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娘
第十四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第十四章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不是说过那不可能吗?松鼠又不会开冰箱。”
“去洗澡吧。”峰小姐说道。
那语气显得毫不客气。我和江美站起来,走了过去。
“这个嘛……”她缓缓地拉长声调。
“八点了——”
“所以啰,是类似松鼠的准松鼠。”
藏书网松鼠类。”峰小姐“咦”地出声,语带抗议。当然,我也无法同意。
他耸耸肩说道:“蛋出现了。”
葛西先生像法官大人般态度严峻地说,“总之,继续争论下去也不会有进展,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嗯。”
藏书网完便看看手表。坐在左边的我也反射性地看向他的表面,长针与短针交织成一把金色剪刀,每过一个小时绕完一圈,剪刀的双刃就会迭合。我觉得这个设计很有趣,也很适合他。人具有自己的风格,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九九藏书就算被吐槽,江美还是像个家教良好的公主殿下,白皙的脸蛋漾着笑意。
“就算猜测是某种动物,恐怕也有点牵强吧。不管是哪种‘动物犯案说’一概驳回。”
她的妆还没卸完,纸拉门就被咚咚咚地敲响了。
我们上楼,九九藏书在和室卸妆、准备换洗衣物。
“什么事?”
“啊,我吗?”
峰小姐脸上有淡妆,她先用卸妆乳卸除。这套程序真麻烦。
“江美觉得呢?”我做球给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负责发问的圆脸好友。
“谁啊?”
闷不吭声地敲门,令人不太舒服,我九九藏书试着问是谁。当然,用删去法一算,除了葛西先生不可能是别人。与其问对方是谁,其实是在要求对方出声。
果然,传来了葛西先生的声音,“我啦!”
“好怪,我听不懂。”
大家讨论了一下洗澡顺序,最后决定让男生先洗。吉村先生率先走向浴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