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第二章
目录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第二章
Eine kleine/一首小小的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Light heavy/轻重量级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Documenta/文献展
Looks like/酷似
Looks like/酷似
Make up/化妆
Make up/化妆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Nachtmusik/小夜曲
上一页下一页
“完全不知道他的‘是啦’是什么意思。”织田由美的语气倒是很达观。
“确实令人无法相信啊。”我发自内心地说道。
“没有,没有。这家伙自跟上个女朋友分手后,一直独来独往。”织田一真的语气仿佛是我的监护人或经纪人一样。不过事实确实如他所说,我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当她走到离我数米远的地方时,我开口叫住了她。“抱歉打扰了。”
“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啊!”织田由美冷冷地说。
“喂,你干吗说这种打破人家梦想的话?不是挺好的吗?这种邂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啊。”织田由美真温柔。
“怎么可能有那种美事啊!而且那个女人还得喜欢你,最好兴趣爱好也跟你相似。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嘛,那得是多小的概率啊,跟妄想‘机器猫能不能从我的桌子里钻出来啊’一样嘛。”
“简直令人无法相信。”织田由美垂下眉毛,耸了耸肩。
我将填好的问卷装在包中,在心里喝了一声彩。只要像这样,慢慢积累,肯定会有办法的。我产生了自信,甚至还异想天开地想着,搞不好以她为转机,接下来便会有所好转了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我的幻想的确变成了现实。
“这种事根本不存在啊。唉,就算存在,一开始,你也许会兴奋地觉得这就是命运,可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个好女人呢?反过来也是,从那个女人的角度来看,她在那时又不会知道你们两个人是否契合。这种事不到后来怎么会知道呢?如果只关注戏剧性的相遇,会看不清更重要的事的。”
“那当然了,因为你完全沉浸在戏剧性的邂逅之中了。也就是说,那时的邂逅对象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就取决于你是幸运还是不幸了。而比起手绢掉了,之后能让你觉得‘那时出现的那个人是她,真是谢天谢地’才是最了不起的事,不是吗?”
“是吧?我当时觉得要先跟这人说一声,就发短信告诉了他,你猜他回了什么?”
“出现了!”织田一真马上说道,“出现了,戏剧般的相遇。出现了,戏剧般的瞬间。”
我发现桌子下面掉了个东西,伸手捡了起来。是一张DV的外壳,包装上堂而皇之地出现的裸体女人令我心里一惊,差点儿脱手。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张如假包换的成人DVD。
“是啊。”
“外表当然是可爱点的好了。”
红色拳击手套选手的左拳从下方刁钻地旋转着飞出,却被蓝色拳击手套选手用手腕挡住。瞬时之间,蓝色拳击手套选手的左拳对准了卫冕冠军的脸。卫冕冠军低头闪过。回击。闪过。回击。用防御姿势弹回。出拳。出拳。汗水变成水花,四溅开来。
“嗯……我是很想去啦,”她笑着说道,“可是还有两个小孩啊。”她看向睡在起居室地毯上的女儿美绪。
不是你问我理想中的邂逅是什么样的吗?——我提出抗议,却被无视了。
“果然不行啊。”我看向已化身为地毯上的静物的小美绪,又再次看向织田由美,不由得感慨她依旧那么美丽。细长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完全想不到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可是,我现在正在找工作。”她淡淡地说着,摸了摸衣领,也许她是为了参加面试才穿了这件老土的九-九-藏-书-网上衣。我瞥了一眼年龄栏,发现上面写着的年龄和我的一样,说明她应该不是正在找工作的学生。
她认真地写上“自由职业者”几个字后,说着“好了”,便把文件夹还给了我。
“那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过着普通生活的人比较好。”
“什么啊这是?”
