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机票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新婚旅行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二章 北海岸
第三章 共同点
第三章 共同点
第四章 机票
第四章 机票
第四节
第五章 登别
第五章 登别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六章 空中小姐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七章 笔迹鉴定
第八章 追踪
第八章 追踪
第九章 难民营
第九章 难民营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章 营救作战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一章 新的展开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第十二章 朝向结局的飞行
上一页下一页
木下刑警一脸兴奋的迎接十津川。
“这我就不淸楚了。”
“不,了介说他一个人去,不是吗?”
“由于搜查上的必要,你一定要回答。”
“三年前结婚,后来分手,幸好没有小孩。”
“你也知道他想把刺青抹掉吗?”
“对,是牛乳糖。”哥哥很老实的说。
“也许吧——”
“欢迎,欢迎,我们也正要去,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好了。”
“是吗?”十津川喃喃自语后,又说道:“我想看看令弟的店,可以吗?”
“令弟有没有说去北海道的哪个地方?”
“可能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经常出去旅行。”
这句99lib•net话是不是真的,只要加以调查就会知道。如果道警君岛的推理正确的话,多半会跟更共犯一起去北海道。
“但愿如此,你就把详细的情形讲给我听吧!”十津川看着木下刑警说。
“不是,好像去过各种地方,因为他曾带回来九州岛和东北的名产。”
“嗯!他说去哪里呢?”
“没有,他只说在札幌和登别各住一晚,是三天两夜之旅。”
哥哥的话好像不是在说谎。
“我不大淸楚,因为他很少跟我谈这方面的事情。”
“令弟是那么说吗?”
“当然要。”
“去的地方,主要九*九*藏*书*网是北海道吗?”
“你知道前几天他跟谁一起去北海道吗?”
“听说经常跟同业的人去喝酒,详细情形我不淸楚。”
“有通知他的家人吗?”
“我只有了介这个弟弟,父亲很早就过世,是母亲辛苦把我们抚养长大,母亲在五年前去世,那时了介好像幡然醒悟般,不但想把刺青抹掉,而且也收起放荡的心情,很努力地工作,在我和亲戚的协助下,经营目前那家脚踏车店。”
“不是,是脚踏车店的老板,年轻时是有点放荡。”
“有。他没有说去小樽吗?”
“他有没有向你借钱?”
“令弟喜欢旅行吗?藏书网
哥哥好像在商量般看着妻子。
“是不是无赖?”
“你知道令弟跟什么人来往吗?”
“生意方面,是不是做得很好?”
“被害者的名字叫做青田了介,现年三十五岁。”木下刑警看着记事簿说。
是面貌酷似被害者,年约四十二、三岁的男子和平凡相貌的女人,他俩一脸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是的,舍弟说通常他都单独一个人去旅行。”
“事后才知道。”
“对,是札幌和登别温泉,他说在札幌时,去薄野游玩。”
“除了你,令弟还有没有向其他人借钱?”
“我知道。那是他二十岁时,一时觉得好玩,跟坏朋九*九*藏*书*网友一起去刺青,他曾很得意地展示给我看,母亲为此哭得很伤心。”
“是的,他说去看熊园,那里有收集熊吗?”
“我曾借了介二百万圆,不过,我没有想要他还。”
“如果能因此连北海道的两椿失踪事件也能解决的话,那就太好了。”
十津川在特别室跟青田夫妇见面。
“他真的说去登别温泉吗?”
“已经确认过尸体了吗?”十津川首先这么问。
“你知道七月二十一日,他去过北海道吗?”
“换句话说,他不是顶热心工作吗?”
“这个可以不用回答吗?”
“有,青田了介的哥哥嫂嫂已在特别室等候,要不要跟他九_九_藏_书_网俩见面?”
“没有太太和小孩吗?”
“刚刚确认过,的确是弟弟了介的尸体。”哥哥脸色苍白地说。“听说青田了介先生经营脚踏车店?”
哥哥的讲话声有点含糊。
“好像是去札幌和登别——”
“不是巧克力糖,是牛乳糖,是用有全日航标志的盒子包装的牛乳糖。”妻子在旁边更正道。
“回来以后,赠送我们礼物时,他说去北海道两天,送我下酒用的熏鱼,送小孩子巧克力糖。”
“你知道他的左胳臂有‘一个男子汉’的刺青吗?”
“事后?”
“是的。在目蒲县的武藏小山开了一家小脚踏车店,已经开了五年,最近也兼卖摩托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