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up/化妆
第七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第七章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第七章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窪田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可是很有权力的。”佳织说道。
佳织实在是太烦人了。她既会说话,又有丰富的话题,把辻井先生和小久保亚季逗得很开心,一直没有冷场。即使察觉到我偷偷暗示的目光,她也会用眼神回答我“再等等”。
虽然佳织的语气很轻快,但她的表情非常认真——我在绝好的时机传来了球,接下来你只要踢进去就可以了!
“久等了。”小久保亚季回来后,我和佳织就回家了。
“算不上什么中心人物,但朋友还是挺多的。”小久保亚季的脸上绽开了笑颜,语气里却有些生气。
没过多久,我听到“啊”的一声。我们坐的位置离店门口很近,此时正好有一对男女刚刚进店。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脸抽搐,拼命地隐藏自己内心的震惊,回了一句:“小久保小姐。”
这样的讽刺可以说是小久保的专长,因此我非常焦虑地想着“这下肯定要露馅了”。然而,大概是因为在辻井先生99lib.net面前被夸的缘故,小久保的心情很好,还对我开玩笑说:“到时候的提案演示,还请一定要托窪田小姐的福,让我们中选啊。”
小久保亚季在一瞬间想要对我的建议表示赞同,但估计她计算了一下得失,觉得“应该趁此机会与客户搞好关系”,于是她强硬地说道:“机会难得,大家一起吃吧。我很久以前就很想吃北京烤鸭自助了。”并往餐厅深处的四人桌走去。
我们将北京烤鸭的脆皮沾上大阪烧的酱汁,再一口一口地吃下去。还用小麦粉做成的薄皮把佐料卷起来,吃得很开心。
“小久保小姐是不是从小就是中心人物啊?”终于,佳织聊到了这个话题。
后来想想,那是一段考验我的时间。
在她旁边的,是前一阵子也参加了那场联谊的辻井先生。“我们刚看完演唱会。”他说道。他穿着一身看上去很高级的西装,爽朗地打了声招呼。
之后我们开始聊起各自高中和大学的99lib•net事。我笑着说“我以前很胖,十几岁的时候过得很灰暗”,随即才反应过来,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观察小久保亚季的反应。此刻,高木结衣就站在我背后,想要对小久保亚季做出评价。
“也就是说,今后她还是会继续在人间作乱啊。”佳织感叹着,仿佛要把世界的不合理做成一首歌一般。
我感到有些紧张。
“不用了,难得你们二人约会。”我婉言谢绝。
“那也太过头了。而且对我自己的负面影响太大了吧。”
四个人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却一直只想着如何设法脱身。如果态度过于冷淡,会破坏气氛;然而如果聊得太高兴,我又怕会不小心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我一边应付着与他们聊天,一边寻找着回去的时机。
评价的机会在小久保亚季去卫生间的时候来到了。
“也不是真面目那么夸张。”辻井先生眯起了眼睛,“我很想和她进一步交往,但我没什么看人的眼光。”
只剩下九*九*藏*书*网三人时,辻井先生问我们:“你们觉得她怎么样?”
只要我在那时暗示“其实她有一些不太好的传闻”,或是撒谎说“她好像在公司里有位意中人”,就能给小久保亚季造成不小的打击。
我甚至可以狠下心来,把她在高中时代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
“我跟小久保小姐没那么熟。”我的话先于意识说出了口,“不过,她好像很喜欢辻井先生你。”
脑海中交错着很多回忆,有的是一句话,有的是过去记忆中的一个场景,还有那个在舞台上一边为其他人都能跟着陌生的歌曲跳舞而感到惊讶,一边努力迎合众人的我。那个明知道不可能跟上舞步,却还是拼了命地活动着身体、看上去既悲惨又无畏的高中时的我。突然之间,“不能原谅小久保亚季”的念头充满了我的体内,然而我又觉得,不能否定那时的自己。我很喜欢那个为了不给同伴添麻烦而顽强地跳着舞的我,真的。我甚至想和她做朋友。
“什么意
www.99lib.net
思?”佳织身子微微前倾,“你是想知道她的真面目吗?”
我的心情就像在走钢丝一般。当然我并没有走过钢丝,但我紧张地觉得只要说错话,就会掉进一个大洞里。我想尽快从眼前的状况中解脱出来,不料辻井先生却说:“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坐到里面一起吃怎么样?”我简直想要大叫“不要再让钢丝变得更长了”!
说完我心想佳织一定会一脸沮丧,搞不好还会发怒。结果我瞥向她,却看到她温和地露出了微笑。
就应该这样做!另一个我推着我的后背。
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自己悲惨的高中生活被别人当笑话讲,使我感到有些不快。不过我又觉得,佳织她肯定是在努力拯救我的过去。可话虽这么说,看到她那亮闪闪的眼睛,我又担心搞不好她只是觉得很有趣而已。
第二天,在刚开张的离公司不远的北京烤鸭自助餐厅里,佳织坐在我对面,这么说道。她还是老样子,不负责任地煽动着我。
佳织偷偷地捅了九九藏书一下我的侧腹部,兴奋得仿佛这是她自己的事一样。“终于来了,清算多年积怨的机会。”
“肯定很受欢迎吧?”辻井先生揶揄的话使她微微红了脸,叫人判断不出这是不是她在与男性交往时惯常使用的把戏。
佳织已是一脸“我已经全部了解情况了”的神情,露出一脸坏心眼的兴奋。“啊,我是与她同期进公司的同事。”她对他们打了声招呼,“你们要参加下次的提案演示,对吧?我听她说过,有位叫小久保的小姐很出色。”
在一流企业上班、穿梭于各国之间的职场精英辻井先生说这话时,害羞得像个高中男生,让人不禁想发笑。佳织也有些震惊地看向他,随即忽然把手伸向了我,说:“啊,我们窪田对小久保小姐比较熟悉。”
“到了正式发表时,你当场叫出来,怎么样?突然站起来,大叫‘讨人嫌的孩子能成大器’,然后边哭边滔滔不绝地把高中时代的仇恨都说出来。”
我也很想知道小久保亚季会怎么回答,于是装作平静地瞟向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