我将视线从她的手腕上移开,看向了她的包。
“我可以写自由职业者吗?”她说道。
从正对面走来的她既算不上矮小也算不上高大。头发高高地扎成马尾,与她很相称,然而她身上穿的却是老土的灰色西装,走路时略微低着头。
“嗯,这种也行啊……”我恼怒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在期待一个外表端庄、性格对你胃口、年龄正合适,而且不知为何没有男朋友的女人快点儿出现在你眼前,对不对?”
“由美你也要参加之后的聚会吗?”我大声问正在厨房洗碗的织田由美。
谁都没想到,第二年,她竟然怀上了孩子。
“可是确实没有啊,没办法。我每天都是去上班,然后回家,如此而已。”
“要是能有邂逅的机会就好了。”织田由美说道。
“诶?不行吗?”
有趣的是,大多数男生并没有因为失恋的打击而消沉,相反,大家的身上都洋溢着一股“算了,是织田的话,应该没事吧”的安心气息。谁都想着“虽然织田也算是个帅哥,但他那奇怪的性格足以将帅气程度抵消,不可能交往太长时间的”。要说像是什么为了预防流感,要往体内注射一些弱小的病菌这类的预防接种理论也许有些夸张,但大家或许就是觉得,与其他难对付的男生相比,倒不如让织田一真先当一段时间她的男朋友更合适。
经历了刚才的屡战屡败,以为这次也一定会被拒绝的我不禁反问道:“咦?可以吗?”
“会吗?”
“什么事?”
“啊,说得也是。”
当我开口时,他已经说着“哦,好啊”停了下来,还说:“我正好很闲呢。”
我甚至还有心情想“不知道拳击赛怎么样了”。
“确实听不懂。”我也是这样想的。
“邂逅就是邂逅啊。”
有几个人在左右摆动着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拳击手的动作带动了一般。
“啊,那张,忘了收起来了。”织田由美从厨房走过来,从我手中拿走Dv,放到了里屋的柜子里。“这个人永远不会自己收拾。”
“每天我都要把两个孩子送到托儿所,再去上班,再去托儿所接他们,每天都是这些事。除此以外还要去医院,动不动就要去。每天都像是一边抛接沙包一边生活,一刻都不能松懈。偶尔我也想在深更半夜跑到街上去玩啊。”织田由美半开玩笑地感叹道。
“是啦。”
我看见了她。那个使我的工作获得了转机、背着名牌包、将要去买洗发水的她。
“我最讨厌拿没有邂逅机会当理由了。邂逅机会,那是什么啊?根本没人知道吧。”
织田一真和由美是在二十一岁时决定结婚并双双退学的。转眼之间,他们的女儿已经六岁了,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她可爱的小脸上双眼紧闭,睫毛很长。隔壁那间日式房间里,他们去年刚刚出生的儿子也在熟睡。
我摸了摸那捆已填完的问卷,虽然成果还不能使http://www.99lib.net我满意,但应该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我走到入口处,走进了车站。
在她填写调查问卷的时候,我只是傻站在一旁,感觉不好偷瞄她填写的内容,也不好与她闲聊。终于有人接受了屡屡遭拒的我,这种安心感包围了我的全身,使压在我肩膀上的力量松懈了下来。
我向她道了谢。
“由美你也看那种DV吗?”
而那名女性却在二十一岁时就结了婚,现在抱着六岁的女儿和一岁零三个月大的儿子。要收拾丈夫的成人DVD,到了晚上还要陪孩子上厕所,嘴里说着“我也很想久违地喝一杯啊”这种小小的愿望。真令人难以置信。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感到非常意外。
“那我问你,你所谓的邂逅指什么?”
