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a/文献展
第五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第五章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不过,当藤间在驾照中心的食堂吸着乌冬面的时候,她和男孩突然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说:“难得遇见,一起吃顿饭吧?”
“妈妈,他只是在说客套话,你可别真信了。”男孩立刻说道,“别在我爸不在的时候让别人有机可乘啊。”
“这么说来,实在让我无法觉得与自己无关啊。”藤间说道。然而那个时候,这确实还只是别人的事。虽然妻子在女儿出生后显得很疲惫,但也许是对孩子的爱战胜了一切,她几乎没在藤间面前表现出生气或不满,至于离婚,更是想都没想过。之后想一想,恐怕那时妻子已经放弃了与藤间沟通,认为即使跟神经大条的藤间商量,结果也只有生气的份吧。那时又正赶上公司大批更换服务器客户端,藤间在公司里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对家里的气氛更加迟钝。
“是吗?”藤间眯起了眼睛。
“都是积累而成的。”她点了点头,“积累也分为正面事物的积累和负面事物的积累,而我们之间就是负面事物的积累。”她自嘲地说道,“造成那次吵架的原因,大概是我说了要打扫却没做,或是说了要做便当却睡懒觉忘记了之类的事。要是只犯一次,他顶多也就说声‘真拿你没办法’,我却犯了一次又一次。”
“啊,是吗?这么说来好像是啊。”
“我们家那位,离家出走了。”
原来如此。藤间点了点头。“嗯,我在一年前有了孩子。”
http://www.99lib.net“莫非你有孩子了?”
“藤间先生,你也是那种不会记录存折账目的人吗?”她突然问道。
是出轨了吗?这话就快脱口而出,又因顾及孩子而忍了下来。
藤间吃了一惊,猜不透她意图何在。“是啊。”他姑且先回答道,“我觉得太麻烦了。总是攒了好多记录,等到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存折里已经没钱了。”
这时她儿子说:“那个,我肚子饿了。”更像在问“说完了没有”?
藤间一边听,一边想着明明知道客户要求改善功能,却依然没有在新产品中反映出客户要求的客户端。恐怕无论是谁,都会失去耐心地想“喂,你没听到我们提出的意见吗?那我们去找别的厂商做生意了”。
他叹了口气,其中既包含到了这把年纪却突然报名书法教室般的害羞之情,也包含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被任性并以自我为中心的一岁孩童所折腾出的疲惫。
结婚后,工资还是会打到藤间的账户上,然后他再打给妻子。虽然妻子曾提出由她来管账,这样肯定不会出错,但藤间很怕被夺去自由。所以他小小地坚持了一下,拒绝了妻子的要求。这是他唯一拒绝过的妻子的要求。
执拗到这个份上了啊。藤间仿佛切身感受到了一般,胃都疼了起来,只能说道:“是这样啊……”
“下次更新驾照是在五年后吗?”藤间随便问了句。
“是男九_九_藏_书_网孩吗?”
