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a/文献展
第六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第六章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我懂的。”佐藤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在公司也总是道歉,也觉得很累。”
“与她交往后,我一直在道歉。唉,确实是我总犯错或不小心,道歉也是应该的。但我也累了。”藤间感觉这话不是为自己说的,更像是在为一个熟悉的友人辩护。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藤间很悲观。妻子大概已经出离了愤怒,他觉得妻子是在冷静地判断该怎样做才能让彼此心平气和地生活下去之后,得出了要毫不犹豫地离家出走这样的结论。
“这是什么意思,藤间先生?”
“您还是向您妻子道歉,让她回来比较好。”
生日已过,藤间却还没完成驾照99lib.net更新手续。部分原因还和以往一样,是因为懒得动。还没等意识到,就已经又大了一岁。
这次出门之前,藤间看着挂在玄关的日历想着,这次不要再期待偶然的发生,而是有意地试着与那位女士再会吧。
“道歉啊……”藤间望着显示器,反应明显慢了半拍,“其实我已经没有道歉的力气了。”
居然还知道记账这种词啊,藤间感慨地想着,同时又想起与那位在驾照中心偶遇的女士进行过的“懒人对话”。
“完全不知道那个话题能得出什么结论啊。”藤间苦笑着说道。
“藤间先生,你还好吗?”藤间正坐99lib•net在电脑前,后辈佐藤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他是藤间把桌子踢飞导致数据损毁时唯一在场的人类。后来藤间向公司请假休息时,是佐藤一个人忍耐着课长的刁难,完成了工作。不仅如此,为了鼓励情绪低落的藤间,他还拿到了刚刚成为世界重量级拳击赛冠军的温斯顿·小野的签名,似乎是把藤间曾说过的那句“看到他得到拳王腰带后,我也跟着精神了起来”放在了心上。真是难能可贵的后辈啊。
第一次的偶然可以原谅,第二次的偶然则不能原谅——藤间曾经在阅读一本旧书的时候看见过这句话,是一位推理小说家说的。在99lib.net现实当中,偶然无论重复发生多少次都有可能。然而,从推理小说的写法来说,似乎就行不通了。
“这是上次去喝酒的时候课长对我说的。后来他还跟我提到了挥手的米奇是多么辛苦……”佐藤越说声音越小,眉间浮现出困惑之色。
“这也可能是您妻子的策略啊,让女儿威胁您,好让您得到教训。”
“啊,确实有。”藤间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松弛了下来,他想起了女儿前天晚上打来的电话。“爸爸,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她用大人的口吻表示了担心。“当然很寂寞了。”藤间如此回答后她又说:“不好好打扫房间可不行啊。”“我好99lib•net好打扫了。”藤间说道。妻子刚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任由自己过着死气沉沉的生活,无论是打扫还是洗衣服都随便糊弄。不过渐渐地,他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开始打起精神,像在公司里做事一样做起了家事。女儿又说:“那存折记账什么的有没有好好在做啊?估计都攒了几年了吧?这是妈妈曾经说过的话。”
“是吧?”
反正也是要去驾照中心,不如像上次和上上次一样,等到快到更新期限的周日再去吧。下定决心之后,藤间突然觉得一片黑暗中出现了虽然只有指尖大小、却确实存在的亮光。那位女士不一定还在这个县里。即使还在,也可能已经99lib.net完成更新手续了。但就算见不到她,也不会让他过于困扰。
“要是让妈妈知道了,她会生气的,所以不能聊太久,抱歉啊。”说完后,女儿又淡淡地说,“妈妈是真的想和爸爸离婚了,所以你最好做好准备哦。”
“是吗……”
“我听说太过固执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我也想这么想,但女儿似乎是背着她给我打电话的。”
听了藤间的回答,佐藤的表情变得明朗起来。“您的女儿会打电话过来,就说明还有可能啊。这不是证明您的妻子也没那么生气吗?”
“您的妻子或女儿有时不时地联系您吗?您不是说她曾经打来过一次电话吗?就是说了钱包的事的那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