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 like/酷似
第五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第五章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像僵尸一样走来走去。”久留米和人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
最深处有空位,他们把车停到了那里。
“请赐教、请赐教之类的?”
“对。”
停车场位于大楼旁边的楼梯下方。他们从自行车坡道骑到地下,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存车券,贴在了车座上。
他们一起骑车去了仙台站。两人都骑车上下学,这似乎也是她选择他的一个原因。她说如果让坐公交车上下学的朋友陪她去停车场,会觉得有些对不起人家。
“《假面骑士》里不是有一代骑士叫stronger吗?”织田美绪的口气像在说某位德川家的将军一样,“他大概是想说我很强,强到比那个stronger还强吧。”
久留米和人近乎沉默地蹬起了自行车。应该与她并排骑呢,还是一前一后?要是一前一后,我是应该骑在前面还是后面?他为这些事烦恼不已,又为了尽量显得帅气,一会儿毫无意义地单手松开车把,一会儿又变换背九九藏书网部的角度,并通过倒映在路边公寓大门上的影子来检查自己的姿势是否好看。
“不会被人怀疑吧?”停车场有自己的管理人员。
“超级幸运啊。我爸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有时会说什么I am born under good star。”
“当然,也有人先去停车再回来买票。”
“像巡逻一样?”
“可是那边的人不是说复活节岛的石像可以自己走动吗?”
“我没想到这里的占地面积还挺大的。”
“啊,原来如此。”
“要听。”
自行车一直排到了数十米之外。存车处里停了好几排车,看上去即使只转一圈也要花费很长时间。
“不是教父啊?”织田美绪说道。这不知又是哪个同学散布的谣言。久留米和人不知道她相信到了哪种程度,只能暧昧地否定。
“‘想要改变过了三十岁的大人的思考方式,比靠人力推动复活节岛的石像还难’。”
“我爸爸就是个公司职员,不知道他的生活有什么乐趣。”
“你要干什么?”
“织田同学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估计什么事都没有吧。”
“不过我懂你说的意思。我爸就完全不会改变,不管被我妈骂多少次也不会改。学习能力是零,改正能力也是零99lib•net。”
“接下来要怎么办?”如果这是普通的约会,或是有事要办,他们应该在放下自行车后向目的地移动。然而这次,这个停车场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什么意思?strong的比较级?”
“又不是来踢馆的!”
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时,久留米和人突然倒吸一口气,慌忙寻找着织田美绪的身影,跑了过去。“我记得在进这个停车场的时候需要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对吧?”
“那边是哪边啊?”
久留米和人将胳膊交抱于胸前,说道:“你要不要听我家家长曾经对我说过的世界真相系列?”
“我要跟他说几句话。”
“嗯。”
久留米和人并不打算澄清同性恋的嫌疑。当然,他对织田美绪说了“那是误解”,但如果再强调“我喜欢女人”,肯定会被讨厌。此外他还想到,如果她是因为“对女人没兴趣”这个理由才决定叫他一起行动的,那么否定这个理由就不是什么良策。
“我妈妈从不说别人的坏话,该做的事说做就做,毫无怨言,还是个美人。据说她年轻的时候可夸张了,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对她发起攻势。”
“我不觉得同性恋是坏事哦。”织田美绪瞪着大眼睛说道。
久留米和人很想告诉她真相,又怕她知道真相九-九-藏-书-网后就不和他一起行动了,于是不禁嘟囔道:“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明知必须要增税,却无法将增税说出口的政治家一样。”
“我们在这里随便走几圈吧。”
聊到这里,织田美绪转过身说:“那我从这边巡逻了。”并迈步走向停车场深处。
“应该是说我出生在幸运星下之类的吧?那个人最喜欢瞎说英语了,还说什么‘我stronger than stronger’呢。”
“啊,也是,分开比较好。”
“你说的那个不交停车费的人应该不会在那里买票,所以我们只需要在入口处守着,看看有没有没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就进来的人。如果有,那就可能是我们该怀疑的人,对不对?”
“要是你发现把贴在别人车上的存车券撕下来的男人,就告诉我。”
“但至少我们可以排除进来时就买过票的人了。你真聪明,久留米同学。”她大大的眼睛望向久留米,使他后退了一步,在后退的同时,他感到胸中仿佛有个小球在跳动。
然而,他这份激动的心情在听见织田美绪说“好了,我们俩一起巡逻也没什么用,分开行动吧”时瞬间低落了下来。
织田美绪丝毫没有注意到久留米和人那令人想要流泪的种种尝试和表演,只是淡定地骑着车。
九_九_藏_书_网“来自发巡逻,这件事本身就够奇怪的了。而且,我们要待到什么时候?”
原来如此,他沮丧地想,原来她真的只是在寻找能与她一起行动的男生。本来想找个女性朋友,却想到可能会与恶贼交锋,便觉得还是换个男生比较合适。找男生也有找男生的麻烦之处,于是她干脆找到了被传有同性恋倾向的同桌,也就是我。他想明白了。
“为什么硬要说英语啊?”久留米和人苦笑起来,“你妈妈是和他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
虽然这是久留米和人提出的建议,但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个不交停车费的男人居然真的出现了。
“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久留米看了看表,叹了口气。自己要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在这里晃来晃去了。久留米和人感到十分迷茫。明明想把停车场当作圣地的是他自己,此时他却想破口大骂“不就是个停车场吗?什么圣地啊”。
高中生
“听着挺帅的啊。”
“那你父亲真幸运啊,能和你母亲那样的人结婚。”
“什么意思?”
“哪里帅了?”她叹了口气。久留米和人正慌张地以为自己的话惹她不高兴了,结果却听到她感叹:“他就是那种典型的靠气势和劲头,以及他人的帮助才碰99lib.net巧活到了现在的人。”这才知道她只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感到泄气而已。“至于为什么那个男人能和妈妈那样的人结婚,这还是个谜,比复活节岛石像之谜更加难解。More than复活节岛石像。”
“总之我们先转悠一会儿,装作忘了把车停在哪儿了吧。”
“一点也不有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久留米和人一直在通道里走来走去。偶尔从他身边走过的人自然没对他特别留意,只是淡然地停车并离去。
“居酒屋的店长,是家连锁店。”
“你爸爸和你妈妈结了婚,所以应该也经历过不少事吧?”
“真有趣啊。”
“上次我的贴纸大概是在傍晚四点到六点之间被撕下来的。”她看了看手表,久留米和人也跟着看了看,指针正指向四点半。从现在开始,他们要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昏暗停车场里待上一个半小时吗?这也太可疑了吧。不过他又觉得,只要能与织田美绪在一起,别说是一个半小时,哪怕两个半小时,对他来说也是幸福快乐的体验。所以他并没有表示强烈的反对,甚至觉得在他这毫无波澜的高中时代竟然会出现这种令人心动的情景,真是令人感动。他不知道该向谁表达这份感激之情,简直想感谢这个地下停车场了,想把这个地下停车场封为圣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