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四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四章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才不会心动呢。”我的脸扭曲了起来。实际上,我确实觉得有些新鲜。和没有见过面、几乎不知道对方身份的人打电话聊天,甚至可以说是件很愉快的事情。板桥香澄的弟弟的声音很可爱,虽然话不多,但这样就不会因为过于亲昵而惹人不快,我感到很开心。
“没有没有,不是什么邂逅。”我斩钉截铁地一口咬定,“说起来,我是挂了电话之后才意识到我连他的名字都没问。九-九-藏-书-网”我一直管他叫香澄她弟。
“没办法,只能用卷起来的报纸把虫子打死,然后用一次性筷子夹起来扔了。”我尽量声音平板、不带感情地说道。
“当然是爱慕之情了。”山田宽子的眼睛闪闪发亮。
“你们是不是要结婚了?”山田宽子胡乱猜测道,“仅凭一通电话就光速结婚,闪电登记入户。”
“不是说这个,是问那个打电话的男人啊。你和九九藏书他怎么样了?是不是托蟑螂的福,打破了距离,约好‘下周,在涩谷见’之类的?”他开玩笑似的说道。
“唉,算了,那就好好地培养吧。”把炸鸡戳得乱七八糟的山田宽子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们不是说这个。”向前探出身来的,是坐在山田宽子旁边的日高亮一。他们俩是我十多岁时,在当时很喜欢的重金属乐队的演唱会上认识的,自那之后便成了好朋友。后九-九-藏-书-网来乐队解散了,我们却仍保持着密切的往来,如今已经是不分彼此的伙伴。山田宽子和日高亮一都成了知名企业的职员,整天忙着加班和出差。但每次与他们在居酒屋相聚时,我都觉得他们还是当年去现场看演出的他们,一点儿都没变。
“最后怎么样了?”坐在我面前的山田宽子问道。我们正坐在居酒屋的日式房间里。她用筷子戳着杂乱餐桌上的炸鸡。炸鸡被戳起来,骨碌骨碌地转九九藏书着圈。坐在隔壁桌的公司职员们吐出的烟飘了过来,被厌恶香烟的她露骨地挥散。
“培养什么?”
“当然是蟑螂啊。”同一时刻,日高亮一说道。
“怎么又来了……”我伸手拿起中扎啤酒放在嘴边,“没有那种关系,只是普通聊天而已。”
“那你们没有约好下次见个面什么的吗?”日高亮一那张因酒精而变得通红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这就是邂逅啊,真好。”
“你在搞什么啊?九九藏书!”日高亮一嘟嘟囔囔地埋怨着。
“真好啊。”山田宽子噘起了嘴。她在一个月前刚与远距离恋爱的对象分手。“这么新鲜,真好啊。陌生男子打来的电话,多让人心动啊。”她一副感叹的口吻。
刚才山田宽子和日高亮一问我:“美奈子,最近有没有跟男人有关的话题?”我回答说“没有”,结果两人都露出十分无聊的表情。我没办法,只好把两天前发生的那件跟板桥香澄的弟弟有关的事告诉了他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