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新婚旅行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三章 共同点
第三章 共同点
第四章 机票
第四章 机票
第五章 登别
第五章 登别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八章 追踪
第八章 追踪
第九章 难民营
第九章 难民营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第四节
上一页下一页
一副早就预料会看到那则报导的神情。
“这要问村田才知道。”
对我来说,不要说是五万人,就是十万人、二十万人,我都可以接受。
“夏天的海面上有游艇,又是全日航招待的,一般新婚夫妇都会很高兴的上船吧!”
“不,不对,至少菅原君子就不是你杀害的,因为我们已确认她遇害的八月一日,你跟夫人在福冈,而且她的房间钥匙只有两把,分由她本人和男朋友持有,能轻易复制钥匙的是她的同事空中小姐,因为空中小姐在机场要换上制服,那个同事就是趁更换衣服的时候偷取钥匙,拿去复制一把,在你们一伙中,就有一个空中小姐。”
“原来如此,也的确如你所说的。”
“另一个不明,恐怕是坪井保夫吧。另一件是住院的那三对新婚夫妇已回复意识,根据他们的证言,果然在月光班机上,有一个空中小姐递给他们一封信,由于对方是空中小姐,再加上信封和信纸有全日航www.99lib•net的标志,因此,全都以为全日航正式招待他们,前往指定海岸一看,有一艘很大的游艇在等候,他们一上船,就被下药而睡着,被带到山庄,那艘游艇是村田教授在一个月前借来的。”
“因为他们很周详的拟定计划呀!这次劫机绝不会是临时起意,因此,我想他们一定有想到要如何收拾残局。”
村田立刻注意到这点,所以这么说道:“看来政府是拒绝他们的要求了。”
下午三点。
“因此,为了隐瞒真正的目的,我们曾想向新婚夫妇的家人要求赎金。”
“你想劫机会变成怎样?”
就在辞穷而沉默下来时,刑警前来把他叫出去。
一到走廊,十津川问:“知道什么吗?”
如此一来,目前在五三七班机内的劫机犯也预料会发生那种事情吧!
“菅原君子在机内很留意一条隹枝的行动,虽然一条佳枝拜托菅原君子不要讲出去,可是却说要向上司报吿,也因此,才发生争吵,一条佳枝并无意藏书网杀害菅原君子,只是一时失手,把她从阳台推下去而已。”
电视继续报导劫机事件。
“一条清果然是犯人之一。”
“不知道。”
摆在他俩面前的十四吋电视机依然播出停在跑道尽头的洛克希德L一〇一一三星客机的巨大机身。
感伤的村田处在超过三百名人质或许会被杀害的情况下,大概不会这样冷静吧!
电视播音员这么说道。
“另一个是摄影员坪井保夫,是吧?”
虽然是很动人心弦的谈话,可是从头到尾都是“我”的意见,找不到“政府”这句话。
(他们会怎么做呢?)
午后的强烈阳光照射在硬铝的机身上,发出闪闪的光芒。
在当地使用日本人护照,假冒日本人为越南难民工作的越南夫妇被香港政府逮捕,这对夫妇本名是温泰秋和苏翁·特兰得丝,非法取得日本人佐藤俊作先生(二十五岁)和妻子阿绿小姐(二十二岁)的户籍,然后以这两人的名义申请到护照,日本政府和香港总领事馆已通知香港政府取消他俩的护照,并加以逮捕;又,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也有持日本人护照的越南夫妇被逮捕,这些人是假冒日矢代——九九藏书
晚报以很大的篇幅报导渡边运输政务次官的记者会情形。
“如果不接受要求的话,不会真的杀害人质、炸毁飞机吧?”
“坪井和岩井的太太在哪里?做什么事情?”
“不,你应该知道才对。我想她们一定担负什么任务。还有,你们把那三对新婚夫妇监禁在山庄,到底要监禁多久?一年吗?”
香港电
“——”
晚报一送来,十津川拿给村田看。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杀害青田了介和菅原君子?”
他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不对?”
“接到道警的联络,知道两件事情。在给三星客机运送早餐时,化装成作业员的警察看到一个犯人,那个犯人跟一条清的照片一模一样。”
十津川看着村田的脸色。
“有一个劫机犯藏书网已被确认出是一条淸。”
“这下子可不好了!”十津川这么想。因为他担心这则报导会不会让劫机犯采取强硬的态度。
“这个也是到时你自然会知道。”
村田很镇定的说。从他说话的语调,十津川推测人质不会被杀害。ˊ十津川认为村田是个感伤的男子,不,不只这个男子,这次事件的犯人全都是感伤的人,因为他们想回报十年前的救命之恩。
“你认为他知道?”
“不,我们只想监禁一、两个月,因为监禁一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没有那个必要,一、两个月后,人们将会淡忘户籍和护照的事情,我们就释放那三对新婚夫妇。当然啦,那时我们早已逃离日本,因为被释放的夫妇将会把被绑架和监禁的事情讲出来,可是警察大概会认为我们是为了赎金才绑架他们,结果因为事迹败露才不得不释放他们,如此一来,鲁翁夫妇的孩子依然可以持日本人的护照,继续为自己的同胞做事。”
“是我啦!”
“可是,站在现实的九九藏书立场来讲,政府不是很难收容五万名难民吗?”
晚报有报导运输政务次长举行记者会的情形,犯人会因满意这个回答,而释放人质吗?
十津川也把视线拉回电视荧光幕上。
“是吗?”
“是吗?在战争时,政府强行把六十万名朝鲜人带来日本定居,这次却拒绝想在日本定居的人,由于同样是人,同样是亚洲人,所以这不是不能,而是政府不肯接受而已,你说是不是?”
十津川也再度看了一遍晚报的报导,可是,当他随意浏览同一版面的其他新闻时,脸色不禁大变。
“是吗?”
十津川说道。他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因为他知道那是因为想庇护朋友的妹妹,才那么说。
十津川有如下断言般说罢,返回房间,再度向村田这么问:“劫机犯如何了结这次事件?”
“那不对。”
村田抱着胳臂,眼睛凝视着电视荧光幕说:“到时你自然会知道。”
村田也在看报纸,他的视线很明显是在看那则报导,目不转睛看了两遍后,又把视线移向电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