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娘
第十三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第十三章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大致上是。”
“是吗?”
“是按照万叶假名的要领吧?”
“没有,可是……”我只能语无伦次地讲些废话。
“没错,没错。”
圆紫大师比一比刚好送上来的红茶,笑咪咪地对女服务生说:“啊,我们还要加点蛋糕。”
“很有意思的故事。”
“没有啦,你说到轻井泽,让我想起在两、三年前,我也去过轻井泽的追分。当时,我去某地收集乡土资料,在那里看到碑文的拓本。”
“对。”
“喔。”
“不过,若当作谜题可
九九藏书
能不上不下,我觉得不够看。”
我倾身向前,盯着圆紫大师说,“我找不出来。”
“来,先喝口茶再说。”
圆紫大师苦笑道:“不,那是因为你临时看到。如果定下心来从容思考,你一定看得懂。”
果真如此,那我岂不是毫无立场了?不,等于当时的在场者全都成了笨蛋。
“若是值得讲,我早就讲出来了。”圆紫大师微微倾着脑袋。
我当然先找“一八”,在正中央。我指着那里,注视着圆紫大师。大师点点头,我当下精神大振99lib•net,一边把手指滑向另一个字一边说:“一家处”(hitotsuya-ni,一八二)
此时,圆紫大师点了一杯咖啡,我又叫了一杯红茶:准备长期抗战。
我说到一半,嘴唇就这么僵注了,然后眨巴着眼,因为我看出圆紫大师的表情,他的表情分明在说“我猜出来啰”。
“你要吃什么?”
“怎么了?”
他可真会掌控气氛,想到这里不禁有点不甘心,有幸得到大师的签名,我本来还打算请他喝茶,结果这下子好像连蛋糕都要让大师请客了。
真气人。不过,看到圆紫大师的表情,我开始觉得他连原本没有的“必然性”都考虑到了。
“奇怪,怎么连当事人也回答得意兴阑珊。”
“噢,是‘每夜’(yogoto)吗?每夜,身九*九*藏*书*网染(yogoto-minishimu,四五十三二四六)。”
“简而言之,拘泥于部分细节就会看不见,若就整体来看应该是看得见……”
“可是,就连‘嫌犯’是谁,光听这些也猜不出来……”
“您说叫做‘一家歌碑’是吧!”
“对,叫做什么‘一家歌碑’。”
“起司蛋糕。”说着,我拼命动脑筋思考解谜关键,但想不通就是想不通。我难以释然地说:“好吧,先撇开那个不谈,只不过是有人为了充场面才搞出来的游戏,所以在动机方面并没有必然性,拿来当作谜题也没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
“很好!”圆紫大师夸奖道。
“不,我倒不这么认为。”
我努力解读到“一家处每夜身染”便宣告放弃。圆紫大师运笔如飞九九藏书网地加上假名注音与汉字批注。
思考方式是懂了,但实际上还是束手无策。
不知为何,圆紫大师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充场面’说得好,果然像是你会用的字眼。”
他说得若无其事,我听得战战兢兢。
八万三千八三六九三三四七一八二四五十三二四六百四亿四六
“唉,别使性子嘛。”
我目瞪口呆。
“是的。”
“不,这里的‘四’要念成yo。”
圆紫大师淡淡地说:“世间事都有各种解释,对吧。不过,在一个体系中如果参照前后的因果关系来思考,有时候答案意外地简单。”
“不会吧——”
好,故事进入中段。
“‘四五十’如果放在整句里一起看,就会发现不是‘工作’而是‘每夜’。”
山道寒寂一家处,每夜身染百夜霜http://www•99lib.net
此人太夸张了,这么长串的数字亏他还记得住,这可不是我那《古今着闻集》的诗词能相比的。
“……是诗歌吗?”
“工作?”(shigoto,四五十)
我忍不住发笑,正好起司蛋糕送来了,我一边叉起蛋糕吃,一边继续说:“如此说来,您的意思是,我说的故事其实也有一个全盘性的大方向啰。”
圆紫大师说着,从衬衫口袋抽出细字签字笔,在纸巾写下以下的数字。
不管怎样,我进入“轻井泽三题段子”的后半段。
“承蒙您这么说,备感荣幸。”
“原来如此。”
善言者往往善于倾听。圆紫大师一边巧妙地应声附和,一边勾起我的记忆。那件事令我印象深刻,即便事隔一年半,连细节都历历在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