“需要站着做的工作真辛苦啊。”这话既不像是在安慰我,也不像聊闲天。
回合快要结束的时候,卫冕冠军倒在了台上。戴着蓝色拳击手套的选手用直拳打中了他的下巴。车站内响起一片欢呼声,声浪此起彼伏,大多数人举起了手,大喊万岁。
大屏幕上,两个穿着短裤的选手正在对打。
戴着红色拳击手套的外国卫冕冠军挥起右拳,戴着蓝色拳击手套的日本挑战选手后仰闪避。两人的体格都很棒,不愧是出战重量级世界拳王争霸赛的选手。再加上放映屏幕很大,使人产生两人身上的汗都飞溅到了屏幕外边的错觉,有种无与伦比的现场感。
“真是居高临下的口气啊。”可我只得苦着一张扭曲的脸,吐出一句,“嗯,都说是邂逅了,有点戏剧性的比较好。”说得我有些害羞。
“有错吗?”
“什么?钱包丢了?笑死我了。”
“你们究竟有没有憧憬,她到底出色不出色,这都不好说啊。”织田一真说道。
突然被质问的我有些畏缩。“呃,什么样的呢……”
“要真是这样的话,你就全都藏起来啊。真是的,太不可思议了。真是个谜……”织田由美叹了口气,随即挨着我对面的织田一真坐在了沙发上。她看着女儿的睡脸,露出安心的笑容。我再次认识到她确实已经是位母亲了。
“嗯——”织田一真毫无兴趣地摇了摇头,说,“真是羡慕那种人啊。”
自那之后,虽然不至于百战百胜,但确实进行得十分顺利。当我从工作中回过神来,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
“是啊。”面对她出人意料的发言,我不小心吐露了心声,赶紧补充道,“不过我觉得整天坐着的工作应该也很辛苦。”我不太欣赏那些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天下最辛苦的人。
我背靠在车站出入口旁的墙上,眺望那场比赛。
“好的好的。”织田由美立刻带着小美绪走向厕所。我用目光追随着她们的样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还是害怕一个人晚上上厕所啊。
“怎么可能!说起来,这个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看那些片子的,对我来说完全是个谜。”
她既没有露出刻意的微笑,也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便走进了车站。
当我在大学里第一次见到她时,我就觉得这个女生一定会拥有光彩夺目的人生。外表美丽、性格又好的女生,一定都会如此。那时的我在想象这些时甚至有些憧憬。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想象,甚至近乎九-九-藏-书-网偏见,但我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丝毫不带嫉妒和讽刺的成分。
“但是,某位先生完全不支持我啊。”
“重口味的都藏得很好。”
“我回什么了?”看来织田一真已经忘记了。
“该做的事,是指色色的事吗?”
“不是这样的……”我想辩解,话却卡在一半说不出口。因为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或许就是这么一回事。
学校里的男生们得知了这个消息时,纷纷公开或暗地里表达了诅咒与愤怒交织的情感。然而,织田二人既不胆怯也不觉得羞耻,更没有虚张声势。他们干脆利落地退了学,开始了婚姻生活。有几个男生说“反正织田一真是不可能认真地将婚姻生活持续下去的,他们总有一天会离婚,到时候我便会成为她的支柱,守护她和孩子”。可是,不知为何,我十分确信他们两个人不会有分手的那一天。
“是啊,由美得照顾孩子。”坐在我面前的织田一真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会代表她送上祝福的。”
织田一真高兴地叫道:“我可真逗,不愧是我。”
“我觉得偶尔玩玩还是可以的啊。”
我看向车站。人多了很多,一看就知道他们很兴奋。大概比赛很精彩。
“总是没有……邂逅的机会。”我说出这句话后,织田一真非常愤怒。
“是这么回事吗?”
“没有,我在想当初我们所憧憬的由美,如今已经变成一位出色的妈妈了。”
“是吗?”不知为何,我好像接受了他的解释,“没有重口味的?”
