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追踪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新婚旅行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三章 共同点
第三章 共同点
第四章 机票
第四章 机票
第五章 登别
第五章 登别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八章 追踪
第八章 追踪
第一节
第九章 难民营
第九章 难民营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上一页下一页
“嗯。”
③照片两张。
“不,不是驾驶执照,目前的年轻人大抵上都拥有驾照,不过,也有没有驾照的。我想问题是出在健康保险证上,由于在蜜月旅行时若生病就伤脑筋了,通常都会带着健康保险证,我去北海道时,也是随身带着健康保险证,因为健康保险证上没有贴照片,很容易被别人利用。”
“是的。”
“是的。这三对夫妇如果是本人,身上的钱一定会不够用,可是,他们还是出去旅行,说来是有点奇怪。”
“是的。可是,全都有不自然的地方。”
“如果是冒牌货,那租房子给他们的房东,全都是在说谎了,可是,跟我见面的那几个房东,看起来不像是会为钱说谎呀!”
②户籍誊本(六个月内的)一份。
“那是在申请时,放在办理护照的机关,等护照办好时,就把那张明信片寄给申请人,申请人就拿着那张明信片去拿护照,因此,那张明信片可以作为申请人居住在当地的证据,假冒矢代夫妇在仙台租房子的人甘冒被找到的危险,挂出‘矢代’的名牌,会不会是要让这张明信片九*九*藏*书*网送到那儿呢?”
“这也不对,如果男女住在一起,就算没有举行婚礼也可以,如果是为了就业才弄到别人的户籍,可是,还去旅行,这也未免太奇妙了。”
“孩子出生时,需要入户籍,可是,不能入自己的户籍,只好入别人的户籍。”龟井刑警笑着说。
④居民卡。
“这要我们的推理正确才算数,首先我们来确定一下有没有以那三对夫妇的名义申请护照?如果以前就有护照,有没有重新申请?”
“如果是冒牌货,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龟井刑警不解的问道。
“还有,三对夫妇全都出去旅行,也是有点奇怪。如果只是旅行,就没有必要迁移户籍,因为他们本人已有户籍,就算使用假名生活发生困难,恢复正确的户籍即可。”
“冷静想想,我们是在追踪三对夫妇,不,正确的说,应该是追踪他们的户籍,结果在仙台、名古屋、福冈找到他们的户籍,因为矢代夫妇、田口夫妇、佐藤夫妇的户籍已分别被迁移到仙台、名古屋、福冈,租房子给他们的人都说住在那里99lib•net的人的确是矢代夫妇等人,相片也足以证明。”
“登记不动产,不是也需要户籍吗?可是,逃亡的人应该不会去购买不动产,而是带着现金,何况登记在别人的名下也可以。”
“有六个男女得到新的户籍。”
“是的。”
①申请书正副各一份。
“虽然躱藏起来,绝对不让人找到,可是,矢代夫妇等人却挂出本名的名牌,其理由是想要在好的地方就业,必需要有户籍。”
“如此一来,你认为住在仙台、名古屋、福冈的,是冒牌货了?”
“旅行呀!旅行也需要户籍。”
“不知道。我们暂且不要去想为什么需要别人的户籍,而是反过来想,有了别人的户籍,会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嘛,会不会触犯通缉时效只有一年罪行的人,想在这一年内变成别人呢?”
“因为我不认为犯那样轻罪行的人会为了想要弄到别人的户籍而去杀人,因为这样反而加深他的罪行呀!太不划算了,何况同时有三对夫妇犯下通缉时效一年的罪行,并且同时都想要别人的户籍,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九*九*藏*书*网
“如此一来,冒牌货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护照,以便到海外旅行?”
“我想一定为了想做什么,才需要户籍,而且是新户籍。”
“还有,他们全都出去旅行。”
“在福冈听到的也是一年的期限,据副教授夫妇说,搬到他们的别室居住的佐藤夫妇说,只要隐瞒一年,什么事情都会过去。”
“多半是吧!”
“为什么要一年呢?”
“如果是本人,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有所行动,因为那只是他们跟家人的问题。如果是冒牌货,我们非得追查到底不可,因此,此时或许有点擅自作主,不过,我认为他们是冒牌货,所以想继续追查下去。”
“原来如此。”
“接下来是——”龟井刑警陷入沈思中,过了一会儿后,说:“成为选举的候选人,需要日本的户籍。”
“原来如此。”龟井刑警点着头说。“可是,⑥的证明身分的证明书,要如何弄到本人的呢?就算弄到户籍,可是,想弄到这种证明书,不是有点困难吗?看起来最简单的是驾驶执照,因为这三对新婚夫妇在度蜜月时,都有租车子,所以九九藏书他们都有带驾照,可是,由于上面贴有相片,我想不易被冒用。”
“出国旅行,在申请护照时,你知道需要什么吗?”
“是用钱购买吗?”
十津川漫应着。因为他也是认为有点不自然,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哪一种人需要户籍呢?
“这么说来,那些人是无法用自己的户籍取得护照了?”
“可是,有两个人被杀,到底是谁为了新的户籍不惜杀人呢?”
“如此一来,一年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什么事?”
“其中最让我感兴趣的是⑤的明信片。”
“虽然目前不知道这是不是主要目的,不过,弄到矢代等三对夫妇的户籍后,最先要做的,会不会是取得护照,然后到海外去呢?”
“孩子吗?孩子出生时,是需要入户籍,可是,目前的问题是新婚夫妇的户籍。虽然给小孩入户籍是必要的,可是,我不认为会为此目的去把别人的户籍弄到手。”
“其他需要户籍的是结婚和就业。”
⑥能证明身分的证书(诸如健康保险证、驾驶执照、年金手册、印鉴证明书等,但公司、学校等私人机关所出具的身分证明九*九*藏*书*网书不被承认。)
“可是,这也不对。”十津川否定自己的想法。
“除了刚才所说的,还有什么呢?结婚、生小孩、选举、不动产取得——”
“被通缉的杀人犯,最想要的大概是新的户籍吧,如果跟女人私奔,我想能弄到新婚夫妇的户籍,并加以冒用,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哦?”
十津川叼着香烟点燃。
“责任我来扛。”十津川毫不假思索的说。
“你所说的这种人,有三对,六个人吗?”
“从茶碗采到的指纹也是。”龟井刑警补充说。
“那也不对。因为想要成为候选人,应该需要更长久的户籍才对,何况一旦成为候选人,会有被发现不是本人的危险,因为失踪者的家人一定会注意到。”
“这三对夫妇全都躱藏起来。”
十津川把所需要的东西列举在黑板上。
“我在福冈见面的副教授夫妇看起来也不像缺钱用,邻居对他俩的评语也都很好。”
“为什么呢?”
“或许是那样也说不定。”
“如果是本人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那三对夫妇是不是都出去旅行?”
⑤写上本人姓名和地址的明信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