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娘
第六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第六章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正当我如此暗想,像是在对自己辩解之际,背后传来江美的声音。
不过当下的心情很复杂,不知作何反应。或许是因为我很怕烟味,一想到“要是我的头发被那样玩弄”就笑不出来,不知得用上多少洗发精与润丝精才能洗去那股烟味:
(因为吉村先生是男人,或许没那么在意。)
千金小姐迫不及待地回http://www.99lib.net嘴。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倏地浮现一股蒸腾的妩媚。
吉村先生是个彪形大汉,身穿咖啡色粗织毛衣,连长相也像童话故事里的巨汉。
千金小姐配合他的动作,倾身探向桌面,聊得更起劲。吉村先生已被千金小姐的莺声燕语完全吸引,不时应声附和或热九*九*藏*书*网心地发表意见。
“你不玩西洋棋吗?”一坐下,峰小姐便开口问道。
“不管怎样都敌不过屋主。万一咱们半夜被赶出屋子,那就麻烦了。”峰小姐娇笑道。
年过二十的葛西先生,像个恶作剧被发现的小孩般缩起脖子。江美的人品就是有这种影响力。
“太不应该了。”
“哎哟,我真有那么好强吗藏书网?”
“别墅那边也放了一套,到时候再来玩吧。”葛西先生也跟着起哄。
“然后啊……”
“嗯。”
我在朋友家摸过棋子,仅此而已。若是将棋(说句题外话,还有学校严禁的四色牌),高中时期倒是在教室和学生会办公室玩过几次。
“最强的,是‘女王陛下’。”他不说皇后(queen),却别有意九九藏书味地如此强调。
葛西先生悄悄地朝着那头卷发吹气,不断地重复这个举动,喷吐出来的烟,变成了几股小狼烟开始在“头山”四处窜升。
“怎么回事?”我抱着亲眼见到科幻电影场景的心情,终于挤出声音问道。
他那头自然卷的长发中,竟然冉冉升起一缕白烟。与其说奇妙,还不如说是奇怪的景象。
“天哪……”我明九_九_藏_书_网白了。
峰小姐一边和吉村说话,一边不时偷瞄我这边,好像正在憋笑。
转身一看,江美一如往常笑得像个公主,声音依然温婉悦耳。不过,她的确是在责备。
于是,葛西先生得意地一笑,把手伸到我面前,是香烟。他把烟叼在嘴里,悄悄地凑近吉村先生背后。
我不清楚这是单纯的对话,抑或别有深意,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们很开心。
更多内容...
上一页