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s like/酷似
第二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第二章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此时她身处一家大众餐厅,在离人口很近的桌子边。
“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男子的鼻孔里喷出粗气,可以明显看出他比刚才更加生气了,却也有些惊讶。
店长就在厨房里,对她说道:“啊,我正要过去呢,出什么事了?”可以感受到店长正在拼命保住身为店长的面子。
笹塚朱美一味地忍耐着。她只能像等待暴风雨平息一般等待眼前的男人抱怨完毕,气喘吁吁,最终离开这里。
但笹塚朱美还是立刻道了歉,并说将会为他端来他点的菜。“你打算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吗?”这位高龄客人瞪着她说道,“我已经饿得不行了。你们自己搞错了,却说什么再做一份,你们是想敲诈我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给我解释一下!”他没完没了地抱怨着,还批评道:“真是的,最近的年藏书网轻人就会敷衍了事。”
朱美能够从他说话的方式和担心的神情看出来,他是看不下去想来说和的。但她觉得这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因为那些喋喋不休、牢骚满腹的人如果过于兴奋只会愈发激动,便赶忙说:“不关您的事,请您离开。”
笹塚朱美的父亲是耳鼻喉科的医生。如果被问到是谁的女儿,她只能回答“是笹塚耳鼻喉医院家的二女儿。”“啊,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好似在辩解一般对上了年纪的男子说道。
他正因端上的食物与他点的菜不符而愤怒不已。
“你觉得我是谁的女儿?”
也许是她的语气有些不自然,那名男客人眨了眨眼,显得坐立不安。最终他坐下来,说道:“好了。总之,快把我点的菜端上来。”已完全没有刚才的兴奋。
这种事情时有发九_九_藏_书_网生。这种顾客,不知道是不是想强调客人只要付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并可以随便向店员抱怨自己的不满。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在店员还嘴的时候更加奋力地叫嚣:“你把顾客当什么了?”而且抱有这样想法的客人并不在少数。
“干什么啊,小哥?”一脸顽固的男子却没放过,他像一名准备训斥新兵的长官,仿佛下一秒就要骂道“不像话的东西”。
“什么事?”
“没有,我只是看到你竟然敢对那个人的女儿用这么重的语气说话,真是不要命啊。”年轻男子说话时始终一脸胆怯,微曲着身子,“唉,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出现在这里,对我产生误解,那就太可怕了,所以我得赶紧回去。”他看了看周围,“我是怕你都不知道这位小姐是谁的女儿就对她发火,才好心提http://www•99lib.net醒你的。谁知道有什么人在看着呢,对吧?”说完立刻离开了。
店长皱起了眉,那表情就好像在看一只长出了角的幼虫一般。
笹塚朱美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愣在了原地。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真是个不像话的东西。”上了年纪的男子不高兴地咕哝了一句,随即又开始发泄不满,但与刚才相比,这次的攻势明显减弱了。其中有因为那个奇怪的年轻人的介入而导致气势减弱的因素,然而更重要的还是那句“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令他难以释怀吧。疑惑不解的男客人看向笹朱美的眼神都明显变得警惕起来。
“那个……”有个男人插了句嘴。他看上去和笹朱美同龄,之前一直一个人坐在桌边看书。
此时,这位上了年纪的男子大概刚开始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这九九藏书个女孩的父亲是谁。到底是谁?刚才那个人会说那种话,难道是个很危险的人物?肯定只是开玩笑。但万一很危险呢?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就不能把那个人的话当成耳边风了。谁的女儿?到底是谁的女儿?这一刻他的脑中想必已经乱成一团,形成了疑问的旋涡。
年轻男女
笹塚朱美深深地鞠了一躬,回到了厨房。
“啊,给您添麻烦了。”朱美又低头行了个礼。
其他的客人明显也都注意到了这名高声抱怨的上了岁数的男士,纷纷观察着这边的情况。即使有人对他的吵闹感到不满,也因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责难而害怕地选择沉默不语。
朱美越是低头郑重地道歉,那男人就越激动。
我的使命就是采取一切方法使这一令人不快的状况快点儿结束。朱美一边告诉自己99lib.net,一边不住地道歉。
其实并不是笹塚朱美为他点的菜,但是她确认输入的,之后发现系统里记载的确实不是这位客人说的那道菜,也不知道是输入有误还是这位客人的记忆有误。
那位年轻人却一脸惶恐地说:“啊没有,实在抱歉,我也会马上逃走的。”随后他又看向那位上了年纪的男子,说道,“那个,您知道这位女性是谁的女儿吗,居然对她用这种口气说话?”
无法还嘴的笹塚朱美决定保持低姿态,挺过去。如果店长此时介入进来,或许事情还会有所转机,然而最近刚换的店长是一个主张息事宁人、不愿负责任的男人,现在他恐怕正躲在哪里,假装不知道这里发生了冲突。她已经放弃了。
“现在没事了。”笹塚朱美应道,“啊,店长。”
那个年纪很大却精神矍铄的男人脸上已有很深的皱纹,眼光很锐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