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a/文献展
第八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第八章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当然了。”藤间答道。
“但我想报告的并不是这件事。”
“一上了年纪,就会担心别人能不能认出自己了啊。”
“都这么大了?”上次见面时,那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学着大人的说话方式围在她身边,像一只以母爱为原动力的小动物。现在即使母亲说他已经上小学高年级了,藤间却还是很难想象。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开心。”她有些惊讶,却也很高兴。
“有一点关系而已。你还记得五年前我们聊到过存折的事吗?”
先出声搭话的是她。“啊,又见到你了。”听到声音后藤间马上抬起头,发现她就九-九-藏-书-网站在眼前。藤间感到有些害羞,同时发现明明自己在等的人就一直在附近,却因为她的气质过于沉稳而没认出来。她的头发变短了,衣服的造型成熟、颜色雅致。“你还记得我吗?”她指着自己问道。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不是关于离婚的报告。正好相反,后来我丈夫回家了,我们过着平静的生活。”
她摇了摇头,指向身后的停车场。“我刚从那边的奥特莱斯商场购物回来,正好经过这里,想着也许藤间先生你会在,就顺路过来看看。”
“我也开始觉得不改变不行了99lib.net,趁着还不算太晚。”藤间很害怕她会质问“不是已经晚了吗”,但她并没有问。
“藤间先生你呢?”
在藤间眼里,她比以前更活泼了。虽然是与十年前和五年前的朦胧记忆相比,而且也许会因为自己的成见而有些偏颇。总之,她比以前显得更有精神了。记得上次藤间就觉得她变年轻了,这次则是更加年轻了。
“你这是要下定决心从我们这个粗心大意党里脱离出去了啊。”
“特意过来的?”
藤间仿佛收到了转校后的朋友寄来的信一样开心。“你还记得我,真令我感到荣幸。”他边说边看九-九-藏-书-网向她的身后。
藤间眼前豁然开朗,像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开心。“真的?那可太好了!”
一开始听到“存折”的时候,藤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他马上记起前几天与女儿的那段通话,便问道:“是说你一直没有记录存折账目的事?”
“啊?那你……”藤间指着她问道,“那你为什么今天会在这里?来办别的手续?”
“是特意的啊。”听她的口气,藤间不禁觉得自己欠她一份人情。女士咧开嘴笑了起来,继续道:“而且我看了看表,发现正好是上午的工作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不过我一直记得今天99lib•net是更新期限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日。”
她却突然说出他的心声,说道:“你可不要把我跟你相提并论啊。”声音夸张而自豪,“我可是在生日之前就办完手续了。”
“不是你丈夫回来了的事?”
“哦,对了,我一直有件事想向藤间先生报告。”
“那,我们俩来建立一个新的党派怎么样?‘懒人新党’之类的?”
“托他的福,我也老啦。”
“报告?”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和她的婚姻有关。藤间想起五年前她的丈夫离家出走一事,小声地说道:“如果是好事就好了。”再一想想,她似乎总是走在自己脚下这条路的前方。无九*九*藏*书*网论是生孩子,还是夫妇中的一方离家出走,她都比自己提前体验,就像是一名提示未来将会如何的使者一样。因此,她的现状对藤间来说也不算外人的事。
她像孩子一样两眼放光地“嗯嗯”两声,点了点头。“五年前,我那个离家出走了的丈夫总是冲我喊着‘记账啊记账啊’,催促个不停,然而……”
“我们又都不长记性地选择了最后的周日啊。”藤间挠了挠头,心里却在辩解“准确来说,我是为了见到你才选择这一天的,并不是因为怕麻烦而拖延”。
“孩子去朋友家了。他现在上小学五年级。”
藤间被这个随便的名字逗得笑出了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