“你好吵。”织田一真皱了一下眉,“我觉得啊……”他继续说下去,“邂逅这种事,怎样都好。”
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和织田一真交往。如果用足球来作比喻,就好像球门前聚集了无数名队员,却不知为何出现了一个空隙,一位随心所欲的前锋飞扑过去,最终成功进了球。她就这样与织田一真开始了交往,包括我在内的防守队员都惊得目瞪口呆,心里想着“明明那么拼命地防守了啊”。
“没事,我看的都是清纯派的。”织田一真递来一罐啤酒,我接了过来。
“喂,你这话说得毫无条理啊。”织田由美冲老公皱起了眉头,“我完全搞不懂你想说什么。”
“这对教育孩子会不会不太好啊?”我看向穿着红色睡衣的小美绪。
当我把视线投向她那拿着文件夹的手指时,突然看到在她的大拇指下方,靠近手腕的位置,有用马克笔写的“洗发水”一词。虽然我的脑海中并没有产生什么特别的感想,嘴巴却不禁将“洗发水”三个字读了出来。
两人的动作中蕴含着与体格不相称的速度感,令我陶醉其中。
“是啦。”
真是不可思议,我又想着。
“外表呢?”
很多男生曾经公开表示或暗自里怀揣想与她交往的念头。我也和朋友们一样,对不仅外表出众,性格还很温和,不骄傲也从不轻视他人的她抱有好感。事实上,要是问我想不想做她的恋人,我会说“如果真能实现,当然会觉得很幸福,但就好像等着中彩票一等奖的心情一样,有种非现实的感觉”。所以,我只能算是被她迷住了的爱慕者之一。
一周后的周日,我来到织田一真的公寓。织田夫妇都是我大学时代的友人。最近我们共同认识
九九藏书网
的一个朋友要举办婚礼,我是为了商量婚礼后的聚会事宜才来拜访他们的。说是商量,其实需要决定的也就是去哪家店而已,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闲聊。
“根本没比刚才简单多少啊。”织田由美苦笑着说道,“到头来,邂逅这种事是有还是没有?还是有比较好吧?”
“这不挺好的吗?”织田由美也附和道。
“啊,差不多就行了。可以填公司职员或者学生之类的。”
视野中的她在一瞬间也想举起右手,却在意识到手握着拳时脸上浮现出害羞的神情,最终向左转身,走掉了。
“也包括色色的事在内。”我有些自暴自弃了。他为什么会想到那方面?“我是指工作啊、家务事之类的。不随便抱怨,也不自高自大,而且能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好。这样的人不是很好吗?”
“妈妈。”小美绪这时突然醒了过来,“上厕所。”她半垂着眼皮,站了起来。
我和织田一真的关系相对来说比较好,加上我并不讨厌他那放纵又满不在乎的性格,所以听过之后并没有什么不快的感觉。只是在他说“所以我要退学工作,反正我也不喜欢上学”时表示了反对,并说如果他接下来打算和她住在一起并抚养孩子,就应该从大学毕业,找份安定的工作。“什么是安定的工作?”他语气飘忽地问我,随后又开心地说他现在正打工的居酒屋要开分店了,也许会让他担任店长。
“真够受的啊。”我立刻表示了同情。
“对教育孩子来说不是挺好的吗?女人的裸体很美啊。”织田一真一脸从容地回答道。
“我要结婚了。”织田一真对我说出这句话,是在大三夏天的考试刚刚结束的时候,“我还没跟大家说。”
“知道吗?等到后来回忆时,能使你感谢自己的幸运,觉得‘那时在那里出现的是她,真是太好了’,这样的邂逅,就是最幸福的邂逅哦。”织田一真说道。
一名穿西装的男子从我眼前走过。“能帮我填一下调查问卷吗?”
“嗯?怎么了?”回到起居室的织田由美察觉到了我那感慨良多的视线。
“你说的就是那种吧,比如你走在街上,有个女人和你擦肩而过,她的手绢掉了,而正好路过的你把手绢捡了起来,拿着手绢说‘你掉了这个’。‘啊,真是谢谢你,作为回礼,我请你喝杯茶吧’之类的,对吧?你说的就是这种腻腻歪歪的方式,对不对?”
