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蝉
第十七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第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悄然说道:“良宽大师也是每天听着落叶的脚步声吧。”
“可是,良宽大师每天都待在那种地方。”
“是。”蓦地,我有点舍不得就这样挂断电话。
“另外,还听到一些脚步声。”
“哇。”
“那您是怎么办到的?”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想到八成很伤脑筋吧。在深山里,会出现的想必只有战斗力十足的蚊子。
“——我姐约我周末去弥彦。”
“唉,不好意思,动不动大呼小叫是他的坏毛病。”
“脚步声?”
“姐妹旅行啊九_九_藏_书_网。”
我第一次听到圆紫大师的小孩的声音,接电话的应对相当得体,回答“是,我立刻请家父听电话”。我记得那孩子应该才小学二年级,好能干!
想必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嗓门大表示身体健康呀!”
听起来像是被遗忘的童话故事。看得见的,是沐浴在月光中的荒山与森林。
“真好呢。长大之后这种机会其实少之又少。”
接电话的圆紫大师,那声音听起来像个慈祥的父亲。
“对,我心想会是谁啊?于是把木门稍微拉开一看,屋外是宛如水底般的月夜,大树的叶片随风扬起,唰地落下,原来是落叶的声音。即使搞清楚了,听起九-九-藏-书-网来还是像脚步声,渐渐地朝我走近,在庵前嘎然而止,然后又从远方慢慢走来。沙沙沙,然后静止;沙沙沙,静止,就这么周而复始。”
“原来如此,这样就够了,接下来你就不用伤脑筋了。”
我把大贯小姐的事告诉他。
“说到弥彦,就会想到良宽大师呢。”
“对啊。”
“她说会找个九九藏书方式负起责任,向三木先生解释那不是我姐的错。至于我姐那边,她也会立刻道歉。但比起面对泽井小姐,她在我姐面前好像开不了口,一方面是因为自觉背叛了我姐。不过早在那之前,她每次见到我姐,都会变得很胆怯,很有压迫感。”
“是吗?”
“我也这么觉得。”
“意外的是,对方竟然回答‘可以呀’。我就进去过了一夜。”
“这算是行前教育的重点分析吗?”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是学生,一个人四处旅行就这么来到了五合庵。傍晚,我坐在缘廊上发呆,结果师父就过来了,我居然跟那位师父说:‘能不能让我在这里过夜?’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九*九*藏*书*网
“是啊。”
我忽然有点开心。圆紫大师继续说明:“在弥彦与寺泊之间有一座国上山。山上有一所国上寺,良宽大师就在那里。良宽大师还住过五合庵,我在那里借宿过。”
“在一片漆黑中,只听见嗡嗡嗡的蚊鸣从四面八方逼近。”
“光用想的,就开始浑身发痒了。”
“当地最出名的大概还是弥彦神社,不过对你来说应该是良宽大师吧。”
结果小家伙把话筒往旁边一放,竟然立刻换了一个人似地大吼:“爸,电话,你的电话啦!”这一点也很可爱。
九九藏书网相矛盾。
“不行。现在应该更不可能吧。”
我说我能体会那种感受,大贯小姐本来像颗躁动不稳的陀螺,顿时脸上浮现安心又带着莫名喜悦的表情。
“我本来也以为会有什么收获,但毕竟是俗人,所以跟蚊子奋战了整晚。”
“吃过饭了吗?”
“不要紧。”
“可以借宿?”
“是啊。”
发生了太多事,我还来不及做功课。新潟我一次也没去过。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我打电话到圆紫大师家里,这是头一遭。我表示如果调查有进展会通知他,他马上说:“我要休假两天,如果是晚上你就打到我家。”然后把电话号码告诉我。
“啊,是啊,陪小孩去后乐园玩。”
“您今天很忙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