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up/化妆
第三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第三章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她肯定在那里也横行霸道。外表怎么样?”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做不到。”我回应道。
“什么复仇啊……”
“谁叫我太单纯了呢。看新闻的时候我也特别容易受影响,会相信‘那个艺人喜欢玩弄女人’,‘那起案件的罪犯肯定是那家人的父亲’之类的。”
“对。依你丈夫的性格,你觉得他会对此做出什么回应?”
“可是你想想高中的事,不觉得生气吗?”
“精干又时尚,看起来应该很受欢迎。”高中时代的小久保亚季虽然很时尚,脸上却有点鼓,鼓出来的那部分使她看起来有点像不满的领导,给人以压迫感。而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五岁的她皮肤紧致,面容姣好。
“是的。”
“你应该回家去跟你丈夫商量一下。”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告状了。你可以对他们广告公司的某位领导说‘其实她是我的高中同学,以前干过这样
99lib.net
那样过分的事哦’之类的。”
“那么,”站在地铁站台上,佳织说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复仇啊?”
“也不用非得复仇不可。”我回答道。
我苦笑起来。“哎呀,这不是运动之后出了汗嘛。”
“出现了啊,这是。”佳织一脸生气勃勃。
佳织小声地叹了口气。“我没有自豪啊。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困扰,实在是太容易受影响了。”
“嗯……”我想了想,回答道,“大概跟佳织你很像。”
“他现在正出差呢。”
“但是你现在妆花了。”
“为什么还说得这么自豪啊?”
“哪个?”
“商量要不要复仇?”
“是吗……”佳织敷衍地回应,看起来对我的丈夫没什么兴趣。接着她“嘶”地吸了一口气,粗暴地许愿说:“祝她提案失败!”同时举起了拳头。
佳织开始为“要怎么才能向欺
99lib•net
负人的孩子出了这口气”而浮想联翩,兴奋不已。
“而且结婚后我的姓氏也变了,她还说我们的姓氏里都有‘kubo’呢,看来是没太注意到我的名字吧。结衣这个名字也挺普遍的。我的高中同学里有个男生也姓窪田,窪田也不是那么少见的姓氏。而且,还有那个的力量啊。”
“复仇的时刻出现了啊。”
我骑了会儿动感单车,又使用了一些健身器材,之后在更衣室对她说了我那天遇到的事。即高中时代班里的中心人物居然成了广告公司的职员,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佳织笑着说:“那还是不要跟他商量比较好。”
“你看啊,这是事关我们公司新产品发布的重要工作,而且对方还得求着我们跟他们恢复关系,拼了命地想拿下这笔单子啊。从立场上来看,正如山田小姐所说,我们是选择的一方,他们是被选的一www•99lib.net方。这完全是对结衣你有利啊。对方在见到你之后肯定很后悔吧,搞不好会大叫‘都怪我咎由自取啊’!”
此时佳织脱下了运动装,正要把脚伸进牛仔裤里。她一脸震惊地停下了动作,光着一条腿跳来跳去,好保持平衡。“啊?没有发现?”她边跳边有节奏地说道。
“咱们公司的化妆品。”我笑着指向自己的脸,“估计是化妆的力量,使我看上去与高中时代像是两个人。”
“隔了这么久再见到她,感觉怎么样?她还是老样子吗?还是有了一些成长?”
“高中毕业之后你就没再见过她了?”
“唉,精明的女人是很受欢迎的啊。”
“这种角色?”
“唉,我尽量不去想。”在前几天和佳织说起之前,我一直将那段令人不快的记忆封存起来。我对伤疤下的伤口还如此鲜活而感到惊讶,同时又觉得将它重新封存并忘掉,才是最好的选九*九*藏*书*网择。
我们俩都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走了出去。一出健身房,含着冬意的冷风便直吹衣领。
“但是,那家伙就知道欺负人,给别人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啊。就算我们小心眼,也是她的错啊!你要是不这么想,可是会输给她的。就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姑息这种人,才会让她们成大器的。”
最根本的原因大概是我的外表改变了太多。高中时代的我不仅身体,连大腿都很丰满,就像个慢吞吞地走来走去的木桶一样。发型也只是简单地扎成一束,跟时尚一点儿都沾不上边。
下班后,我们一起来到健身房。半年前,佳织向我抱怨她的脂肪和男朋友让她减肥的事,并对我说:“我想去健身房,我们一起去吧。”那时我其实并没有多大兴趣,但觉得运动运动也不赖,就办了会员。结果现在比她来得还要勤快。今天佳织是难得地跟我一起来了。
“这样真的行不通。”我表示九九藏书网了反对,“把那么久远的事说出来告状,只会让对方觉得我的心眼太小了吧。”
“我们不在同一所大学,我也没去过同学会。我记得她上了私立大学,是一所优秀的名媛大学。”
“就算是对我有利,这件事也不是我说了算啊。她也只是个职员,我和她都是打杂的。而且我觉得她应该没有发现我是她的高中同学。”
我笑了起来。“佳织你也太先入为主了,连见都没见过她呢,却已经描绘出一个讨人厌的形象了。”
“这简直是神明的安排啊。高中时代把结衣你当作笑料的可恨敌人,现在居然会以这种角色登场。神真是好厉害,安排得真是绝了。”
我从柜子里拿出夹克衫,披在身上。
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在与小久保亚季面对面交换名片时,我由于太过震惊,什么都没想。还因为满脑子都在担心她有没有发现我而狼狈不堪,只能拼命地抑制,努力不把狼狈流露于表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