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一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第一章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我不能接受。如果是告白,我更喜欢小型却郑重的形式。”
“啊,对了对了,刚才的话题跟格斗技也有些关系。”板桥香澄继续说道,“昨天的节目里,有个让某个男孩对单恋的女孩表白的环节来着。”
因为听不清坐在我前面的板桥香澄在说什么,我关掉了电吹风机。“嗯?你说什么?”我贴近她的耳朵询问,她笑着回答:“啊,抱歉抱歉,我不该在你吹头发的时候说的。”
之后板桥香澄又向我搭话数次,我不得不屡屡停下吹风机,迟迟无法完成工作。渐渐地,我终于发现,板桥香澄是故意打断我工作的。“抱歉抱歉,因为你把电吹风开了又关的样子很可爱。”她那光明正大的语气居然让我生不起气来,真是不可思议。
“那个叫小野99lib•net的人,是冠军吗?”
她比我大两岁,快三十了,但皮肤十分有光泽,很适合穿领口开得很大的衣服,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漂亮模特。她说她是在东京市区内上班的普通OL,但若说她所从事的是更加光鲜的工作,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啊,抱歉抱歉。”板桥香澄对打断了我的工作表示歉意,“我刚才只是说了句‘也是因人而异’而已。”
“好像是有这种节目。”
“那个人很有名吗?”我看着海报中那个握着拳头、名叫“温斯顿·小野”的拳击手问道。
我看向正前方的镜子,镜中的板桥香澄眯起了眼。“也就是说,刚才那场搅得周围的人不得安宁的告白啊,如果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人,应该会觉九*九*藏*书*网得很高兴吧。”
“算有名吗?”板桥香澄歪了歪头,“在日本,重量级选手还蛮少见的。因为规定是体重九十公斤以上,不太适合亚洲人。”
“还不是呢。但他最近好像说想挑战一下。”
“是啊。”板桥香澄表示同意,“那美奈子你更喜欢瘦高的知性男子吗?”
“但是啊,那个男孩一直下不了决心,最后说如果日本选手在拳击比赛中获胜了的话,他就表白。不是那个温斯顿·小野选手的比赛,而是别的选手。他说他要根据比赛的结果来决定要不要表白。”
“是啊,压力太大了。”我表示同意,终于又打开了吹风机。我用热风吹着她的头发,手上加快动作,想把板桥香澄的黑色长发吹干。可她又说了些什么,我只好藏书网再次把吹风机关上。
“啊,是吗?格斗技什么的也不看?”我知道板桥香澄正通过镜子看墙上贴着的拳击海报。在被典雅的黑白两色占满的店里,那张海报中裸着上半身的野蛮男人显得格外显眼。虽然很突兀,但因为是喜欢拳击的店长执意贴上的,便没人把它揭下来。
“怎么能突然来这么一手呢?从我们女性这方来看,简直是令人难以忍受啊。”板桥香澄一副仿佛自己就是那个被告白的当事人一般,“什么戏剧性啊,浪漫啊,他根本就是误会了吧。搞这种东西,会让人觉得压力太大啦。”她撇着嘴,一边透过镜子看着海报一边说道:“heavy啦。”
“我不太看电视。”我很想打开电吹风机来为板桥香澄吹干头发,但那样就听不见她说话了,所以我www.99lib.net没有按下开关。
“这不是把责任全推给别人吗?”我不太喜欢这种不爽快的人,所以语气有些生硬,“要是人家输了,他就决定放弃?”
“这也太……”我皱起眉来,“有些让人吃不消啊。”
“是啊。”我点了点头,镜子里的自己当然也跟着点了点头,“是啊,确实因人而异呢。”我说道。不过,在略微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我又说道:“但是,还是有些压力啊。”
“非要选的话,算是吧。”回答了她之后,我又不禁“啊”了一声,因为想起了一件无聊的事。“是不是还有什么轻重量级啊?”
“的确。”板桥香澄笑了起来,“而且,重量级和轻重量级之间还夹着一个次重量级,也很让人搞不懂啊。”
“是啊……”
“啊,有的有的。是未满八九*九*藏*书*网十公斤的级别。”
“我觉得格斗技有些危险,所以不太喜欢。不管哪方倒下都叫人心情不好,不是吗?”
“是的,很讨厌吧?而且,他还偏偏选在一个十字路口告白,到时候打算在正对面的建筑物大屏幕上打出‘请跟我交往’之类的大字呢。”
“那个,咱们刚才在聊什么来着?”
“到底是轻还是重啊,真搞不懂。”
板桥香澄是从两年前开始光顾这家美发店的顾客。虽然她没有特别指名,却总是由我来为她服务。一开始我们只会在剪发时聊上两句,后来逐渐发展到一起去买衣服、看电影,到现在已经成为定期见面的朋友。
“你看昨天电视里播的那个年轻男孩要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的节目了吗?”
“根据对象不同,heavy不能变成light heavy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