藤间苦笑起来。这次她又是在生日过后一个月,临近截止期的最后一个周日才来。
“我那个做事认真的丈夫迄今为止一直对我心怀不满,终于,某一天,我们大吵了一架。”
小男孩似乎没什么概念,或者根本不想聊关于小学这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所以没有回答藤间的话。“感觉既像是一瞬间的事,又像是很遥远的事。”她说道。比起孩子的成长和驾照的更新,她似乎更关心接下来这五年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我五岁。”男孩张开了手。
他没想上去搭话。隔了五年的再会,确实有一些“偶然的喜悦”,但他并不知道对方是否记得他,所以觉得以过分亲昵的态度去接近人家似乎不太好。
“没有吗?我只是凭经验瞎猜的。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觉得别人的孩子看起来也格外可爱。你现在的表情很温柔。”
在停车场分开的时候,她说:“对了,上次更新驾照之后,我立刻换了隐形眼镜哦。”并指了指眼睛。
最先发现对方的是藤间。当他在周日来到拥挤的驾照中心,排在视力检查的队伍中时,突然想起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不由得自言自语:“说起来,上次在这里,我的眼镜被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抢走了啊。”就在这时,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个孩子的身影。小孩穿着印有电视节目里出现的英雄角色的上衣,好奇又有些戒备地看着周围http://www.99lib.net。藤间看向他的右手,发现他正牢牢地牵着妈妈的左手。之后他看到了孩子妈妈的脸,发现就是当年的那个女人。她似乎已经完成了视力检查,正在等候室附近呆站着。
“大概那时我的丈夫就对我的懒散感到无法容忍了吧。”
“那次大吵一架之后,我丈夫就不太回家了,貌似住去了离公司很近的廉价旅馆里。”
在察觉到母亲说的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之后,她的儿子开始兴趣索然地环视四周。
“五年,真是转眼就过去了啊。”刚坐在椅子上,她就开口说道,“我都三十岁了。”
“因为不一定每次更新时都有藤间先生你在啊。”
然而那个孩子却抢先说道:“不是出轨哦。”把藤间吓得不禁后仰。
“下次更新驾照时,你要上小学了啊。”藤间看着男孩。
“我觉得你们吵架的理由并不是什么大事啊。”
被叫去拍照的藤间与她分别,后来的优秀司机讲座上也没能坐在一起。
“时隔五年再相见,好像不应该聊这种沉重的话题。”她的笑容中没有一丝阴影,显得满不在乎。藤间知道那并不是因为她很乐观,而是因为她已经度过了最消沉的时期。
藤间重新看向她的脸。和五年前相比,先不管变老的程度,作为一名母亲,确实可以看出她变得更强大了,而且一点儿也不显老。藤间开口说:“也许是心理作用,我觉得你好像比五年前更年轻了。”
“咦?九九藏书
“没有‘把大家都杀光’?”
“啊,那是我向他解释的时候说的。你看,不是说出轨会使所有人都变得不幸吗?所以,我就告诉他,‘跟把大家都杀光差不多’。”她咧开嘴笑着,“实际上,我丈夫确实没有出轨,又或者只是我没发现而已。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他果然受不了我的粗心大意和得过且过的性格了吧。”
“是女儿。”藤间边说边有些害羞地皱起了眉,又叹了一口气,“育儿真是辛苦啊。”
孩子说出的话太危险,藤间困惑地“咦”了一声。
因此,当对方说“哎呀,真巧”的时候,藤间突然心生感激。那是在藤间做完视力检查,正漫不经心地走着时,她从后面走了过来。旁边的男孩子不停地问:“喂,妈妈,这是谁啊?”
她笑了出来。“不过你看,等她长到像我们家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就会很轻松了。”她一边抚摸着男孩的头一边说,“对吧?”
“这点可以肯定,没有。”她似乎有确信丈夫没有出轨的理由,藤间也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点上追问。她继续说道:“他有时会打来电话,有时还会回来拿内衣。后来,有次临近记账日的时候,他说起有没有记账的事。”
她点了点头。“我在开车这件事上还是很认真的,没有出过事故,也没有违反过交规,每次驾照都是金色级别的。”99lib•net
男孩噘起嘴来,用大人般的口气说:“这点事是应该的。”佯装成熟的样子反而让他显得更加稚嫩。
“但是,记账这么点小事……”
“不知道。跟‘把大家都杀光’的意思差不多吧?”
“然后就聊到记账了?”
第一次在驾照中心相遇时,那位少妇抱着一个孩子。藤间在五年后——从现在来看是五年前——知道了那个孩子的性别。也就是说,在下一次驾照更新的时候,他们又碰巧相遇了。藤间那时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事。想必对方也是如此。
“都是日积月累造成的,负面事物的积累。我也有些意气用事,尽管我丈夫说他想知道进账的情况,让我记账,可我完全不想去做。大概他还想调查我有没有乱花钱吧。”
“真的吗?”她神情夸张地表达了喜悦。
“不是才刚三十岁吗?”藤间发自内心地表示羡慕。那时的藤间已经三十四了,开始在意腰上堆起的赘肉来。
“花了这么长时间陪妈妈办事,真棒啊。”藤间说道。
藤间寻找着合适的语言。“莫非?”
“你知道什么叫出轨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