸,你在老家吗?”
哭声渐渐变强,那声音似乎是从卫生间传来的。
刘宇将洪韵打横抱起放在床上,替她脱掉鞋子,盖好被子后,也走出了病房。
刘宇慢条斯理地说道:“未必,说不定她能说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两人同时俯身爬进床底。
而另一边的洪韵,双眼无神地盯着指甲,时不时地冒出一句“一星期死亡”,“女鬼的诅咒”,“游戏输家的惩罚”之外,并没有透露半点有价值的线索。
“王玫是被你推下猴子雕像砸死的,是吗?”
洪晴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刘宇,她将洪韵抱着的洋娃娃抽走,随后把另一杯水送到洪韵手里,才说道:“洪韵最讨厌听梁静茹的歌,说是内涵不够,音调低沉,以前我的手机铃声设置《勇气》的时候,她讽刺我跟不上时代,手机铃声设置周杰伦的才酷!”
护士委屈道:“那人说他是便衣警察,还出示了警员证!”
洪晴整个身子浸在水里,鼻腔被灌满了清水,呛得她脑袋生痛。想爬起来,无奈身上像被巨石压住动弹不得。
“那么你见到了游戏开发商吗?”
她很想休息一下,可是身体不听使唤地向前走。
有人?这里有人?
洪晴惊恐地尖叫一声后,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少女的双臂如同老藤越伸越长,迅速地饶上洪晴的脖子将她拽进了卫生间。
一旁的郑成沉默了半晌,随后讪讪道:“晴儿,公司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我先回去了!”
她轻轻地推开门,试探性地叫道:“爸?妈?”
“她在说什么?”郑成好奇地问道。
洪韵眼角掠过一丝惊慌的眸光,然而这眸光稍纵即逝,却被刘宇尽收眼底,这让刘宇更加确认洪韵绝对知道这款游戏。
一年前洪韵失踪了,家里人竭尽所能去找她。一年后,她回来了,然而她带着两条人命债回来,马上就是春节了,这个本应喜气洋洋的日子里,大家应该放下繁重的琐事,尽情地狂欢!然而,失去亲人的家庭必定深陷绝望,而她的爸妈一定会非常伤心!
阳光很昏暗,楼梯上溢出的积水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洪晴打了个电话给爸妈后,和刘宇一同出了病院。
腿很酸,脚很痛。
洪晴低下头去,脸颊绯红。
见刘宇有些失望,洪晴马上说道:“我回去的时候查一下ip,然后把ip地址给你,上网的时候,你修改一下ip就行了!”
洪晴僵直地走路,她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耳边传来轰鸣地声音,继而转化为少女抽泣的哭声。
“秦楷?”刘宇想了想,“这个名字没听过,不是我们警局的!”
王玫的父母坐在警局里嚎啕恸哭,见到洪韵,王玫的九九藏书妈妈箭一般地冲了上去揪住洪韵的头发,扇了她两个耳光,登时,洪韵的嘴角溢出鲜血。洪韵呆呆地站在原地,浑浊地眼神空灵而幽荡。
“不要再杀人了,好吗?”央求的语气。
郑成看着洪晴远去的背影,心里泛起了迷糊。
“他们都是无辜的!”
洪晴和郑成走进了病房,刘宇心下疑惑,也走了进去。
洪晴凑上脸,双眼通过缝隙看向卫生间。
周琴哦了一声,狐疑地盯着洪晴。
今天的洪晴异常反常,她是怎么了?先是让他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古怪游戏,现在又找什么山洞,她在干什么?
刘宇卸下书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印有照片的案卷递给洪晴,随后说道:“b市又有一个玩家和自己的妻子失踪了,失踪原因和超越天才游戏有关。”
又走了一会,洪晴的双腿些许发软,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郑成拉着洪晴的手,将她揽在身前,借着郑成的力道,洪晴又走了一段路。
爸妈都在医院不在老家,那么卫生间里的哭声……
过了一会儿,刘宇走了出来报告道:“死亡时间是下午13点左右,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死者身上有多处伤痕,但不足以致命,致命的是胸口有十厘米长的利器割痕,胸骨断裂,下颚脱臼。根据现场勘查,可能是由尖石重创。据死者身上的学生证来看,她叫王玫,今年19岁,b市人。”
“好玩!”周琴激动地卷起衣袖,显得豪气万千。
刘宇不解了,为什么点头?这需要的是口头回答啊。
出了医院大门,洪晴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却在轿车的镜子上看到一个黑色身影。
周琴看了一眼后,跑到一旁呕吐不止。
石像后,隐约传来哭泣声和拖拉重物的声音。
是他!非主流粉丝,王玫死前曾和他说过话!
