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三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三章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我一边说着“喂”,一边想着明明是你给我打来的电话,“啊”什么啊。片刻的沉默之后,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那个,我是板桥香澄的弟弟。”他的声音在男人里算是比较高亢的,听起来年纪很小。
“或者你把窗子打开,祈祷它会出去?”
“我没有啊。”
“什么事?”
“怎么可能?!我根本没事找你啊。”
“那就用化学性攻击吧,用喷雾。”
他说了句“实在抱歉,打扰了”,准备挂断电话。我自然回应着“没有,我也有责任”,打算把手机从耳朵旁拿开。没想到就在这时,发生了意想九九藏书网不到的事。
“您有什么事?”对方的语气有些警惕。
“不过也有可能把它的伙伴给引进来。”男人说道。
“那种物理性攻击我做不到。”我斩钉截铁地说道。把虫子打死这么可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再说了,打死后的尸体要怎么处理啊?”
我发出一声短促却高昂的悲鸣,扔掉了手机,盯着那只正在这间租来的公寓的墙上移动的、富有光泽的黑色昆虫。那虫子沿着斜线迅速地移动,又突然停下来,仿佛要将周围的情况观察一遍,令我毛骨悚然。
99lib•net干掉?怎么干?”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他理所当然地说道:“啊,是蟑螂啊。是看到蟑螂了吗?”
“啊,是吗,真是抱歉。”他突然感慨道,“有时我真搞不清楚我姐姐在想些什么。”
我眼前浮现出他在繁华的街道上被醉汉缠住,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逃走的样子。他给我的印象并不是软弱,而是沉稳又坦率。从板桥香澄那模特般的外表推算,他的样子也大概能想象得出来。
那天晚上,就在我从浴缸里爬出来、茫然地看着电视的时候,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使我九-九-藏-书-网犹豫了一下,又因为等对方挂断太麻烦,就按下通话键,把电话拿到了耳边。在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又为自己的毫无警惕感到心慌,但已经太晚了。
“啊,是吗……”男人的声音突然松懈了下来。
“啊!”对方出了一声。
“这可是第一次啊,第一次!这还是新房子呢。”我不希望对方认为我住在有蟑螂出没的地方,于是还没意识到就在向对方辩解了。就在我说话的时候,那只虫子又开始移动了。我再次发出悲鸣。
“啊,我姐姐说你找我有事,让我给你打电话,说有重要指示。”
这次换我“九九藏书啊”了一声。我反射性地伸手拿过身旁的遥控器,将电视的音量调小。屏幕上,正在大声怒斥的刑警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啊,你好。”除了这一句,我真没别的可说了。我记得我给香澄的回答是“请不要让他给我打电话”,可事到如今再埋怨对方也不太好,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就去便利店买啊。”
“哪种虫子?”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视线片刻不离那只发出黑色光泽的虫子,向对方解释道:“只是家里出现了那种虫子而已,真对不起。”
“是啊。”我说道,“大概是有什么误会吧。”
“还是把它干掉比较九-九-藏-书-网好吧?”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
“用报纸卷。”
“哎呀,就是那种黑色的、移动时会发出沙沙声的虫子啊。”我总觉得要是说出了那个名字,厌恶感就会侵占我的全身。
我慌忙捡起手机放到耳边,那边的男人正慌张地喊着:“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
“这样也许可行。”
准确来说,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来客。
“万一它在我去买的时候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多可怕啊。”我缩成一团,背靠着墙,半认真地想着,完了,这个房间已经被占领了,被那只虫子占领了。
我真的生气了。“别说这种话吓我啊,浑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