“说什么呢?什么意思?”我将罐装啤酒一口喝干,向前探出身子。
“烦死了。”织田一真嘟起下唇,“我再说得简单一点。你并不知道你会喜欢上谁,对吧?所以能够让你在后来觉得‘我喜欢上的人是这个女孩,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做出了明智的判断’的邂逅,就是最棒的邂逅。”
“请问您现在有没有在打工呢?”
大学时代时,织田由美还是结婚前的加藤由美。这位加藤由美在同学中十分受欢迎,和其他女同学相比显得格外有魅力。
我一边因为她停下来的举动而感到松了一口气,一边迅速地向她说明本次问卷调查的主旨和我们公司的情况。请不要逃走,请不要逃走,我在心里拼命地默念着。
“某位先生。”我指着织田一真叫道,他却完全不在意,只是挺着胸说了句“是啦”。
“完全没问题。藏书网
“那她怎么办?”
“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吃力地反驳道。
“没有没有,真是太感谢了。”
“就是在婚礼后的聚会上啊,聚会。啊,佐藤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她指着我问道。
仰视屏幕的人们都因紧张而背部僵硬。所有人都忘我地注视着屏幕,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想到此时国内各地有各种各样的人怀着各种心情看着这场比赛,我不禁觉得自己正参与一场宏大的连续剧。或许有些人的工作会因为这场比赛的结果而发生改变,或许有些只会依靠外部力量的人正希望借此比赛获得求婚的勇气也说不定。
听了织田一真的话,我沉默了半晌。织田由美也是。并不是因为感动,也不是因为赞同,仅仅是因为懒得评论。
“别忘了你自己的德行哦。”织田一真毫不客气地说,“要有点自知之明啊,自知之明。”
“我怎么知道?”
“嗯……她要生孩子,所以也要退学。然后,她貌似要找些零工或者打工。”
她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明明和她隔得很远,我却知道这一点。她的拳头无意识地晃动着。我能隐约看到她的侧脸。
“那好,那你来说说你理想中的邂逅方式吧,佐藤。”
男子填完后,恰巧有两名女性走了过来,她们也愉快地接受了我的请求。
“啊?”我反问道,“邂逅?”
“我说啊,”织田一真一副教育人的口吻,“就连在‘交友网站’这种光明正大地标榜‘邂逅’的地方,都很少能发生邂逅哦。”
织田一真恐怕也搞不清自己发言的意图了,因此完全无视妻子的问题,转而扬起下巴对着我,问道:“喂,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我的朋友里倒是有个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却像突破了防守空挡一般,成功与一位非常优秀的女生交往,甚至还结了婚。所以我想,我可能也会有这份幸运。”
听完我的大致说明后,她抬起头说:“好的。”并点了点头。看起来并没有很开心,却也不勉强。
“啊!”她看向自己的手腕,小声地解释,“今天有特价,我怕会忘。”她看起来并不害羞,而是一脸淡漠,显得有些可笑。
“虽然我也希望偶尔能出去喝个酒什么的。”织田由美长长地吐了口气,笑着说道。
“你不觉得他说这种话太过分了吗?”由美嘟起了嘴,“之前也是,我把钱包弄丢了,在带美绪去完医院,又去了趟超市的时候。”
她的包上有个巨大的标志。肯定很贵吧,我暗自想着。她的手机从包里露出来,上面挂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人偶,大概是某个动画片里的人物,造型很不起眼,好像是个不太出色的宇航员。难道是什么有名的角色?应该不会吧。就在我暗自思索的时候,她把问卷拿给我看,边指边问:“这里的职业一栏要怎么填?”
她在人群的左端,歪着头站着。距离刚才见面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大概她是站在那里看比赛,看着看着渐渐走不动道了吧。
“你干脆搞个肃清邂逅运动算了。”织田由美一脸厌烦地说,“说了这么多,你的看法到底是什么啊?”
“我也说不好。比如说刚才的例子,她掉了手绢,你捡了起来,你们不就邂逅了吗?但是,掉下手绢的若是别的女人,你也会和她交往的,对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