“不在!”
洪晴也不反驳。
两人关系:夫妻。
“前几天她的父母曾报过案!”刘宇提醒道。
“姐姐……”洪韵低唤了一声。
郑成忍着酸痛,大步跑向了洪晴,他拉住洪晴的胳膊,问道:“晴儿,你怎么了?”
一会儿,只见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女拖着一具女尸走了出来。她坐在尸体旁,身下的女尸双仿佛看到了什么惊悚的场景,双眼圆瞪嘴唇微张,整张脸狰狞扭曲。少女撕开身上的衣服,堵在女尸流血的伤口上。
洪韵坐在白色的床单上,手里抱着几天前姐姐洪晴送给她的布娃娃。她目光呆滞,口角时不时地滴着口水。一旁的刘宇和同事胡宗坐在洪韵对面。
洪晴专卖店门口。
许久,她略略侧身,对拍打身上草屑的周琴说道:“周琴,手机借我看一下!”
她卷起衣袖,蹲下身子收拾破碎的碗片。
有些反应了,刘宇窃喜,他接着问道:“秦廉死的时候,你在吗?他是被人扭断脖子的!”
“睡了?”
洪晴走上前握住洪韵的手,而后爱怜地将她揽在怀里。
“两个女人去探险,怎么也让人放心不下!”郑成边说边走向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前,掏出钥匙打开车门进了驾驶室,他探出头来,“上车!”
“等等!”洪晴大喝一声,随后捉住周琴的手腕。
有反应了!刘宇激动地快跳了起来。
医院里。
是玫瑰花瓣!
周琴,便是其中之一!
“嗯。”
又是点头。
天气依旧寒冷,但是出门的人还是数不胜数,明天是小年,大家都在准备新年的年货,张罗着饭菜,整个b市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洪晴脑袋一嗡,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挣扎了好一会儿,身上的压力消失,洪晴登时直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喘气,她抹掉脸上的清水睁开眼睛,四下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再看看自己,惊诧地发现她站在卫生间门前,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刘宇掏出手机,借着微弱的亮光看清了床底零星散落着绿色卡片,还有一些上了霉的百合花以及几本测试智力的书本。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空。
洪晴踌躇良久才抬起右手,指尖触碰在门上,微微用力门便开出一个小缝,她不敢贸贸然地走进去,万一里面是手持尖刀的小偷,对方很有可能会持凶器杀人。报纸电视上报导因小偷被主人发现,情急之下杀人逃脱的案例数不胜数。
听到这番话,刘宇一下子就懵了!
后山的路纵横交错,尤其是上山的那一段路,只能容一人前行,由于不是正门,不受景点施工人员的重视,两旁护栏都不见一根,走在坑洼积雪的小路上,三人心惊胆战全身直冒冷汗。虽然比较危险,但是周琴边走边大叫:“爽啊!”
依旧没有回答。
“哦。”洪晴失望地应了一声。
“白痴!”胡宗低骂了一声,“别问了,人家困了!”
洪晴点头。
“这是什么逻辑?”
郑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盯着洪晴的背影,他也累得不行了,平时逛街都嫌麻烦的洪晴,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刚才感觉身体不是我的,灵魂被人抽取了!”洪晴叹息道。
洪晴接过手机翻开附加功能,打开地图。
洪晴再次摸脸,手掌摊开在眼前,是汗!
听得刘宇全身冒起鸡皮疙瘩。
刘宇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洪韵,只见她微微眯起眼睛,整个身子摇摇晃晃,一脸困顿的模样,由于是坐着的,她又处于半睡状态,所以整个头磕磕点点,和上课打瞌睡的学生很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