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娘
第十七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第十七章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流逝的时间宛如沙漏里的沙粒滑落。
耳边微微传来峰小姐那可爱的鼾声,外面不时还有夜风吹动着树木,室内若有花瓣坠地,恐怕连那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在轻井泽树林中吹笛的诗情画意我能理解,把竖笛放着没带走,也显得落落大方。
“咦,那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峰小姐解释说:“那是我姐的。今年夏天她带来吹奏,然后就一直放在这里没带走。”
然而,我总觉得江美那温柔的视线一直落九_九_藏_书_网在我身上。
“抱歉,惊动大家了。”全员到齐后,江美从椅子上起身,再次欠身鞠躬。
江美一直在等待有人能察觉到这一点。
凌晨一点过后宣告散会,我们三人在二楼并排躺下,静谧如浪潮般直逼而来。喝了乌龙茶加冰块的我,在黑暗中份外清醒,迟迟无法入眠。
不知落到第几万粒沙,当我蓦地闭眼时,江美的嗫语传来。
在寒气冻人的夜晚,童话世界的人们集合在绿
99lib.net
顶白墙的屋里,围炉闲聊,共渡欢乐时光。最后,长发女子起身吹奏魔笛,旋律如丝绢般越过无垠山丘、经过湖泊,永无止境地流淌而去。
过了那一瞬间,昙花一现的话语究竟是真是假,已如沉入水底的水晶珠般难以捉摸。
(是我听错了吗?)
我察觉身旁的江美动了一下。我悄悄睁眼。
江美似乎已事先看过乐谱,半闭着眼将竖笛抵在唇上:闭上眼之后,柔美的音符洋溢着室内。
九_九_藏_书_网西先生呼地喷吐出烟,眯起眼说:“是《艾丽斯梦游仙境》吗?”
最后,我们用冰水和可乐调威士忌,我发现峰小姐喝醉就会傻笑,千金小姐与葛西先生一旦喝酒已百无禁忌,他们的亲密举止自然得令人暗叹两人竟忍受得了分房而睡:
想必峰小姐早就知道江美会吹竖笛吧,所以才叫她演奏。
“好久没吹了,不好听还请见谅。那我就吹一首最熟的曲子《竖笛波卡舞曲》(clarinetto polka)。九*九*藏*书*网
“我以为那不是多难的联想游戏。”
穿过“镜子”走进不可思议的世界,那个故事的整体就是在模拟西洋棋,也出现了“女王陛下”;“蛋”当然就是鹅妈妈童谣中耳熟能详、坐在墙上的蛋头先生“Humpty Dumpty”。
我轻轻反问了一声“啥?”那个疑问陡然被吸入黑暗中。
我如此幻想着。
“为了弥补让大家虚惊一场的罪过,我要表演才艺。”
起先我们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最后终于嘎然而止
九-九-藏-书-网
“的确是很特别的经验。”千金小姐说道。
“对不起……”
说着便拿起手上的竖笛。江美在国、高中曾加入铜管乐队,此时我还不知道这件事。
出外旅行向来比其它人晚睡又早醒的我,一边想着“今晚又剩下我一个人”,一边闭上了眼。
“不过……,很好玩吧。”
而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朝右侧卧是我的习惯,虽然面向江美,但能察觉的只有窸窣动静。室内连小灯都没开,因为我们一致同意“完全黑暗比较容易入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