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 like/酷似
第六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第六章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笹塚朱美听着坐在面前的邦彦滔滔不绝地说着公司里的事情,发现自己的情绪完全没有波动。
连邦彦都露出了焦躁的神情,语气也重了起来。店里并没有坐满,却也有几个客人看向了这边。
邦彦说了声“是啊”之后,又开始说起刚才的话题。“和我同期进公司的同事最近要结婚了,听说他不打算办婚礼,所以我们打算在公司里办一场惊喜派对。”
怎么办才好呢?笹朱美不知该如何是好,哭了出来。
当年身为大众餐厅店员的她和身为客人的他走到了一起,并开始交往。如今已经过去一年半了。在这段时间里,邦彦入了职,笹塚朱美则为获得学校的学分和准备教师资格考试而终日奔忙。即使这样,他们也一直坚持选择周末的一天用来约会,将恋人关系维持到了现在。
但是,黑船来了。笹塚朱美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明。并不是“厌倦了”,也不是“觉得他没有魅力了”。
“怎么了?不舒服?九九藏书没事吧?”邦彦问道。
她曾经尝试着向他抱怨心中模糊的不满,同时尽量避免过于情绪化。邦彦会不时地给出回应,却从没和她吵过架。她能感觉到,他在忍耐。
“你的反应有些冷淡啊。”邦彦的目光有些僵,面颊也有些绷紧。笹塚朱美感到不妙,若是以往,她会为了迎合他起的话题而调整状态,但今天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想那么做。她觉得像要从沼泽里把脚拽出来一般,说出一句:“这只是筹划惊喜一方的自我满足而已吧。”
“多亏那件事,我们才走到了一起。”
年轻男女
她并不是对他的话题不感兴趣,只是觉得和邦彦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让她感到兴奋了。
“没什么不一样的。不管什么年代的高中生,都是一脸不高兴,明明很幼稚却又努力想显得成熟。”
“不是说这么具体的事。”
“没事的。”她回答道。邦彦没有意识到,大http://www.99lib.net多数人在被问到“没事吗”的时候,都会反射性地回答“没事的”。
她能够想到邦彦会说“反过来也可以啊”,或者“你也可以吓吓我啊”。
“比如我会给你个求婚惊喜什么的?”
他大概觉得只要表示了自己的关心,对方也做出了回应,就完事了吧。
“我会带新郎过去,装作要和他两个人去居酒屋喝酒。但其实大家都等在那里,准备给他办个庆祝结婚的派对。”
在她眼中,邦彦仍然比其他男性更好相处,也更有魅力。她也觉得他是个好人。
他们正面对面地坐在一家熟悉的咖啡厅里。
“大家一起吵闹着准备吓别人一跳,多开心啊。虽然你们的目的确实是想让对方开心,但肯定更开心的是你们自己。被吓到的一方可能有自己的想法,想必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觉得开心吧。”
邦彦皱了皱眉说:“只是用词问题,没有别的意思。”说完又补充道,“而且那时候你不是也藏书网觉得得救了吗?”
“这倒是没错……”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在不满些什么。邦彦想为他人付出的想法和服务精神没有任何错,这点她能够理解。然而,她确实从他的那种态度中感受到了一丝傲慢。“你肯定也会在某一天给我布下什么整人圈套吧?每次跟你见面的时候我都很怀疑,所以每次都有所戒备。”
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一是她想不出什么能吓到他的点子,二是她知道如果是他被吓到,肯定不会开心,因为他总认为“为别人做点什么”才会开心。
邦彦一脸困惑地抱起了手臂,看起来像要哭了,又像要发怒。过了一会儿,他小声说道:“你这么说太过分了,让我有些难过。”随后他又说了些圆场的话,想和往常一样以玩笑收场。
“怎么能说是多亏呢?”
“哦……”自己的回应声听起来冷淡得超乎想象,令笹塚朱美吃了一惊。
“什么意思?”
笹塚朱美这才意识到,她会这藏书网么痛苦,一定是因为所在的立场。
“当你觉得他会高兴时,或许就已经有些傲慢了。”笹塚朱美说道。她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感情用事、下不来台所以逞能,而是觉得必须趁现在这个机会尽全力脱离泥沼,要趁现在奋力拔脚,一步步前进,才能走出去。
“然后呢?”
没有黑船来航,也不会发生明治维新,他们俩大概就会这样结婚了。这话笹塚朱美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心里确实这样想来着。
“你想得那么远,还对我发火,叫我怎么办啊?”
“你的教师实习工作怎么样了?最近的高中生是不是都很任性?”他问道。
周围的人都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好。既没有吵得很凶的经历,99lib•net也没有任何一方出过轨,甚至有朋友说他们“就像没有饥荒问题的江户时代一样安泰”。那时邦彦曾笑着说:“不,我们俩的关系可比江户时代要稳定多了。”笹塚朱美也表示了赞同。
“我也不知道。”
就像去看一场满心期待的电影。电影名打出来的那一刻她还兴奋不已,然而随着影片的放映,她却不由得在心中“嗯?”了一声,觉得似乎有些无聊,开始劝自己说“不,接下来会变得有意思的,毕竟是个很棒的导演”,并期待能如所愿。然而,不合心意的地方却越来越多。
或许是因为她的年龄比他小,让他一直站在制造惊喜、逗她开心的一方,而她只是一味地接受。这种关系令她感到十分痛苦。
“那时,你在大众餐厅里帮助了被客人埋怨的我。”
“嗯?”
“啊,原来如此。”邦彦的表情有些阴沉,他现在的感觉大概就像鼻子冷不丁被人弹了一下吧。他有些生气了。“可是,我还是觉得收到惊喜的人也会挺高兴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